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无字拼图-风魂 >无字拼图-风魂_第79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79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6:1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9
队队长斋藤一。

“请问,这里有一位绯村拨刀——”他目光扫到我身上,话没说完就顿住了,像是整个人都僵住了,眼睛缓缓的睁开来,看定我,目光异常复杂。

我笑了笑,“很久不见了呢。你现在——是叫藤田吧。”

“是。”他也笑起来,依然是我上次见到时那样的笑容,“藤田五郎,我是警察总部的巡佐。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呢。”

阿薰轻轻拉拉我,“这位,是你的朋友么?”

“嗯。”我点点头,“也是剑心的老相识呢。”

斋藤走进来,轻轻的笑,“真没想到你会认识绯村剑心。这下子,可不好办了啊。”

我没说话,阿薰开口问,“这位,藤田巡佐,请问你找剑心有什么事呢,他刚刚出门去了。”

“我可以在这里等他回来吗?”

“咦?啊,当然可以。”

“谢谢。”斋藤道过谢,转头看向我,“要喝一杯吗?”

“吓?”我怔了一下,看看天色,“这种时候?“

“嗯,似乎不是适合喝酒的时间呢,但是——”他看着我,声音低下来,“我怕过了这个时候,就再也没机会和你坐下来一起喝酒了。”

这句话的意思,是他觉得自己会死?还是他怕杀了剑心从此就和我做了仇人?又或者担心我会阻止他动手,到时会连我一并杀了?

我还没琢磨清楚,他已拿了钱给弥彦,“能麻烦你帮忙买酒来吗?”

依然是笑得眼都眯成一条线,根本就看不出来他的心思。

※※※

酒倒在碟子一般的酒盏里,有一种清洌的香气。

我端起来,小小的抿了一口,微微皱了眉,我还是不太喜欢这种味道。

对面的男人笑起来,轻轻道:“你还是不太会喝酒呢。”

明明知道还每次都找我喝。我斜了他一眼,没说话。他自顾的接了下去,声音轻轻的,有一种很遥远的味道,“一晃,就过了十几年呢。”

在我来说,明明没那么久,但是剑心那么说,他又说,不由得,就连我也感染上那种怀旧的气氛,轻轻的点了点头,“嗯。”

他喝了口酒,声音遥远而沧凉,“说起来好像很快,但是过起来,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近藤局长死了,土方次长死了,冲田老弟也死了……到最后,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了呢。”

那个时代的剑影,那个时代的血。被踏入泥泞的樱花,冲天而起的火光。刹那间电影倒带一般飞快的从我眼前闪过,但是我想,对面那个男人眼中,看到的说不定是更深处的东西。

他对人说不喝酒是因为怕酒会乱性,怕一喝酒就会想杀人。或者,不喝酒的原因,只是因为再也没有可以一起喝酒的同伴了吧?

所以一沾酒,就会忆起那个刀光剑影的年代。

所以一沾酒,就会有拨剑的冲动。

我甚至在想,这个人,会不会偶尔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想,当年和同伴们一起死去,会不会更幸福一点?

静了很久,斋藤才又轻轻笑了,“不过你看起来,像是一点都没变呢。”

“嗯。”我笑,“羡慕么?我驻颜有术呀。”

他笑出了声,目光看着放在桌上的右手手心,然后又移到我身上来,“时局安定下来之后,我去找过你。”

“耶?”我怔了一下,眨了眨眼。

“但是始终没找到。”

找得到就有鬼了。我打了个哈哈,往自己嘴里挟了口菜。他继续道:“偶尔会想,我当年是不是碰上狐狸了。”

我差一点喷出来,“哈?然后呢?”

他看着我,攥紧了右手,“然后,我就结婚了。”

虽然一早就知道这件事,但是听他自己说出来,还是忍不住要想他在家里和夫人相处的样子,甚至忍不住要拿剑心的婚后生活去比较。一比较之下,就忍不住真的喷出来了。

他抬起手来,本来也不知是想做什么,但是在半空中僵了一下,还是收了回去,只坐在那里,看着我,轻轻道:“是这么好笑的事情么?”

“抱歉抱歉。”我连忙摆摆手,“我只是忍不住想到剑心洗衣买菜抱孩子的模样了。”

提到剑心,他的目光又开始锐利起来。“你,要帮他吗?”

我笑了笑,“他不需要。”

斋藤静了一会,嘴角浮出一丝冷淡的笑意来,“你还真是相信他呢。如果我要杀这里其它人呢?”

“你不会的。”我继续微笑,“你一直都是个好人呐。”

他又静了一下,然后笑出声来,“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那么,一会你呆在这里,不要出去。”

“不。我想看。”

他的眼微微眯起来,“想看?杀人或者被杀?”

“不,只是想看牙突对飞天御剑流。”我笑,“别忘了,我也是个学剑的啊。”

正文 第八十六章 壬生狼VS刽子手

86.壬生狼VS刽子手

虽然口口声声看不起现在的剑心,但是我想斋藤对这场决斗还是很慎重。喝完了那一瓶酒,他就在道场的神龛前静坐。

到黄昏的时候,剑心回来了。

我靠在道场门口,听着他和薰一边说话一边走进来。

声音在门口停下来,剑心看着坐在那里斋藤的背影,动作一顿,瞳孔在那一瞬间收缩,整个的表情都变得冷峻起来。

“对付赤末那家伙,花了你不少力气吧?”斋藤的声音带着一丝冷笑,他缓缓站起来,“离我们最后一次对决,也已经有十年了吧?”

阿薰“咦”了声,“剑心你认识藤田巡佐吗?”

剑心只看着斋藤,一步一步缓缓走过去,“原来你现在叫做藤田五郎。你以前不太像是这种人,你以前虽然作风强硬,却总是光明磊落,正面迎敌。现在——”他略微顿了一下,“伤害敌人的亲属来动摇他的心志,决斗之前让人去消耗敌人的体力,甚至以弱小为人质,十年的确是太久了,腐化一个人也完全足够了。现在的你,已完全不能称为一个武士了。新撰组三番队队长,斋藤一。”

“啊?”阿薰和弥彦都叫起来。

“他就是——”

“要暗杀剑心的人——”

我依然靠在门口的地方,没说话,也没动,只看着斋藤带着抹冷笑转过身,向剑心这边缓缓走出两步,略微偏低的男中音冷冷道:“想不到你不止剑术退步,连头脑都退化了。成为流浪者,让你变得脆弱了。”

剑心站在那里,看着他,“现在的我只想保护身边的人就好了。我早已不是剑客了,什么有多强,对我而言,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现在的你,连说这种话的资格都没有。”斋藤嘴角噙着抹冷笑,缓缓的解开自己制服的第一颗纽扣,一面缓缓的拨出剑来,“左之助也好,你身边这小姑娘也好,我要杀他们,易如反掌。甚至不必我,黑笠那时,观柳那时,御庭番众,任哪一个都可以轻易的把你守护的一切打破。”

雪亮的剑尖指向地面,冷洌的声音有如剑锋,“你这满口仁义的伪君子,你以为你真的可以保护他们周全吗?”

那边弥彦忍不住激动的叫起来,“你胡说,只要有剑心在,他就能保护我们的。他一直都在保护我们。”

阿薰则看向我,“这男人为什么会对我们的事这么清楚?是不是——”

“喂,”我翻了个白眼,“我昨天才来的。”

之前那些七七八八的人除了苍紫之外,连个帅哥都没有,谁要记得那么清楚?就算记得,也懒得再向斋藤说一遍,他和我都没这么八婆。

斋藤不理会他们,甚至也不理会我,眼睛睁开来,刀一般锐利的目光看向剑心。“你说得没错,十年的确是漫长的,但是改变的是你,不是我。忘记自己是谁的,也是你,不是我。你只是沉迷在自以为是的正义里,武士怎么可能不杀人就能守住正义?恶!即!斩!”他一字一顿的说出这三个字,“这才是真正的正义。”

呀呀,果然斋藤还是在说这三个字的时候最帅呀。

我在那边差一点就双眼变成心状的时候,那边穿着警察制服的斋藤已和穿着新撰组制服的斋藤的影子合起来,剑举到胸前,“对于现在这样的乱世,你难道还能熟视无睹吗?”

剑心静了一会,闭上眼,轻轻道:“不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再杀人了。”他说到最后几字的时候再度睁开眼,眼神明亮,有一种如山一般坚定的意志。

斋藤的嘴角又微微上扬,“是吗?看起来我的话都白说了。”

他左脚后退一步,身体下沉,左手执剑柄往后移,右手伸直,顺着剑锋指向前方。

出现了,牙突的起势。

我睁大眼,一动不动的看着,能听见自己突然快了一倍的心跳。

剑心站着没动,斋藤冷冷的笑,“怎么了,难道你想你身边的小姑娘死在我的牙突之下?”

剑心的瞳孔又收了一下,抬腿向前走去,只一步,小薰上前扯住了他的衣服。

“没关系的,小薰。”剑心没有回头,轻轻的安慰她。

“但是——”小薰上前一步,头靠在剑心的肩上。

“没关系的,他只是想和我打一架而已,这是无法避免的。”

“但是……”

我皱了眉,心想要不要把这丫头打晕了丢出去。

还好剑心并没有再和她纠缠,直接走到了斋藤的对面。

墙上的西洋挂钟“嗒嗒”的摆动,夕阳缓缓沉入云层里。

斋藤的眼神忽的一变,低吼了声,剑已经出手,电光火石般刺向剑心。

剑心高高跃起,逆刃刀出了鞘,以飞天御剑流龙槌闪还击。

斋藤的剑在那瞬间改变了方向,他斜踏一步,向上突刺,速度之快,甚至在剑心还没来得及施展开招式,剑尖已刺入剑心的右胸。

血喷出来,雨一般洒了斋藤一脸。

那一片血红之中,壬生狼的脸看来有如修罗。

阿薰担心的大叫了声:“剑心。”

斋藤刀锋迴转,顺势一脚踢在剑心腹部,剑心被踢得退出老远,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斋藤再次拉出牙突的起势,冲了过去,剑心出剑格挡,斋藤让过他的剑,转身又是一脚,剑心呻吟一声,再次跌倒。

太阳已彻底坠入地平线那端,室内的光线渐渐暗下来,在黑暗中发光的是斋藤的剑和他的眼,壬生狼甩去剑上的血,一双眼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剑心。“这是我从十年前到现在,经过无数次危难,才练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出来的剑法,我看你要如何招架。”

剑心屈着一条膝,半蹲在地上,呼吸越来越急促。阿薰大叫着他的名字,奔过去,拦在他的前面。

斋藤冷冷道:“让开。”

阿薰摇摇头,还没说话,剑心已站了起来,一只手搭在阿薰肩上,她一回头,就楞在那里。那不是她所认识的剑心。那样的眼睛,那样的神情,和她对面的斋藤如出一撤。

剑心越过阿薰,身形一闪,已快速向斋藤冲过去。临到他身边,利用自己矮小的身材,灵活的转到斋藤的右边,斋藤一剑落空,回身又是一脚踢过去,剑心被踢中,滑出好几步才停下来。他的胸口急剧的起伏,再次抬起头来时,一双眼已变成了金色。

那是杀人者的眼!

凛厉的杀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一时间整个道场都像被低气压所笼罩,迫得人喘不过气来。

那个幕末的刽子手,回来了!

剑心缓缓站直身子,缓缓向斋藤走去。斋藤嘴角那丝冷笑已然敛去,我想他明白自己现在的对手是谁。他的腿向前一步,仍然是左手执剑柄向后拉,却不向之前那样压低,而是举至头顶的高度,低吼一声,再次突刺。

剑心闪过,荡开他的剑,再一个转身,逆刃刀已砍上斋藤的后颈。几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而且速度已比之前快了几倍。斋藤一声痛呼,人已被那一刀之力打飞,一直将道场的墙壁撞出个大洞,跌进去。(这道场的墙壁真不济事,已破了两回了都。)

剑心也不追,站在那里,声音有如他手里的剑,冰冷锐利,不带丝毫感情,“你在京都和我决斗时,用的就是这一招。没想到过了十年,你一点长进都没有。现在这一招,对我已一点用都没有。”

“决斗?我现在不想和你决斗。”斋藤自那个洞里爬起来,有血自眉间流下来,眼神如狼,“我要你死。”

“那正是我要说的。”剑心淡淡回答。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再动,但杀气在道场里回荡,气氛反而比之前更紧张,一触即发。

阿薰睁大双眼看着他们,跌坐在地上,喃喃道:“剑心又变成过去的他了。谁……能够……阻止……他……这样下去……剑心他……”

“没用的。”左之助被小惠扶了来,轻轻应了声,“我们无法阻止他们。剑心现在已变回过去的他,在幕府的京都战斗。他听不到我们的声音,只有决一死战。”

“没错,他现在已不是你们所认识的那个剑心了。”我轻轻叹了声,看着剑心缓缓把剑收回剑鞘里,放到腰间,微微屈下膝,沉下腰,手放在剑柄旁边。正因为拨剑那个瞬间的力量,他对会被称为“拨刀斋”吧?

他现在,的确已经不在神谷道场了。而是在东京的某个街头,背景是血,尸体,和冲天的火光。刀光剑影,血雨腥风。

阿薰跑过来,揪住我的衣服,“你可以的吧。阻止他们啊。那两个不都是你的朋友吗?你不是从十几年前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