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无字拼图-风魂 > 无字拼图-风魂_第85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85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6:2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1
果你问我想怎么称呼的话,其实我更想叫“大艾哥哥”啊。

“一般对人的称呼,应该是先生吧?”

“呃,个人习惯而已,大人你就不用追究这种细节了。”对圣迷而言,“先生”那是穆的专用称呼吧?

“你对于小宇宙这个概念,似乎也毫无疑问的就接受了呢。”

圣斗士可是我当年的动漫启蒙书,有疑问也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啊。我讪讪笑了笑,“那个,我对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比较强。”

“那么,你从哪里知道‘圣斗士’这个称谓?”

“这个……说起来话说长了。”微微有点冒汗,怎么有点感觉像在被套话?我又咳了声,“如果大人不介意的话,改天我慢慢跟你说?”

被少年时无比憧憬的偶像盘问这种事情又不是天天碰得到。至少等我做一下心理准备,组织一下语言啊。

他静了一下没说话。

“总之我绝对没有要和艾俄洛斯大人你为敌的意思。”就算我想,也得我有小强们那种打不死的顽强生命力才行啊。“我那边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改天我保证随叫随到,有问必答。”

他点了点头,“好。”

于是我报了自己的电话号码给他,道了别就往回走。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我刚刚应该顺便要他的电话才是,不然万一他没兴趣了,或者太忙忘记了,我岂不是要去希腊才有可能再看到他?

回过头去看时,他早已不知去哪里了。

真是失策啊。

正文 第九十三章 彼此的浮木

93.彼此的浮木

回到那间教室的时候,不但阿骜还在,连柳恭都没走。两人不知在说些什么,一见我过来,不约而同的都闭了嘴。

“阿骜……”我有点心虚的叫了声。

他瞟了我一眼,二话不说,拽着我就往外走。

“去哪?”我问。

阿骜哼了声,“先去把你自己弄回来,然后我再听你慢慢解释。”

“呃……那个……没什么好解释的吧?”

“应该说解释了也不能改变什么吧?”

“就是嘛。”

“你还敢说就是!”阿骜停下来,咬牙切齿。

本来就是嘛。就算我解释了前因后果,流言也不会自己消失掉。但是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回嘴比较好。反正我家弟弟向来吃软不吃硬,过一会自然就没事了。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微微垂下眼,不说话。

他哼了声,扭开头不看我,只拖着我去找热水。

本来已经没事了,结果我自己要死不死的居然问了句,“你不是应该在维也纳吗?怎么跑回来了?”

于是他刷的又变成火冒三丈的样子。“你还好意思问?先是莫明其妙的打个电话来,话也没说就挂掉了。然后手机就一直打不通,家里电话也没人接。再然后突然一个陌生男人打电话来打听你的电话住址联系方式——”

我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又不是我愿意的。

“你在家里又是受伤,又是被抢劫,又是被绑架,又是失踪……你要我安安心心呆在维也纳演出?”

“没有被绑架。”我小小声的辩解。

“差得了多少?”

“差很多——”

“欧阳桀!”他咬着牙,一副想吃人的样子,揪住我的衣领将我拖过去,“你这家伙听不懂人话吗?谁要跟你讨论绑架还是没绑架差多少!”

“那你想讨论什么?”

“你——”他叹了口气,头靠到我肩上,声音闷闷的。“你这家伙,就不能让人少担点心么?”

我怔了一下,他松了手,靠在我身上,声音低如蚊呐,“还好你没事……”

我继续发怔,他就那样靠着,没动,也没再说话。我轻轻推推他,“阿骜,你怎么了?”

“我困了。”他说,声音已有一点含糊。“我演出完直接从大剧院去的机场。”

我眨了眨眼,一时间不知该叹还是该笑,但是心底某个地方,就像是被春天的太阳晒着,温暖和煦。

这个笨弟弟啊。

“回去睡吧?”我说。

“不要。”他站直了身子,瞟了我一眼,一副不相信我的样子,然后左右看看,拖着我往医务室那边走去。

看起来哪个学校都一样,医务室最大的作用就是用来给学生们补眠,连阿骜这种优等生都深谙这个道理。

梅田不在,我没等阿骜动手,自己先去倒了杯热水恢复了自己的身体。阿骜哼了声,一副“算你识相”的样子。想想如果让他动手,绝对是从头淋下啊,我可没打算在这里洗头或者换衣服。

“手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轻伤吗?”阿骜看着我像棕子一样的左手问。

“啊,做做样子而已。不然我怎么能推掉学园祭的演出?”

那家伙居然不信,一定要把纱布拆开来看了才放心。然后熟门熟路的自己去找了药和干净纱布帮我重新包好。原来他想来医务室还有这个原因。不过,他对医务室的熟悉程度让我皱了下眉,“阿骜,你是不是常来这里?”

他静了一下,没回答我,自顾走到床边躺下来。

“阿骜。”我跟过去,“为什么之前一次都没跟我说过?为什么——”

“不过是些恶作剧而已。”他打断我,“反正我也不在意。”

“真有事就来不及了。”

“那么,告诉你会不一样吗?”他撑起身子,盯着我,“你知道了又怎么样?跑来抓着人打一顿?然后呢?”

我怔了一下,半天才呐呐道:“多少总有一点用吧……”

阿骜斜睨着我,哼了声。我闭上嘴。好吧,我知道暴力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是,叫我乖乖坐在那里看着弟弟被人欺负,怎么可能坐得住?

过了一会,阿骜轻轻道:“这是我自己的问题,我自己可以解决。如果有我做不到的事情,我一定会找你帮忙的。”

我叹了口气,点点头。“嗯。”

阿骜重新躺下去,“我睡一会,舞会开始的时候叫我起来。”

“舞会?”

他的嘴角浮出丝笑意来,“是啊,三年才一次呢。还好赶上了。”

明明累得要死的样子,居然不肯回家去睡,还惦记着要参加什么舞会。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但是他看起来并不想多作解释的样子,我皱了眉,“那我出去走一会,你好好睡吧。”

“不要。”阿骜抓住我的手,“你呆在这里。”

吓?我皱了眉看着他,“我不会再惹什么事啦。”

他连眼都闭上,抓着我的手不肯放,声音里带着点鼻音,很有几分撒娇的味道,“不管。不准走。”

我翻了个白眼,在床前坐下来。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粘人了?

他大概是真的困了,没几分钟就好像已经睡着了的样子。心跳平稳,呼吸均匀,嘴角微微有点上扬,好像很满足的样子。

本来以为我这样那样的事情都做了不少,阿骜回来之后,下场一定会很惨的。结果他比我想像中更早回来,居然比我想象中平静得多,只吼了几句就算过去了。我不由得松了口气,但是隐隐的,又有另一种不安浮上来。

上一次这样看着阿骜的睡脸,是他喝醉酒那个晚上。他那时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好像是刚刚才说出口一般清晰。

我冒充他还不到一星期,他的世界,我甚至都还没能完全进入,便已经感觉到那种寂寞。

那么热闹的校园里,那么多的笑脸,阿骜他,却永远只是一个人。

念书是一个人,练琴是一个人,就连被欺负,也是一个人默默的受了。

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达也之前跟我说过的那句话来。他说我总是一个人打架,一个人受伤,一个人决定应该怎么样。

这样子说来——

我笑了笑,轻轻拂开阿骜额前的乱发,露出他紧闭的眼来。

我们姐弟何其相像。

像是感觉到我的手指,阿骜轻轻皱了一下眉,翻了个身,往我身边靠了靠,但是握着我的手,还是没有松开。

那一时间,感觉就像是被溺水者抓住的浮木。

突然间就伤感起来。

之前质问柳恭的时候,曾经想过,他把阿骜做为发泄的出口,那么阿骜的出口在哪里?现在想来,那实在再明显不过了。明明对所有人都很温柔的阿骜,偏偏对我那么恶劣。

我是他唯一的出口,而他是我唯一可以确认的真实。

在这个似是而非的世界里,我们是彼此唯一的浮木。

“这表情真不适合你。”

清泠的声音从空中传过来,我扭过头,看见三头身的祁红浮在空中,睁着一双橙色的眼睛,毫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笑了下,“不是不愿意变成这样子么?大人的样子多方便。”

他哼了声,眼瞟向一边,没搭话。

我又笑了笑,“你来得正好。我想好要许什么愿了。”

他挑起眉来,“哦?”

“你可以消掉人类的记忆吧?”

“一部分就可以,而且,还是不可以做可能会改变他人命运的事情。”

命运这种事情,谁又说得准,再微小的事情,也有可能会在某一天造成天翻地覆的变化吧?我就从来没想过生日时随口许的愿居然会实现啊。

这些话都没说出来,我只问,“把这学校的人从上星期三开始所有和我相关的记忆都抹掉,你能不能做得到?”

他静了几秒钟,点下头,“可以。”

“不愧是连阿萨姆都夸你厉害的红茶王子啊。”

“他那是在夸奖吗?”

我笑,“怎么样都好,这就算是我的第一个愿望吧。”

“好。”祁红应了声,却并没有动,像是在迟疑不决的样子。

“还有什么事吗?”我问。

祁红伸出手来,指着尚在熟睡中的阿骜,“这家伙的记忆,也消掉吗?”

我看着阿骜的睡脸,静了一会,点下头。“消掉吧。”

反正大家的记忆被抹掉的话,就会不再有这样那样的流言了,那么也就没必要让阿骜记得我曾经以他的名义做了些什么吧?

正文 第九十四章

94.

阿骜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一开始他好像意识并不太清楚,皱着眉,四下里看了看,看到我时吓了一跳,“咦?你怎么会在这里?”

最近几天关于我的记忆果然被消掉了吗?

我轻轻笑了笑,没说话。

“搞什么啊,莫明其妙的那样笑。”他坐起来,伸手不知想干什么,这才发现自己还抓着我的手,怔了一下,忙忙的放开了。“呃,那个……这是……我学校的医务室?我怎么会在这里的?”

我迟疑了一下,考虑要怎么回答。

“你的手怎么了?”他看向我缠着纱布的手。

“不小心划伤了,已快好了。”我连忙回答。

还好他没有像之前那样执意要解开来看,只坐在那里,皱着眉,伸手揉自己的额头,“我好像有什么事情想不起来了。”

“那就不要去想了,你大概是太累了。”

“可能吧。”他说,依然皱着眉头,“这些天跟着三神先生跑来跑去,又要练习又要演出……等一下,我为什么会回来?……好像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他静了一下,抬起眼看向我,很迷茫的样子。“应该是有的。似乎是有件我困扰了很久才终于下了决心的事情,但是——我居然想不起来是什么了……”

我轻轻咳了声,这个……这个决定可能是和我有关的吧?那么,是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开始不安起来,有一点惴惴的看向阿骜。他自己静了一会,叹了口气,“算了,该想起来的时候总会想起来的。我饿了,我们去吃晚饭吧。”

“嗯。”我求之不得的点下头,有一种预感,似乎他如果继续追究下去,像是会将我们两个都推到一个永远都回不来的地方去。

这样的想法令我有一种莫明的焦躁,甚至有几分恐惧。

“桀?”阿骜叫了我一声,“怎么了?脸色看起来很不好的样子。”

“没什么。我们去找东西吃。我快饿扁了。”我说着,拖着阿骜走向热闹不减白天的校园。

阿骜走了几步突然问,“说起来,你这几天在我学校里没做什么过份的事吧?”

“没有。”我很干脆的回答。反正即使可能有那么一两件勉强可以算过份,也已经没有人记得了,那么我当然打死也不会自己暴出来。

他狐疑的看了我一眼,“真的?”

“当然。看我这纯真的眼神,像是在说谎的样子吗?”

他居然真的很认真的盯着我看了一两秒,然后哼了一声,别开脸往前走。没走几步就被人叫住。

一个绑马尾的可爱女生红着脸,轻声问:“学长,可以请你做我的舞伴吗?”

阿骜看一眼她,又看了一眼远处热闹的人群,然后用他惯有的温和而疏远的微笑淡淡的拒绝了。

女孩子红着脸,鞠了个躬,跑掉了。

我皱了下眉,“明明是很可爱的女生嘛,和人家跳个舞又怎么了?”

阿骜扭着瞪了我一眼,“你知道什么!”

“你不说我当然不知道,人家又不是找我做舞伴。”

他转过身来看着我,板起脸来,“如果有人找你做舞伴你会怎么样?”

“那就要看是谁了。”我做思考状,“如果是帅哥的话,就考虑一下喽——”

“你敢。”阿骜打断我。

“干什么这么凶?”我斜他一眼,“跳舞而已嘛,又不是上床。”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