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无字拼图-风魂 > 无字拼图-风魂_第86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86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6:27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1
    



    “欧阳桀——”他咬紧牙叫了声,然后一副被打败的样子,“你给我正经一点好不好?这个学园祭的舞会三年才一次,据说在舞会上跳第一支舞的人,就会长长久久的在一起,永远幸福的相爱下去。你居然……”

我怔了一下,居然有这种传统?

    

那么阿骜之前坚持不肯回家去睡,又要我在舞会之前叫他起来,意思是他想要跟某人一起跳舞吗?

    

不知为什么,心就多跳了几下。

近在身边的阿骜的人影突然模糊,记忆里某些影子反而清晰起来。

    

尼罗河畔的月光下,阿骜像是要喷火的眸子。

无意识低喃的声音里,阿骜喝醉酒的脸。

    

……心情突然就复杂起来,站在那里半天没动。

恍惚中听到阿骜叫了声

    “谁躲在那里?”连忙甩甩头收拾了思绪看过去。只见柳恭水心嘴角噙着一抹冷笑,自树荫里缓缓走出来。

    “看不出来么,像你这样的乖宝宝也有这么凶的时候?”

阿骜微微皱了一下眉,并没有回话。

    



    “我有点好奇呢,这位——”柳恭轻轻笑着,又走上前一步,看清我的时候,明显怔了一下。

    “哎呀,是姐妹吗?”

阿骜把我往身后拢了一下,淡淡道:“这和你没关系。”

柳恭抬起手,拨了一下额前的碎发,“不用这么紧张吧?不介意的话,可以认识一下么?欧阳小姐?我叫柳恭水心。”

这家伙看起来也完全不记得我的事情了。

    那么我之前的威胁不是白费力气了,有没有必要来一次?

阿骜像是觉察到我的意图,拉了一下我的手,警告一般的瞪了我一眼,“别乱来。”



    “我哪里像是要乱来的样子?”我撇了一下嘴,“人家不过是想认识一下这位帅哥么?”

阿骜又瞪了我一眼,“你当我分不清楚你发花痴的表情和想打人的表情么?”

呃,那个,我轻咳了声,我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阿骜说,表情很坚决。

这句话他下午已经跟我说过一次了。

    虽然他自己忘记了,但我总还记得我答应过他的。于是我摊了摊手,“好嘛,那你自己慢慢解决,我先去找东西吃了。”



    “嗯。”阿骜点点头,“一会我去找你。”

我走过柳恭身边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我们家的人脾气都不太好,你多担待一点。”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手上用力捏了一下,他痛得叫出声,睁大了眼一副受惊吓的样子看向我。

    



    “欧阳桀!”

阿骜很不满了叫了一声。我连忙收回手,压低了声音轻笑道:“比起故做斯文的变态,我更喜欢阳光健康的运动少年啊,所以,想搭讪我的话,好好转一下型吧。”

柳恭又怔了一下,阿骜板着脸站在那里,眼看着又要发火,我连忙摆摆手,飞一般的逃走。

    

****************

吃饱喝足,我开始在校园里闲逛,一面等着阿骜来找我。

    结果他半天没过来,倒是有好几个女生跑来叫住我,走进时才发现认错了,又道了歉红着脸跑掉。

    

阿骜还真是受欢迎呢。

我这样想着,又买了支棉花糖,一边舔一边往人最多的地方挤过去。

    

舞会还没开始,现在人员最集中的地方似乎是话剧社的露天舞台前面。

    我站在那里,根本看不清台上在演什么,只看到前面黑鸦鸦一片人头。

    正在想是去找个望远镜来还是努力向前挤一点的时候,台上有个绿色的影子

    “刷”的向我这边窜过来,观众们发出一阵尖叫,让开路来。



    “欧阳,截住它。”有个貌似很熟的声音叫道。

我反射性的飞身去截那个影子,近了才发现,那分明是只圆头圆脑的妖怪,身上还滴着粘液,恶心得要死。

    而且,怎么看都不像是人化妆的。

我吓了一跳,手边又没什么武器,顺手就把手里没吃完的棉花糖做飞镖掷了过去。

    

那妖怪估计也不知道我扔过去的是什么东西,吓了一跳,动作明显的缓了一缓,那出声叫我的人便赶了上来,手起刀落,将它劈成了两半。

    

周围的人静了一下,然后掌声雷动。

我愣了一下才抬眼看向那个人,那家伙一身火红的袍子,一头银发,头上还有两只狗耳朵扇啊扇的,不是犬夜叉是谁?

    我吓了更大一跳,指着他,“啊,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犬夜叉把铁碎牙收起来,“我也想问呢,你怎么会在这里?”

说话间,一个女生也从台上跑来这里,一面跑一面道:“解决了吗?”

犬夜叉点点头,“解决了。”

戈薇。

    我看着她,觉得眼角有点抽,早该想到的嘛,戈薇是阿骜的学妹啊。



    “呀,欧阳姐姐,你也来玩啊。”戈薇笑着跟我打招呼。



    “嗯,”我点点头,指向地上的妖怪尸体,“说起来,为什么这里会有这种东西?”

犬夜叉瞟了一眼戈薇,“你问她。”

戈薇微微红了脸,“我想给大家带点那边的土产,七宝就帮我找了一些据说很好吃的……”她顿了一下,犬夜叉补充,“休眠期的妖怪。我说你这女人怎么也不动动脑子,七宝说好吃你也能吃吗?害我要跟着过来忙活一整天。”



    “我又不知道那些东西加热就会变成妖怪啊。而且,味道的确不错的说。”

吃……妖怪?

    我看着地上那一堆绿色的粘稠的不明物体,只觉得胃里面一阵翻涌,连忙道:“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好么?”

那两个点点头,就由戈薇带路往一边走去。

    

旁边有个男生看着我们往人群外走,怔怔的来了一句,“演完了么?”

呃……搞了半天人家犬夜叉费尽力气在除妖,这些家伙一直在当戏看?

    

正文第九十五章忘记的是什么

95.忘记的是什么



    “我说,你那天跑哪去了?”犬夜叉一边走一边问我。



    “哪天?”我说。



    “就是我来找你去见杀生丸的那天啊,我跳进井里一转身你就不见了,我跳回来看你也不在,车还在一边放着——”

他不提我还差点忘记了,我瞪着他,“你还敢说啊。莫明其妙抓了人就走,害我的自行车丢了,你要怎么赔吧?”



    “我——”他楞了一下,搔了搔头,“我又不是故意的……”



    “我管你是不是故意的,总之我的车丢了,这是你造成的没法改变的事实。”



    “我——”

前面戈薇扭过头来,“犬夜叉你把人家的车怎么了?”

犬夜叉搔了搔头,“也……没怎么样……”



    “你这笨蛋,每次过来都只会给我惹麻烦!”



    “啊,你以为我喜欢过来啊?还不是你这笨女人每次都惹一堆麻烦叫我过来收拾。上次也是这次也是,居然还把妖怪带来——”

他话还没说完,戈薇已瞪着眼,鼓着腮,大叫一声,“坐下!”



    “啪”的一声,刚刚还威风凛凛的半妖立刻就脸朝下跌在地上。

我轻笑了声,这笨蛋几时才能学会不要顶撞可以随便制服自己的女人?

    还是说他也根本乐在其中?

犬夜叉听到我笑,从地上爬起来,瞪着我,“喂,说起来,你是不是真的拿了丛云牙?”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吓?”



    “我家老头子的剑啊,是不是真的在你手上?”



    “没有啊。”虽然我用是用过一下,但是只一晃就没了。



    “那为什么杀生丸会一口咬定在你那里?”犬夜叉那次不在场,是后面才赶来的,所以当时的情况他其实并不清楚。

    但是戈薇是看见的,所以我犹豫了一下,应该怎么解释。还没想好呢,戈薇已经先问:“那天,在那妖洞里,你用的就是丛云牙?”



    “嗯。”我点点头,“但是,你也看到,我只挥了一下,它就消失了。我也不知上哪了。”



    “那你是怎么得到它的?”犬夜叉问。



    “不知道。突然就出现了。”我一摊手,决定还是不告诉他们玉如意的事情。

    

犬夜叉盯着我,似乎在考虑要不要相信的样子。我问:“杀生丸最近还经常找你们吗?”



    “倒不像之前那么常来了,不过偶尔碰上还是会问。”

听起来,似乎不太妙。

    虽然欲擒故纵是个好办法,但是,老话说得好,男人这种生物通常都没什么耐心的。

    万一时间一拖长,他的兴趣没那么大了,慢慢连我是谁都不记得,那可就不好办了。

    

看来还是抽空去让他加深一下印象才行。

犬夜叉似乎还想问什么的时候,前面的人群突然骚动起来。

    犬夜叉皱了眉,看向那边,“不会还有没有清除干净的妖怪吧?”



    “应该没有了吧?”戈微的声音明显有点不确定。



    “那么,还是去看看吧。”

过去那边,才发现并不是什么妖怪,只是纱织一行要离开,校长带了一堆人在送而已,阿骜也在。

    我说怎么半天不见他来找我。

艾俄洛斯还是保持着一步的距离站在纱织身后,看向阿骜也好,目光从我身上扫过也好,似乎完全没有异常的感觉。

    

连大艾的记忆都被消掉了?我怔了一下,祁红未免做得太彻底了吧?

    人家这么难得才有和黄金GG们搭讪的机会啊,他这一忘,要几时才能再见面?

    这样想的时候,我差一点就要冲过去拖住正在为纱织拉开车门的艾俄洛斯。

    不过残存的那一点点理智想,万一我这么贸然冲过去,九成以上会被当成敌人吧?

    大概会有被原子闪电光束拳轰到天上去变流星的危险。这才犹豫了一下,那边人已经进了车子,徐徐开动。

    

我长长叹了口气,难道这就是缘分?不行,一定要想想看有什么补救的办法。

    

阿骜在那边像是看到我了,跟难波南说了几句,就往这边走过来。

    “桀。”

我应了声,旁边戈薇已甜甜的打了招呼,“欧阳学长。好久不见了。”

阿骜怔了一下,然后就挂上他的招牌笑容,“嗯,你好。”他停了一下,目光扫向一边东嗅西嗅的犬夜叉,微微皱了下眉,“连你也来了啊?”

戈薇一把揪过犬夜叉,“学长跟你打招呼呢,乱嗅什么。”

犬夜叉没好气的哼了声,阿骜也就只笑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乌云罩顶气压偏低的感觉,于是我连忙拉起阿骜就走,“你刚刚被他们抓去送人,还没吃饭的吗?我们去吃东西。”



    “我们回家吧。”阿骜跟着我走了几步,突然道。



    “耶?”我怔了一下,看向他。

    “这就回去?”



    “嗯,我有点累了。”



    “可是舞会……”

他斜了我一眼,“你想跳?”

想跳舞的那个不是他自己吗?

    不然我们下午不就已经回去了?我打了个哈哈,“也不是,只是那么多女生等着跟你跳舞啊,你就这么回去,她们不是太可怜了嘛。”

他停下来,转过身,咬牙看着我,居然没吼,只轻轻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为别人着想了?”

但是他这样平静的态度,不知为什么,反而对我更有威胁力。

    我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看向一边,故做轻松道:“偶尔也会良心发心一下么。”

阿骜抓住我,令我正视他,“你少给我顾左右而言他。”



    “好吧。”我耸了耸肩,“你想说什么?”

他又咬了咬牙,然后低低道:“你是想去跳舞,还是回家!”

我静了两秒钟,叹了口气,“好吧,回家。”

***********************

原来刚刚那个乌云罩顶并不是错觉。

    离开那个灯火通明彩灯映红天的校园才发现,真的是变天了。风愈来愈大,天空暗沉沉的,无星无月,偶尔还有沉闷的雷声自远方传来,眼见着要下大雨。

    



    “下午还好好的,说变天就变了呢。”

我一面抱怨着,一面伸手招出租车。

    

阿骜没说话,站在我旁边,眉头紧锁着。



    “怎么了?”我问。



    “我在想,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我楞了一下,识相的闭了嘴。

    他这么介意的话,忘记的事情在他而言应该是很重要的吧,如果让他知道是我搞出来的问题,不杀了我才怪。

    

一路无言。

运气还算好,才一进门,雨就瓢泼一样下下来。

    阿骜的行李还丢在客厅里,显然是回来没见着人直接就去学校了。我站在那里,瞟着他,他也没多说什么,把箱子拎上去。

    然后随便弄了点东西吃。

他吃完起身要去洗碗时,我叫住他。

    “我来收拾,你去洗洗睡吧。不是累了么?”



    “嗯。”他也没推辞,点点头就去洗澡了。

我收拾了桌子进厨房洗碗。

    外面风雨交加,电闪雷鸣,我到是有点庆幸阿骜早早的拖我回来。洗完了碗正一只一只擦干收进碗柜的时候,外面突然一个霹雳,电灯跟着闪了两下,灭了。

    

咦?停电?我一怔,黑暗里又看不清楚,手上那只碟子便没放好地方,一滑就跌下来,“啪”的一声,摔了个粉碎。

    

外面的路灯也不亮了,大概是哪里的线被雷劈了吧,也不知会停到几时。

    我站在那里没动,打算等眼睛适应一点,去找手电和蜡烛。这个时候就觉得,柯南他们的手表电筒真是方便啊。

    



    “桀。”

阿骜大概是听到声音,一面叫一面快步走过来。

这个白痴,不知道停电的时候先不要乱跑比较好么?

    我这练武的人都还看不清东西,何况他?我连忙叫了声,“没事,我打破了个碟子,你先别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