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无字拼图-风魂 >无字拼图-风魂_第98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98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6:5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9
看?”

“嗯。”我乖乖的侧过身去,让他解开绷带,清洗,上药,再重新包好。老实说,晴明亲手帮我上药,态度专注,动作轻柔,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正想说几句感动的话,却听他轻轻道:“以后不要再做这种无谓的事情。”

我怔了一下,“无谓的事情?”

“你明知道结果的不是吗?结果还要弄到自己受伤,难道不是无谓的事情?”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还是带着那种淡淡的笑容,声音不急不徐,我一时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但却听得有点不舒服,声音不由大了起来,道:“是,我是知道六合会来,我是知道有惊无险,但是,昨天晚上身临其境,看到那样危急的场面,我还是忍不住。因为知道结果,就漠然旁观,见死不救这样的事情,我做不出来。你要说我自不量力也好,说我冲动没脑子也好,如果时光倒转,我看到人家拿把刀冲向你,一样会过去拦。”

晴明等着我说完,依然那样不疾不徐轻轻道:“如果你出事怎么办?如果你死了怎么办?为了一件明明知道结果的事情……”

“如果明明可以做什么,却没有做,我说不定会后悔一辈子。”我打断他,“我的确不是很聪明,有时候胆子也很小,也会很怕死,但是,如果要一辈子生活在后悔里面,还不如轰轰烈烈的去——”

“禁声。”晴明竖起一根手指来。

我的声音都被封回去,只好努力的睁大眼瞪着他。这家伙真狡猾,居然又对我用咒。

晴明笑起来,“不要轻易的说那个字啊。”

我翻了个白眼,不是他先说的吗?

晴明笑着伸手抚上我的脸,“欧阳小姐真是一个随时都让我很意外的人。”

我翻了个白眼给他看,他解了咒,笑道:“不管怎么样,昨天晚上欧阳小姐救了我呢。”

我哼了声,“只是做了件无谓的事情啊。也是我太自不量力了,安倍晴明大人哪里轮得到我去救。”

“生气了么?”

我又哼一声,别开脸。

他又轻轻问:“如果昨天晚上是别的人,你会不会去救?”

“那就要看那人讨不讨我喜欢了。我可不是博雅那种烂好人。”虽然刚刚是那么说,但命毕竟只有一条,若搭在一个根本不喜欢的人身上,岂不是太浪费了。

晴明静了一下。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提了不该提的名字。轻咳了声,试图转移话题。“青龙和玄武还好吗?”

“他们没事。”晴明道,“不过我有件事很好奇,欧阳小姐为什么在那时候要把剑收起来?”

“不是我自己想收的啊。”我又不是白痴,强敌当前还自己把武器扔了。我叹了口气,把玉如意的事情告诉他,省略了我许的愿望,只说是生日时人家送的礼物。顺便掏出来给他看。

晴明伸手来拿,才一碰,便触电般缩了回去。我很奇怪的看着他,“怎么了?”

“欧阳小姐没觉得烫么?”

我摇摇头。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告诉别人玉如意的事,连阿骜都不知道。难道这东西别人碰不得吗?晴明没再伸手,只是盯着看了一会,问:“真的是什么愿望都能实现?”

“呃,估且算是吧。但是,就好像你看到的一样,虽然它会给出我当时最想要的东西,却总会在紧要关头摆我一道。我总觉得太过危险,一般都不太想用,能自己做得到的,或者能用别的办法解决的知,都不会去动它……”

晴明又看了我一会,笑了,“所以说,欧阳小姐你真是个有趣的人。一般人而言,很难抵制这样的诱惑吧。你居然一点都不想依赖它。”

依赖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如果真的什么事都靠这个的话,到时可能我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就算会很方便,但有时候副作用未免太大了。而且,有些事情,还是自己想办法解决才比较有乐趣不是么。”

晴明点点头,“说得也是。不过,欧阳小姐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谨慎呢。”

“吓?”为什么又说到这种问题上来了?

“对第一次见面的阴阳师说出自己的名字,又随便对人说出这样的秘密来。”

“因为你是晴明大人啊。”我笑起来,重复了上次见面时说过的这句话。

晴明也笑,轻轻道:“像这样的宝物,就算是我,说不定也会起贪念啊。以后还是不要跟人说比较好。”

我点点头,正要说话时,天一从外面走进来。“神子派来接欧阳小姐的人到了。”她看了看我的右肩,“欧阳小姐要去么?”

重新上过药之后,伤口已没那么痛了。只是还有些不太好动,只能抬起前臂。

晴明道:“要不今天就在这里休息吧?”

我摇摇头,站起来。“我要去。”

我也不知自己还会在这里呆多久,也不知下次跳食骨井的时候还能不能再过来这里,自然要抓紧时间去看八叶的帅哥们啊。

可能是领教过我的固执,这次晴明倒没再坚持,让天一帮忙我穿好衣服,道:“下午还要再上一次药,记得早点回来。”

我点点头,给了他一个很灿烂的笑容,“好。”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喜欢寒梅喜欢春樱

111.喜欢寒梅的人,又怎么可能不喜欢春樱?

来接我的是赖久。武士如我印象中那样沉默,恭恭敬敬的守在牛车旁边。

天一送我出来,向他交待说我昨天驱鬼除灵时肩膀受了伤,小心不要碰到,不要让我太辛苦,下午要上药,早点送我回来之类。

我叹了口气,“这么不放心的话,不如干脆跟着我去算了。”

天一回过头,很温柔的笑。“不放心的人可不是我啊。”

“啊,要是晴明不放心的话,岂不是更简单,随便叫个式神跟着我就是了。”

她又笑,“欧阳小姐怎么知道他没有这样做?”

“耶?”我眨了眨眼,往四周看去,一面问,“谁?谁跟来了?”

一道青光闪过,青龙出现在我身侧,一脸不耐烦的表情答,“我。”

我盯着他怔了一两秒,这家伙昨天明明伤得比我重,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为什么我的右手还不能随便动,他看来倒是生龙活虎?

他不耐烦的皱了眉,“看什么?”

“请再等我一下。”我向赖久说完这句,转身就往回走,一面叫,“晴明,换人换人。”

他正拿了本书坐在廊下看,见我回来便放了书,轻轻的笑,“换什么人?”

我也不知青龙有没有跟过来,顺手就向旁边一指,“我不要这家伙跟着我。”

晴明侧过眼,“谁?”

“青龙那个笨蛋啦。”

“我没让他跟着你啊。”

我楞住,眨了眨眼。然后又四下里张望,周围连个鬼影都没有。难道我刚刚看错听错?

晴明脸上浮起很明显的戏谑的笑容来。

我鼓了鼓腮帮。“算了,我出门了。”

他点点头:“路上小心。”

赖久扶我上车,果然很小心的避开我的伤处。我笑了笑,道了谢。他点点头,将帘子放下来。

有只手从后面轻轻搂过我,我反射性的抓着那只手就想给他个过肩摔,结果右手使不上力,人没摔动,反而又压到自己的伤口,痛得倒抽一口气。

“哦呀,看起来是只有爪子的小猫呢。”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男性嗓音贴着我的耳朵响起来,无限诱惑。

我松了口气,放松下来,扭过头去,果然看到友雅大人俊逸的面孔。于是挑眉笑了笑,“友雅大人应该先打个招呼嘛,吓我一跳。”

“哦,小姐你知道我?”他也挑起一条眉来,上下打量我,似乎有些评估的意味。

“嗯,知道啊。”我一面应着声,一面坐直了身子,去看自己的肩。伤口还在痛,不知是不是又挣开了。

“哦呀,小姐真是有趣的人呢。”友雅轻轻笑着,“从神子的世界来,认识晴明大人,会驱鬼除灵,还能一口叫出素未谋面的人的名字。”

“素未谋面么?”我也笑,那可不一定,他没见过我,不代表我没见过他啊。

“像小姐这样的可人儿,如果见过,我肯定不会忘记的。” 友雅伸手轻轻抬起我的下巴,声音温柔,温热的呼吸拂上我的皮肤,连心都跟着痒起来。

但是下一秒,他的手就被人抓住,整个人也跟着被甩出去,摔在车壁上,重重的一声响。

“友雅大人。”我惊呼了声,过去扶他,还好他只是摔了一下,并没有受伤。我扭过头来,瞪着那个突然出手的浅蓝色头发的高挑神将。“你这笨蛋,想干什么啊?”

牛车停下来,赖久一手握刀,一手挑起帘子来问:“发生了什么事?”

我摇摇头,“没什么。”

他没回话,也没动,只看着友雅。

友雅笑了笑,“没事。继续走吧,神子还等着呢。”

赖久这才点点头,退了出去。我翻了个白眼,我那么不可信吗?

车再次行驶起来,友雅看着我刚刚看的地方,“有谁在那里吗?”

“嗯。”看起来他好像看不到的样子,我只好介绍,“晴明的式神。十二神将的青龙。”

“哦,神将啊,真是久仰大名了。”友雅笑了笑,“看起来晴明大人很不放心小姐你呢。”

“不是晴明派来的。”我没好气的瞪着那只像尊门神的神将。“你到底想干什么?”

青龙皱着眉,也瞪着我,表情臭得像黑面神,“要问他想干什么,或者你们想干什么才对吧?”

“我们哪有想干什么?”

“你这女人——觉得被男人那么轻佻的对待也没什么吗?”

吓?搞了半天,原来这家伙居然是来捉奸的吗?我又好气又好笑,索性偎到友雅身边,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转过脸来,挑衅般看着青龙。

他的脸色果然愈加难看,对着我咬牙切齿,“你——你不是口口声声说喜欢晴明吗?”

吓,还是来帮晴明捉的?我笑,“我是喜欢他啊。”

“那你……居然还和别的男人——”

我用鼻子哼了声,“你喜欢樱花吗?你喜欢梅花吗?你喜欢紫藤花吗?你喜欢紫阳花吗?”

青龙怔在那里,我继续道:“难道你喜欢上一种花,在别的花开放的时候,就要闭上眼捂上鼻子不看不闻吗?”

“你难道——你简直——不可理喻。”神将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句,刷的不见了。

我靠回车内柔软的靠垫上,呼了口气。他是在为晴明抱不平吗?还真是忠心的式神啊。我突然跑出来说喜欢晴明,对他们来说,刺激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友雅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没说话,这时才轻轻问:“走了么?”

我点头。“嗯。”

友雅轻轻的笑,“他很生气?”

他看不见青龙,自然也应该听不见他说话。我只好又点头:“嗯。”

友雅又问,“那么,小姐你在意他生气么?”

我闭了眼,用鼻子发了个音。再怎么说,昨天晚上才见到的人而已,何况还一直摆张臭脸给我看,拎着我飞又扔我下去,能有多在意?

“哦?”下一秒,就感觉友雅的声音已近在耳畔,柔若春水,“那么,在小姐看来,我是什么花?”

我怔了一下,扭头看向他。这俊逸男子的眼里全是笑意,“以花喻美人的话我常听说,但却还是第一次从女人口中听到呢。”

我轻咳了声,“我随口说说而已。”

“那么,也是随便亲亲而已吗?”他指着自己的脸,露出一副落寞的样子来,“还真是令人伤心啊。”

我只好又咳了声,“因为是友雅大人才亲的啊。”

“不是为了气那人吗?”

“有一点。”我笑,“但如果坐在这里的是其它的人,我就不会这样气他呀。”

友雅用他的扇子遮了半张脸,挑起眉来,“哦?”

他这样的表情诱惑了我,于是我拂开他的扇子,吻上他的唇。

友雅有一瞬间的惊诧,然后就拿回了主导权。濡湿的舌伸过来,舔舐我的唇瓣,我微微张开口,他便伸进我的嘴里,蛇一般纠缠。舌尖传来阵阵酥麻,我忍不住轻轻呻吟了声。

友雅放开我,伸手抚上我的脸,拇指轻轻在我的下唇上摩挲,声音低哑迷人,“虽然说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小姐你和神子还真是截然不同呢。”

“人和人之间,又怎么可能完全一样?”我笑,微微眯起眼来看着他,“友雅大人喜欢哪一种呢?”

“就像小姐刚刚说的,喜欢寒梅的人,又怎么可能不喜欢春樱?”他托着我的脸,再一次低下头来。

牛车就在这时停下,赖久的声音在外面说,“到了。”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同类吗?

112.同类吗?

我们才进门,元宫茜就一路小跑的迎过来。先跟我打了招呼,然后向友雅笑道:“友雅大人也来啦。”

友雅温和的微笑。“神子今天也很精神啊。”

“嗯,没想到你和欧阳小姐一起来了呢。”

友雅道:“我在路上碰到赖久,他说要去接神子的同乡,我很好奇,就一起去了。”他扫我一眼,又笑,“果然是很有趣的女孩子呢。”

我亦回了他一个笑容,天真已急切的说:“我有些事情想问欧阳小姐。”

元宫茜扯扯他,“天真。”

我笑,“介不介意找个地方坐下慢慢说?”

赖久这时点点头道:“欧阳小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