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无字拼图-风魂 > 无字拼图-风魂_第100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100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7:0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2
你了吗?”

晴明摇摇头,“你知道,人老了精神总是不济,睡眠却总是很浅。”他拿起身上的衣服来,询问一般挑眉看着我。

我也摇摇头,“大概是天一吧。”

他将衣服拿起来,放到一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却在伸到一半的时候停下来。“我好像闻到什么香味。”

我也嗅了嗅,“是烤鱼吧?我买了鱼回来,大概天一拿去烤了。”

“是吗?”晴明笑了笑,“可好久没吃那个了。”

果然不一会天一就端出盘烤鱼来,还有一壶酒,却只准备了一个杯子。我稍微皱了下眉,天一很温柔的微笑,“欧阳小姐身上有伤,还是暂时不要喝酒比较好。”

分明是在岐视我啊。我翻了个白眼,靠回柱子上。

晴明递过一条鱼给我,我接过来,没好气的大咬了一口。

晴明在旁边笑起来,连天一也用袖子掩了唇轻轻的笑。晴明抬起手来,指了指西方,“你看。”

我侧过脸去。

黄昏的天空有一抹灿烂霞云,颜色异常鲜艳。云朵与天空之间的界限已经模糊,随着夜气的侵染幻化出金橙、玫红、嫣粉、暗紫等等不同色彩。

晴明的声音很温柔。“当着这样的美景,这样的佳肴,生气未免太有失风雅了。”

我回过头瞪着他,他端着酒杯,靠在走廊的柱子上,遥遥看向西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风轻轻拂起他的发丝胡须,有如天外仙人。

天一不知几时又不见了。

于是我和晴明靠在廊下,静静的看着天边的云彩,好像连时间都已静止。

打破这寂静的,是晴明的声音。

他轻轻的说:“吹个曲子来听吧。”

我怔住,半晌才道:“我不会。”

他似乎也怔了一下,像这时才回过神来,转过头看着我,微微皱了下眉,露出抹自嘲的笑容来。

我说:“抱歉,我不是源博雅。”

他微微垂下眼来,轻轻道:“该道歉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我笑了笑,“我不是博雅,也不会吹笛子,但是我可以唱歌给你听。”

他重新抬起眼来看我,面上又有了笑意,“哦?”

于是我放了手里的鱼,摆足了架势,开始唱:“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就在小朋友的眼睛里。这里有红花呀,这里有绿草,还有那会唱歌的小黄鹂。滴哩哩哩——”

我还没有“哩”完,晴明已大笑起来。不是那种优雅的笑,也不是那种捉狭的笑,而是放肆而彻底的大笑,整个身体都随着笑声颤抖,就好像随时都可能笑倒在地上。

我停下来,很无辜的看着他,“很难听吗?”

“不。”他好不容易停止了笑声,“很特别,大概是我这一生听过最有趣的歌了。”

我也笑起来,“哦,那以后再唱别的给你听。”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为什么要等到以后?”

“因为我总共也不会几首歌,怎么能一下子全现出来?”

晴明又笑起来,温和优雅。“那么,作为你唱歌给我听的回礼,你闭上眼。”

我依言闭上。

晴明的声音轻轻道:“我数一二三,你再睁开。”

我应了声“好”。

过了一小会,听到他数,“一、二、三。好了”

我睁开眼,不由赞叹了一声。

眼前是一片春日的原野。绿色的灌木和青草还带着露珠,显得生机勃勃。粉色的樱花在碧波荡漾的河流两岸铺展成锦绣茵褥。一只红翅的蜻蜓在水面上一点而过,翅膀在阳光下闪耀出动人的光泽。远处有非常清晰的婉转鸟鸣。空气中有青草混合着野花的芳香,随着朝阳的光线升腾弥漫,令人心怀舒畅。

晴明的声音变得年轻起来,轻轻问:“喜欢么?”

我重重点头,扭头看向身边那个年青的晴明,“嗯,这是哪里?”

“这是小朋友眼晴里的春天呐。”

“嗳?这也是法术么?”

他轻轻点头。

我笑,“阴阳术还真是方便呀。如果是真的就好了。”

晴明笑起来。“是真的啊。”

“耶?”我睁大眼看着他。

“这些也是真真正正的春天的景物啊。它们存在过,灿烂过,我见过了,记下了,在这一刻重现出来而已,又怎么能说它们不是真的?”

听起来像是诡辩。不过,看在这个幻境真的很漂亮的份上,不计较了。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三更半夜,散步不宜

114.三更半夜,散步不宜

睡到半夜的时候,莫明其妙的醒了。耳边听到一个似有似无的声音在叫我,睁眼来看,身边却没有人。

我皱了眉,爬起来,披了件衣服出门去看。

庭院幽雅寂静。月光柔和,空气里氤氲着花香。

那声音又似有似无的叫,“异世来的少女啊,听从我的呼唤……”

我楞了一下,难道,是阿克拉姆?他在召唤元宫茜还是兰?

一想到可能会见到那个人,不由就兴奋起来,忍不住便循着声音走过去。

一只手刷的拦在我前面,我抬起眼,面前是永远好像被人欠了几百万的神将青龙。我皱了眉,“干嘛?”

“你想去哪?”

“我想去哪有必要跟你报备吗?”

他的脸色愈加的难看:“你这女人,就不能稍微安份一点吗?”

“安份?”我翻了个白眼,“虽然我是借住在这里没出房钱饭钱,但好歹还不算囚犯吧?难道出去散个步也不行?”

“三更半夜你去散什么步?眼下到处都不太平,鬼族,怨灵,盗匪——”

“呀,难不成你是在关心我吗?”我打断他,笑眯眯的挽了他的手,“大不了,你就陪我一起去吧。”

他刷的把自己的手抽回去,“像你这样的女人,谁管你怎么样?谁要陪你?”

我耸耸肩,越过他,向外面走去。没走几步,发现他居然跟在后面,于是回头向他抛个媚眼,“要跟着也无所谓,不过,先说好哦。到时可不准再把人家摔出去。”

他忽地站住了,瞪着我,咬牙道:“你——你居然——是去找——”

“是呀。”我笑眯眯的接上去,“我是去跟人约会啊。要去么?”

青龙重重哼了声,一下子就不见了。

我耸耸肩,继续遁声去找亚克拉姆大人。

细密的蓬草已经悄悄淹没了路径,看得出罕有人至。一泓清泉静静流淌着,潺潺的水声更增添了几分寂寞,仿佛早已被世人遗忘。

一个高挑的男子站在樱花树下,一身绯红衣服,黑色高冠下是闪亮的金发,一张面具遮去了大半张脸,应该是亚克拉姆没错了。

我悄悄将玉如意握在手里,以备不时之需。毕竟这人不像晴明,不像八叶,他是随时可能要人命的。但是,就因为这种危险,却令他比寻常人更多了几分魅力。所以,即使知道,我还是忍不住想要过来看看他。当然,如果能让他把面具摘下来,就更好了。

他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接住一朵飘落的樱花,侧向我这边,嘴角微微上扬,“你来了。”

我四下看了看,没发现别的人,于是伸手指了自己的鼻子,“我?”

他轻轻笑道:“正是,异世界来的少女。”

“耶?亚克拉姆大人刚刚叫的,是我?不是元宫茜或者兰?”不是吧?为什么会直接找上我?

亚克拉姆缓走过来,“你知道我是谁?”

“嗯。”我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他停下来,眼睛藏在面具下,看不见神色,只见他唇角微微扬起,“你怕我?”

“怕。”我坦言。

亚克拉姆道:“为什么怕我?因为我是鬼?”

我摇头,“和人或者鬼没关系,只是因为不知你会做什么。”

他又笑起来,“关键不是我是谁,而是我会做什么吗?看起来,和你说话可以很省力呢。”

我也笑了笑,“那么,亚克拉姆大人找我来做什么?”

他不答反问:“据说你有任意穿越时空的能力?”

原来是这个。他似乎有能力可以看到神子他们的动向,大概也是在担心我会不会把元宫茜带回去吧。我又笑了笑,“没那么神奇。我可以穿越,但并不能自由控制穿越的时间和空间。你放心好了,我能把我自己安全的弄回去就不错了,不可能把神子他们带走的。”

“哦?”他沉吟了一下,像是在考虑我有没有说谎。于是我就趁这空档上上下下的看他,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家伙,见一次要受的惊吓太多了,不如一次看够本算了。当然,如果能让他把面具摘下来就更好了。

他就大大方方的在那里让我看,很久才道:“你其实知道我想做什么,对吧?”

风突然就大起来,似乎连气温也降低了好几度,有寒意自皮肤透过来,我忍不住就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握紧了手里的玉如意。早知就不该把青龙气走的,就算被他拎着飞也好,总比我自己跑要来得快吧?

虽然是很想跑,但这时却似乎被他那种杀气震住了,一步也移不开。我只好勉强笑了笑,“所有人都知道你想干什么吧?不就是毁灭京吗?你是鬼族的族长嘛。”

他怔了一下,反而笑起来,“也是。那么,你又想做什么呢?跑来这个即将被毁灭的平安京?”

他虽然在笑,但我却觉得身上的压力一点都没减下去。我只好叹了口气,“不是我自己想来的啊。天地良心,我本来是想去五百年后的战国时期见杀生丸殿下的。结果,我也说过我自己控制不了时间和空间吧,阴差阳错就过来了。不过,既然来了,就顺便赏赏花喝喝酒看看帅哥了。你放心,我对你们之间的恩怨一点兴趣也没有,也完全不打算插手。玩尽兴了,自然就回去了。”

他似乎并不怎么相信我,道:“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要接近龙神的神子?”

我哼了声,“你哪只眼看到我接近神子了?我只是接近八叶而已。”

“有区别吗?”

“有啊。很大。养眼的帅哥和提不起兴趣的小女生怎么可能没区别?”

阿克拉姆似乎怔了一下,很久才轻轻笑了笑,“你倒是很坦率呢。”

“承蒙夸奖。”我说,“我对帅哥的问题一向有问必答。”

他笑道:“你现在倒是不怕我了呢。”

“怕啊。”我依然很老实的说,“但是,反正人都在这里了,怕也没什么用吧。”

他道:“既然你知道我是谁,知道我要做什么,又明明很害怕,为什么还要来?”

我叹息。“谁让我天生对长得漂亮的人没什么免疫力呢。”

他又笑起来,之前环绕在我们周围的低气压似乎突然间又退去了。他的唇角缓缓浮起一抹优雅的笑容来,缓缓向我抬起手,之前被他接住的那朵樱花刹那间化作了千朵万朵,随风在我身边飞舞,他的声音低沉而充满诱惑。“那么,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呢?”

我有一瞬间失神,痴痴道:“什么?”

他走近一步,伸手托起我的下巴,修长的手指轻轻扫过我的面颊,然后凑近我的耳畔,吐出一串我听不懂的音节。

我一时间只觉得整个身体都在发烫,好像连思想都不属于我自己,迷迷糊糊的就要点头。这时我身上突然发出一道金色的光芒,猛然爆发出强大的震弹之力,狠狠的击中亚克拉姆的身体。他闷哼了一声,整个人被弹开。

我亦在那一瞬间清醒,一个翻身就向后跃出好几米。然后才眯起眼来,看着仍在我和亚克拉姆之间闪动着金光的那个五芒星。

是晴明吗?我左右看看,没见他的人影。却见亚克拉姆已站直了身子,亦看着那五芒星道:“不愧是安倍晴明,我居然没发现他在你身上结了印。不过,他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吗?”

只见他不知念了什么咒语,伸手一划,一道红光闪过,那个五芒星已应声而灭。

我连忙拿出如意来,念咒,吹气。下一秒,我手里突然出现一杆长枪!金属枪杆,枪头还飘着几缕红缨。而且还很重,我的右手本来就不怎么用得上力,整个人被带得往下一沉。为什么是枪?为什么是枪?教我的老师虽然也曾经号称十八般武器样样精通,但那明显就是骗人的啊,短兵器还凑合,但是枪……他分明连皮毛都没教给我。

我正想是不是还是扔了枪赶快跑比较好的时候,脚下突然一烫,就多出两个轮子来。

我楞了一下,不是吧?为什么今天会出来两个道具?难道是一套的?难道……是风火轮和火尖枪?

我试探性的挥了一下手里的枪,果然有一小撮火焰飞了出来。

那边亚克拉姆又向我这边走了一步,冷冷道:“看你的样子,是想和我战斗吗?”

“老实说,我一点也不想。”我说,“但是我对坐以待毙和变成谁的傀儡更没兴趣。”

亚克拉姆站在那里,“哦,我倒想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既然有风火轮,是不是直接逃跑比较好?这样想着,我向后面移了一步。我不动还好,一动之下,就好像初学溜冰的人,脚下一滑就失去了平衡,“叭”的一声,整个人摔在地上。

对面的亚克拉姆很不给面子的大笑起来,我愤愤的拿火尖枪拄着,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拨出枪来,正想去戳他两下,才一动,又险些滑倒,连忙又把枪插回地上才稳住。

不用照镜子都知道,我现在一定满脑袋都是黑线。

这算哪门子事啊?它给我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