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无字拼图-风魂 > 无字拼图-风魂_第103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103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7:0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5:02
笑。我是认真说的。”

我好不容易止住笑,“那个是晴明故意说来刁难你的啦。不用理他。”

“不。我既然请小姐陪我去,这个本来就是应该要考虑的。”他依然很正经的样子,“是我太鲁莽了。一心只考虑要早一点找到友雅,却没顾虑到是否会危害到小姐,真是对不起。”

老实说,我觉得他这样一本正经的向我道歉有点小题大做,甚至有点滑稽。但是,看到他那样真挚的眼,我居然笑不出来。很久才轻轻道:“鹰通大人果然是个和传闻里一样认真严谨的人呢。放心好了。这次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何况就是有,我也不会真的让你一个人去拼命的。”

“不,作为一个男子,保护女性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何况还是我请欧阳小姐出来的。如果再让你受到伤害,那就完全变成我的罪过了。”

我笑笑,“鹰通大人的意思,是要我现在下车回去吗?”

鹰通怔了一下,连忙道:“不,我不是——”似乎他自己也不知想说什么,顿了一下,“那个……还是……”

“既然反正要去,还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我笑,“目前先把友雅找回来才是最重要的吧?到时候遇上什么事情,就看情形再决定怎么做好了。”

鹰通静了很久,微微低下头来,“抱歉。我这样的人,很讨人厌吧?友雅常常都说我古板罗嗦又不知变通……”

“我倒是觉得,蛮可爱的。”

他好像吃了一惊,抬起眼来看我。

我坐在他对面,托着腮,笑眯眯的看着他。

他又轻轻咳了声,推了推眼睛,转过头去看着窗外,“快到了。”

映着春夜的月光,野外的植物一副生机勃勃的样子,连那些不知名的细草,也开出了星星点点的白花,更不用说那满山遍野灿若云霞的樱花了。

这地方虽然不大,但是要找出那棵开白花的樱树,也让我们花了不少时间。

“看,在那里。”

我很郁闷的瞪了一眼伸手遥指右前方的鹰通。明明还戴着眼镜,为什么比我这个视力健全的人还先看到?

他丝毫没注意到我的表情,快步向那边走过去。我把拖住他。他回过头来,有些不解,“欧阳小姐?”

我竖起一根手指,“嘘。”

他楞了一下,再次看向那边,刷的红了脸。

那边的樱花树下,依偎着一对男女。男的是几天不见的友雅,女的是个穿着绣有樱花图案的白色外衣的少女。

月光如水,繁花似锦,微风轻拂,落英缤纷,再加上树下的俊男美女。如果忽略友雅大人被绑住的手的话,真是一副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美妙画卷。

这时那少女正拿袖子挡了脸,抽泣道:“请让我成为您的正室夫人……”

本来皱了眉想冲出去救人的鹰通一下子停下来,脸上的神色很有一些尴尬。“啊,原来是这样的事情?”

我笑了笑,拖着他躲到一棵大树后面,“我们看看再说。”

“可是这样躲起来偷看也未免太……”

我伸手捂住他的嘴,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道:“嘘,你这么大声的说话,就偷看不了啦。”

他微微挣了一下,倒没有再说话。

于是我放开手,小心的探出头去看那边的两人。

那少女抬着一双眼泪汪汪的眸子,道:“先温柔的开口对我说话的人明明是您。好过份。”

友雅这时背对着我们,看不太清楚清静,总归应该不会是很开心就对了。

那少女又道:“橘少将大人,请回答我说‘我答应’,不然我就杀了你,然后去死。”

鹰通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我连忙抱住他,“稍安勿躁。不会有事啦。还是说,你觉得你比友雅更会处理这种场面?”

鹰通很听话的安静下来。过了半晌,才轻轻道:“我知道了,欧阳小姐,能不能请你放开我?”

我这才发现身边的男人居然已经满脸通红,于是连忙放了手。“抱歉。”

他微微点了点头,脚下稍微移动了一下,但局限于我们躲在树后,所以并没能移开多少,只是侧过身子背对我。

我还以为八叶里只有永泉大人会比较害羞呢,原来这位也会吗?

这期间友雅一直没说话。那白衣少女道:“娶我为妻,或者被杀,凄惨地在这个地方腐朽,你选哪一边?”

友雅依然沉默。

少女的表情变得奇怪起来,“就算是听到这样的话,你也还是不愿意说‘我愿意’吗?”

这个时候,友雅的声音带着点淡淡的笑意,轻轻的随风传了过来。他说:“你哭了好几天想打动我,现在眼泪已经流干了吗?”

听到友雅的声音,鹰通明显的好像松了口气。

还能这样开口说话,证明他暂时还是安全的吧。

少女道:“你怎么能这样说。”

友雅道:“老实说,我对哭着求我的女性最没辙了。因为逢场作戏的时候很多,所以有很多这样那样的流言传出。其实我啊,是个完全不适合当丈夫的男人呢。”

少女有一瞬间惊奇的表情,然后眉眼就柔和下来。“友雅大人不一样呢,和那个人。那个人很轻易就屈服了。他被某处的小姐看上了,那小姐运用眼泪攻势,运用人情攻势,所以他就变了心……那是个很善良的人。”

因为别的女人哭哭就变了心?那种还可以叫善良?若是我,非打得他遍地找牙不可。

少女的眼里有泪滑出,“我……不论身份还是面貌,都是善乏可陈的人。即使如此,那个人,还是说喜欢我……因为他善良……”

我在那里将手指捏得格格的响,这女人是不是也有点问题?她对善良的理解到底是什么?虽然我很讨厌那种男人,但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些败类都是这样的女人惯出来的。所以我更讨厌这类女人!

鹰通侧过脸来,扫了我一眼,轻轻道:“欧阳小姐,请冷静。”

我怔了一下,扭头看着他,勉强笑了一下。

这时听到友雅轻轻道:“你无法原谅那个人吧?如果我像那个男人一样,因为这个就答应娶你为妻的话,你就打算杀了我吧?”

少女静了一下,缓缓的站起来,“友雅大人,我不想杀你……但是……”

她缓缓伸出手来,好像想去摸友雅的脸,“但是……”

这时上方突然传来一声大喝,我抬起头,见一个十四五岁的红发少年抓着一根树藤,自空中荡过来,一脚踢向那个白衣少女。那少年包着头巾,额前发很奇怪的向后扬着,一双红色的眼睛明亮有神,不是祈又是谁?

我忍不住站起来,叫道:“小心。”

祈抓着藤条,还荡在空中,那少女脸色一变,衣服里突然伸出无数的树技向他刺过去。

友雅也禁不住大叫了一声:“祈。”

红发的少年在空中几个翻身,勉强避过树枝的攻击,松了藤条,落在地上,一面大叫“既然她是怪物,你早就应该直说嘛。”一面逃避穷追不舍的树枝。

友雅看着他和那些树枝搏斗,居然眨了眨眼道:“避得好,真是了不起。”

祈抓住一根向自己抽打过来的树枝,叫道:“有什么好看的。再看要收钱了。”

这边鹰通却已按捺不住,拨出自己的短剑就冲过去帮忙。我也只好跟着出来。

友雅看着我们,笑了笑,“哦呀,连鹰通和欧阳小姐都来了啊。欧阳小姐,我的刀好像掉在你站的地方附近,能麻烦你找一下吗?”

我左右看了一下,果然在旁边的草丛里找到他的刀。当时拨出来就想冲过去劈了那白衣少女,才跑出一步,就听到鹰通在那边叫了声:“欧阳小姐,请你站到安全的地方去。”

这人——我翻了个白眼。

他却很坚持的又说了一次,“这个怪物有我们来对付。”

我只好叹了口气,把刀扔向祈那边,“喂,大脑门小鬼,接住。”

祈跃起,接下刀,一刀将伸向自己的树枝全劈了,回过头来叫:“谁是大脑门小鬼啊?”

那少女这时将所有的树枝都收了回去,掩面泣道:“友雅大人好过份,居然让人拿刀对着我。”

祈一挥刀,哼了一声:“妖怪就不要扮弱者博人同情了。”

我走过去解开友雅被绑着的手。

他活动了一下手腕,“谢谢。”

我看着他,笑了笑,“好像瘦了呢。”

他亦笑,风情万种,“因为思念欧阳小姐你啊。自从离别后,日日在相思。哀泣蝉鸣意,今朝再见伊。”

“嗬,又是和歌吗?”我扶他站起来,“我倒是记得更贴切的句子呢。”

他揉了一下腿,道:“是吗?念来听听?”

我还没说话,那边的白衣少女已指着祈道:“难不成这孩子是友雅大人的……”

友雅居然点点头:“嗯嗯,我十六岁那年……”

“大骗子。”祈顿着脚大叫,“我才不是你的小孩。”

“友雅大人!这种玩笑……”鹰通叹了口气,“算了,你三天都在这里吗?”

“嗯。”

“还好你平安无事。”

友雅轻轻笑了笑,“因为我是个不体贴切的男人啊。”

“说什么呢。”祈叫道,“她可是怪物啊。你不是差一点被她杀了吗?”

友雅撩了撩头发,“哦呀,原来你这么关心我啊,谢谢你来救爹,真是有孝心的好孩子。”

祈涨红了脸,大叫:“不要太过份啊。”

友雅向那白衣少女那边指了指,“不过,她好像完全接受了。”

果然,她蹲在那里,用袖子遮了脸,不停在碎碎念:“他居然已经有小孩了,居然已经有那么大的儿子了……”

祈一副想去死的样子摔倒在地。

我忍不住笑起来。

这时黑暗里突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道:“那是以树灵的身份召唤死者魂魄的东西。”

我侧头看过去,见那个穿着黑白相间的衣服,戴着串大念珠,梳着奇怪的发型的年轻阴阳师自黑暗里走出来。

“泰明大人,你为什么也在这里?”

泰明并不回答鹰通的问话,径直向那白衣少女走去,一面伸手握住了自己的念珠,“我要驱邪,你们走开点。”

那白衣少女显出很害怕的神情来,阴阳师异色的眼瞳盯着她,冷冷道:“鬼所释放出来的怨灵,沾染了秽气……你害死多少人了?”

这时友雅的身体已能够自由活动,他站直了身子,对我笑了笑,然后向前走去,“泰明大人,能否请你住手?”

泰明转过来,依然面无表情。“驱除怨灵,这是我的工作。”

友雅轻轻笑了笑,道:“但是,我和人约定好了。而且,也已经花了好几天,能不能就交给我来办呢?”

泰明没说话,友雅补充道:“如果真的到了情况危急的时候,再麻烦你们好了。”

泰明依然沉默,却侧身退开了一步。

友雅向他点点头,“谢谢。”然后便走到那白衣少女身边,柔声道:“不管是再强烈的感情,许诺的恋情绝对不会是永远……我觉得从执着的那一刻开始,它的美好和崇高就已经消失了。正因为如此,所以真挚的爱情才宝贵吧。现在你的模样就真实的显示了这一点不是吗?”

他伸手抚上少女哭泣的脸,声音更低柔,“你反而应该要觉得自傲,居然能够有这么荡气回肠的爱情。在我看来,真是令人羡慕呢。我的感情深处,总是冰冷的……跟无法恋爱的男人比起来,明白爱情的滋味的你,不会觉得我更可悲吗?”

“所以……”他半蹲在那里,一只手扶着那少女的脸,缓缓低下头去,好似要亲吻她,另一只手却拿起剑来,刺入了她的胸口。

那少女喃喃唤了声:“友雅大人……”

友雅凑近她,柔声道:“你非常的可爱啊,居然还小看自己……”

自那少女的伤口飞散出无数樱花,但她的表情居然很安祥,轻轻道:“友雅大人,您果然很体贴啊……”

然后,少女的身体随着樱花的飞散,缓缓的消失在风中。

友雅面色凝重的站在那里,半晌没说话。过了一会,突然按住了自己的胸口,末了还自己拉开衣领来看了一眼,然后脸上就露出笑容来。转向走向我们。“好啦,解决了。我们回去吧——”

他那个“吧”字还没说完,人已一个踉跄栽了下去。

我连忙冲过去接住他。

“友雅。”

“友雅大人!”

几声惊呼几乎同时响起来。

友雅靠在我肩上,心跳平稳,呼吸均匀,似乎好像只是睡着的样子。

过了几秒钟泰明证实了这一点,道:“友雅大人的气很平和,应该只是太累了,睡一觉就好了。”

呼,是呢,好几天没吃没睡了吧。

你还真是辛苦呢,橘友雅大人。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是否真的有暧昧?

118.是否真的有暧昧?

因为只有鹰通是坐了牛车来的,所以后来大家决定由鹰通送我和友雅回去,泰明去通知神子,祈自己回家。

半路上,鹰通看着躺在旁边的友雅,脸色很沉重,末了还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了?”我问,“这不是大家都平安无事嘛。”

“是。”他很勉强的向我笑了笑,“欧阳小姐的预感真准。”

“那么,你在想什么?”

“我只是稍微有一点介意。”他又看向那个睡着的男人,“友雅和我,在神子来之前,就是好朋友。虽然说性格相差很远,但是,关系一直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