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无字拼图-风魂 >无字拼图-风魂_第104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104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7:1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9
都不错。正因为了解他,所以这次他失踪,我很心急。但是……”他顿了一下,握了握拳,“祈也好,泰明大人也好,都一个人找到了那里。我却只能依靠欧阳小姐的力量。我——真是没用。”

在人家这么自责的时候,取笑人家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但他这样的说法实在是太暧昧了。于是我实在是忍不住,就喷笑出来。

他扭过头来看着我。“欧阳小姐……”

我一边笑一边道:“鹰通大人这种说法,就好像在吃醋一样呢。”

他怔住,“嗳?”

“就好像说,我明明这么喜欢他,但是他不见了,我居然不是第一个找到他的人……”

“欧阳小姐。”鹰通红着脸,打断我,一本正经道,“请你不要开这样的玩笑。我绝对没有这样的意思。我只是在介意自己的能力还不够强大,同样是八叶,人家可以做得到的事情,我却做不到。虽然泰明大人是阴阳师,可能我在这方面永远比不上,不过祈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连他都能——”

“好啦好啦。”我连忙摆摆手,打断他的长篇大论,“你不用解释了啦,我道歉就是了。真是一点玩笑都不能开啊。”

鹰通又怔了一下,静了几秒钟之后,垂下眼来。“抱歉,我就是这样死板乏味的人。”

“虽然死板,但是一点都不乏味呀。”我笑,“只是有些时候,不用那么钻牛角尖比较好吧?”

他没说话,我继续道:“比如说,你也知道是某方面比不上泰明了。那么相对的,他们自然也会有某方面比不上你啊。至于那个宽脑门小鬼,他今天根本是误打误撞过去那里的。你完全不用介意。”

鹰通应了声,但是表情却完全没有放松下来的迹象。

估计要等他自己想通才行吧。

到了友雅家门口,鹰通抱友雅下车,本来走得好好的。但是他不知为什么侧过脸向我这边看了一眼,于是我笑了笑,他就突然红了脸,一副很想把抱着那人扔出去的样子,几乎连路都走不稳。

我连忙伸手扶住他,“怎么了?你今天是不是也太辛苦了?要不要我来抱?”

“没什么。怎么可以让女性做这种事情,我来就好。”他说完,低着头就走。走出好几步又轻轻补充,“我们真的只是朋友。”

我揉揉自己的脸,我刚刚没有笑得很暧昧吧?那么,他为什么还这么介意?还是说本来就心虚?

看着侍女们把友雅安顿好,正要走,就听见有细微的咕噜咕噜的声音。

“什么声音?”我问,一面四下看去,却见友雅呻吟了声,睁开眼来,“好饿。”

一路颠簸,还差点被鹰通扔出去他都没醒,这时居然饿醒了。

我怔了一下,然后就忍不住笑起来。

连带鹰通也笑起来。

旁边的侍女亦微微掩了唇,笑道:“那么,我这就去为大人准备晚饭。”

“嗯。”友雅坐起来,看向我们,“鹰通和欧阳小姐也一起吃吧?”

他不问还好,一问起来,我就觉得真的饿了。从跟着鹰通出去找他,我还什么都没吃呢。于是我几乎是立刻就点下头。

鹰通却道:“我就先告辞了,还要去通知检非违使,你已经回来了。”

友雅点点头,“嗯,那么就拜托了。请代我向大家道歉,这次让大家担心了。”

鹰通也点头,又向我道:“晴明大人那边,也由我顺便去通知好了。欧阳小姐就放心在这里吧。”

我笑,微微偏起头,“哎呀,鹰通大人说得好像是这里的主人呢。”

鹰通尴尬的咳了声,“没那回事。那么,我先走了。”

我看着他红了脸落荒而逃,不由又笑出声来。

友雅从后面轻轻搂住我,“哦呀,看起来,欧阳小姐在我睡着的时候,捉弄了这个有名的正派人呢。”

我点点头,承认了。“是啊。”

“你跟他开了什么玩笑呢?”

我竖起一根手指来。“秘~密~哦。”

他居然张了嘴,在我手指上轻轻咬了口。

我连忙抽回来,“你已饿到这种程度了吗?”

友雅轻轻的笑,凑近我耳边道:“是呢,几乎就想把你生吞活剥了。”

“哎呀,”我将他推开一点,道,“那人口口声声要嫁给你,居然连东西都没让你吃吗?”

他微微偏起头看着我,过了一两秒才轻轻笑道:“欧阳小姐这是在吃醋吗?”

“不太敢呢。”我也笑,“来,把两只手都伸出来让我看,是不是又偷偷拿了把刀。”

友雅笑容一敛,难得的正经起来,“欧阳小姐是在指责我么?”

我摇摇头,“怎么说呢,大概是每个人处理事情的方法不一样而已。”

老实说,他的确做得很漂亮,那个怨灵甚至是心怀感激的升了天。但如果换成我,只怕绝对不会那样做。我宁愿明刀明枪的大打一场。

果然又温柔又冷酷的男人最危险了。

我轻轻叹了口气,“友雅大人真是个可怕的男人。”

他反而笑起来。“哦呀,我还是第一被人这样评价呢。”

“感觉如何?”我问。

“很新奇。”他说,伸手过来,轻轻托起我的下巴,声音轻柔,“既然欧阳小姐觉得我是这么可怕的人,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

我很无辜的眨眨眼,“因为友雅大人你说要请我吃饭的啊。”

他怔了一下,然后大笑出声,“是,不但说过要请你吃饭,还说过要请你喝酒赏花。欧阳小姐赏脸么?”

我微笑,“不胜荣幸。”

窄廊上燃起了灯火,微黄的光弥散在初春的夜里,映着月下的樱花,有着种奇特的和谐感。

我和友雅坐在廊下,他这时端了杯酒,微微侧过身子,望向那边的樱树,轻轻吟道:“山樱倩影萦魂梦,无限深情属此花。”

又是和歌吗?我几乎想翻白眼,风雅是他的命么?刚刚吃饭时也是,明明已饿得要死了,还是保持着最完美的仪态优雅而缓慢的进食。

他回过头来看我,轻轻道:“之前在那樱树下,欧阳小姐说有更适合的句子,不知是什么呢?”

我楞了一下,才想起来他指的是什么,“啊,那个啊,‘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他轻声重复了一遍,显出很惊异的样子来,“这也是和歌吗?”

“啊,不是。是我家乡那边流传的诗句。”我往自己的酒盏里倒上酒,一面想,得,这次来得好,穿越女主们常干的事我都干了,预知、唱歌、念诗……一件也没落下。

友雅看着我,轻轻问:“那么,欧阳小姐有过那种时候么?”

我喝了口酒,抬起眼来,“嗯?什么时候?”

友雅淡淡微笑,凑近我,伸手轻轻拭了我唇上的酒渍,温热的呼吸拂上我的脸。“自然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时候。”

我静下来,其实诗词对我来说,一直是太过深奥的东西,所以我并没有多大兴趣。看了也就看了,背了也就背了,从来没有仔细去深入研究过什么。这时被他这样问,细细在心里又念了一遍,才真正被震撼了。这短短两句话,到底包括了怎么样汹涌强烈的感情啊!像那样刻骨铭心的相思,我大概是从来没有过的吧。或者我的确是像友雅之前说的那样,轻易的就会被人吸引,轻易的就会喜欢人,但却从没有真正体会过这样的想念。

或者,我的确也是一个不会爱人的人。

“要考虑这么久,看起来也是没有呢。”友雅又轻轻笑了,喝着酒,缓缓道,“就算欧阳小姐不认同我那时的作法,我至少没说谎。我是真的很羡慕她,能够为爱情做到那种程度。但那样可爱的人,却因为这个羁留在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地方,不是太可怜了吗?”

我轻轻叹了口气,“友雅大人你真是体贴呢。”

他笑,轻轻搂过我,“刚刚是谁在说我是个可怕的人?”

我也笑,顺势就靠在他胸膛上,“啊,正是因为又体贴,又冷酷,所以才让我觉得好可怕啊。万一真的喜欢上了,可就麻烦了呢。”

他搂紧我,下巴搁在我肩窝里,声音带着种磁性的诱惑,“怎么会麻烦呢?我可是开心都来不及啊。那样的话,就真的留在我身边吧。”

我微微侧过身子,看向他的眼,“呀,这次是真心的么?”

他“呵呵”的笑起来,过了一会,才轻轻道:“很久以前,有位女性,在分手的时候,对我说,‘对谁都不付出真心,您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呢?’老实说,这问题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或者,‘追求’这种东西,我心里原本就没有吧。我到底想要什么呢?我有时候自己也会这样问。名声?财富?权力?美人?对我来说,似乎都不是很重要,可有可无。既使是皇上交待的使命,也只是在抱着‘啊,既然被任命了,终归还是要做吧’这样的心态在完成。责任心,荣誉感,忠诚度,统统都在一般程度以下呢。呐,其实说起来,我是个相当差劲的人吧?”

“嗯。很差劲。”我点下头。“但是鹰通大人说你相当恪尽职守呢。”

“哦呀,他是这么评价我的吗?我还以为在他眼里,我根本是个一无是处的人呢。”他笑着,又倒了一杯酒,“鹰通和我不一样吧。那是个很认真的男人呢,如果决定了要做一件事情,就会把所有的精力和热情投在上面。我每次看到他那个样子,就会忍不住想捉弄一下来看看。”

原来大家都喜欢欺负老实人啊。不过,他这样说的话,我就愈加的觉得这两人很暧昧了。我忍不住又抬起眼看着他。如果我开口问的话,会不会太八卦了一点?他不知会有什么表情?

这样想着,我轻轻的,试探性的问:“那么,你喜欢鹰通大人么?”

友雅很明显的楞了一下,然后就大笑起来,“你难道以为我对女性无法用心,是因为我喜欢鹰通么?”

“呃……”他这样我反而不好意思起来,低了头道,“啊,那个,我只是——”

他扳过我的身子,低头亲下来。唇舌微凉,带着点酒味,轻轻舔过我的唇瓣,温柔的啮咬,吸吮缠绕。我忍不住放松了身子,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他在彼此的喘息声里,轻轻道:“为什么欧阳小姐会认为我喜欢的是男人?”

“啊,那个……其实……”我别开眼不看他,心想就算对女人有欲望也不能证明对男人就没兴趣啊,但是却不敢再说了。

友雅轻轻的笑,轻轻道:“之前提到那位女性,也曾经对我说,‘爱情那样美好,它是多么的不顾体面、麻烦而又炽热……你却无法认真,或者只是因为你不了解它……’我想,确实是如此。而且现在也一样。或者有一天,能有人让我了解到这种滋味。那人是谁?年长或是年少?是男的或是女的?也就只好等我遇到时才能下定论了……”

我笑,“友雅大人似乎很在意那位女性呢。”

“因为很少会有人对我说那些啊。”他笑,看向庭院里的樱花,好像在回忆的样子,“她虽然年长,但长相却很稚嫩,有着修长的身材。手指纤细,拨弄琴弦的时候很美。因为号称是琵琶名家,所以在某次宴会上认识,之后开始和她来往。不过,因为她丈夫去别的地方上任,她跟着去了。所以就分手了……”

原来还是有夫之妇。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友雅大人你的狩猎范围果然很广。

“耶?友雅大人你会弹琵琶吗?”

他点头,“会啊。”

于是我双手合什,望着他眨眼,“好想听。”

他轻轻笑了笑,去取来自己的琵琶,就坐在那里弹了起来。

琴声如风,自友雅手下飘出,弥漫在天地间。那悠然的韵律每一下都象是在拨动人的心弦。和着此时的月色樱花,汇成了奇妙而具有媚惑力的声浪,将一切都淹没了。

我坐在那里,不自觉的停止了所有的动作,痴了一般。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回家真好

119.回家真好

“欧阳桀!”

唔,谁叫我?

“欧阳桀,起床了。”

唔,天亮了吗?

“喂,再磨蹭就没饭吃了啊。”

好像,是阿骜的声音?

“……我说,你不赖床会死啊?不管你了。我先走了。”

勉强睁了睁眼,却看见阿骜的身影开始变得越来远,越来越小,慢慢就消失了。

“阿骜。”

我惊叫了声,坐起来。

被子从身上滑落。

前方空无一人。

做梦吗?我揉了揉痛得快要裂开的头,打量四周。是布置得很雅致的和室,阳光从窗口漫进来,稍远一点,还能看见一树樱花。

我有一点发怔,一时间意识并不太清楚,甚至想不起来这是哪里。

有人从后面抱住我,贴在我耳边道:“梦见谁了?”

虽然意识并不清楚,但我的运动神经在那一瞬间有了反射动作,先是一个肘拳,然后抓着那人的手就是一摔,随即右膝抵上他的胸口,左手继续抓着他的手臂,右手扼上他的咽喉。

一系列动作做完之后,才发现被我摔在地上的居然是只穿了件睡衣的友雅。

我楞楞的眨了眨眼,连松手也忘记了。

友雅看着我,先是皱了一下眉,然后就笑起来。“哦呀,欧阳小姐你还真是身手不凡啊。摔得真漂亮。”

我连忙松了手,“啊,抱歉,我……”

“酒还没醒吗?”他问,笑眯眯的。

“耶?”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