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无字拼图-风魂 >无字拼图-风魂_第15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15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0:1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画里,冲田少爷这也是个万人迷的主啊。

这样想着心里就好受了一点。我从地上捡起一把竹剑来,举剑齐眉,施了一礼,“在下欧阳桀。请!”

虽然说实力上不在同一个档次,但就战略上来说,冲田是比较吃亏的,因为我知道他的流派和绝招,他对我则一无所知。

但他虽然答应了斋藤,却没有一点要放水的迹象。以平青眼起式,剑尖略为下垂,向右倾,微微往下一按,便以电光石火之速朝我冲来,挥剑、斩下。

真快。我一眨眼,他剑尖已近到眼前,我挥剑格下,他瞬息间收回、再度刺出,一气呵成,神速无比。这就是冲田总司的突刺么?

避闪不及,我索性就地一滚,手握着竹剑也不用剑招,只用一套杖法,专攻他下盘。

像是从没有见人用过这样的方法,他一刺落空,先是怔了一下,小腿已挨了我一下,他很快反应过来,再次挥剑向我斩下。而我已跃起,掌中剑搭上他的剑身,一引一带,将他的剑往前拉去,左手捏成鹤喙状,疾啄他的手背。

他手上挨了一下,竹剑险些脱了手。

近藤勇已在一边鼓掌,“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流派的,能一连打到总司两下还真是从没有过呢。斋藤你完全不用担心她呀。”

我叹了口气,放下剑来,举起手,表示投降。

冲田看着我,皱眉,“你——”

“我自己有多大本事,我自己知道。”我笑,“我只是取巧,一会你看透我的身法,我就得挨打了,我可是很怕痛呐。”

冲田也放下剑来,“是这样么?”

“嗯,因为你不会想到我在会剑还没刺到的时候自己先倒在地上打滚,也没想到我会用单手握剑空出一只手来打人,多几次自然就骗不到你了,到时以你的速度和力量,我便只有挨打的份呀。”

这是大实话,但这个清清秀秀的少年微微偏起头来,很认真的看了我一会,然后轻轻叹了口气,“也许会是那样,可现在看起来,的确是我输了呢,如果你手上是真的剑的话,我已经变成残废了。”

呀呀?我睁大眼,没听错的话,这个天才剑士在向我认输么?我打败了冲田总司?一时间有种飘飘散然的感觉涌上来,我搔着自己的头,傻笑。

而那边的近藤勇也在上下的打量我,末了微笑道:“你不是说没有地方可去么,不如——”

“局长。”斋藤打断他,“她马上就要回家乡去了。”

“吓?”我怔住,看向他,我几时这样说过?

“哦?”近藤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那可真是可惜呢。”

斋藤并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拿过我手中的竹剑,向旁边的人手里一扔,拖着我就往自己的房间走,“时间不早了,你收拾一下,我送你。”

我一边被他拖着走,一边看向那边微笑着向我挥手的近藤勇和站在那里若有所思的冲田总司,不要啊,我才过来而已,现在正有大好机会接近壬生狼们,为什么一定要赶我走?我拖住他的手,“近藤局长的意思,是想让我留在新撰组吧?”

他的脚步一顿,“你想留下?”

我一时收脚不住,就撞在他背上,揉着自己的鼻子,皱起眉。“嗯。”

诚字旗下,可都是些有性格的帅哥啊,难得局长大人亲自邀请了,我怎么会不想留下来多看看?

“你想杀人吗?”他的声音突然间冷洌起来,一双眼微微眯起来,有寒芒闪动。

我下意识的退开一步,咬了自己的唇,看向他。

他静了一下,眉眼柔和下来,伸过手,轻轻揉我的头,“你是个好女孩,京都这种地方,真的不适合你。家乡一定有人在等着你吧,你还是早点回去,好好的生活吧。”

我怔了一下,突然想起阿骜说会每天打电话回来。我过来多久了?那边现在是什么时间?这样一想,还真是非得回去一趟不可。

斋藤捕捉着我表情的变化,轻轻的笑了笑,“走吧。”

我叹了口气,跟着斋藤走回去,收拾了自己的包,衣服还没干,于是我仍然穿了斋藤的衣服,在他的陪伴下走出去。

“就到这里吧?”出了大门,我转过身去对斋藤说。我可不想让他看到我从一口井里跳下去。

他点下头,“你自己小心。”

“嗯。”我抱他一下,“斋藤你真是个好人。”

他的背僵了一下,略微皱了眉,但很快便松开,手伸过来,轻轻抚上我的脸,“你刚刚说,你叫什么?”

咦,这时候才想起要问我的名字?我眨眨眼,“欧阳桀。”

“是哪几个字?”

于是我拉过他的手,在他手心里一笔一划的写下自己的名字。他看了一会,攥紧了手,笑了一下,“我会记下的。”

“嗯?”我仰起脸,有些不解。

“毕竟是第一个说我是好人的人呐。”他笑,有几分自嘲的样子,“好了,上路吧。”

于是我向他挥挥手,按自己记忆中的方向,向城外的那口井走去。

正文 第十七章 全是悲伤……

17.全是悲伤……

雨后的街道有一种很干净的感觉,一块块青石板都被雨水洗刷得有如玉石,完全看不到一丝泥泞,连同昨夜的那些血迹都早已了无痕迹。

一条人命就这样被冲刷得干干净净,连个名字都没有留下来。

我叹了口气,斋藤说得没错,这个动乱的京都实在太危险了,大概和时不时有妖怪出没的犬夜叉的世界也差不了多少,唯一的区别就是这里是人杀人,那边是妖杀人而已。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停下脚步。

我本来是想去找杀生丸大人的,结果食骨井一抽筋,就把我弄到这里来了,如果我就这样回去的话,谁知道它下次还抽不抽筋,谁知道它下次抽筋会把我丢去哪里?那我岂不是再没机会见识那个幕末的红发刽子手?

十五岁的冷峻的剑心啊。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我感到自己的血开始沸腾,于是便找人问了小荻屋的位置,向那边走去。

在门口停了一下,想起自己身上没钱,斋藤也真是的,我都夸他是好人了,居然都不给我一点回家的路费。我叹了口气,围着小荻屋转了一圈,发现后墙并不高,完全可以爬上去。然后我就将那个想法付诸了行动,三两下便翻过了墙,跳到院子里。

里面的人像是在吃饭的样子,隐隐可以看到雪代巴的影子,正想走近一点时,便看到剑心板着一张脸从饭厅走出来,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悄悄的跟上去,一面想着这是哪一幕,被人取笑,说巴是他的女人的时候么?

剑心坐在窗边,抱着他的剑,风吹起他红色的发丝,露出脸上一条狭长的伤疤来。他的目光沉静,淡淡的看向脚边的一个陀螺。

是在缅怀么?那段还被叫做心太的时光?我叹了口气。

他就被我叹气的声音惊动,刷的看过来,目光凌厉,握剑的手也紧了一紧,“谁在那里?”

我怔了一下,下意识的往后一缩,他人已窜了过来,刀出了鞘,寒光一闪向我的脖子砍来,来不及避闪,于是我索性就不避了,迎着他冷峻的眼,低低的叫了声,“心太。”

刀锋在离我的脖子不到一厘米的地方险险停住。

面前红发的少年一双眼骤然收缩,“你——”

要不要冒充一下以前认识他的人?我这样想着,无视面前的刀,伸手轻轻抚上他的脸,颊上长长一道伤疤,或者是常常会裂开的原因,在手心里有一种粗糙的触感,我又叹了口气,十八岁的我,在斋藤看来也只是个孩子,可面前的这一个,只有十五岁呐。

他握刀的手微微有些颤,“你是谁?”

本来就几乎架在我脖子上的刀被他一抖,锋利的刀刃就割破了我的皮肤,冰凉的疼痛,然后血就渗了出来。我不由得抽了口气。

剑心怔了一下,然后将剑收起来,拖着我就往外走,一直走到井畔,打了盆水,拿毛巾浸湿了递给我。

我接过来,按住受伤的脖子,伤口很浅,但是真痛。我痛得咧着嘴,“这个见面礼真不错。”

他站在旁边看着我,问,“你到底是谁?”

语气很冷淡,眼神却很复杂。

我微微偏起头,一方面因为痛,一方面则不知应该怎么回答这问题,准确的说,是不知应该怎么回答这问题的后续问题,

这时候有人来打水,看到我们,怔了一下,微微躬身行了一礼,又退了回去。白色的人影,就停了那么一小会,留下了一段淡淡的白梅香。

剑心怔了一下,看过去,我跟着看过去。“是很好的女人呢。”

剑心斜了我一眼,目光冷冽,我退了一步,他追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没办法转移话题,于是我叹了口气,回答。“欧阳桀,我只是个路过的人。”

他皱了眉,“你怎么知道心太?”

“啊,那个,听人说的呗。”

我自己还没想好要说是谁告诉我的,他已先一步急切的走近一步,“是老师吗?你认识比古老师吗?”

“呃,比古清十郎么?大概,算是认识吧。”

听到肯定的答案,他反而怔了一下,呐呐的问,“是吗,老师他,还好吧。”

“好得很呐。”即使到十年后也好得像第一次出场一样呐。

剑心的嘴角上扬,终于露了一点稍带暖意的笑容,末了微微垂下头去,轻轻叹了口气,“他还生我的气么?”

虽然是争执过很多次,但比古应该没有真正生过他的气吧,就连那句“笨徒弟”都是以无限宠溺的口气说的呐。我笑,伸手轻轻揉揉他的头,剑心比我矮,这动作做得非常容易,要比摸我家阿骜容易得多。“怎么会?你是他的骄傲呐。”

剑心脸上稍有红意,抿着嘴不说话,笑意却涌到了眼睛里。这个时候的剑心,看起来才像一个真正的十五岁的少年,没有杀气,没有冷酷,只有被长辈夸奖时带着点骄傲的羞涩。

我松了口气,将敷在颈上的毛巾拿下来,血已止住了,雪白的毛巾上有一条深红的颜色,顺着布的纹理四下渗开。

剑心看了一眼,轻轻的说了句“抱歉”。

“没什么。”我摆摆手,过着像他那种生活的人,我没被杀已经很幸运了。

他不再说话,于是气氛一下子变得安静得有些尴尬。

我的确是很想见见这位幕末的刽子手,可真正面对面的站到这里,却被一种至深的悲哀揪住了心,调侃的,戏谑的,甚至连正正经经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叹了口气,把毛巾扔回盆里,“我回去了。你自己保重。”

“嗯。”他点点头,等我走出几步,才听到他轻轻的加了句,“代我向老师问好。”

我扬了扬手算是作答。我都不知道比古清十郎在哪里,问个鬼。

走廊里与有着白梅香的女子擦身而过,于是停了一下脚步,转过头,看着白衣的女子走过去,短短的对话,红发的少年从井里打出水来,白衣的女子道谢。

很赏心悦目的画面。

但是在不久之后,就会变成永恒的悲伤。

再次叹了口气,我加快脚步走出去。

回到家里那边的时候,已是暮色四合。

我从井口爬出来,便听到一个声音道:“看来你说的倒是真的呢。”

我回过头,看着柯南那伪正太正坐在旁边的水泥管上,撑着头看着我。

我坐在井沿上冲他微笑,“我几时骗过你?”

他从水泥管上跳下来,走进我,上上下下的打量,“你去了哪里?怎么这身打扮?”

“幕末。”我笑,“去跟冲田总司打架了。这身如何?帅吧?”

柯南哼了一声,皱紧了眉,“可是,这也太奇怪了。”

“啊。”我点头,“我也觉得,可是连你的身体这样的事情都有啊,这世上还有什么怪异的现象不能出现?”

他怔了一下,过了半晌,重重的一口气叹出来,“如果这世上真的有这么多这样不能解释的怪现象,我们这些做侦探的,还有什么立场?”

“大概,比如我往这里一跳,以侦探和警方来说,就肯定找不到我了。”我笑,本来或者还能确定是去了五百年前的战国,可是这口井明显已经开始抽筋,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去了哪个时间段的哪个地方,侦探怎么能找得到。

他翻了个白眼,很长时间不说话。

脖子上的伤口隐隐作痛,我从井沿上跳下来,准备回家去洗个澡,好好的上点药,才刚刚要扬起手来和柯南说拜拜,那边一条人影一面大叫着“柯南”,一面向这边走来。

柯南探头看了一眼,突然就缩到我身后去,我回头看到毛利兰正飞快的向这边跑,不由笑了一下,“喂,不就是小兰嘛,你躲什么?”

“我一天没去上课又没回家,她会发飚的呀。”

“哦。”我开始同情他,毛利兰发起飚来真是蛮恐怖的。

说话间小兰已跑到我身边,“啊,欧阳你也在这里啊?”

“嗯。”我扬起手来,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

小兰喘了口气,“你今天没来学校,上杉说你病了,要不要紧啊?”

“啊,只是感冒,外带受了一点小伤。”到这里为止都是实话,然后我就把身后的柯南揪出来,反正她肯定是看到了才跑过来的,躲也躲不住了。

小鬼瞪起眼来看着我,小兰瞪起眼来看着他,拉长声音叫,“柯南——”

小鬼头上冒出一大滴汗,退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