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无字拼图-风魂 >无字拼图-风魂_第19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19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0:3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这一呆,就错失了溜走的最好时机,我回过神来时,小兰的手指已指向我,“新一,你怎么会在欧阳家里?”

于是新一的脸色又开始变,“啊,那个,柯南说欧阳这里发生了一些蛮奇怪的事情,所以我来看看。”

我连忙点头,“嗯,嗯。”



    “哦?”小兰挑起眉来,板着脸,“那裤子太长是什么回事?”



    “啊,那个,我刚刚追犯人衣服撕坏了,所以找欧阳借了件。”

我继续点头,“嗯,嗯。”

小兰用怀疑的目光在我们之间游移,“是这样吗?”



    “是啊是啊。”新一牵起小兰的手,“很久不见了,先不提那些,我有话和你说。”

小兰微微红了脸,“新一……”



    “我们走吧。”新一拉着她走向门口,向我挥手,“谢谢你,欧阳。”

小兰看向他,红着脸,牵着他的手,跟着他走过去,再没有多问。

    

单纯的女孩子真好哄呐。我笑,也扬起手来,“不客气,我要收报酬的。”

他翻了个白眼,眼角明显的抽动了两下,“喂喂,欧阳……”



    “抓紧时间啊。”我拉开门,让他们出去,“衣服是我弟弟的,以后要记得还我。”



    “知道了。”他点头,和小兰手拉手的走出去。

我站在门口,轻轻的叹了口气。

    希望这次酒的效果能持续到让他将想说的话说完吧。

一声口哨从隔壁传来,我侧过头去,看见达也伏在围墙上,探出头来看向这边,“刚刚那个,好像是那个有名的高中生侦探吧?”

我点头,“没错。”



    “之前送你回来的那个,好像是那个有名的道明寺财团的公子吧?”

我略微皱了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既然是要和这么有名的人约会的话,我被放鸽子似乎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呐。”他不知从哪里摸出个本子递过来,“下次再跟他们见面的时候,麻烦你帮我要个签名。”



    “没问题。”我笑笑,将那本子接过来。

    “但是你要明白,你被放鸽子并不是因为他们,而是因为你的两分钟比别人来得长的原因。”

他怔了一下,“欧阳,那时……”



    “或者说两个人的两分钟会比一个人的两分钟久?”

他垂下眼去,喃喃的又叫了一声,“欧阳……”

我哼了一声,转身走回去,重重的摔上门。

    

睡得正香的时候,迷迷糊糊像是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我迷迷糊糊的皱了皱眉,迷迷糊糊的睁了睁眼,桌上夜光的闹钟显示现在的时间是凌晨四点多,我心想大概是我那个工作狂老妈吧,居然这种时候才回来。

    于是翻了个身,继续睡。

但是却并不能立刻入睡,过了一会,依稀听到有脚步声走到我门口,停下来,大概过了几分钟的样子,门被轻轻的推开。

    

有人走到我床前来,站定了,呼吸急促。

我皱了眉,刚想翻身起来,一只手伸过来,覆在我额上。

    

手掌宽大,手指修长,手心温热。

这不是老妈。

我微微睁开眼,从睫毛的缝隙里看向站在我床前的人。

    

高挑,瘦削,面目英俊,可不就是我那个双胞胎的弟弟阿骜?

    

他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早上才到吗?

而且,那个表情……

他将手从我额上收回去,再没有其它的动作,只站在我床前,看着我。

    一双眼凄凄然,恻恻然,无限哀伤。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忍不住睁开眼来,伸手覆上他垂在床边的手,轻轻的唤了声,“阿骜?”

他触电般惊跳起来,后退了一步就要往外走。

    



    “阿骜。”我坐起来,重重的叫了声。他的脚步生生顿下来,扭头来看着我,眼中的哀伤已经一丝一毫也不剩,语气比我还凶,“干嘛?”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我挑起眉来,“你三更半夜的跑来我房里干什么?难道想夜袭?”

他刷的红了脸,声音都大起来,“谁会来夜袭你啊,本来已经够笨了,现在居然还患了妄想症。我刚洗澡的时候发现有套衣服不见了,所以来看看是不是你拿了?”



    “哟,什么衣服啊?金子做的么?珍贵得像皇帝的新装一般?要你巴巴的在凌晨四点跑来我房里找?”我哼了一声,斜眼看向他,“要说谎就要编得像一点。你还差得远呐,亲爱的弟弟。”

他怔在那里,半响才轻轻吐了一个字,“我……”

然后又没了下文。

    

我叹了口气,“我知道,只是想看看我感冒好没,还有没有发烧是不是?”

他别过头去,哼了一声,也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这个别扭的弟弟啊。我轻轻的笑,拍拍床沿,“坐。”

他将瞳仁移到眼角来瞟了我一眼,在床脚离我最远的地方坐下来,好像我会吃人似的。

    我皱了眉,我都还没怀疑这个半夜里无声无息跑出来的弟弟是不是什么外星人或者妖怪假扮的呢,他居然先摆出一副防备的样子来看着我,弄得我本来想说什么也忘记了,两个人就那样大眼瞪小眼的静静的坐在那里。

    

后来我实在受不了这种像是连我身上搭着的毛毯上柔软的茸毛都一根根变成刺的尴尬气氛,干咳了两声,“那个,阿骜,你几时回来的?”



    “有半小时了。”



    “这次拿奖了没?”



    “拿了,第一名。”



    “真厉害,坐车累不累?”



    “累。”

没话找话说的问答到了这里,已经是没营养到极点了,我忍不住叹了口气,肩膀垂下来,“那你还不去睡觉?”

他看着我,很委屈的样子,“是你叫住我的。”



    “呃——”我怔住。然后就想起来我为什么要叫住他了,忍不住又叹了口气,“那是因为,刚刚你看来很伤心,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的身体很明显的僵了一下,抬起眼来看着我,居然笑了笑,“没什么。”

我突然感到悲哀,这小子什么时候,已经有了连对我也不能说的秘密了么?

    我探起身子,抓住他的手,“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要怎么帮你?”

他这次没有弹开,看了我半天,也叹了口气,“你帮不到我,你不要再给我惹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



    “说话要厚道。”我翻了个白眼给他看,“我是喜欢惹事生非没错,可是哪一次连累你了?哪一次不是我自己漂漂亮亮的解决了?有时候连你的麻烦都是我一并解决的好不好?”

他低下头去,又叹了口气,“是呐,你把本来应该分给大脑的营养全转移到拳头上去了,哪有你打不赢的架?”

白痴也听得出来,这句绝不是褒奖。

    

但我忍不住笑起来,不管怎么样,就算被骂也好,阿骜他不像之前那样客客气气像隔着千山万水一般的和我说话真是太好了。

    

看到我笑,他愣了一下,然后也笑出声来。



    “好啦好啦。”我松开他的手,向外挥了挥,“快点回去睡觉,坐这么久的车,一定累死了。”



    “嗯。”他应了声,并不忙着走的样子,“我忘记说一句一开始就应该说的话了。”



    “什么?”

他张开双臂轻轻的抱了我一下,“我回来了,姐姐。”

我怔了一下,然后微笑,“欢迎回家。”

正文第二十二章要负责吗?

    

22.要负责吗?

第二天才到学校,就得知星期五要小考。

    本来到了高三,大小考试总是免不了的,我本来也没怎么上心,反正我的成绩一直也就那样,挤不进前十,也不至于会拖班级后腿,所以对待考试的心态反而平和。

    但是上完数学课之后,我就开始紧张,只不过两天没来学校而已,课堂上的习题我居然十题有七八题做不出来,怎么会落下来这么多?

    

我叹了口气,伸手戳戳前面南野的背,他转过头来,“什么事?”

我伸出手,“笔记借我看一下?”

他扫了一眼我还摊在桌上的练习本,笑,“都可以逃课去打架了,还管考试做什么?”

我翻了个白眼,“我只是感冒啊。”



    “感冒能弄出刀伤来,还真是奇怪呢。”南野笑了笑,还是将笔记递给我。

    

我一手接下来,一手按向自己的脖子,纱布已拆了,伤也早已好得差不多,拢了口结了痂,狭长的一条,我皱了皱眉,“那么明显?”



    “嗯,看就知道呀。”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来,又笑了一下转过头去。

这妖狐的视力真好。

    我怔了一下,然后就埋头翻看他的笔记。

下午的体育课老师安排的是游泳,我以感冒还没好利索为由跟老师请了假,跑回教室里去。

    

虽然我是很喜欢游泳,这种天气也蛮适合游泳的,但以我这种会碰到冷水就会变成男性的体质,估计一下游泳池就会被当成变态群殴至死吧。

    还是乖乖在教室里恶补比较好。

结果就证明了我的智商和南野秀一明显不在同一个水平面上,即使拿着他的笔记,对照着课本,我也没能多做出来几道题。

    

就在我揪着自己的头发,长叹一声伏倒在桌上的时候,一声轻笑自我前方传来,我抬起眼,看到眉眼带笑的御村,懒懒的打了个招呼,“哟,帅哥,没去游泳么?这么好的身材不去秀真是浪费啊。”

他在南野的位子上坐下,面向我,从我桌上拿起那本笔记来,扫了一眼,“就知道你在家肯定贪玩没念书,功课一定落下来,特意来帮你恶补的呀,色女。”

我在那一个瞬间本能的COS了山田太郎,抓住御村的手,眼睛变成星星状,“真的吗?真的吗?御村你真是个好人。”

他笑,“要报答我么?”

我眨眨眼,四下里看看,“啊,好大的风呀。”

御村笑出声来,手里的笔记本拍在我头上,“你先做题吧,有哪里不懂?”

我连忙将自己的的练习本转了一个方向,“呐,这里。”



    “这个啊,只要加一条辅助线,呐,就在这个地方,从点A开始作直线到点C……”御村讲得很详细,我听着,似懂非懂,偏起头去看那道几何题。

    

他讲完了,抬头看我一眼,皱了眉,“脖子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我只听说你感冒了。”



    “一点小意外。”

我没抬眼,低着头按他说的去画辅助线。



    “是不是哪位帅哥在被你非礼的时候奋力反抗弄伤的?”他问,声音里带着点笑。

    



    “呀,你还真是了解我呐。”我翻了个白眼,“差不多就是那样吧。”

虽然当时的情况和情欲无关,但的确是我伸手去摸剑心的脸,他手一抖就划伤我了,勉强就算是在意图非礼的时候被反抗了吧。

    



    “疼么?”他伸过手来,手指轻轻碰触我颈上的伤,动作温柔,声音低沉,“他还真狠得下心。”



    “是呐,早知道的话,非礼御村少爷你就好啦。”我画好了辅助线,按照他刚刚说的思路再看一遍,果然豁然开朗,于是一面做着题,一面淡淡的答。

    

他不再说话,手指轻轻的在我颈上摩挲,缓缓游移,勾划出我锁骨的形状来,一阵酥痒的感觉从他手指接触到的地方漫延开来,我打开他的手,板起脸来瞪着他,“你真的是来给我补习的?”

御村笑起来,轻轻道:“我是送来让你非礼的。”

我怔了一下,斜眼瞟着他,“可是看起来被非礼的那个人好像是我的样子。”

他笑得更厉害,几乎要趴到桌上,末了抬起一双乌黑的眼来看着我,“好像是,要我负责么?”

我瞪着他,他回视我,分明很期待的样子。

    



    “算啦。”我哼了一声,扭头看向窗外。

外面有一群人跑过,开始是稀稀散散的,但跑着跑着就聚到一起去了,而且陆续还有人从不同的地方冒出来,汇到这人流中去。

    

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这个热闹可不能错过,我探出身子去,叫住一个正跑过的人问,“喂,发生什么事了?”



    “F4内讧,道明寺和西门打起来了。”



    “啊?”我愣了一下,还要细问时,那人已经跑远了。于是我立刻将桌上的东西一收,站起来就跑出去。

    



    “欧阳。”御村叫了我一声,微微皱起眉来,看向被我扫到一边的笔记和习题。

    

比起眼前的热闹来,什么都可以缓一下,我回头来看了他一眼,飞了个吻,“以后有机会再非礼你好了,我赶着看打架,回见,帅哥。”

跟着大家跑到二教楼后面的草地时,果然看到道明寺和西门在打架。

    准确的说,是道明寺在打西门,我赶到的时候,西门已被他一脚踢倒在地,一边美作和类死命的拖住他,但这只小暴龙发起火来,哪有人能拖得住?

    眼见着他一面想挣开美作的手,一面踏起脚向倒在地上呻吟的西门踩去。

    

虽然他们打架貌似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但是这样对着一个已经没有还手能力的人下重手我还是看不惯。

    

于是我大叫了声

    “住手”,人便扑了过去,一手将道明寺的腿挡下来,一手将西门往旁边一拖。

    

道明寺看清是我,将腿收回去,大吼,“你来干什么?小心本少爷连你一块打。”



    “我早说过,你想打架我奉陪就是了。”我站直身子,将一双手捏得格格作响,“请。”

他斜眼看着我,重重的哼了声,甩下句

    “不知好歹的女人”甩开美作的手便走开了。

美作松了口气,扶起西门,“喂,总二郎,你还好吧,要不要叫救护车?”

西门咬着牙坐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