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无字拼图-风魂 >无字拼图-风魂_第20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20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0:4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起来,喘息着向我道谢,“谢谢你,欧阳。”

“不客气。你们怎么打起来的?”

美作皱着眉,“谁知道阿司发什么神经啊,本来都好好的在聊天,他突然就向西门挥了一拳。”

“哦?”那个大少爷还真是阴晴不定呐。我扬扬手,“你们先扶他去医务室吧。那个校医我有点怕怕的,我就不去了。”

美作点点头,扶起西门走向医务室,一干围观的人也就叽叽喳喳的议论着散了,很快草地上就只剩下我和花泽类两个人。

那个浅色头发的美少年带着那个浅得像是透明一般的微笑,上上下下的打量我,我被看得有些不耐烦,挑起眉来,“你不去看西门么?”

“有美作啊。”

“那么,”我指指道明寺离开的方向,“那边不用去看看么?”

“比起他们,我对你更有兴趣啊。”他居然在草地上坐下来,微微抬起头来看着我,嘴角还是挂着那种浅得几乎没有的笑容。

我索性在他身边坐下来,“为什么?”

他侧过脸,答非所问,“你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打起来?”

我哼了一声,“难不成是为了我?”

“答对了。”他看向我,“所以我才很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女人,会令阿司对十几年的朋友拳脚相向……”

“等一下。”我打断他,睁大了眼,“你刚刚说什么?道明寺为了我才打西门的?怎么可能?”

“你想知道他们之前在聊什么才让阿司发那么大的火吗?”

“什么?”

“西门跟美作约了晚上一起去酒吧钓MM。”

“那不是很正常吗?”我哼了一声,“那两个花花公子聚在一起还能说什么?”

“嗯,我也觉得很正常,可是阿司插了一句,他问‘欧阳桀呢?你不是要和她交往吗?’西门回了一句,‘那和钓其它MM也没什么关系吧?’然后就被打了,我们两个人都拖不住。”他顿了顿,看向我,微笑,“你说阿司是不是为你打人的?”

我怔住,我可是一点都没想过要惹上那个家伙呐。“不会吧,那杉菜呢?”

“什么?杉菜是谁?”类皱了眉,很明显听都没听过这个名字。

“你不认识?”我又怔住。

“我为什么要认识?”

不认识牧野杉菜么?我皱着眉,是不是要找机会拿学生花名册来查查看?难道她不在这学校?总这至于有F4没杉菜吧?

那岂不是太不正常?

“那两个人,你打算怎么办?”类很快将那问题丢到一边去,看着我继续问。

“什么怎么办?”我抬起眼来,茫然了几秒钟,然后意识到他说的是道明寺和西门,“啊,那关我什么事。”

“怎么能不关你事,你惹出来的争端,你要负责啊。”他说得很认真,于是我又茫然了一下,我要为这种事负责?早知道这样的话,还不如呆在教室里,让他们打死算了。至少御村不会吵着要我负责吧?

“你喜欢西门吗?”

我扫了发问的美少年一眼,他似乎不太像是我印象中那种冷冷淡淡万事漠不关心的那个花泽类,“谈不上。”

“那么你喜欢阿司?”

“你今天还真是幽默。”我笑,站起来,“这是你去法国回来总结的心得么?”

他的脸色变了变,而我拍拍身上沾的草屑,离开。

就算真的要负责,也该我自己来决定。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娶她,或者被她杀掉

23.娶她,或者被她杀掉

放学回家,发现老妈和阿骜都在客厅等着我,还有个不认识的眼镜大叔,一脸拘谨的看向我,一面搓着手,很紧张的样子,“这位就是小桀吧?”

我怔了一下,这个阵势是什么意思?

老妈站起来介绍,“是啊,这位是我的同事,叫李叔叔。”

“李叔叔好。”我懒懒的叫了声,拖着自己的书包就要上楼。

老妈在后面叫了声,“把书包放好就下来,今天我们出去吃。”

“咦?”我回过头来,“为啥?”

“为了庆祝阿骜这次拿到金奖,李叔叔请我们出去吃饭。”

我斜了那边扮乖小孩的阿骜一眼,他挑起眉来,狠狠瞪我一眼。我一面瞪回去,一面答应了声。

有句老话叫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个我从来都没见过的大叔突然要请吃饭为阿骜庆功,想来肯定是完全符合上面那句话的,但是有免费的饭吃还是一定不能错过的。

所以十分钟以后,我们一家和那个其貌不扬的“李叔叔”就打车出去给阿骜庆功。

才一下车,我就被招牌上那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震得张着嘴站在那里半晌没动。

“喂。”阿骜皱着眉叫了声,“要发呆也先把口水收一下。你没饿成那样吧?”

“这里,这里……”我指着招牌一字一字的念,“猫,饭,店。我们要在这里吃饭?”

“嗯。”李叔叔点头,“据说这里的东西很不错。”

那不就是珊璞和她的老祖母开的店吗?我几乎要两眼放光,“你怎么会找到这里的?”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头,“啊,那个,因为工作的关系,刚好有人送了我优惠券……”

阿骜悄悄的翻了个白眼,我也想翻,不过,看在珊璞的份上,就暂时原谅他这种摆不上台面的小家子气了。

才上了台阶,就听到一个脆生生的声音甜甜笑道:“欢迎光临,请问几位?”

高开叉的刺绣旗袍,梳着两个包包头的乌黑长发,星星般闪亮的眼睛,蜂蜜般甜美的笑容,可不就是那位美丽可爱的小猫女珊璞?

我眨了眨眼就想要扑过去,阿骜一把拽住我,脸板得像棺材一样,“我们是来吃饭的。”

“可是,你没学过有个成语叫做秀色可餐吗?”

珊璞笑起来,“这位小姐真会开玩笑,四位是吧?这边请。”

她领我们到座位上坐下,点菜,然后回去后面,再端菜出来,一直笑眯眯的。而阿骜一直拽着我的胳膊,脸色比坏掉的鸡蛋还要臭,生怕我会做出什么让他丢脸的事情一样。

我翻着白眼,死命挣扎。动作渐渐大到惊动了老妈,她瞪了我们一眼,“难得出来吃一顿饭,你们就不能安份一点么?”

“是阿骜啦,他拖着人家不能吃东西。”我告状,还把手举起来给她看。

阿骜哼了一声,松开手,“我出去两天多你居然就变成了左撇子,真是好意外呀。”

我看着自己拿着筷子的那只自由的右手,有一点心虚,“呃,那个……”

李叔叔连忙打圆场,给我和阿骜倒了饮料,“先吃饭,先吃饭,来,为庆祝阿骜拿到这个金奖,我们一起喝一杯。”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我们意思意思的举了杯,我悄悄拉拉阿骜的衣袖,“你和这个大叔很熟啊?”

他摇头,“今天第一次见。”

我扫了一眼那边向老妈献殷勤的眼镜大叔,“要不要告诉他一声,破坏在役军人家庭,好像是要坐牢的。”

阿骜瞟了我一眼,“还没到那种地步吧,看起来只是像对老妈有好感的样子。”

“唔,那你去跟他说,咱老爸有多英明神武英俊潇洒英勇善战温柔体贴且忠贞不渝,让他知难而退。”

阿骜被呛到,一口可乐喷出来,我眼明手快的将他的头推向另一边,结果他就喷了眼镜大叔一脸。

我怔了一下,然后伏到桌上,偏起头看着阿骜,因为强忍着笑嘴角有点抽筋。

老妈重重的咳嗽一声,板起脸来,“阿骜。”

“抱歉。”阿骜的瞳仁斜到眼角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桀刚刚说了个本世纪最大的笑话,我一时忍不住,真是对不起啊。”

“没关系,没关系。我去趟洗手间。”眼镜大叔很好脾气的微笑着离席,然后我的两个家人便开始都用像要杀人的目光盯着我,我连忙也站起来,甩下一句内急,脚底抹油的开溜。

“你是不是想追我老妈?”

我在洗手间外面的走廊里截住眼镜大叔问。

他神色窘迫,“啊,那个,有那么明显吗?”

我翻了个白眼,“啊,那个,的确是很明显。但是,我提醒你一下,她现在既没有丧偶,又没有离婚,你是不是有点太不合时宜了一点?”

他怔了一下,“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她丈夫……”

嗯,我也很少见。

我挑起眉来,“因为你近视。”如果有千里眼的话,就能常常看到了。

他又怔了一下,伸手扶了扶眼镜,“是吗,我知道了。”

然后我侧过身,让他走过去,叹了口气。说起来,这种事也还真是怪不得他,我那个传说中的老爸,和我那个从来不跟人讲述这个传说的老妈才该担负更大的责任。

一口气叹完,才想回去继续吃饭,就听到一声娇咤,“给我站住,别跑。”

然后眼前一条红影闪过,我感觉有什么人窜到我身后,反射性的全身戒备起来,转过身,看向身后的人。

是乱马。男的那个。

“师傅。你怎么在这里?”

我一句话没问完,就听到“哗”的一声,一盆冷水向我当头浇下,那个泼水的人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泼错了人,在那里停了一下,我身后的乱马趁机便窜了出去,一面大叫,“你帮我拖住她,下次我便教你海千拳。”

我答应一声,拦在他和追他的人之间,这才看清手上拎着一个小水桶的人,正是这饭店的年轻主人。

“唷,珊璞。”我笑,扬起手来打招呼。

“你不是刚刚来吃饭的那个少年么?快点让开。”

“不行呐,你刚刚也听到了,我师傅说要我拖住你他才肯教我海千拳。”

珊璞皱了眉,将手上的水桶一扔就扑过来,“那我就先打倒你再去追他。”

她冲上来便一脚踢向我的头,又快又狠,摆明了想要速战速决。这看起来娇滴滴的小女生据说是女杰族的一流高手,一点大意不得。我卯起劲来应战,心想就算赢不了她,怎么也要帮乱马拖个十几分钟吧。

来来回回的打了几个回合,外面有个苍老的声音大叫,“珊璞啊,叫你去多找个人来做招待,你跑到哪去了?店里忙死了,快点出来招呼客人。”

她回过头去应了声,“就来。”

她这一分神,便给我抓住了机会,连连快攻,将她逼到了墙角,一伸手,便扼住了她的咽喉。

珊璞怔了一下,有点不敢相信的看向我。

我估计乱马早已走远了,松了手,拍拍身上的灰,“抱歉,没有伤到吧?”

她咬着牙看向我,不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却不停的变换,异常复杂。

“那我就当没有喽,再见。”我挥挥手,转身走向大堂,没走出几步,就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追上来,我下意识的转过身就摆出迎战的姿势。

珊璞并没有要攻击的意思,站了好一会,才低低道:“输了就是输了,我不会再打的,至少今天不会,我只是想问,你……你叫什么?”

“欧阳——”我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据说女杰族的规矩是被女人打败就杀掉她;被男人打败就嫁给他。按刚刚的情况,我也算是打败她了吧,那么——

我怔了一下,看向自己被泼到冷水而变成男性的身体。

也就是说,她要嫁给我?

“不行的。”我下意识的叫出来,“你不是已经有乱马了吗?”

“可是他分明比较喜欢小茜……”

“可是我是……”说我是女人是不是会被杀?我生生将话尾咽下去,伸手随便一指,“啊,师傅,你怎么又回来了?”

珊璞转头去看,我趁机溜回老妈他们那边,坐下来,长吁了一口气。

眼镜大叔已是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老妈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问了句,“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那个,我——”我才说了几个字,阿骜手一翻便将一杯热茶倒在我身上,我跳起来,“好烫。”

阿骜哼了一声,“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

老妈抬起眼来,“桀你的嗓子怎么回事?刚刚好像很嘶哑的样子,是不是感冒引起喉咙发炎了?”

“啊,大概吧。”我压了压声音,又轻轻的咳嗽两声。

“你不舒服的话,还是早点回去吧?”老妈侧过头,询问式的看了眼镜大叔一眼,他点点头,于是我们结账,出门。

我一面遮着自己的脸,一面扫视四周,希望不要让珊璞发现才好。

阿骜看着我,皱了眉,“你刚刚做了什么?”

我还没来得及说,珊璞已飞奔而来,一把就抓住了阿骜的手臂,笑眯眯的,“被我找到了吧。”

我几乎想一头栽倒,怎么就忘记了这里有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只遮住我自己的脸根本没什么用嘛。

阿骜一脸茫然的看着抱紧他手臂的少女,“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珊璞摇头,“怎么会,能打败我的男人除了乱马就只有你,我怎么会认错?”

阿骜瞪了我一眼,一副回家再和你算账的样子,然后一面将自己的手抽出来,一面向珊璞微笑,“那么,你想怎么样呢?”

阿骜的招牌笑容是无敌的,珊璞脸上泛起两朵红云,声音稍微低下去一点,“那个,当然是嫁给你啊。”

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然后又像开水一般一下子沸腾起来,欢迎或者起哄或者小声议论。

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这毕竟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