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无字拼图-风魂 >无字拼图-风魂_第24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24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0:5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肉劈还收势不住,直向我们劈过来。于是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抱着阿骜,向旁边一滚。剑气擦身而过,划伤了我的左臂。

尖锐的疼痛令我一下子清醒来过,皱了眉,看向亮光的来处。

这是救人吗?分明是想连在妖怪肚子里的我们一并劈死。

密闭的空间在一声惨叫中瞬间瓦解,突如其来的光明令我抬起手挡在眼前。稍稍适应之后,从指缝间看到一抹白色的影子,缓缓向我走来。

白衣,银发,金眸,华丽的皮裘,一截在风中飘飞的衣袖,以及握着剑尖指向地面的斗鬼神的修长的右手。

我顾不得那灼眼的光芒和左臂的伤痛,坐起来,看着正走向我的那个名为杀生丸的高贵优雅的犬妖。

他金色的眸子淡淡的扫过来,漂亮的眉有一瞬间的动作,分不清是皱是挑,已回复平静,然后唇形优美的嘴张开来。

那一个瞬间,我的心提到嗓子眼,而且一声紧过一声的跳着。

分不清是兴奋、期待、还是害怕。

他会说什么?会问我有没有受伤么?还是如之前说过的再看到便杀了我们?

很多个念头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他清清泠泠完全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已传了过来。

“丛云牙在哪里?”

我怔住。突然就觉得自己很可笑,然后我就笑了。

一早就应该知道的吧,以他的性格,怎么会特意来关注像我们这样素昧平生的人类?救,也是顺手救的,杀,也是顺手牵连进去的[umd/txt电子&书下载到}www.ūmdtΧt.còm],像我们这样的生命,根本就不会放在他的眼里。

那个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会要什么的犬妖。

他就站在那里看着我笑,过了很久,才淡淡的追问了一句,“我感觉到丛云牙的气,它在哪里?”

我深吸了口气才止住自己的笑声,也淡淡的答,“我不知道。”

他看了我一会,像是在衡量我有没有说谎一样,然后将斗鬼神收起来,转过身向树林深处走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问了句,“你想要丛云牙?”

他的脚步停了一下,大概不到两秒钟,头也没回,继续向树林那边走。

于是我又加了一句,“杀生丸,你有想要保护的人吗?”

杀生丸的脚步继续停顿,这次大概有停了三秒,三秒钟以后,他人已到了我面前,魔剑斗鬼神再次握在手中,剑尖指向我的咽喉,金色的眸子凝着杀气,连声音都有了种不寒而栗的冷洌,“你是谁?”

我现在还没力气动,所以就干脆不动,只看向他,淡淡的笑,“果然,只有父亲才能改变你的方向么?”

斗鬼神的剑尖往前递了一分,刚才的问题再度出口,“你是谁?明明是个人类,怎么会……”

真没创意,律也好,剑心也好,连杀生丸也是,一碰上个知道自己事情的人,问来问去也只这句话。

我叹了口气,正视他的眼,轻轻的,一字一字的,说:“我喜欢你。”

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的变化,杀生丸根本连根睫毛都没动一下。

我的告白一向没什么杀伤力我知道,但也没必要这样无动于衷吧?

我才叹了口气,准备不怕死的再次开口,那边传来一个威风凛凛的声音。“杀生丸,住手。”

我的眼睛斜过去,看到戈薇已站了起来,虽然还是苍白的一张脸,却已拉满了弓,箭头指向杀生丸。大概她也是刚醒,还没搞清楚状况就看到杀生丸拿剑逼问我,于是过份的正义感开始泛滥。

杀生丸也斜了一眼,剑尖还是指着我的咽喉一动没动。

于是戈薇的箭射出来,杀生丸手一挥,将那支射到他面前的箭斩成两截,再一挥,凌厉的剑气向戈薇袭去。

“小心。”我大叫了一声。这只妖怪对于妨碍他的人还真是什么情面都不讲呐。

一团红影闪过来,抄起戈薇跳到一边,转过身来,横刀档住另一击,一面吼着“杀生丸,你这混蛋,居然趁我不在——”后面的话已掩在风之伤带起的风声中听不真切。

杀生丸身形闪动,轻描淡写的避过去,然后还击。

两股斗气在空中相撞,激烈的爆炸开来,两人各退了一步。

杀生丸似乎没有想再纠缠下去的意思,远远的看向我,“我会再来找你的,丛云牙,我要定了。”

“啊,我等你。”我笑,向他轻轻挥了挥手。

杀生丸优雅的转过身,向密林深处走去,犬夜叉追过去,又是一记风之伤,“可恶,你想逃吗?”

杀生丸回手一剑,将犬夜叉逼退,然后优雅从容的消失了。

犬夜叉咬着牙,铁碎牙重重的向地上一插,“可恶。”

这时弥勒和珊瑚也过来了,珊瑚去扶起戈薇,弥勒则跑到我这边,“你没事吧?”

“嗯,只除了这个。”我抬起受伤的左臂来,弥勒看了看,回头叫了声,“珊瑚,拿药过来。”

珊瑚找了外伤药过来,皱了眉,“杀生丸干的么?”

犬夜叉收起刀,扶着戈薇走过来,依然咬牙切齿,“杀生丸那混蛋,下次我非砍了他不可。”

“你误会了。”我看着珊瑚帮我上药包扎,“是他救我们的。”

“耶?”犬夜叉怔住,呆呆的眨了眨眼,“他?杀生丸?救你们?”

戈薇皱了眉,“难道是他杀了那只妖怪?”

“嗯。”我点点头,看着珊瑚打好最后一个结,缓缓活动了一下手臂。没有伤到筋骨,虽然有些痛,但勉强还是能活动。不愧是经验丰富的珊瑚,这个包扎比达也包的漂亮到哪里去了。我向她笑了笑,“谢谢。”

“不客气。”她轻轻点下头,去看我身边的阿骜。

阿骜还没醒,呼吸虽然平稳,却依然虚弱。

珊瑚皱了眉,“我们最好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让他好好的休息一下。”

我点头,“可以借云母送我们一程吗?”

“要回去了吗?”

“嗯。”我看看阿骜,他这个样子,我再在这边玩下去,似乎会有点不安的样子。而且,杀生丸说他会再来找我,我就偏让他找不到。这一招就叫做欲擒故纵。哼哼,杀生丸,我也要定了。

“那,跟你们一起的那个人呢?”

“啊?对哦。”我像是突然记起来这个人,抬头看向犬夜叉,“琉璃仙呢?”

犬夜叉很不屑的哼了一声,“别提了,那种人。我们打着打着,旁边窜出来一个砍柴的少年,他就跟着人家走了。”

我一滴大汗挂下来,这个琉璃仙,还真是喜新厌旧呐。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死之前,我会说的

28.死之前,我会说的

背着阿骜从井底爬出来,累得我满头大汗。一方面是因为我自己也还没恢复好,一方面则是因为受伤的手不好用力。

我坐到井沿上,将阿骜放下来,看着他,喘了口气。分明是没几两肉的样子,为什么会那么重?左手的伤口刚刚像是又挣开了,血渗透了纱布,火辣辣的痛。看来要把他弄回家去,也是个大工程呐。

这边已是晚上,没有月亮,路灯昏黄的光照过来,将阿骜的脸映得层次分明。他靠在我身上,呼吸缓慢而平稳,只是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阿骜。喂,阿骜你醒醒。”我拍拍他的脸,“我搬不动你了,你醒醒。”

他没动静,我叹了口气,打算重重给他一个耳光看他醒不醒的时候,头上传来一个声音,“欧阳小姐?那里是欧阳小姐吗?”

我抬起头,看到一只小小的黑色鸦天狗在我头上盘旋,我应了声,它便飞下来,落在我面前的地上。“可算是找到你了。”

“尾黑??”我怔了一下,“什么事?”

“公子叫我来通知你一声,你上次请他查的事情他查到了。”

“耶?”我眨了眨眼,花了一两秒钟来想,我拜托过律什么事情。

“就是上次你说那个棋盘的事啊。”尾黑的声音有小小的不满,“公子打过很多电话都没有人接,所以就派我来了。”

“嗯。”我一捶捶在自己掌心,想起来了。我向它笑了笑,“啊,辛苦你了。我明天去找律好了。”

它点了点头,“那么,我先回去了。”

“等一下。”我连忙叫住他,“能不能请你再帮个忙,帮我把我弟弟背回去?”

它看了我身边的阿骜一眼,又看了一眼我的手,“咦,欧阳小姐你受伤了吗?”

“嗯,一点小伤,麻烦你先变成人帮我把他背回去,我请你喝酒。”

“真的吗?”我话才落音,尾黑已变成一个有着张怎么看都很像鸟的脸的男人,一把将阿骜抱起来,一脸兴奋的看向我。“走吧。”

我拎着包,跟在后面,没走出两步,后面有马达的声音,然后有车灯的光射过来,我往旁边闪了闪,那辆机车却偏偏在我身边刷的停下。

我在强烈的灯光下微微眯起眼,看向车上的骑士,黑衣,戴着头盔,看不清楚面貌,我正猜是谁的时候,坐在后座上的人已跳了下来,将头盔取下来递给那骑士,然后转过来看着我,“欧阳。”

这个人我认识。是住在我家隔壁的上杉家的笨哥哥。

右手拎着包,我抬起左手来打招呼,“哟,达也。”

他看一眼我的手,看一眼我旁边的尾黑,再看一眼尾黑手里的阿骜,眉皱起来,“欧阳,你这是怎么回事?手怎么了?阿骜怎么了?后面那形迹可疑的人是谁?”

我还没说话,尾黑先叫起来,“我哪里形迹可疑了?”

我回头瞟他一眼,笑出声来,说实话,哪里都可疑啊。

尾黑很委屈的看向我,“小姐……”

“别理他,天下再没有比你更可靠的人了。”我笑,拍拍他的肩。如果他也算人的话。

小妖怪居然为了这句话感动得眼泪汪汪,可见律平常真是很打击它。“小姐,小的会努力报答你的信任的,请尽量吩咐小的吧。”

“啊,那个,麻烦你先送我弟弟回去吧。”

“遵命。”尾黑抱着阿骜就往我家的方向跑去。这边达也重重的咳嗽两声,我回过头来,“感冒还没好么?早叫你去看大夫了呀。”

达也瞪着我,“该去看大夫的人是你吧,你的手到底怎么回事?”

“刀伤。已经处理过了。”我把包扎得很好的左臂伸给他看,但是被血渗透的纱布显然说服力并不大。

达也翻了个白眼,向那边的机车骑士道:“新田,麻烦你送她去医院。”

“新田明男么?”我看向那一身黑衣的骑士,有一点想学他的女球迷尖叫。达也扫了我一眼,很乏力的叹口气,“欧阳~~~”

新田像是笑了声,但他的脸被头盔挡着,看不到什么表情,只做了个上车的手势。

“不行,我就这么走了,阿骜怎么办?”我看向那边像是已经快到我家门口的尾黑,有一点担心,如果没人开门,他会不会把墙弄个大洞进去?

达也的目光来回梭了一下,向我伸出手,“钥匙,你去医院,我帮你去安置阿骜。”

我找出钥匙来给他,一边向那边的尾黑喊了一嗓子,“尾黑,我弟弟交给达也好了。你先回去吧,下次请你喝酒。”

尾黑扬起手来,意示听到了,我抬腿跨上新田的车,他顺手将刚刚达也取下来的头盔递给我。

“新田,拜托你了。”达也在路边挥手,新田扬起手,意示他放心。

然后我套上头盔,抱紧新田的腰,他发动车子,风驰电掣,一下子将达也抛在身后。

“抱歉啊。”我将头靠在新田背上说。

他没回头,发了个闷闷的鼻音,“嗯?”

“你本来是来找小南的吧,被派了这样的差不会不情愿么?”

红灯,他停下车,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睛里有些笑意,声音隔着头盔,有点闷,“不会,你很有趣。”

“哦,谢谢。”我继续趴在他背上,“介不介意我小睡一下?”

“不行,会掉下去的。”他笑,信号灯一转机车就风一般跑出去,我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抱紧他,还是忍不住要惊呼,“新田,你考不考虑去赛车?”

“等我不打棒球的时候,可以考虑一下。”

很快了。我想,没有说出口。记忆中新田似乎高中毕业就开始将棒球放在一边考虑承继家业了。

很快的到了医院,处理伤口的时候,新田在一边陪着我,看着护士将那原来的纱布拆掉,清洗,上药,再重新包扎好,皱了眉,“怎么会弄成这样的?”

“被妖怪吞,然后另一只妖怪杀了那只妖怪,误伤到在它肚子里的我。”我很诚实的告诉他,但是他明显不信,睁大眼看了我一会,然后笑出声来,“你真是很有趣。”

“比小南还有趣么?”

他像是没料到我会突然问这个,怔了一下。

我垂下眼,看着护士小姐进行收尾工作,过了半晌,听到他轻轻道:“小南她不是有趣,她是……”

话尾在这里顿下来,黑衣的男生眼里闪过一抹很柔和的光彩,像是很小心的斟酌着该用什么形容词。

我笑,“是每个男生心里的憧憬呐。”

他也笑了,“大概是。所以,有时候我真的很想打倒上杉那小子呀。”

我握住他的手,“我支持你。”

他又怔了一下,“我以为你是他的朋友。”

我又笑笑,“我比较喜欢帅哥。”

他看着我,再次笑出声,“谢谢。”

新田送我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