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无字拼图-风魂 >无字拼图-风魂_第35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35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1:4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自己的床上,不由得怔了怔,这只妖狐到底有多少我不知道的能力?

阿天一手撑着自己的身子,一手轻轻抚上我的脸,长长的银发垂下来,流水般覆在我们身上。我听见自己心跳如鼓,心情很复杂,说不上来是紧张还是害怕。

阿天轻笑了一声,低下头来,轻啄我的嘴角,“放轻松,我又不会吃了你。”

耶?我忽的回过神,瞪着他。

他目光闪动一下,继续温柔的笑,“我是说,你大可放心,我会有分寸的,毕竟这么有趣的人也不是常常有,你若一早死掉,我会很无聊的。”

还是觉得有点不对,我才想问,他的唇已覆上我的,舌头伸进来,轻轻划过我的牙齿,然后找到我的舌,舔吮纠缠。

按说应该是个很美好的深吻,可是,一想到我目前的身份并不是情人,只是食物,心里就有一种抵触情绪涌上来,那甚至让我想对着他的舌头一口咬下去。

像是察觉了我的意图,他先一步退出去,轻笑着,“放轻松,你抱起来像块木头。让我碰有这么难受吗?我还以为我的技术足以让任何人销魂呢。”

我翻了个白眼,“难道我还要表现得很享受?你倒是试试看让一个说‘我饿了’‘妖怪会对人类做的无非食其血肉吸其精气’‘我会有分寸不会让你死掉’的家伙抱抱看呐?”

他“卟”的笑出声来,伏在我身上,笑得花技乱颤。

我被他笑得有点恼,抬腿一脚踢过去,“喂,臭狐狸,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他按住我的脚,仍是笑,“你真是有趣啊。”

我哼了一声,他的手顺着我的腿轻轻的游移,然后停在我腰上,缓缓摩挲,有一种温度自他抚过的地方升腾起来,我瞪着他,紧张得连脚趾都已绷紧。

阿天再度低下头,细密轻柔的吻我,“你怕我吗?”

我咬了牙,“废话。”

“呐,同样是被吃,为什么面对那只吸血鬼你就不怕?”

“谁说我不怕。对着自己分明打不过的怪物,不怕的是白痴。”

他停下来,撑起身子看着我,嘴角的笑容像是收敛了一些,“哟,那你还冲过去。”

我静了片刻,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末了轻轻叹了口气,“有些事情,即使怕,也还是要做的吧。”

他也静了一下,然后笑了笑,很温柔的那种,“睡吧,不用再怕什么了,有我在呢。”

“耶?你不是说饿了,要……”我怔了怔,下面的话有点说不出口,顿住了。

“啊,已够了呀。”

“耶?够了?”

“我说过不想让你太早死呀,所以每天吸一点点就好。”阿天又露出那种标准的狐狸笑容,“不过如果你还想要的话,我可以继续。”

如果只是一个吻而已,何必弄成这样?害我紧张了这么久。臭狐狸,摆明了在消遣我。我红了脸,哼了一声,翻过身去不理他。

阿天笑着,扳过我的脸,“放松点,这个是免费赠送的晚安吻。”

他的舌轻舔过我的唇瓣,缓缓的滑进来,缠住我的舌,我只觉得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晕眩,然后就失去了意识,一下子睡了过去。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彻底被耍了!

39.彻底被耍了!

那一觉睡得很好,醒来时很舒服的伸了懒腰,甚至觉得,昨夜的打斗不过是一场梦。

阿天伏在我枕边,以一只九尾狐的姿态,睡得正香的样子。于是我没叫他,很小心的起了床,跑去洗漱。

洗脸的时候,发现我脸上昨天被吸血鬼划出来的伤好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不由得就怔了怔,然后便发现左手也已经活动自如,根本就不疼了。

怎么回事?

我放下毛巾,试图拆开纱布来看,才刚刚动手,就听到我身后有人大叫了一声,“欧阳桀,你干什么?”

我转过头去,见我弟弟站在门口,还穿着睡衣,一副刚起来的样子,皱眉盯着我的手。

我身上还是昨天晚上那件衣服,袖子是破的,还沾了血。他眼神不对也情有可原。

“我觉得手有点不对劲,想看看。”我一面答着,一面走出来,“你用厕所吗?”

他很紧张的拉过我的手,“不对劲?怎么了?痛得厉害?伤口恶化了?”

“应该不是吧。”我动手拆纱布,阿骜在一边小心翼翼的帮我,拆到一半我便怔住了,纱布下面的皮肤光滑细腻,哪里有什么伤口?

不会吧?我连忙将剩下的纱布全扯下来,果然已愈合得痕迹都没留下。怎么可能?昨天下午去看医生的时候他也说最快也要七八天才可能拆线,而且昨晚还被吸血鬼抓过,怎么可能恢复得这么快?

阿骜也怔了一下,很不解的抬起眼来看着我,“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会睡着的?”

我简明扼要的跟他说了昨晚的事,当然隐去了阿天的部分。他摸上自己的脖子,讷讷道:“真的有吸血鬼这种东西?”

“啊,有吧。”我随口应了声,将洗手间让给阿骜,自己跑上楼去找阿天。我确定我昨天没被吸血鬼咬过,肯定不会传染到他们那种异于常人的恢复力。那么,肯定又是那只臭狐狸搞的鬼。

他伏在我枕头上,尾巴卷上来,被子般覆在自己身上,雪白的皮毛随着呼吸缓缓起伏,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摸。于是我伸出手,拎着他的颈子,用力甩了两下,“喂,臭狐狸,你给我醒醒。”

“唔。”他呻吟了声,缓缓睁了眼,睡眼惺忪的,还用爪子揉了揉,真是可爱到爆。以至于我愣了一下,一时间想问的问题都没问出来,反而是他先问,“怎么了?人家睡得正香呢。”

我把左手伸给他看,“是不是你干的?”

他来回扫了一眼,“你的手没怎么样啊,我干什么了?”

“就因为没怎么样。”这只臭狐狸居然给我装傻,我的声音忍不住大起来,“我的伤好了呀。”

“哦,那个呀?嗯,我干的。”他一点头,承认了。

我反而怔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人家治好了我的伤,我似乎没有兴师问罪的理由,但是对这只自从赖到我身边就没干过什么好事的狐狸道谢我又说不出口。于是就拎着他的脖子怔怔的站在那里。

阿天“嘿嘿”的笑,“不用谢我啦,你健健康康的,我才有足够的精气可吸呀。”

我咬着牙,将他拎到眼前来,“我警告过你,不要随便对我用读心术。”

他嗤笑一声,“天地良心,就你那张什么都写出来的蠢脸还要用读心术?”

我气极,一把将他向地上掼去,他轻盈的在空中转了身,落到地上,抬头看向我,眉眼前全是笑意。

这种东西多和他说几句话气死的一定是我。我哼了一声,转身拉开门准备出去,却看到阿骜站在门口,举起手,屈着手指,正要敲门的样子。

我差一点就撞到他身上。

“阿骜,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听到你在和人说话,谁在里面?”他探头向里望了望,阿天已跃回床上,居然还扬起爪子还和他打招呼。

阿骜略微皱了眉,我笑,“哪有什么人?你听错了。”

“是吗?”他走进去,掀起我的床单往床下面看了看。我眼角有些抽筋,捏着拳头问,“你这是在找什么呢?奸夫吗?”

他蹲在那里,像是僵了一下,然后缓缓站起来,“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挑了眉,哼了声,“即使有,也不该你管吧?”

他看着我,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神却异常复杂,末了喃喃的唤了声,“姐姐……”

我打开衣柜来挑今天要穿的衣服,“我要换衣服了,你要留下来参观吗?”

他一瞬间红了脸,大步走了出去,“碰”的甩上门。

我哼了声,开始换衣服。阿天很不给面子的笑得在床上打滚。我翻了个白眼,“你笑什么?”

他收拾了笑容,很正经的看着我,“我很期待那小子有一天要叫‘姐夫’时的表情。”

我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看向他,那只狐狸又自顾的在那里滚来滚去。我又翻个白眼,决定还是不要理他比较好。

才刚到学校,园子就紧张兮兮的跑来问,道明寺后来有没有把我怎么样,顺便约我放学后再去D伯爵的宠物店。

我也正想去看看亚历山大后来有没有去找D伯爵,于是便点头答应了。

园子才走开,南野秀一走到自己的位子,一面放下书包,一面向我点点头,“早。”

“早。”我随口应着,突然就想起一件事来,伸手拖过他问,“你平常都吃什么?”

他很莫明其妙的看着我,“一般人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啊。欧阳你这问题真奇怪。”

我压低了声音,“我是说,你是妖狐的时候,吃什么?”

他的眼在那一瞬间有很凌厉的光影闪过,我吓得放开他,靠到自己的椅背上。正想他是不是生气了的时候,他却突然笑了笑,“你问这个做什么?”

“啊,那个,做一点关于妖怪的研究。”

“嗯,其实,也和人类差不多吧,肉类占的比例大一点,但是也会吃蔬菜水果啦。”

“呃,这样吗?”我皱了眉,小小声的问,“不吃人?吸人精气之类的?”

“或者有一些妖狐在修行的时候也会做那种事吧,但那个不是必须的主食啦。”

我觉得自己的眼角又在抽搐,“也就是说,不吸人精气绝对不会让一只的妖狐饿死?”

“嗯,当然啊,妖狐哪有那么脆弱——”

他话没说话,我已一拳擂在桌上,咬牙切齿的叫道:“那只臭狐狸,居然又耍我!看我回去不剥了他的皮!”

然后我就感到有好几道目光从教室的各个地方刷刷的射到我身上,包括我前面的南野。

我连忙解释,“抱歉抱歉,我不是说你。”

“我知道。”他轻轻的挑起眉来,嘴角上扬,有点挑衅的味道,“另一只妖狐?”

“嗯。”我叹了口气,很乏力的伏在桌上,看着正向我这里走来的另一道目光的主人。

那个“以眼杀人”的樱木。

红头发的高大少年站在我面前,“喂,欧阳,你刚刚说什么?你要剥狐狸的皮?”

我记起来“狐狸”这两个字在他而言是专用名词,于是扭头看了一眼那个专用名词的指代物。流川难得的没有在睡觉,正睁着一双乌黑凌厉的眼,盯着我。

他们,不会将那句话听成挑战书吧?

我看看流川,再看看樱木,有点不知所措的眨眨眼。

旁边达也叹了口气,轻轻骂了声,“白痴。”

我也觉得自己蛮白痴的,幸而这时上课铃响,老师走进来,樱木甩了句“下课后到天台来”就回去自己的座位,事情告以段落。

十月初的天气,秋高气爽。樱木一头红发衬着蓝天白云,份外扎眼。这时候他正指着我的鼻子道:“狐狸是我要打败的,除了我之外,谁都不能动他。”

“是,是,我知道。”

我连连点头,他反而怔住。“耶?”

“其实我说的又不是他。”我倚在栏杆上,轻轻的笑。

樱木看了我一会,也笑起来,“是吗?是这样啊,哈哈,我还以为你要对他怎么样呢。”

我斜了他一眼,“你随时准备捍卫流川枫吗?”

他微微有些脸红,“喂,你不要乱说话啊,本天才,本天才只是……”

他自己顿下来,像是没理清自己的情绪一般,眼神有些迷茫。

我拍拍他的肩,往楼下走去。

天气这么好,我有种想逃课的冲动,下了天台,就往学校后面的草地那边走。

“那不是教室的方向。”

有人这么提醒我,我转过头,看到邻家的笨哥哥正站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

我笑了笑,“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他吸了口气才接道,“我怕你手上的伤还没好又去跟人打架。”

“啊,一直跟着吗?那还真该谢谢你。”我笑,“我现在要逃课,你还跟吗?”

达也皱了眉,“欧阳——”

我看着他,等着下文。结果他很久也不说话,于是我摆摆手,自顾的走开了。

他站了一会,也就回教室去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

我不喜欢这样优柔寡断的达也,他本不该是这样的。

我突然对自己知道的和不知道的都有些茫然。

达也他是本身就有这样优柔寡断的一面,还是因为我才会这样的?又或者樱木是真的对流川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还是因为我身为同人女的思想影响到他?

这世界是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还是因为我的介入才会变成这样的?

我甚至在想,我是不是从头到尾的让人给耍了?

开始有点头疼,于是我在学校后面小山丘的草地上躺下来,看着白云一朵一朵的从头上飘过去,重重的叹了口气。

不知道几时睡着的,醒来的原因是有人悄悄的接近我,我警觉的跃起,那人像是被我吓了一跳,怔在那里。

我摆着防守的POSS,用了几秒钟来清醒自己的头脑,然后才看清面前的人是御村,手上拿着他的外套,刚刚大概是想往我身上盖。

我放松下来,吁了口气,重新坐下来,“是你啊,帅哥。”

“嗯,你以为是谁?”他在我身边坐下,外套披回自己身上,“我怕你躺在这里睡着凉,看起来没必要呢。”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找来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