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无字拼图-风魂 >无字拼图-风魂_第39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39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0-31 20:22:0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47
丝看着他,美丽的眼睛里显出很痛苦的样子来,末了咬牙道:“那个法术一定得太阳和天狼星同时出现才可能成功。”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要等到明年吗?怎么会要那么久?我简直一天都不能再等了,你知道我多么想念她,我想见凯罗尔已想得快要发疯了。”

我不禁翻了个白眼,恋爱中的男人真狂热。

爱西丝垂下眼来,“我也没有办法。”

我啧啧嘴,“这么说,我们必须得在这种地方呆上一整年?”

曼菲士静了一下,看向我们,“你们放了我姐姐,我保证不伤害你们,而且明年一定送你们回去。”

我沉默了一下,他的声音大起来,“你们难道不相信作为统治整个埃及的王的承诺吗?”

“我相信。”我点点头,笑了笑,将爱西丝向前推了推,“可是我不相信她。阿骜。稍微换一下手。”我叫了阿骜一声,小心的将爱西丝交到他手里,当然,连同威胁着她的那把剑。然后抚上颈间挂着的玉如意,想着要有什么可以控制爱西丝的东西就好了,一面念咒吹气。

一颗鲜红的药丸出现在我手心,我捏着爱西丝的下巴就给她喂了进去。

“你给我吃了什么?”她惊叫了声。

“毒药啊。我家的祖传秘方,居家旅行杀人灭口的必备良药。每个月会发作一次,如果没有解药就会毒发身亡。在我们回去之前,你最好小心点别玩什么花样。还有啊,我们在这里的衣食住行就拜托了。”我笑眯眯的,叫阿骜松开她。

周围的士兵立刻一拥而上将她抢了过去,我盯着一个握着刀想扑上来的士兵,“哟,你想打架啊?当统治整个埃及的王的承诺是放屁吗?”

士兵铁青着脸僵在那里,“你——”

曼菲士摆了摆手,叫士兵们退下,“带他们下去,安排个房间让他们住下。”

我向他露了个笑容,拉起阿骜往外走,“啊,那就谢谢你了,曼菲士王。”

大概是因为听到我们和凯罗尔是从一个地方来的人,所以爱屋及乌吧,我觉得这位年青的法老并不像印象里那么残暴。

两个士兵将我们领到房间,也没离开,就站在门外守着。

看来我们两个还是被当成可疑人士监视着。

我向他们笑笑,道了声辛苦,然后毫不客气的重重的甩上门。

阿骜坐在椅上,长长的吁了口气,似乎整个人都要虚脱,“我以为这次死定了。”

“你还敢说。”我走过去,赏了他一个爆栗,“好端端的看个展览,你怎么会跑到古埃及来?就算是爱西丝的失误,也差得太离谱了吧,她不可能连男女都分不清楚。”

“我不知道。”阿骜显出很迷茫的样子来,“我只是一边走一边想事情,一回过神,不知道为什么就在那个神殿里了,然后就被那两个士兵给抓了起来。”他抓住我的手,迟疑了一下,才轻轻道,“对不起,姐姐,连累你了——”

我又在他头上敲了一下,“蠢话,我们俩哪还有谁连累谁的说法?总之,你没事就好,既来之即安之。追究责任之类的事,就等回去之后再说吧。”

“唔。”他捂着头,呻吟一声,然后偏了偏头问,“姐姐,你好像对这里的人都很熟的样子,你知道这是哪里?被你抓住的那个女人是谁?那个像法老一样的人又是谁?”

“不是像法老啊,他本身就是埃及的国王。三千年前的埃及法老曼菲士。”我叹了口气,“那个女人是他姐姐。”

阿骜惊跳起来,睁大了眼,“你的意思是,我们到了三千年前的埃及?”

“嗯。”我在旁边的软榻上躺下来,叹了口气,“听爱西丝的意思,我们得在这地方呆上一整年呢。”

“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阿骜怔在那里,不敢置信的喃喃。

“这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哟。”我笑,“你又不是第一个被爱西丝弄来这地方的。”

“第一个,是你和那个曼菲士提到的那个凯罗尔吗?她是什么人?”

“嗯,她是个考古的,不小心挖到了曼菲士的墓,爱西丝觉得她亵渎王陵,就把她抓来古代想杀掉,谁知道曼菲士居然爱上她,取消了和爱西丝的婚约,于是爱西丝便对她恨之入骨,更加想方设法的想杀掉她……”

“等一下。”

难得我有兴趣讲故事,居然被打断,于是我有点不悦的挑眉看向我那个一脸疑惑的弟弟。“怎么了?”

“你刚刚说,爱西丝是曼菲士的姐姐,那婚约又怎么回事?”

“古埃及姐弟、兄妹是可以通婚的呀。好像说为了保持皇室血统还很提倡很支持呢。”

阿骜看着我,怔怔了眨了眨眼,隔了一会,又眨了一下,然后微微红了脸,以低得几不可闻的声音讷讷道:“我想,我知道我为什么会到这里了。”

“耶?”虽然那声音很轻,可是这房间太安静,所以我听到了,一把拉过他,“你说什么?为什么?”

“啊,那个——”他的目光闪烁,不太敢看我的样子,慌忙的问,“姐姐你为什么会对三千年前埃及的事情这么清楚?”

很可疑!

我睨着他,“自然是从书上看来的。”

“咦?姐姐你居然对历史书有兴趣?”他摆明了在转移话题。

“啊,有啊,不行吗?”

“真看不出来。啊,还有,那个毒药,你从哪里弄来的?”

我翻了个白眼,揪着他的衣领晃了两下,“喂,臭小子,不要给我扯七扯八。”

阿骜这才转过脸来直视我,看了很久,深吸了口气才道:“姐姐,你穿唐装的样子真的很漂亮。”

我怔了一下,觉得他的目光就像是有温度似的,被他那样看着,禁不住就脸上发热。下意识的,就松了手。

算了,看在赞美的份上,今天就放过他吧,反正,我还有一整年的时间可以盘问这个问题。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噩梦吗?

43.噩梦吗?

风很大。

远古的天空不曾受过一丝污染,澄清得就像能让人一伸手就摸到闪亮的星星。

我按着被风吹乱的发,看向夜幕下汹涌的尼罗河。我现在在的地方,是一个高台,正对着尼罗河,视野宽广,就像是可以远远的沿着尼罗河看到它的源头去。

阿骜大概是白天的时候太紧张,吃过晚饭没多久就睡了。我跟看守的卫兵说想出去走走,他请示过长官之后,换了两个人守在门口,自己同另一个卫兵跟在我身边寸步不离,一面方做向导,一方面继续监视。我不由想笑,两个全副武装的卫兵,加上身上这套华贵的唐装,我不像个被监视的可疑分子,倒像个出来视察的公主。

远处的神殿里有神官们祈求丰收的祷告声,我突然有一种很安宁的感觉,于是迎着风,闭上眼,张开双臂,深深呼吸了一口带着点河水的腥气的湿润空气。

一口气还没呼完,就有人大叫了一声“不要!”,同时从后面向我抱过来。

我在那人的手触到我的腰的同时反射性的出拳,那人被我打得向后仰天倒在地上,我才看清那居然是曼菲士。

“呃……”我怔在那里,看着那年青的法老愤愤的爬起来,英俊的脸上已有了个明显的黑眼圈。我下意识的将刚刚打人的手藏到身后去,讪讪的笑,“呀?曼菲士王,好巧啊。”

他脸色发青,咬牙切齿的叫,“你这女人居然敢打我!”

四下里的卫兵刷的围上来一群。一个个刀剑出鞘一副狠不得将我碎尸万段的样子。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一面摆着手试图解释,“啊,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曼菲士你会突然从后面抱上来呀,如果你先说一声的话,呃……”我顿了一下,事实就算是他先出声,还是免不了会挨一拳吧。

曼菲士抓住我的手,额上有显明爆出来的青筋,“你还敢找理由。你半夜三更在这里做什么?”

“看风景。”

他逼过来一步,一双眼危险的眯起来,“什么?你——”

所谓王者的气势,大概就是指这种情况吧。我感觉自己要退一步才能找到呼吸的空隙,一边忙忙的说,“我知道以我现在的立场晚上出来晃是太那个一点,但是你看,有你的士兵们跟着呀,我也做不了什么对不对?而且我也没去什么不能去的地方呀,我只是想看看尼罗河嘛,你知道,眼下能出国的人毕竟还是不多,何况还是出到三千年前的外国,所以能观光的时候就……”

“闭嘴。”他吼了一声,于是我闭嘴。他深吸了口气,声音稍微缓和一点,“我才不过随口问问,你干嘛说一堆。”

“呃,那个,有时候人一紧张就会不停的说话。”

曼菲士看着我,突然露出很感兴趣的样子来,“紧张?你在紧张?”

我静了一下,点头承认。

“为什么?白天在神殿的那种情况你都明明很镇定啊?”

“那不一样。”我叹了口气,“其实那时我很怕呀,对着成百上千个士兵,一个不小心小命就玩完了,哪来的空紧张。”

曼菲士看了我很久,“现在不怕死了?你觉得我现在不敢杀你?”

“不是敢不敢,而是会不会。”我笑了一下,“我现在可是有统治整个埃及的王的承诺做保障呐。”

曼菲士怔了一下,然后大声笑起来,“是啊,我亲口做的承诺呢。可是你既然有这个做保障,还紧张什么?”

“因为……”我看着他的黑眼圈,不知该笑还是该叹,“不管有什么理由,我打了你是事实。你知道,没多少人可以有机会面对一个被自己打出黑眼圈的埃及法老,会紧张到不知所措也是很正常的。”

“唔,”他点点头,“现在问题绕回来了,你为什么要打我。”

“因为你碰我的腰。我不喜欢别人那样做。”我坦白。

“当时我以为你要跳下去。”

轮到我怔一下,“跳下去?跳尼罗河?还是在它泛滥成灾的时候?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蠢事?”

曼菲士稍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凯罗尔就是掉进尼罗河里便消失了,我调动所有的人都找不到她,你既然是从她的国家来的,我怕你也……”他话没说完,咽下去了,望向下面波浪翻滚的河面,两道浓眉深深的皱起来。过一会才抬起眼来,很坚定的说:“我会再找到她的。”

我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我相信。”

但他和凯罗尔聚少离多的苦难,才刚刚开始而已。嗯,他提醒了我,说不定我往尼罗河里一跳也能回去现代,改天我要拖阿骜一起跳跳看。

曼菲士轻轻笑了笑,“谢谢你。”

“那就在我们在这里的期间对我们好一点吧。”我笑着挥挥手,走向自己的房间。一堆士兵堵着路,一个个虎视眈眈的样子,于是我指着他们,回头看向曼菲士。

“退下。”年轻的法老一挥手,“以后不准对这位……”他顿了一下,问我,“你叫什么?”

我卟的笑出声来,弯腰行了一礼,“欧阳桀。陛下。”

他点点头,继续自己的命令,“不准对欧阳桀小姐无礼,她是我很重要的客人。”

我微笑着,看着那些士兵应声行礼。有时候,获得一个人的信任并不难。

只要足够的坦诚和相对的信任。

回去的时候,看到阿骜在与门口的士兵争执什么,于是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

阿骜看着我回来,像松了口气,然后就像平时一样大声的叱责,“半夜三更的,你跑去哪里了?”

“看风景。”我嘿嘿笑着,向两个士兵飞了个吻,然后进了房间。

阿骜板着脸,呯的将房门关上,转过来看着我,吹胡子瞪眼。“看风景?你在这种时候还有心思去看风景?我还以为你被那个法老还是女王的抓去了。”

“怎么可能。曼菲士虽然暴躁,但总还是磊落的人,爱西丝今天受了惊,小命又捏在我手里,怎么会这么快来找我麻烦……”

“姐姐。”他打断我,我抬起头来看着他,“嗯?”

阿骜深吸了口气,伸手抱住我,轻轻道:“桀,我很担心你。可那士兵说不知道你在哪里,又不让我出去,我快急疯了。”

我先怔了一下,然后才拍拍他的脸,笑了笑,“哎呀,抱歉,以后我不丢下你出去让你一个人担惊受怕就是了。可你不是睡着了嘛。”

“笨蛋,这种情况谁还能安安心心的睡觉啊。”

嗯,莫明其妙的被弄到三千多年前的埃及来,周围的人都不知是敌是友,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应该不会睡得很熟的。我笑,又拍拍他,“放松一点啦,不是说既来之则安之嘛。反正在找到别的回去的办法之前,我们也只能在这里呆一年,就当度假好了。要知道有机会来三千年前的埃及的人——”

“桀。”他再次打断我,稍微红了脸,“我不是说这个。”

“哦?那是什么?”我拉开他的手,坐到短榻上,伸手将头上的发钗拨下来。这房间没有镜子,自己操作像有点困难,于是向阿骜招招手,“帮我一下。”

阿骜吸了口气,走过来,取下我头上的发钗,解开那些缎带,打散了发髻,手触到固定假发的夹子时却停了一下,抚着那一把乌黑柔顺的头发,轻轻道:“姐,你长发的样子很好看啊,为什么一直不留长发?”

“太麻烦啊。”我笑,“而且他们说性格温柔的人的头发才会柔顺,我要留长发,说不定一根根指到天上去。”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