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无字拼图-风魂 > 无字拼图-风魂_第43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43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5:44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40
会怎么评价你?背井离乡的可怜女孩?”

我笑,“啊,在这么短时间内能打听得这么清楚,真厉害。”

拉姆塞斯道:“我还没有回来就已经知道,只是没想到一回来就能见到你。”

“哟,那可真是消息灵通啊,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

“我只是不知道,像你这样的女孩子,为什么会对我感兴趣。”他凑近来,挑起一边的眉毛问。

“我也不知道,像你这样的驻外武官,为什么会对皇宫里发生的小事都了如指掌?你到底是为什么赶回来的?只是为了汇报军情?那没必要亲自回来吧——”

他忽的捂住我的嘴,将我按在椅上,凑近我轻轻道:“你知道的好像也不少呢,小姐。”

他张嘴,轻轻咬了咬我的鼻尖,“来,乖女孩,悄悄的告诉我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扳开他的手,先做了几个深呼吸,斜瞟着他,控诉。“你几乎捂死我。”

“抱歉,我只是一时太吃惊。”他先怔了一下,然后笑了笑,轻啄了一下我的唇。

他近得几乎贴上我的脸,我的右眼望进一片漆黑的夜色,左眼望进一片金色的朝阳。我伸手抚上他的脸,轻轻的叹息,“你的眼睛里写了字。”

“哦,什么?”

“左眼写着‘野’,右眼写着‘心’。”

他又怔住,看了我很久,然后收拾了戏谑的表情,正色道:“你的眼睛好像能看到很特别的东西呢。”

啊,那是因为先前看过漫画的原因。我几乎等于半个先知呀。

他握住我的手,“你愿意帮我吗?”

“不帮。”我笑,淡淡道:“我只是个过客,最多一年,就要回去的。我什么多余的事也不想惹。”

他眼中的神色微微一黯,“那为什么要找我?”

“啊,因为你长得比较帅啊,我在这皇宫里闷得要死,想找人说说话——”

我话没说完,嘴已被他的唇舌封住,粗鲁的,掠夺性的一个热吻,他好不容易松开我,在我耳边喘息道:“你觉得我是那种在你这样的女人面前还可以做到只是说说话的男人吗?”

早知道拉姆塞斯是出名的好色,只是没想到他出手会这么快这么直接。我稍微红了一下脸,他在我脸上印下细密的吻,一面轻轻的笑,“你真可爱。”

我吸了口气,伸手将他的身体撑开一点,问,“拉姆塞斯,你真的想要我吗?”

“想。”他笃定的点头,“你的身体,你的头脑,甚至你的心,我都想要。”

“真贪心。”我笑了声,推开他站起来,大叫了一声,“坦尼。”

那个小队长果然不知道从哪里站了出来,我向他伸出手,“你的剑借我用一下。”

“做什么?”他捂紧自己的佩剑,退了一步,警备的看着我。

拉姆塞斯也站起来,双手抱胸靠在凉亭的柱子上,微微偏起头,等着看我要做什么。

“不要小气嘛,借我一下下又不会怎么样,我又不拿来做坏事。我不会弄坏它的啦。”我走过去,将声音放低到请求的程度。

坦尼抓紧了自己的剑,“不行。”

我板起脸来,嘿嘿笑了声,一面将手指捏得格格作响,“你难道想让我用抢的?”

下一秒,那把剑已被抛到我脚边,我反而怔了一下,“咦?你这是做什么?我还没开始抢啊。”

坦尼又退了一步,“反正你也能抢过去,我干什么要多挨一次打?”

我差点喷出来,翻了个白眼,“那你一早给我不就是了,干嘛要我多费这么多口水?”

“那样的话,有违我自己的心意。”

也就是说,我借的时候给等于向敌人投降,我说要抢的时候给等于被敌人强迫,被迫无奈的情况他比较心安。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他是这种人?还是说被打过一次之后就变成这种人了?我乏力的叹了口气,弯腰捡起那把剑,走向拉姆塞斯。

他已经一点面子都不给的笑得弯下腰去。

我握着剑,剑尖指向他,“拉姆塞斯,拨剑。”

他怔住,不敢相信的看向我,“吓?”

我笑,“我们来比试吧。如果我输的话,我在这里期间就是你的,你想我干什么都行。相反,你输也一样。如何?”

他笑了声,一脸的轻视走向我,张开手,像是想要抱我的样子,“你想成为我的人,大可以用更坦率的方式——”

我的回答是“刷刷刷”的三剑,他一连被我迫退几步,再抬起眼来时,脸上的神色已变成吃惊。

最近我总是在输,输给乱马,输给杀生丸,输给吸血鬼,所以很不甘心,总想找机会赢上一场。当然对方得是个高手,赢坦尼那种人则一点快感也没有。而面前这一个据说骑马射箭剑术都很不错,而且还是个人类,所以我一时手痒就想好好打一场,就算输了也没多大关系,至少还赢了个帅哥。

我仍将剑尖对准他,微笑,“拨剑。”

他也微笑,手握上腰间的剑柄。“那就如你所愿。”

正文 第四十七章 要去西台了

47.要去西台了

剑与剑互相擦过而迸发的火花,金属特有的声音,刀剑的重量感,锐利刀锋透出的冷洌,交错的身形,肢体的碰撞,回荡在风里的喝叱声。

这是一场苦斗。一直打到太阳偏西也没发出胜负,坦尼一早已看呆在那里。

我握紧手中的剑,喘了口气,听到自己的激烈的心跳声,微微眯起眼看向那边的金发男子,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胸口随着呼吸剧烈的起伏,汗沿着浅棕色的皮肤滑下,有一滴像是从发梢滴到他眼里的样子,他的右眼突然眨了几下。

机会,我鹰一般掠起,剑挟着雷霆之势凌空向拉姆塞斯斩下。他举剑格住,但仍被我的剑势压得向后滑退半步。

如果是我的话,一格之后,就会闪身,将敌人的剑让过去,然后趁机攻击还在空中毫无防守能力的敌人,但他居然就站在那里,等着我落下来,在地上站稳,然后将自己的剑收起来,长呼了口气,“不打了。我认输。”

“吓?”我愣在那里,“明明还是平手——”

他躺到地上,将自己摆成个大字,一面喘息一面道:“你如果是男人的话,我一早便输了。”

我翻了个白眼,看他那副放松的样子,好像想要跟他再打下去是不太可能了,但这样的结果真是让我有点不甘心。我将剑往地上一扔,愤愤的坐在草地上,这算哪门子的胜利?大男子主义,沙文猪。

他爬过来一点,撑起头看向我,带着他的招牌笑容,“别摆出这样的脸来呀,你可是赢家呐,像我这样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要实力有实力的帅哥从今天开始就归你了耶,你还有什么好不开心的?”

我斜眼看着他,他居然向我抛了个媚眼,我当场便笑喷出来。

拉姆塞斯翻身坐起来,拍拍我的背,“你还是笑的时候比较漂亮。那么,接下来,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沉吟一会,“唔,暂时还不知道。”

“那么,交给我来安排好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我看看几乎要落到地平线那边的夕阳,“天都快黑了。”

“有些地方,一定要晚上去才能看到好东西呐。”他眨眨眼,扯出一抹魅惑的笑容,“要去吗?”

“好。”我站起来,把剑扔还给还在那边呆站着的坦尼,“我要先去洗个澡,你一会到宫门那边等我吧。”

他屈下一条腿,将我的手执到唇边轻轻一吻,“遵命,我的主人。”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想起阿天来了。一想到那只狐狸叫我主人的样子不由得就全身发毛,连忙将手抽出来,跑回自己的房间去准备洗澡。

远远的就看到拉姆塞斯牵着匹马站在那里等,于是一路从石阶上飞奔过去,拉姆塞斯伸手接住我,随手就将扶我到马背上,自己随即跨上来。跟在我后面的坦尼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骏马已绝尘而去。

那种速度让我伸手揪住马鬃,睁大了眼。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骑马呢,甚至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马摸到马,有一种兴奋的感觉涌上来,我禁不住大叫了一声。

拉姆塞斯微笑着,低下头来,轻轻的咬我的耳朵,问:“开心吗?”

“嗯。”我点头。

暮色四合,夜凉如水,有一个英俊的男人带着我策马奔驰在辽阔的大地上,风从耳边呼呼的吹过去,他的声音比风还要温柔,那样轻轻的问,开心吗?是个女人都不会摇头吧?那一刻,我几乎要连自己陷在三千年前的事情,阿骜的事情,全都抛到脑后,就想这样子让他带到天边去都行。

他腾出一只手来,轻轻托起我的下巴,“那么,是不是该给我一点奖品呢?”

我仰起脸来,在他唇角轻啄了一下,“谢谢。”

“不够。”他笑了声,突然松了缰绳,双手将我抱起来,让我侧坐在马背上,大半个身子歪在他怀里。我惊叫了声,下意识的就伸手抱紧他,“呀,你干什么?”

他抱住我,笑着俯下身来,“这样比较方便我们亲吻。”

“会掉下去的。”

“放心,月亮是匹训练有素的好马。”

“啊,撞到牙齿了……”

“你张开嘴就不会了……”

“唔……”

“闭上眼。”拉姆塞斯伸手捂上我的眼睛,在我耳边轻轻道,“我有东西要让你看。”

他的声音诱惑了我,我乖乖的闭上眼,感觉他将我抱下马来,走了很长一段距离,然后放下来,“好了,睁眼吧。看看这是怎样美丽的一个国家!”

我在睁开眼的那一瞬间被震慑住。

我们在一个山顶,面对着广阔无垠的大地,尼罗河在我们脚下,玉带般蜿蜒,星光在河面上宛转流动,再远一点,是城市的灯火,遥遥的与星光相映。

我不由得叹了声,第一次觉得语言和文字都是那么乏力的东西,在这样的大自然面前,所有的描述都难及其万一。

拉姆塞斯对着那片大地张开了双臂,声音里有一种由衷的自豪与渴望,“这是我的国家!”

我转头看着他,突然觉得他像变了一个人,所有嬉闹玩笑的表情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出发来的光芒,那是一种王者的风神。

他接着说:“可是这样美丽的国家,并不强大。”

我笑了声,“兵强马壮的,怎么算不上强大?”

“所谓的强大的国家,并不能以军队的情况来衡量,也不能以皇室的奢华,贵族的权势来衡量,只有所有的人民,不论是贵族还是平民,农夫、商人、工匠甚至包括奴隶都能丰衣足食安居乐业,那样的国家,才是真正强大的。”

我暗叹了声,心想,你是在说共产主义吗?

“可是,看看眼下埃及的权力中心,昏庸老迈的先王,年少无知狂妄自大的法老,心胸狭窄目光短浅的女王,贪财好色卑鄙无耻的神官……他们怎么可能会建设出什么强大的国家?”他的眼里有一种坚定的热忱,“我想要这片土地,总有一天,我会成为埃及的王!我会让埃及成为最强大的国家!”

必须承认,那一刻,我被他感动了。

他转过来看了我一眼,“我在西台的时候,认识了西台的三皇子,那是个得天独厚的男人,不但人才出众,而且出身还很高贵,毫无疑问,他甚至并不需要花太多心思,下一任西台国王的位子已是他的囊中之物,更可恨的是,他得到了我原本以为这世上不会存在的那种有王者器量的女人。我很妒嫉。”

他握住我的手,左黑右金的眸子发着光,“但是上天让我遇到你。”

我还沉在那种感动中,一时没反应过来,于是他握紧我的手继续道:“处乱不惊,胆大心细,目光敏锐,出手果断,剑术高明,而且——”他笑了声,“心狠手辣。就这一点来说,你说不定比夕梨更适合我。”

我被他一连串的夸赞搞得飘飘然,傻傻的追问:“你怎么知道?”

“我说过我回来之前就知道你的事吧,几乎每个细节我都打听得很清楚,得出以上的结论并不难吧。”他笑,“而且我和卡尔王子的情况不一样,我想得到这国家,只能用抢的,总会有要用非常手段的时候,太仁慈说不定反而会束手束脚。”

我回过神来,也笑了声,“我说过我不会插手这些事吧?”

他抓着我的手,将我拉近他,“我刚刚也说过,国家也好,女人也好,凡是我看上的东西,我都会抢过来!”

我啧啧嘴,“我没记错的话,下午的比试,好像是某人先认输的哦。”

他本想低头亲我的动作停在半空,整个人都像是僵了一下。

于是我稍微踮起脚,在他唇畔亲了一下,“会让埃及成为最强大的国家的拉姆塞斯大人难道想赖账?”

他静了一下,然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早知道下午就算打到死,也一定要赢你啊。”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我拍拍他的肩,“你就算没有我,也会成为很好的王的。”

他一怔,看向我,我迎着他的目光,微笑,“我相信。”

他又静了一会,然后也笑起来,执起我的手,轻轻一吻,“多谢你。我会努力的!”

那天我们在山顶上相拥而坐,七拉八扯的聊了很多,一直到看过比夜色更瑰丽的日出,拉姆塞斯才将我送回皇宫。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匆匆洗浴,倒头便睡。一直睡到中午侍女叫我起来吃饭。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