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无字拼图-风魂 >无字拼图-风魂_第45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45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5:4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4
房睡觉。

还没睡熟,就发现来了个不速之客。他从窗户翻进来,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我只佯装不知,待他俯下身来时,飞快的抽出枕下的剑,架上他的脖子。

来人连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是我。”

是拉姆塞斯。

我翻了个白眼,将剑收起来,“你还真像只猫,进来都不带一点声音的。”

他自嘲的笑了声,“只怕还不够轻,不然你怎么会发现?”

“那是,即使真是只猫也逃不过我的耳目。”

他笑,“嗯,看来你的确是到哪里都不用人担心呢。”

“啊,是啊。”我挑起眉来看着我,“你突然跑来干什么?不要说你担心我啊,会笑死人的。”

“嗯,我不担心。”他伸过手来,抱住我,凑近我的耳朵呢喃,“我只是想你了。”

“是吗?那……”我的话还没说完,唇已被他的覆盖。因为在沙漠里赶路而略微干燥的男人的唇,粗糙而火热,如细砂覆盖的炭。

我一时有点搞不清状况,不知道他为什么又突然对我热情起来,不由得皱了眉,伸手想推他。他按下我的手,舌尖趁我想开口发问的时候探进我的口腔,加深了这个吻。

这并不是我们之间的第一个吻,但我觉得他之前从没有这样热切与投入,就好像真正倾注了爱情一般,缓慢,炽热,而不失温柔的抵死缠绵,直到我们两人都几乎不能呼吸时才松开来。

我喘着气,看向他,“拉姆塞斯……”

他伸出一根手指来按住我的唇,低下头来,唇贴着我的颈,一路细吻到我的锁骨,一面喃喃道:“我想你了,比我预想中还要更想你,你走的那天下午[umd/txt电子$书下载到}www.ūmdtΧt.còm],我便开始想你了。我想我是习惯你在我身边了,片刻也不想分开。”

我怔住。

他伸出舌头来,在我两根锁骨之间舔了一下,抬起眼来看着我,“而且,一想到你在这边是以另一个男人的侧室的身份存在的,我就妒嫉得坐卧不安。所以忍不住便跑来接你了,跟我回去吧。”

“呃,那个……”我继续搞不清状况。即使他之前说想要我,也不过只是想要个可以陪他打江山的女人吧?为什么这些话听起来,倒真的像是个在谈恋爱的男人?而且,他不是很忌讳我会变成男人的事情吗?“你不在意了吗?我有一半是——”

他再次吻住我,将我没说完的话堵下去。“没关系,那不是个诅咒吗?总会有办法解开的,若是真解不开也没关系,不让你碰冷水就好。而且,即使变成男人,也还是你啊。我要的只是你……”

眼里闪动着欲望,拉姆塞斯深深的吸着气,手往下移,轻松的解开了我的腰带,往里探去。

“等一下。”我抓住他的手,“你不觉得,我们,呃,那个,有些事情还没有说清楚吗?”

“一早说过吧,我可不是那种面对自己想要的女人还能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说话的男人呐。”他笑了声,将我按倒在床上,咬着我的耳朵道,“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一边做一边说。”

我一把推开他,坐起来瞪着他,“你想打架吗?”

他又凑过来,“如果可以增加情趣的话,我不介意。”

我板着脸,叫了声,“拉姆塞斯,你忘记我们的赌约了吗?”

他叹了口气,停下来,坐在那里,很无辜的看着我,“我以为你也很想要我的。”

似乎我的确是调戏过他很多次,我咳了两声,“此一时彼一时。”

他又叹了声,很委屈的样子,“这太不公平了。”

他那样子让我反射性的想起阿天,下意识就倒抽了口冷气,往后靠了靠。

拉姆塞斯皱了眉,伸手拉过我,一面问“怎么啦?”一面探探我的额头。

“没什么。”我看着面前金色头发棕色皮肤,眼睛的颜色左黑右金的男人,摇了摇头。分明完全不像,我怎么会突然想到阿天的?难道是被他整得太厉害,所以一看人扮无辜就会有条件反应?那只臭狐狸,我回去非宰了他不可。

“怎么突然脸色变得这么差?要不要找医生?我听说你去过很多病人的家,会不会感染了?”拉姆塞斯一面抱紧我,一面很焦急的问。

我笑,“我要是真的感染了,你还这样抱着我,不怕被传染吗?七日热很厉害的,再强壮的人也熬不过几天就会被死神带走的。”

他也笑,“我决不会把你交给任何其它男人的,即使是死神也不行。我会跟过去,打倒他,再带你回来。”

好像是句玩笑,但是我看着他的眼睛,居然被感动了,觉得胸口暖融融的。

他抱紧我,低下头来吻我,呢喃道:“欧阳,跟我回去吧。”

“不行。我在这里的事情还没做完。”

“还有什么?”拉姆塞斯皱了眉,“你不是要假扮夕梨吗?已经成功了啊。卡尔和皇太后那边都吓了一跳,你想要的结果已经有了啊,难道还真想治好这城里的病人才走?那不是一两个人能办得到的事情好吧,欧阳,难道你——”

“只成功了一半。”我笑,“我期待的,是他们知道以后会做的行动。”

“欧阳——”

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来,坦尼的声音在外面说:“小姐,有人求见。”

“什么人?”

“不知道,过来传话的卫兵只说是个男人,戴着兜帽,看不清脸。”

“嗯,知道了,请进来,我一会就去。”

坦尼应声离开了。

我下了床,整理自己的衣服。拉姆塞斯跟下来,从后面抱住我,“你到底做什么?”

我回头笑了笑,“我想做的,不正是你所期待的吗?这国家的局势越乱,你便越开心不是吗?”

他怔了一下,抱着我的手紧了一紧,“你不必为我做这些……”

“你要搞清楚,拉姆塞斯。”我笑,扳开他的手,转过来正视他,“我这么做并不是为了你,那不过是因为我喜欢凑热闹。”

他叹了口气,然后笑了笑,坐回床沿上,“你去吧,我等你回来。”

“在那之前,要不要来猜一下?”我眨眨眼,“刚刚这个人,是王子派来的,还是皇太后派来的?”

正文 第四十九章 两边的反应

49.两边的反应

我的访客将兜帽摘下来,一头金色的长发在灯光下熠熠生辉,似乎要将整个房间都照亮一般。

我不由得赞了声,“真漂亮。”

有着漂亮长发漂亮脸孔的男人微微躬下身来行礼,“晚上好,尊贵的战争女神。”

我笑了声,“开门见山的说吧,神官大人找我有什么事?”

他怔了一下,但很快便也跟着露了个微笑,“您知道我的身份,那就再好不过了。”他说着话,瞟了一眼旁边一直握着剑柄的坦尼一眼,“我可以单独和您谈谈么?”

我向坦尼摆摆手,“你先出去吧,我有事会叫你的。”

坦尼很不放心的瞪了长发的神官一眼,退出去。

乌鲁西一开始并不说话,只上上下下的打量我。

我便也不说话,斜倚在铺着厚厚的垫子的短榻上,大大方方的任他看,一面拈起旁边的一串葡萄来吃,等着他开口。

他并没有让我等太久,轻轻的开了口,语气威严,“小姐您可知道假扮战争女神,会定什么罪?”

我斜眼看着他,“不知道,神官大人你是特意来定我的罪的么?”

乌鲁西微笑,“如果是那样,我便不会这样子悄悄的来见您了。”

“那么说,你是特意来提醒我的?”我将葡萄皮吐在一边的盘子里,也笑了声,“那还真是多谢你,我会在适当的时机逃走的。”

他稍微静了一下,然后道:“请恕我冒昧,小姐您为什么要假扮战争女神呢?”

“啊,那个,我有样学样罢了。既然有人带了头,扮得还有滋有味,我一向是喜欢凑热闹的,自然也想扮来玩玩。你知道,被人叫女神的感觉真是不错。”

他微微皱了眉,“您的那位随从,好像是埃及人?”

“你说坦尼啊?嗯,他是。怎么啦?”

“那么小姐您假扮战争女神的事,难道说也是埃及方面——”

我支起身子来,看着他,轻轻的打断了他的话,“你是这么希望的吗?神官大人?”

他绿宝石一般的眼睛有一瞬间的惊异,然后便淡淡的笑,“如果我希望您就是吗?”

“那就看你能给我什么了。”

乌鲁西继续微笑,“和您这样聪明的人谈话还真是令人愉快。”

“彼此彼此。”我继续吃葡萄,“我只是不明白,埃及为什么大老远的派一个女人来假扮别国的战争女神?还送医送药送食品?”

“那个就不用您费心了。”

“那我就省省心好了。不过,”我挑起眉来看向他,“你的意思好像是要我被抓以后,说自己是埃及方面授意的吧?你就这么肯定我会被抓?”

“事实上,真正的夕梨小姐已经动身从首都出来了,而且卡尔王子也已经派人往这边来了。”

“哦?”我坐起来,抓抓头发,“意思就是我如果想逃走,最好马上动身?”

乌鲁西稍稍移动了一下位置,我瞟了他一眼,叹了口气,“看起来你好像不打算让我走的样子。”

乌鲁西笑,“正是,您若是逃走了,谁去招供埃及的阴谋?”

“那么,我招供之后呢?会被送上绞刑架吧?”

他看着我,“如果您照我的意思说,我自然会设法救您。”

我又叹了口气,“我信你就有鬼了。”

他继续微笑,“或者您也可以去求求卡尔王子看,如果得到他的怜爱,说不定也可以不死。”

我托着自己的下巴,作思考状,“你是叫我去勾引卡尔王子么?”

“所以我说,和您谈话真是令人愉快。”

我啧啧嘴,“这计划真不错。一方面挑起西台和埃及的不和,最好是有战争,这样就能将卡尔从首都支出去,想要搞什么小动作也比较容易,当然,最好是能让他死在战场上回不来;另一方找个女人去勾引卡尔,能成功固然最好,不成功也能离间他们的感情。不过,按理说这种计划应该要找自己人做才好吧,为什么找我?你甚至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

乌鲁西微微欠腰,“您过奖了。以您的聪明自然也应该想到,如果用我们自己的人难免会让人起疑。”

“嗯,说得也是。”我点点头,“我现在还有一个问题不明白。”

“请讲。”

我微笑,“我为什么要配合你?你给我什么好处?”

乌鲁西走近一步,“您大概是我所见过最聪明的女人,但是,我想要提醒您一下——”他一直笼在袖子里的手突然伸出来,修长有力的手指,握着一把雪亮的短剑,以极快的速度向我刺过来,一面道,“不要仗着一点小聪明,就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啊。”

短剑刺在青铜的剑身上,叮的一声,溅出几粒火花来。

乌鲁西一怔,我笑了声,没给他反应的时间,剑脊重重击在他执剑的手腕上。他吃痛不住,呻吟一声,短剑掉到地上。我一脚踢开了,剑顺势就架上了他的脖子。“这句话可以当场还你。而且,附赠一条,别以为女人身边的剑都只是装饰品啊。”

基本上来说,会这么顺利制住他,大抵上是出于他的轻敌。或者他一开始也只是想威胁我,并不想至我于死地。但我不一样,我知道他有多危险,我一开始就用了全力。

他脸色变了变,我一手握着剑架在他脖子上,一手将他藏在袖子里的另一只手拉出来,夺下他手里捏着的瓶子。

小巧精致的水晶瓶子,里面装着大半瓶液体。我晃了一下,“哟,这个是那啥?白水还是黑水或者别的什么水?做什么用的?你本来是想给我用还是给你自己用的?”

他咬紧牙不说话,这时坦尼已闯了进来,“小姐,怎么了?”

外面的卫兵们也被刚才的打斗惊动,齐齐跑过来。我指着乌鲁西,“这家伙假扮神官,还想谋刺我。”

坦尼很紧张的打量我,“小姐,您没事吧?”

“没事。”我把乌鲁西交给士兵们,“把他押下去,关起来。这人又狡猾又危险,千万别给他逃了。最好不要听他说话,不管他做什么都不要放他出来。”

士兵们应了声,将他押了下去。

我长吁了口气,坐回短榻上,看着手里那瓶子。不晓得这是什么东西,好像皇太后手里有N多种不同效果的水,要不要找个人来试试看?我瞟了一眼坦尼,他也正看向我,好像还是有点担心的样子。我咧嘴一笑,他好像吓了一大跳,连忙向后退了一步,“那个,夜深了,请小姐回房去休息。”

“哦。”我将瓶子收起来,向自己房间那边走去。他依然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我突然回过头,他又像吓了一跳,脸色都变了一变。

我不由觉得很好玩,“喂,你在怕什么?你自己不是说我不是什么坏人吗?”

他静了一下,小小声的说,“但是,也不见得是什么多好的人呐。”

我卟的笑出声来,向他挥挥手,回房去关上门。

还没等转过身来,已被人从后面抱住,拉姆塞斯的头蹭过来,“你好像很开心呐,来的是谁?”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已整个人被他打横抱起来,我惊呼了声,伸手圈住他的脖子。

坦尼大概还没走开,下一秒便开始敲门,“小姐,怎么了?发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