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无字拼图-风魂 > 无字拼图-风魂_第48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48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5:5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40
    

晚上夕梨拖着我和她一起睡,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问学校怎么样,城市怎么样,最近流行什么,她喜欢的歌手有没有出新的CD……说着说着,她自己的神色先黯下去,慢慢声音便小下来,住了嘴,然后翻了个身,睡去了。

    

月光从窗口漫进来,她的脸在月光下宛如玉雕,睫毛微微颤动,睡得并不太安稳。

    

我叹了口气,她现在的心情,想必很矛盾吧。一方面是自己的国家亲友,一方面是唯一的爱人,哪一边都不舍得放弃。

    

大概是下午睡过头了,我在床上滚了好一会,始终没办法入睡,于是索性起来想出去走走。

    

才出门就看到外面走廊的栏杆上坐着一个人,修长的腿架在栏杆上,背靠着走廊的柱子,头微微偏向这边,金色的发在夜风里飞扬,俊美的脸上无尽寂寥。

    

我微微怔了一下,他的目光扫到我,也怔了一下,然后便淡淡笑了笑。

    

于是我扬起手来,一边打招呼一边走过去,“如此星辰如此夜,为谁风露立中窗。王子真有雅兴啊。”

卡尔微微皱了眉,重复了我念的那两句诗,“如此星辰如此夜,为谁风露立中窗?这是什么?什么意思?”



    “啊,那个……”是我看武侠小说看到的,觉得这场景很衬,就不自觉的念出来了。

    具体是怎么解释的,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于是就胡乱照字面上的意思说,“是我家乡的两句诗,意思是,这样的美丽的晚上,你为了谁一个人站在窗外吹风?”

王子沉吟了一会,目光像是要透过墙壁,看到睡在里面的那个人,很久之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你们的家乡,是个怎么样子的国家?可以告诉我么?”

他问得是

    “你们”,大概想知道的只是夕梨的国家吧。我笑了声,也在栏杆上坐下来,有一搭没一搭的讲那边的世界给他听。

    我们的衣食住行,我们的学习工作,我们的休闲娱乐……卡尔听得很认真,偶尔插一两句,待我觉得讲得差不多了停下来,他才又叹了声,轻轻道:“似乎,是比我这里好很多的地方啊。”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微微垂下来,神色有点黯淡,却又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

    

那个决心想必是令他伤心的。

我看着他,也跟着轻轻叹了声,“不舍得么?”

他抬眼来瞟了我一眼,淡淡的,寂寥的微笑。

    “不舍得也要舍得啊。要走的,始终是留不住。”



    “如果你开口的话,夕梨会留下的,你知道她——”



    “我怎么能做那么残忍的事情?”王子扬起一只手来,打断我。

    “如你所说,她回去比在这里要好得太多了。而且,她有父母姐妹在等着她……”

他的声音渐渐小下去,淹在风里。

    

对相爱的人而言,这样的决定又何尝不是一种残忍?我皱了眉,正想反驳他,卡尔的近侍跑过来,看到我在这里,先怔了一怔。

    卡尔扬扬手说:“无妨。”他才禀报,“埃及驻西台武官拉姆塞斯求见。”

卡尔没说什么,我先惊了一惊,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吓?”那家伙不是吧,这种时候了,还跑来干什么?

    

卡尔斜睨着我,“说起来,你那个随从也是埃及人呢。你认识拉姆塞斯?”



    “啊,认识。”



    “那么我们一起过去吧,看看他来做什么。”卡尔微笑着,也站了起来,率先往大厅那边走。

    我随即跟过去。

进去大厅第一眼就看到拉姆塞斯在那里不安的来往踱步,卡尔走进去,他才停下来,好像松了口气一般,行了礼,目光却越过卡尔的肩,看向我。

    

卡尔随头他的目光回头看我一眼,笑了笑。

    “不知道拉姆塞斯大人深夜前来,有什么要紧事没有?”



    “我只是来接我的女人回去。”拉姆塞斯指向我,毫不忌讳的说。

我翻了个白眼,哪有这样的人?

    

而卡尔居然没有一点意外的样子,看一眼我,看一眼拉姆塞斯。

    感觉上两个男人在眼神里交换了某些我不太明了的东西,然后卡尔一伸手,微笑道:“请便。”

于是拉姆塞斯便走过来,牵了我的手便往外走。

    



    “喂,喂。”我连连叫了几声,“这算什么啊?”



    “抱歉,”出了门,他稍微缓了一下脚步,转过来看着我,深吸了口气,“可是我等不下去了。”



    “我说过我不会有事的啊。”



    “我想来想去,还是坐不住。即使没有生命危险,我也不能让你在别的男人家里过夜。”他伸手抱起我,放到马背上,自己跟着跃上来,双臂紧紧的圈住我,附在我耳边低喃,“你是我的。”

像有一把火从我耳畔燎起来,我微微红了脸,“警告你啊,没事不要乱说话,谁会是你的——”

指责的话显然因为我的脸红而失去了应有的力度。

    拉姆塞斯轻笑了声,用一个吻堵住我下面的话,手一抖缰绳,马开始撒开了腿向前跑去。

    



    “等一下,”我推开他一点,叫道,“坦尼还被关在那里——”

他腾出一只手来固定我,再一次用自己的唇舌堵住我,末了还在我唇上咬了一口,声音低低的,带着点警告的意味,“别在我面前对别的男人表现得那么关心,我会吃醋的。”

我捂着被他咬痛的唇,瞪着他,“喂,你最好搞清楚,即使我现在和你在一起,也不代表你可以颐指气使的干涉我的行动和思想,我绝不会是任何人的附庸。”

他静了一会,轻轻叹了口气,“你不用担心,卡尔连你这主犯都放了,怎么会难为坦尼?明天他自己会回来啦。”拉姆塞斯将手移到我的胸口,按下去,“有时候还真想将你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不是石头做的。我做这么多事,在你心里,难道就连一个坦尼也比不上么?”

他的手温热,声音里却有着一种令人发冷的悲哀。

    

我不由怔了一下,下意识的伸手覆上他的,喃喃的唤了声,“拉姆塞斯。”

他看了我很久,然后又叹了声,抱紧我,将脸埋进我的肩窝里,声音闷闷的传出来,“我还真是败给你了。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才好?”

他的呼吸紧贴在我的皮肤上,有一种湿濡的感觉慢慢从皮肤渗进去,缠住了我的心。

    那是一种我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形容的情绪,我禁不住又叫了声,“拉姆塞斯。”



    “嗯。”他抬起头,用鼻音答。



    “如果——如果有一天,我要离开这里,你会怎么办?”我扭过身子,让自己能看到他的眼。

    



    “去哪里?我可以陪你去。”他说。



    “很远的地方,不在埃及,也不在西台,在遥远的东方。你大概不能去。”



    “有多远?”



    “远到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跟他形容这个时间上的距离。

    

他的手又收了收,将我拉得更靠近自己一些。

    “不能不去吗?”



    “不能。这世上总有些事情是自己无法掌握的。”我叹了声,就好像我从来也没想过要到三千年前的埃及。

    



    “我会将你留下来。”他看着我,一字一字的,坚定的说,“我会不择手段的将你留下来,就算你会恨我,我也不会让你从我身边离开。”

我望着他坚定的眼,不由得就想起卡尔之前说过的话来。

    不知道这两种答案,哪一个才是更爱的表现。

拉姆塞斯抱紧我,再一次像发表什么宣言一样,认真的说,“你是我的。”

我感觉自己在他那样的目光里整个人都软化下来,什么也说不出来,就那样软绵绵的靠在他的怀里。

    

那个瞬间,有一种就这样跟他走到天涯海角也无所谓的感觉。

    



    “得得”的马蹄声像是催眠曲,没过一会,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坦尼果然在第二天早上便自己回来了。

    再隔一天,卡尔被元老院一致通过受封为皇太子。我和拉姆塞斯混在人群里跑去观礼。

    

卡尔受了封,站出来向群众挥手示意的时候,那一阵呼声,真是天摇地动一般。

    



    “真是众望所归啊。”我赞叹。



    “嗯。”旁边的人附和。

我斜眼看向身边黑发黑眼的小女生,“咦,夕梨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微笑,“我不在这里要在哪里?”

我指指那高台之上,“那家伙能当皇太子,你才是最大的功臣吧,又是他的妃子,怎么着也得站在旁边吧?”



    “没那回事。”她稍微低了头,“王子能够成为太子是因为他本身的优秀,我什么都没做。我……”她顿了一下,“我并没有能站在他身边的资格。他迟早会迎娶一位身份相当的公主做正妃,而我也会在明年春天返回日本。我们……不可能……”

我看着她,叹了口气。

    这一对也真是奇怪啊,明明都那样的喜欢对方,却谁也不肯先迈出一步。

    



    “管他呢,你现在总还在这里不是吗?”我拉起夕梨的手,“走,我们去找他。”



    “欧阳小姐。等一下,不要——”

事实上她不叫我停下,我们也没能走多远。

    站在入口的楼梯两边的士兵刷的将长戟交叉放下来,拦住我们的去路。

    



    “让开。”我叫道,“你们难道不认识这是谁吗?她可是卡尔王子的侧妃。西台的战争女神。”



    “很抱歉,她只是个侧妃。”士兵还没说话,一把令我极度不快的声音插进来解释。

    

我微微仰起头,看到站在几级石阶之上有着金色长发,绝美容颜的神官,重重哼了声,“哟,这不是乌鲁西嘛。”

神官微微欠身,“上次承蒙小姐热情款待,在下时刻铭记在心,日后自当加倍回报。”

谁都能听出来他这句话什么意思。

    我又哼了一声,挑起眉,“废话少说,我随时等着你就是了。让开,我们要上去。”



    “只怕不能让小姐你如愿。”他淡淡的笑,“这里正在举行皇室的庆典,除了皇室、贵族和元老院成员以外,别的人是不能进去的。尤其是出身低贱的女人。”



    “你——”我实在很想冲上去暴扁他一顿。但是一方面夕梨死命拖住我,一方面我自己也知道在这种场合闹起来没我的好处,只得咬牙忍了,恨恨的和夕梨回到休息区。

    

拉姆塞斯本来在看什么东西的,见我们过来,顺手就收起来了。

    

我板着脸走过去,坐在他旁边。他笑了声,伸手捏捏我的脸,“怎么了,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刚才碰到乌鲁西了,那家伙扬言报复我,还不准我和夕梨上去找卡尔。”我恨恨的朝空中挥了两拳,“早知道一开始就应该杀了他。”

拉姆塞斯的表情突然凝重起来,“欧阳,那个人的话……”



    “放心啦,他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来几次我揍他几次。”我大咧咧的一摆手,不想再提那扫兴的家伙,“你刚刚在看什么?”



    “没什么。”

我凑近他,“是埃及来的密报吗?”

他笑了声,“你眼睛还真尖。”



    “说什么了?那边发生什么事了?有没有……”本来顺口就想问,有没有阿骜的消息。

    但话到了嘴边,那个名字不知道为什么,就说不出口。于是一下子噎在那里。

    

拉姆塞斯看了我一眼,神色很复杂,但却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哈哈,“真没什么。”

有点不对劲。

    我盯着他,“拉姆塞斯!”

他别开眼不看我。

我将他的脸正过来,“呐,你知道我的。对我隐瞒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吸了口气,“你先答应我,听完之后不要冲动。”

我的心一下子提起来,抓着他就叫,“阿骜出事了对不对?我弟弟出什么事了?他怎么了?”



    “先答应我。”他正色坚持。

我咬紧了牙,重重点头。

    “好。”



    “尼罗河女儿回来了。她教会了埃及人炼铁。王很高兴,人民也将她当做神一样的爱戴。”拉姆塞斯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

    我竖起耳朵,连呼吸都要屏住,只听他缓缓道,“凯罗尔小姐似乎和你弟弟很是要好,要好到曼菲士王开始嫉妒。有一天他们三人之间发生了冲突,具体什么事我的人没弄清楚,总之,欧阳骜现在已被关在大牢里——”

我转身就往外走,拉姆塞斯一把拉住我,“你答应过我不冲动。”



    “那是我弟弟啊!嫡嫡亲的孪生弟弟!他被关起来生死未卜你要我在这里参加庆典?”我甩开他的手,大叫,“谁知道这密报送来的时间里又发生了什么?谁知道曼菲士那暴躁又任性的家伙会干出什么事来?”



    “你打算就这样一个人跨过沙漠渡过海洋去埃及?”

我静下来。

    我知道那不可能。我没马没食物没水没向导,一个人不可能走得出西台。

    我需要拉姆塞斯帮我,至少,得让我平安到达埃及。

拉姆塞斯叹了口气,伸手抱住我。

    “我理解你的心情,所以才要你不要冲动。”

我任他抱着,只觉得浑身都凉透了。

    

如果阿骜有事的话……

好果阿骜……



    “多等三天好不好?”拉姆塞斯轻轻道,“我安排一下,然后就陪你回埃及。”



    “不。”我抬起头来,很坚定的看着他。

    “你有你要做的事情,别为我坏了事。我只希望你能帮我准备一下路上要用的东西,应该用不了多长的时候,我今天晚上就走。”

他皱了眉,重重的叫了声,“欧阳。你要拒绝人到什么程度?”

我深吸了口气,“抱歉。拉姆塞斯。我只有阿骜一个弟弟,能够早一秒钟去救他,我就不想拖到第二秒。你明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