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无字拼图-风魂 >无字拼图-风魂_第49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49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5:5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4
白吗?再说,如果我一直呆在埃及的话,这种事情就不可能发生,他就不可能——”

拉姆塞斯伸手按住我的唇,“别为这种事情自责,这不是你的错。”

这种事情,很难说谁有没有错。喜欢一个人,又有谁能说是对或错?如果不是我和阿骜之间发生那种事情的话,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将他一个人丢在那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拉姆塞斯轻轻叹了口气,“这样吧,你带一个小队的人先走,我迟两天一定会追上你。”

我也叹了口气,点头。

一连赶了三天路,虽然我还赚不够快,想尽早到埃及,却不能不顾已累得不行的人和马。连我自己的身体,也像是完全散了架。

就在我们停下来休息的时候,遭到了伏击。

先是一阵急如骤雨的箭,然后是突然冒出来至少十倍于我们的敌人,将我们团团围住。

这一仗,我们败得毫无悬念。

我用剑挡下一支箭,回身一脚踢开攻过来的一个敌人,便发现我们这边已没几个能站着的人了。

坦尼倒在我脚边,背上插了五六支箭,胸前还被人砍了一刀。

他望着我,嘴里吐着血沫,用尽最后的力气道:“欧阳小姐……快……逃……”

逃,我也想啊。可是目前我们这边已没有一匹马能跑得动,又被人团团围住,我怎么可能逃得出去。

正想怎么逃,又是一阵箭雨射过来。

沙漠里连个可以躲的掩体都没有,箭又太多,我才拨开射向胸口的箭,腿上便挨了一箭,吃痛不住,身形一个踉跄,后背又中了两箭,整个人跌在地上,眼睁睁看着敌人们冲了过来,我勉强举剑架住劈过来的一剑,却已挡不住另一人踢过来的重重一脚。

被踢得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痛得连握剑的力气都没有了。逃是逃不掉了,不如装死吧。说不定一会他们就走了。我趴在那里动不了,有一点自暴自弃的这样想着,已有一人踩上了我的背,一面叫,“队长,找到了,那女人在这里。”

被叫做队长的人走过来,“神官说她身上有瓶白水,要提防她装死,一定要把头砍回去。”

踩着我的人应了声,“知道了。”

原来是乌鲁西的人。

我早该想到的,能出动这么多人截杀我们的人本来就不多。

或者是曼菲士那对白痴姐弟让我大意了,乌鲁西手里毕竟是掌握着皇太后的直属军队。没有什么人能以一己之力对搞整个军队。我太轻敌,又太心急,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意识随着失血过多慢慢的焕散,踩在我身上的人举起的那把斧头在我眼前晃出一片白光,我居然在那片白光中看到了阿骜的脸。

带着一点温柔的微笑的阿骜的脸。

我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向那张脸伸出手。

至少,在死之前,我想要再见你一面啊……

我最最亲爱的……弟弟……

斧头劈断骨头的声音……

手乏力的垂下来……

一片黑暗……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

52.庄生晓梦迷蝴蝶

“喂,醒醒。”

……好像有人在叫我?

“快点起来了。”

唔,我呻吟了声,睁开眼,视线缓缓由模糊变得清晰。然后刷的惊跳起来。

毫无疑问,这是我睡了十几年的我自己的房间。我熟悉的床,我熟悉的书桌,我熟悉的柜子,我熟悉的天花板。

白色的九尾狐坐在我被子上,舔着自己的爪子。“哟,你总算醒了。”

我下意识的摸上自己的脖子,没有伤。怔怔的眨了眨眼,我看向面前的狐狸,“我回来了?”

阿天微微眯起眼,“回来?你以为你去了哪里?”

“我以为?” 我怔了一下,然后从床上跳下来就往外跑,“阿骜呢?”

“上学去了,叫了你好几声你没醒,他好像很急的样子,就先走了。”阿天化做十五六岁的俊俏少年,跟过来,笑眯眯的看着我。“哦哦,看起来,昨天做了很有趣的梦么?”

是梦吗?我怔往,慢慢将放在阿骜房间门把手上的手收回来,转过来看着阿天。

那样真切的体验,居然是梦吗?

阿骜的告白,爱西斯的毒蛇,拉姆塞斯的吻,卡尔和夕梨的悲哀,斧头砍下来的痛楚……分明是那么清楚的记忆,怎么会是梦?

阿天带着那种狐狸特有的笑容,缓缓凑过来,“可以告诉我么?昨晚的梦?”

我瞪着他,“说,是不是又是你在捣鬼?”

阿天很无辜的摊了手,“天地良心,我还米本事到连人家做梦都能控制得到呢。”

“臭狐狸——”我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正想要给他点颜色看看,好教他以后不敢在我面前作怪,门铃声突然响起来。

“有人来了。”阿天笑着,指了指门口。

“算你运气好,给我记住。”我哼了一声,将他顺手往旁边一甩,跑去开门。

门外站着御村,穿着件黑色的风衣,带着点淡淡的笑容,看到我的时候,这笑容稍微僵了一下,然后嘴角上扬的角度便大了起来。“哟,看起来你趁机在睡懒觉啊。”

我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睡衣,皱了下眉,都怪那只臭狐狸。要不是他在那里叽叽歪歪。我怎么会睡衣没换就跑来开门,还让这家伙笑话。

“嗯,稍微起晚了一点。你来做什么?”

御村微微皱了眉,“你不是吧,昨天才约好的事情,今天就不记得了?”

昨天才约好?我有一刹那的意识模糊。

他昨天有说要来找我吗?说要去看展览真的只是昨天的事情吗?我真的感觉好像过了一两个月那么久。

我拍拍自己的头,让他进去。“你稍微等我一下啊。”

御村点点头在沙发上坐下,我跑去洗漱,换衣,然后准备出门。

带上门的那个瞬间,看到那只九尾狐蹲在沙发背上,扬起爪子来向我挥了挥,细长的眼里满是笑意。

我没由来的就打了个寒颤。

御村侧过眼来问,“怎么了?”

“没事。”我吸了口气,摇摇头,将门锁好。“走吧。”

公主陵中国古文物展设在市展览馆二楼。我们到的时候还很早,只有几个穿唐装的工作人员在忙。展厅布置成古代宫殿的样子,雕梁画栋,展出的文物摆在雅致的桌几上,青铜的香炉里燃着檀香,四面垂着轻烟般的纱幔,如梦似幻。

御村咋舌,“古代中国人都住这种房子吗?”

我翻了个白眼,“怎么可能,王公贵族才会啦。”

说完这句话,我自己先怔住了。这对话,好熟。就好像曾经听过似的。

旁边一个正在摆放一个青瓷碗的女孩子听到我们说话回过头来看了我们几眼,脸上显出喜出望外的神色来,放了那只碗,几步走过来便抓住了我的手,“欧阳,这不是欧阳桀嘛。”

咏倩。

我被她握着手,只感到全身发凉,我想起来在哪里听过这些对话了。是在那个梦里。或者说,在阿天告诉我那是一个梦的那个场景里。

“咦,怎么了?你不舒服吗?”咏倩问。

“啊,没有。好久不见。”我僵硬的牵动嘴角,挤出个笑容来。

“是呢是呢,我都没想到你搬来这里。”咏倩拉着我的手,很亲热的说一些家常,又开了几句我和御村的玩笑。

我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手心里不停的渗着冷汗。

还没多少客人,其它几个穿唐装的工作人员也走过来搭话,没一会就将我拖进更衣室去了。

我在那里被她们妆扮成唐装佳人。和那天一样的打扮,但镜中自己的脸色却有着胭脂都盖不住的苍白。

等一下我出去,御村是不是会赞我漂亮,然后阿骜会从后面用自己的外套将我包起来?

一想到这些,就觉得自己双腿发软,一步都迈不出去。

“好啦好啦,快点出去让男朋友看看。不要害臊啦。”咏倩取笑着,和几个工作人员一起将我推出去。

我站在御村面前,微微颤抖,果然听到他自喉咙深出发出来的痴迷一般的赞叹,“真漂亮。”

我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反射性的回头,果然正看到阿骜和几个同学走进来。一时间僵在那里。

我感觉自己的思维空前混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梦吗?

之前的那个是梦?还是现在的这个是梦?抑或是——

从我生日的隔天开始就是一个长长的梦?

阿骜也怔了一下,然后微微皱了眉,“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那个打扮是怎么回事?”

旁边咏倩先开了口,“阿骜,阿骜是不是?我是咏倩啦,还记不记得我?”

阿骜静了有几秒钟,然后打出他的招牌微笑,“嗯,想起来了,你以前常和姐姐打架呀。”

“嗯,没错,你那时还常常哭呢。”咏倩掩了嘴笑,“没想到长成这么棒的男生了。”

我看着他们寒喧,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是不是我一会出门就能碰上昊玥?是不是会有阿骜的同学来找我,说他不见了?

御村握住我的手,柔声道:“好凉。你从刚进来开始,就好像有点不太对劲,要不要紧?不舒服的话,我们先回去吧?”

我摇摇头,“没关系,我大概只是着了凉。”

这时候怎么能走?万一我走了,阿骜真的又被带到古埃及去了怎么办?

“是昨天那样子躺在地上的原因吧?”御村脱了自己的风衣披在我肩上,“以后要小心点。”

“嗯,”我应着声,拉了拉他的衣服,然后就听到阿骜的声音说:“姐姐,不用介绍一下吗?这位是?”

我抬起眼,见阿骜正看向御村,乌黑的眼里沉甸甸的也不知是什么情绪,总之看得我很不舒服。

不由得又想起那个梦来。

我记得他在那里跟我说,“你永远不会像我喜欢你那样的喜欢我。”

我记得他在那里看着我,眼睛里就像有两簇跳动的火焰。

我记得他在那里吻我,炽热如火,狂野若风。

我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就等于往御村身边靠了靠,捂着自己的唇,突然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样的弟弟。

“姐姐?”阿骜皱了眉,完全不知情的样子。

是呢,只是我的梦吧。我静了几秒钟,轻咳了声,调整了一下情绪,介绍:“御村托也,我同学。欧阳骜,我弟弟。”

御村伸出手去,微笑,“幸会。”

阿骜跟他握了手,嘴抿得很紧,似乎一点想要和他说话的意思都没有。我皱了眉,轻轻的叹了声。

阿骜他,是不是真的……

这种事情太无稽了。

我重重的甩甩头,想将这想法甩出去。

阿骜斜了我一眼,同样是复杂得叫人理不清楚的眼神,然后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阿骜。”我叫了声,追过去。他皱了眉,问,“你跟来做什么?”

“我——”我怔了一下,不知道要怎么表达。我总不能直接说是为了阻止他被拖到古埃及去吧?

“回去吧?你朋友在等不是么?”

我回过头去,看到御村站在那里,向我淡淡微笑。再扭过头来,这边也是淡淡的微笑,“妨碍姐姐约会的弟弟是会遭天遣的。”

我愣在那里,看着阿骜一步步走开,然后和几个同学一起,说说笑笑的上了楼梯。

明明知道也无法阻止吗?

事情一定会照那样发展吗?

那真的只是个梦吗?

“咏倩,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看,认错人的昊玥出现了。我转过身,看着衬衫长裤带墨镜的昊玥,乏力的笑了声,“你认错人了。先生。”

他看着我,“啊,抱歉。不过,小姐你的脸色很差啊,不要紧吗?”

我摇摇头,完全没有像那次一样逗他的兴趣,道了谢就往御村那边走去。精神有一点恍惚,迎面就撞上了一个人。

“啊,抱歉。”我一面道着歉,一面抬起头来,看到特莱斯微笑的脸。

“没关系,下次走路小心点。”他说,然后就回过头和他美丽的未婚妻说话。

我叹口气,碰到昊玥,看到特莱斯,下面是不是就只能等着阿骜的同学跑过来跟我说阿骜消失了?

“欧阳,你真的不要紧吗?”御村握了我的手,另一只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虚弱的样子。”

是吧,只不过那种虚弱并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我从来没有觉得这样乏力过,就好像自己像一只木偶,被无形的绳索操控着,按着一个已定好的路线前进。就算知道结果,也没办法往旁边偏移一寸。

我抬起眼来看着御村,轻轻的笑了笑。“嗯,我觉得有点冷,你抱抱我好么?”

他先怔了一下,然后就笑了,伸手抱住我。“我的荣幸。”

他的怀抱很温暖,手臂很有力,心跳稍有点快。我伏在他怀里,深深吸了口气,这个时候,我只想知道我自己是不是确实存在的实体。于是我问,“我在这里吗?”

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御村又怔了一下,然后居然给了我答案。“是的,你在。”然后收紧了手臂,将我抱得更紧一点。

这就够了。

我这样想着,静静的伏在他怀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个男生走过来,轻轻的问,“那个,请问一下,你是欧阳骜的姐姐吗?”

来了。

我站直了身子,握紧拳头,看向那个男生,“阿骜怎么了?”

像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