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无字拼图-风魂 >无字拼图-风魂_第56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56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6:1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4
茫然,有一点甜蜜,有一点幸福,但更多的,是伤感。他幽幽道,“我想,那边肯定有个很重要的人,我总是觉得,我不快点回去不行。但是,却完全想不起来其它的任何事情。我努力的,努力的想要记起来,可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重要,我却把他全都忘记了。这一点,才叫我痛苦。很痛……”

声音缓缓的低下去,我几乎就要以为下一秒他就会哭出来,但是他并没有。白净的脸上,只有一抹静静默默我说不上来是什么的表情,而他这表情却像一根刺,狠狠的在我心底扎了一下,我忍不住握了他的手,喃喃唤了声,“蒿里……”

“抱歉,学姐。”他看了我一眼,“真是不好意思……虽然只是初次见面,但是却觉得学姐是可以信赖的人,不自觉的就说了那么多的话……”

“没关系。”我笑了笑,“我很高兴你能和我说这些话。以后有什么事情,也尽管和我说。”

他静了一会,淡淡的露了个笑容——到这时候,这个嘴角上扬的角度,才可以称为笑容——轻轻道:“谢谢。”

我才想再说什么,已有个人大叫着我的名字,跑进来。

我站直了身子,才看清楚是道明寺,招呼还没打,人已被他拖到身后。小卷毛的大少爷一手扶着我,一手指着高里,口里还喘着气,显然刚刚跑得不慢。

他喘了口气才叫道:“不是警告过你吗?怎么才第一天来就和这小子扯上关系了?你这白痴女人的脑袋是干嘛用的?一点记性都没有吗?还是故意找死——”

高里看着我们,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想来是早已听惯了这种话。我向高里露了个歉意的笑容,将道明寺拖出美术教室。

“喂,你干什么?”

“我要问你才对吧?”我盯着他,“你干什么这样心急火燎的跑来,还当着人家的面说那种话?”

“我听说你故意跑去和他说话,而且还把他搞得很痛苦的样子,怕真的会有诅咒这会事啊。”

我叹了口气,“那你刚刚对着他说那种话,难道就不怕?”

他静了一下,看着我,很久才道:“和你一起,就不怕。”

我也静了一下,又叹了口气,“道明寺。你没必要这样对我,我们两个,不可能成为——”

“我知道。”他打断我,声音有点闷,但语气很笃定。

我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于是有点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

他伸过手来,轻轻的抚上我的脸,“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么?你和其它男人亲热,你躲我,甚至骗我,我怎么会不知道?我也气过,恼过,可是啊,欧阳。”他顿了一下,温热的掌心贴上我的脸,“只要是和你有关的事情,我就没办法当我没听到没看到啊。”

有这样一个男生,用这样的声音这样的眼神跟我说这种话,说不感动是骗人的,但是——我笑了声,“所以怎么样?你想要我对你的这种感情做出怎么样的回报呢?”

他反而怔了一下,“欧阳……”

我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轻佻的在他身上磨蹭,用舌尖勾画他的唇形,轻轻吐息,“用我的身体么?”

道明寺的背突然僵了一下,然后用力的推开我,涨红着脸,吼了句,“欧阳桀,你这白痴。”然后就飞快的跑走了。

我被他推得一个踉跄,退了好几步才站稳,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方面来说,道明寺家的少爷和西门家的少爷,还真是有着天差地别的距离。而我,貌似自从阿天住到我家之后,对这样的事情就越发的得心应手了。

我被那只狐狸带坏了。

回家的时候,已经平日要晚,路上的人不多了。我慢慢的骑着车,一面回忆高里是几时回去的,貌似还是延王来接他的吧?正想着呢,就到了十字路口。红灯,我停在那里,百无聊赖的数着对面记时器上的数字,然后就看到了高见泽。

他骑着机车,以赛车的速度直冲过来,像是根本没看到前面的红灯似的。我皱了眉,什么事急成这样,对面又不是没有车,这样闯红灯太容易出事了呀。

等一下,好像有点不太对。

高见泽冲过我身边的时候,我看到一只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的白生生的手,正搭在他的手上。

“汕子。”我反射性的大叫了一声,“白汕子!住手。”

那只手忽滴缩回虚空里,高见泽的车在冲出人行横道那一瞬间转了弯,摔在路边的绿化带里,高见泽整个人被甩了出去。

我连忙放了自行车跑去扶他,“老师,你怎么样?要不要紧?”

他在我的扶持下坐起来,将防风眼镜推到头顶,看着那辆摔在旁边两个轮子不停空转的机车,脸色发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这时边上围过来几个人,七嘴八舌的问,“怎么样?严不严重?要不要叫救护车?”“怎么会弄成这样的?刹车失灵了吗?”“大概吧,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故意闯红灯的。”

高见泽勉强站了起来,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确定没有大碍之后,就走向自己的爱车,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然后就露出很不解的样子来。

车没问题。

那是自然的,有问题的是那个被泰麒带到这边来的女怪。

我凑过去问,“老师,你没事吧?是不是还是去医院看看比较好?”

高见泽想了几秒钟,没有反对。

于是我陪他去了医院。

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没伤到骨头,只有些小擦伤。但是高见泽坚持做了神经方面的检查。他很在意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刹不了车的错觉。

结果是一切都没问题。

医生说大概只是因为太疲劳太紧张,叫他以后工作不要太辛苦,精神尽量放松点。

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高见泽叹了口气。

我想,作教师的工作强度大概还没有令他觉得自己精神上有问题才是,那么就是那一边了。我试探性的问,“藤井先生那边怎么样?”

“状态很差。昨天打了电话来,说很想要我过去。”

他燃起一根烟,看向自己的爱车,似乎是在考虑要不要骑。

“老师,你还是叫出租车回去吧。”我冲口而出。汕子之前虽然因为我那一声大叫缩了手,但谁知道她会不会干第二次?

“嗯,也好。”他打了个电话,像是请谁来接他还是帮他拿车之类,然后看向我,“欧阳,今天谢谢你了。”

“老师跟我客气什么。”

“很晚了,你先回去吧。”

“没关系,我陪你等等吧。”我推了自己的车,倚在上面,轻轻的笑。

高见泽笑起来,“看你的样子,好像不放心我一个人似的,我难道还需要你来保护?”

我的确是不放心。虽然知道如果汕子和敖滥真的要做什么,估计我也保护不了他,但如果我这样回去,而他又出了事,只怕我会一辈子不安心。所以,我想,我至少要等到他的朋友来吧。

讪讪的笑了声,我试图转移话题,“你要去吗?”

“去哪里?”

“藤井先生那里啊。”

高见泽皱了眉,烟在他修长的手指间燃了好长一段,他才自嘲的笑了声,轻轻的弹了,“老实说,我不知道。”

“嗯?”

“有时候觉得,我是真的太宠他了。所以他总是觉得,要我帮他做这个那个,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甚至都从来没考虑过,我是不是真的都做得到……”他顿了一下,又叹了口气,“这次也是,他状态不好,开头就叫我过去,都没想过,我的工作,是不是就是那样说放就能放的……”

烟燃尽了,像是烫了手,他忙忙的掐灭了,扔到一边的垃圾桶,又笑了声,“真是的,我跟你发这些劳骚做什么。不过欧阳你也很奇怪呢。”

“嗯?什么?”

“你好像,一直都不意外,不吃惊,不反感——我们的事……”

我笑了笑,不知道要怎么解释,难道告诉他作为一个同人女,没关系的尚能凑成一对,何况像他们这样本来就是的?

幸而这时高见泽的朋友已来了,寒暄几句。本来说要送我,但是不顺路,而且我的自行车也不好带,所以商量的结果是他载高见泽回去,我自己骑自行车回家。

分手没几分钟,我突然就闻到一阵涨潮海水一般的腥味,然后就感觉到有一双手扼住了我的咽喉。不至于窒息,但绝对不轻。

我差一点从车上摔下来,连忙用脚撑了地,伸手去扳扼住我脖子的手,艰难的说,“汕子,放手。”

“你知道我?”有一把很怪异的女声妖异的问:“你是敌人吗?你是王的敌人吗?”

“不是!”说话越来越困难了,“不论是泰王,还是泰台甫我都不会与之为敌的。”

“不要碍我们的事。”

这句话说完之后,那双手便消失了,我大口呼吸。

夜幕深垂。

这条路上基本上看不到人,昏黄的路灯一明一昧,其余都是黑暗。

我觉得自己的后背都被冷汗浸湿,当下没命的蹬车,只想早一分钟到家。

进门那一刻,感觉自己是从地狱回到了人间,几乎整个人瘫在来开门的阿骜身上。

阿骜被我吓了个半死,连忙扶我坐到沙发上,倒了杯热茶来,连声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只说回来的路上看到高见泽出车祸,送他去医院什么的。

汕子那双手,只要再想起来便忍不住浑身发冷。

怪不得人们会那样对待高里。这种经历,一次都已经太多了,他身边的人,也不知经历多少次吧。

阿骜只当我看到熟人出车祸,一时发悚,也没多问,去热了饭菜端来,柔声道:“别想太多了。吃点东西,然后洗个澡,好好的睡一觉,明天就会好起来的。”

我只点头应声,乖乖照做。

阿骜一直看着我钻进被窝才从我房里退出去,过了几秒钟又推门探头进来道:“有事就大声叫我。我会一直在这里。”

我点头,他将门关好。

“是什么?”

细细柔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一扭头就看到阿天细长的眉眼,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一种放下心来的感觉。

他凑过来吻我,继续问:“是什么?叫你怕成这样?别跟我说只是车祸哦,那种话,只有阿骜那笨小子才信。”

“嗯,不只是车祸。”我看着他,突然有了个决定,“你能对付饕餮吗?”

“咦?”他像是惊了一下,“你说阿徹吗?”

“不是,另一只。”

“你今天撞上饕餮了?”阿天的眉挑起来,脸上的轻佻一扫而光,很感兴趣的样子。

“还没。”但是如果我想继续插手高里的事,估计距撞上它,也不远了。“你打得过饕餮吗?”

“要看它有多少年道行。”阿天笑,碧清的眼里流光溢彩。“不过我很有兴趣。我想跟阿徹比划一下想了很久了。可是伯爵禁止店里的人打架。”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是这么好斗的?”我忍不住想翻白眼,换谁都会禁止吧。想想那里都是什么啊?饕餮,妖狐,三头龙……那要打起来还得了。

“时光太久,总要找点事情来做嘛。”阿天有点迫不急待的样子,切切的问,“它在哪里?”

“我还不知道,但肯定有就是了。”我斜眼看着他,“你明天跟我去上学吧。”

“嗯。非常愿意。亲爱的主人。”他很开心的样子,又亲了我一下。

我突然有点后悔,带这家伙去学校,到底是不是明智的举动?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妖狐VS妖狐

59.妖狐VS妖狐

教室的气氛貌似在我走进去那一瞬间凝重起来。起因在南野秀一看我的目光。

准确的说,是看向我身后的目光。

那里,有一只正在用隐身术的妖狐。

我忍不住也回头看了一眼,后面什么也没有。这家伙用隐身术的时候,连我也看不到,根本不知他到底在不在。

只见南野的目光渐渐变成凛冽,然后用一种压低的,轻轻的,微微颤抖的声音道:“欧阳,你好像带了不得了的东西来呢。”

那声音里有种毋庸置疑的兴奋与斗意。

我不禁皱着眉,不但阿天,连一向温柔冷静的南野见了合意的对手都会忍不住有这种感觉吗?这就是所谓高手的寂寞吗?那么,杀生丸呢?会不会也会对和自己相当的对手比较感兴趣?

我不由得又回了一下头,还是看不到什么。但是腰上突然紧了紧,有什么抱住了我的腰。

我反射性的就给了一个肘拳,挥空了,耳边似乎有阿天吃吃的笑声。周围的人显然对我突然的动作很不解,一个个瞪着眼看我。

“看什么?没见过人家伸懒腰啊。”我翻了个白眼,放下书包,坐下。

达也卟的笑出声来,“你伸懒腰的姿势,越来越优雅了呢。”

我又翻一个白眼,“啊,因为我最近准备去练艺术体操。”

达也像是噎了一下,闭了嘴,扭头看向一边。

那边的毛利兰却突然接了话,“真的吗?欧阳你真的对艺术体操有兴趣?”

我也噎了一下,“吓?”

兰跑过来抓住我的手,“你有兴趣就太好了,昨天体操部的部长还想找我去帮忙呢。我是——”

“你等一下,”我打断她,“为什么要找你去帮忙?我们不是有体操之星浅仓南吗?”

“是啊,可是临时接到的通知,这次的比赛是格斗体操呢。浅仓她不会格斗吧?所以部长想找身材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