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无字拼图-风魂 >无字拼图-风魂_第63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63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6:2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4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他笑了笑,脸色的神色居然很正经。

    “你不知道我吃什么,不知道我会什么,也永远不会知道一千年到底有多久。”

我不由得又怔住。

    

他的声音幽幽的,有如另一个世界传来,“久到可以让你再也找不到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这样的声音,令我的心没由来的一揪。

    我连忙抓住他的手,打断他,“那么,我这次考试就全靠你了。”

他居然笑了笑,行了个比基德更标准的吻手礼,用比基德更流畅的英文道:“您的命令,就是我的愿望。”

正文第六十七章船到桥头自然直

67.船到桥头自然直

第二天去兑现支票买了手机。

    

虽然不太记得是不是和道明寺送我的那个一模一样,但他应该不会介意这个才对。

    想了一下,又挑了两个一模一样的手机,准备送一个给阿骜,方便随时联系,免得他有时候等我等得太着急。

    

往回走的时候,经过一家男装专卖店,目光被橱窗里的新装吸引,停了下来。

    

不知为什么,就觉得那套衣服很适合阿骜穿。正想是不是去哪里淋点冷水进去帮他试试看的时候,身后有人叫,“哟,这不是欧阳嘛。”

我回过头,看到西门站在那里,臂弯里还挽着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子。

    女孩子拿比较的目光在看我,他自己反而很自然,微笑着扬起手来和我打招呼,



    “啊,碰上你正好。”我笑了笑,从包里翻出那个装手机的盒子来,“你帮我还给道明寺吧。”

他接过去看了一眼,皱了眉,“什么东西?手机?”



    “嗯。”



    “你不觉得你自己去还比较好吗?”

我笑,“你不是希望我尽量少和他接触吗?”

西门静了一下,“但是——”



    “既然在这里碰上,干脆再帮我个小忙吧。下次请你吃饭。”我打断他,拖着他往店里走,一面向那漂亮女生笑笑,“啊,不好意思,可以借我用一下么?十分钟就好。”

西门一手被那个女生挽着,一手拿着手机盒子,被我拖进店里,连声叫道:“喂,喂,欧阳,你想干什么?”



    “想你帮我试套衣服。”我跟导购员说,叫她去拿衣服,然后回头打量西门。

    

他半真半假的叹口气,“只是帮忙试吗?我还以为你要送衣服给我。”

我看了看那个跟进来紧挨西门站着的女孩子,笑了笑。

    “送你衣服的事情,哪里轮得到我做。”

这时导购员把衣服拿过来,西门横了我一眼,进试衣间去了。

    不一会走出来,一面拉了拉袖子,一面问,“怎么样?”



    “唔。”我沉吟着,围着他绕了一圈。果然帅哥穿什么都好看。阿骜差不多和他一样高,只稍微瘦一点,应该也能穿出这样的效果来吧。

    

我绕到他右边的时候,他侧眼看着我,突然就伸手拉过我,捏着我下巴,令我的脸转向镜子。

    

我皱眉,挣开他,“干什么?”

他微笑,“没什么,我只是想让你看看你自己刚才那种表情而已。”

我怔了一下,转向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眨了眨眼,没觉得有什么异样,“怎么了吗?”



    “也没什么,不过我从来没有见你露过那样甜蜜的表情而已。”

甜蜜?

    !

我机械的转过去看着他,“那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很好奇你要买这套衣服送给谁。”西门挑了眉,眼里有一种很不好形容的意味。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顺口就答,“我弟弟啊。”



    “弟弟……吗?”他顿了一下,然后就勾出一抹

    “我明白”的笑容来,“没想到欧阳你居然好这口啊,简直比美作还恶趣味。”

我又怔了一下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脸上突然就有点发烫,然后急急的分辩,“不是你想的那种事情啊。”

然后不再理会他,跟导购员说我要买这套衣服,西门又斜了我一眼,走进试衣间。

    

走到里面的收银台缴了钱出来,西门已换回自己的衣服。我站在那里,看着导购员将那套衣服叠好装起来,不知为什么,觉得心跳很乱。

    西门这家伙偏偏还嫌不够一般,凑过来道:“其实也没什么,现在的女人不是很流行找小情人吗?”



    “都说不是你想的那种事情,是亲弟弟啊。手机记得帮我还给道明寺啊。”我白了他一眼,从导购员手里接过纸袋,在她

    “多谢惠顾”的甜美声音里飞快的跑出去。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脚下不知为什么,就像被什么东西绊住了一样,几乎要迈不开步子。

    于是提着装衣服的袋子,在门口磨蹭了半天。心里有如一团乱麻,一时是西门的玩笑,一时是那日的梦;一时是阿骜为我做饭时阳光般的脸,一时是昨夜阿骜给我票的时候疏离的笑容。

    

但路总有走尽的时候,我掏出钥匙来开门,深吸了口气才将那扇门推开。

    

阿骜不在客厅里。

我松了口气,顺手将纸袋和包丢在沙发上,然后看到茶几上有张字条。

    

是阿骜留的,说大剧院那边不知有什么事情,通知他们过去一趟。

    如果晚了就不回来,直接上场,叫我晚上自己过去就是了。

重重的吁了口气,一直吊着的心掉回腔子里。

    我坐到沙发里,放松的张开双臂靠在沙发背上。有双手从后面伸过来,轻轻的捏我的肩,夹着阿天戏谑的声音,“弟弟不在家,放心了吗?”

我斜了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细眉细眼的妖狐微笑着,“我想说,弟弟不在家,你今天中午吃什么?”

呐,狐狸这种东西,你永远都不知道它有几张脸。

    

可以一脸受伤的说,“我就那么不值得你信赖吗?”

也可以一脸寂寞的说,“你永远不知道一千年到底有多久。”

才过半天,就可以摆出这种欠扁的脸来,说,“你今天中午吃什么。”

我重重的哼了声,不理他,跑去厨房看了下。

    阿骜这几天都忙于练习,也没回来做过饭,家里的确是没准备什么食物。

    即使是有存货,我也不敢保证我弄出来的能不能吃,看来只好出去吃了。

    

南风里一如既往的没什么人。

我推门进去,柜台后面传来达也的声音,“欢迎光——啊,是欧阳啊。”他看了我一眼,继续转过身去摆洗好的碗。

    



    “浅仓大叔呢?”我坐到吧台边,问。



    “打棒球去了。”



    “他去打棒球,你在这里看店?”



    “没办法,我的零用钱不够嘛。”



    “不会是又打破人家的望远镜什么的要赔吧?”

他的眼睛歪到一边,打了个哈哈。

    “啊,那个,欧阳你要什么?咖啡吗?”



    “炒面。”



    “好的。稍等。”他应了声,转过身去炒面。于是我也侧过身看电视。

等炒面端上来的时候,电视里刚好在放今天晚上的音乐会的广告。

    达也递给我筷子,也看向电视。

    “啊,那不是你弟弟嘛。”

这时候的确是阿骜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估计是彩排的时候拍的,他和花音一左一右,拉着小提琴,很陶醉的样子。

    画面一闪,已变成三神弦的特写,音乐里有男声解说:“音乐贵公子三神弦最新作品发表,大型交响乐《巴比仑花园》今晚八点,与你相约XX大剧院。”

我看着电视,有一口没有一口的吃着面。

    一面想着,晚上是我一个人去,还是约人一起去,约谁一起去。

达也倒过一杯水来给我,“是古典乐吗?”



    “谁知道?我又没听过。”



    “你不去听吗?广告里说是音乐界难得一见的盛事呢。如果和也在的话,一定会想去吧。”

和也。

    我的动作僵了一下。

他也不知有没有注意动,声音稍微顿了一下,然后笑起来,“不过你不一样吧,万一在里面睡得打呼,就太丢脸了。”

一点都不好笑的玩笑。

    或者他不过是不想因为和也而冷场罢。

我翻了个白眼给他看。

    不过,如果和也在的话,或者我可以和他一起去听。那么便什么麻烦也没有了。

    

但是啊……

气氛还冷了下来,我三口两口的将炒面吃完,付钱离开。

    

达也也没多说什么,转过身去洗盘子。

天气很好,秋天的太阳已不晒人,这时已斜向西边,阳光被树叶筛得细细碎碎的,映在地面上斑斑驳驳的一片。

    

这是一块墓地。

我面前的墓碑上,写着

    “上杉和也”,下面是戴着棒球帽的少年温和的笑脸。

现在是下午三点。

    离音乐的时间还早,我呆在家里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心神不宁的,看不进书,看不下电视,连睡觉都睡不安稳,于是索性出门来走走。

    不知不觉的,就来到这里。

墓前有干掉的花,大概是很久没有人来拜祭过了。

    也能想像吧,大家都忙忙碌碌的,不是清明不是祭日不是生日,谁会时时跑来看一个死人。

    

但是——

我蹲下身来,看着照片上的和也。不知道达也今天想起和也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漫画里的情景,一幕幕的在眼前回放。

出门前的较量。

    

午后灿烂的阳光。

尖锐的刹车声。

医院里用白布蒙起来的躯体。

    

拿着平安符不耐烦的应声的达也。

坐在医院里等待的达也。

    

大笑着和小南开玩笑的达也。

沙包掉下来砸了自己一头一脸的达也。

    

永远的失去血脉相连的另一半,那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

    

轻轻的碰触墓碑上的照片,指尖有微凉的感觉沁进来,连同心都凉透。

    我在想,如果——(umd/txt电子$书下载到}wwω~ūmdtΧt~còm)



    “他现在很好哦。你不用担心。”

带着一点随意一点懒散的年轻男孩的声音打断我的思绪,我呼的惊起,转过身,看到我身后站了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子。

    

我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心情一直安定不下来,人家都靠我这么近了,我尽然一点都没感觉到。

    但是这种自责在看清面前的人之后,变成了惊喜。

我张着嘴,指着那个穿着件桔黄色的夹克头,发稍有点长,戴着副很大的耳机的少年,“麻……麻仓叶?”

没错,这的确是那个通灵世家的小鬼。

    有他身后浮在半空那个巨大的武士灵为证。

我又一次张大嘴,“阿弥陀丸?”



    “啊,你看得到灵啊?”麻仓叶嘻嘻笑着,蹲下身扶起因为我突然起身带倒的花瓶。

    “那么你应该可以感觉得到啊,这位——”他瞟了一眼幕碑,“上杉和也他现在很好,很安宁的升了天。你不用再担心他了。”

是吗?

    还没有看到达也打进甲子园就安心的升天了?他也真是信赖这个哥哥呢。

    我轻轻笑了笑,“我没有在担心他。”



    “哦,因为你看起来很烦恼的样子,又在这种地方。所以我来看看,是不是可以帮得上一点忙。”麻仓叶回过头,笑得眼睛弯弯的。

    “不过,没想到你居然认识我呢。还认识阿弥陀丸。你也是通灵人吗?”

我摇摇头,“只是稍微有一点看得见。”还得在像这种有灵力的人身边,比如在律身边就能看到一堆小精怪,麻仓叶出现,我就能看到四下里飘着都是灵。

    这里毕竟是墓地啊。



    “那么,再见。”他见没什么事,转身想走。



    “等一下。”我连忙叫住他。

    “那个,请问,安娜现在在哪里?”

叶脸上懒散随意的表情一瞬间灰飞烟灭,连带他身后飘着的阿弥陀丸都变了脸。

    叶斜眼看着我,声音都有点打颤,“安……安娜?哪个安娜?”



    “当然是恐山安娜啊。我有件事想请她帮忙。”看他一脸想逃的样子,我连忙拖住他的手,“拜托你,带我去见她吧?”



    “不要,我好不容易才偷溜出来啊。”



    “所以你才要有人帮你说好话啊。反正迟早都会被她发现你偷溜出来的。你想想看到时候如果你没有合适的理由,会有什么后果?”

叶静了一下,然后眼泪就像瀑布一般流下来。

    我于是趁热打铁的说:“所以啊,趁她发现之前,带我去吧,还可以装作有客人来才中断特训的。”

叶的眼泪继续唰唰的流,却坚定的摇头。

    “我现在不能回去。”

我皱眉,“那到时被安娜知道你偷溜怎么办?”



    “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再说了,我约了万太,先走了,告辞。”像是怕我硬拖他去见安娜,叶挣开我的手,飞也似的跑了。

    



    “喂——”我长长的叫了声,皱了眉。那小子看起来个头不大,跑得居然贼快,一窜就不见影了。

    

好不容易有一丝找到安娜的机会,居然就这样跑掉了。

人家风华绝代的佐为大人啊,这一次又见不到了。

    

不过被他这样一岔,心情似乎也好了一点。

我看着面前的墓碑,叹了口气。

    怎么样的兄弟也好,毕竟也是两个人,和也安宁的升了天,达也安稳的打自己的棒球。

    

生活毕竟是自己的,平平淡淡也好,意外频频也好,总得一步步走下去。

    

多想无益。

船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算一步吧。

正文第六十八章音乐会杀人事件

68.音乐会杀人事件

想来想去,结果还是决定把另一张票送去给老妈。

    

电视里都说是难得一见的音乐盛事了不是么?那么做妈妈的如果不去看,也太说不过去了。

    何况,阿骜虽然不会说出口,总应该也是希望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