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无字拼图-风魂 >无字拼图-风魂_第64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64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6:3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4
得到父母的肯定的吧?

我去老妈工作的地方,她正在开会。

接待小姐安排我到她公办室等,说因为老妈最近升了职,又要准备开新刊,所以忙一点。随便扯了几句做工作狂的家人和做工作狂的下属谁更辛苦之类的话,她便出去了。

看来老妈是真的把这里当半个家了,洗漱用具换洗衣服全带过来了。

我叹了口气,自己倒了杯水来喝,一边翻着杂志,一边等她。

过了快一个小时,老妈终于开完了会,急冲冲的跑进来,“阿桀,你怎么来了?发生了什么事?家里遭贼了?火灾?还是阿骜出事了?”

我觉得自己头上有一大滴汗,“没什么,没那么严重。”

她好像松了口气,“那你为什么会来找我?”

我继续一大滴汗,这是正常的母女之间的对话吗?“阿骜今天晚上要演出,我来找你一起去看。”

这个做娘的楞了一下,“咦?演出?”

我顺手拿起刚刚看的杂志,翻到三神弦的采访递到她面前,“拜托,你们自己做的杂志上都有登这个音乐会的消息,你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有参加演出?”

老妈又楞了一下,好几分钟之后才问:“什么时候开始?”

“八点。”

她看了一眼表,“那么我们现在就走吧,吃完晚饭就可以入场了。”

“嗯。”

我应了声,看着她飞快的收拾好东西,然后踊她一起出门。

走到电梯那里,我才刚刚伸手按下钮,后面有个人急急的跑来,气喘吁吁的道:“柳老师,还好追上你。电话。发行部那边,好像出了点问题。”

老妈皱了眉,“很急吗?”

那人很歉意的看了我一眼,“嗯,而且那件事一直是柳老师你经手的,我们都不太熟悉……真是很不好意思,你看……”

老妈静了一两秒,看着我,轻轻叹了口气,“阿桀——”

“我知道了。”我也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票来给她,“要到十点才结束。总而言之,你尽量早一点赶过来吧。”

她点了点头,“我一定会在十点以前过来的。”

电梯到了,我挥了挥手,走进去。

老妈最后还是没能在开场前赶来。

阿骜拿的票在最前面,整个舞台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所以很多人盯着我身边的空位,跑来问我有没有人的就不下十个。

在我不厌其烦想发火的时候,观众席的灯光暗下来,大幕布徐徐拉开。

音乐会开始了。

音乐前奏初始是气势极为恢弘的交响乐,磅礴的音流几乎压迫得难以呼吸,忽然音乐一转,舒缓悠扬的小提琴演奏却将曲调从慷慨激昂挽至款款抒情。

刷的几道灯光打下来,光圈将舞台上一左一右拉着小提琴的少年和少女,以及中间潇洒自若指挥的三神弦突显出来。

我第一次觉得,阿骜是那样的耀眼。小提琴在他的掌握中,就像有着某种魔力,不可思议的温润旋律轻易就敲碎了听者的心。

这在这时候有人走到我身边来,压低了声音问,“请问,这个位子——”

“有人。”我头也没抬就打断他。

“哦,那么既然他还没来,可不可以——”

“不可以。”我再一次打断他,一面很恼火的扭过头去,“我都说过有人的,你怎么还——呃,那个……”我眨了眨眼,楞了一下。我身边是个年轻男子,穿着夹克和牛仔裤,肤色黝黑,眼睛明亮,光线有些暗,看不太清样子,只觉得很像某个人。虽然没戴那个标志性的帽子,但是留着那个标志性的剑鱼头,我有点不确定的问:“服部平次?”

他也楞了一下,也望着我眨了眨眼,“吓?你认识我?”

我正想要不要解释的时候,他身后闪过柯南的大头,“咦,是欧阳啊。”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不祥的预感。貌似这两个凑在一起的时候,就从来没发生过什么好事。“你也在啊?发生什么事了?”

旁边一位观众斜了我们一眼,抗议般轻轻咳了声。

我连忙歉意的笑笑,招呼平次坐下来,压低声音道:“不过只能坐到我妈过来的时候为止哦。”

然后伸手把柯南抱到自己膝上,耳朵凑过去,“小小声的告诉我吧。”

他似乎有一点扭捏,不安的扭了几下,然后似乎是认命了一般贴着我的耳朵压低声音道:“事实上,今天早上大剧场的经理收到一封恐吓信,说如果不停止今晚的演出的话,就会有血光之灾。”

“咦?”我睁大眼,血光之灾是指?

“经理和三神先生商量过,他不肯改期。所以,其实现在这里有很多警察。不过要看清楚台上的动静,再没有比这里更好的位置了,所以——”

“等一下。”我轻轻打断他,“这封恐吓信是针对大剧院?三神弦本人?还是整个演出的?”

“有区别吗?”

“当然有。”我看向台上那耀眼的少年,目前是花音的独奏部分,他也正看向我这边。目光应该是有接触的,但是他迅速的别开了眼。我轻轻叹了口气,“那一个,是我弟弟啊。如果是针对整个演出,那么就和我有关系。”

坐在我腿上的袖珍名侦探几乎立刻就有了反应,虽然还是附在我耳边轻轻的说话,但声音里有了几分警告的意味,“这种事交给警方做,你不要插手。”

“干什么一副提防的样子?我可是良好市民呀。”

“包括隐瞒基德的身份帮他逃跑?”

我打了个哈哈,“你记性真好。那为什么要告诉我?”

“既然碰上你了,如果不说,你难道会罢手?”

我嘴角抽动,扯出一个勉强算是笑容的表情来,柯南自己接下去,“所以不如先告诉你,你不要妄动就是了。”

呵呵,看来这小家伙对我的了解还真是有限。别的事可以不妄动,如果有人要对阿骜不利,我怎么可能坐得住?

正要继续盘问恐吓信的事,旁边的大叔又咳了声。

小正太禁了声,一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台上。

我坐了几分钟,总觉得不弄清楚就浑身不舒服,于是抱着柯南就往洗手间那边走去。他抗议的叫了声,然后又在观众们的注目下捂住自己的嘴,直到我在洗手间门前将他放下来。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柯南翻了个白眼,“你搞什么啊?”

“当然是想搞清楚怎么回事啦,万一我家弟弟被牵连进去怎么办?”

“应该不会吧,我们调查了一天,确定那封恐吓信是三神弦的夫人找人寄的。”

我头上挂下来一排黑线,这时他难道还没离婚?

柯南继续道:“三神某种程度上是靠妻子的娘家那边才有今天的地位和成绩,所以,他的夫人对他最近和那个年轻的女小提琴手之间的绯闻大为不满。”

“所以寄了恐吓信?”

“嗯。”

我松了口气,“既然知道不过是夫妻间的吃醋事件,为什么你们还这样大费周章?”

小正太的表情很严肃,“事实上,演唱会准备的过程中,的确发生过两次意外。我们很有理由相信,那位夫人真的找了人准备制造事件。至少是对花音小姐来说,今天晚上很危险。”

“你们知道那个被雇的人是谁了吗?”

“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目暮警官才会在这里布置警力啊。”

我哼了声,“不知道凶手是谁,不知道凶手会用什么手法,布置人有什么用?屋顶上掉个灯下来砸死她你们也来不及救,哪里放个冷枪你们也来不及堵。”

他有一时的语塞,然后叹了口气,“但是三神先生和花音小姐都坚持不肯取消,警方也没有别的办法啊?所有的器具都仔细检查过,所有相关人士都有关照他们,也有给他们防弹衣。剩下的,也就是仔细搜索,希望能在凶手有动作前发现他吧。”

我说阿骜今天一早就出门呢,而且花音穿那么古板的礼服,原来是因为这个。虽然说事件可能和阿骜没关系,但是那个笨蛋如果看到身边的人有危险,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我也还是回去盯着比较好。

但是一直到演出结束,都没有异常的事情出现。

小提琴划出最后一个音,指挥棒利落的收回。有一瞬间的安静,然后是如雷的掌声。

看着阿骜他们出来谢幕,我松了口气,但是眼角瞟到身边的人,心情还是有些低落。

结果到最后老妈还是没能赶来。

周围的人都站起来,准备退场,场面一时有一点混乱。

就在这混乱中,突然听到一声枪响,然后是女人的尖叫。

我身边两个侦探叫声“不好”,交换了个眼色,柯南飞也似的朝枪响的地方跑去,服部则跑去门口。

我只多迟疑了一两秒,便跟着柯南跑过去。不到一分钟的奔跑,却像是要将毕生的力气都用尽一般。虽然知道事情不是冲着阿骜来的,可是……万一……我一面跑,一面甩甩头,想将这些想法都甩出去。没有万一。不能有万一。

待我跑到,那里已围了一圈人,警察们正在维持秩序,我透过人群的缝隙,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倒在血泊里。

长长的一口气吁出来,我感觉自己的腿的都有些发软,脚步虚浮的向后退了两步,靠到墙壁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姐姐。”

熟悉的声音,近在咫尺的响起来。我一扭头,就看到我家弟弟淡淡的笑脸。

他伸过手来,握住了我的。“我没事。”

我反手握紧了,才想说什么,就看到我们的老妈急冲冲的跑过来,好像没看到我们一样,先抓了个警察问:“你好,我是XX报的记者,听说这里刚刚发生了命案?请问……”

阿骜露了个乏力的表情,“我们是空气吗?”

我笑了声,“啊,在新闻的面前,我们估计连空气都不是,是真空的。”

“说得的,不过,她怎么会这么快就得到消息赶来的?”

“我找她的,本来想一起来听音乐会,结果她临时有事,居然弄到这种时候才来,一来就碰上这种事……”

阿骜怔了一下,盯了我几秒钟,“那张票你给老妈了?”

“啊。你有意见?”

“不,不是。”他静了一下又问,“那么刚刚一直坐在你旁边的那个男的是谁?”

“侦探啊。喏,就是正跑来那个黑皮肤的。”

看样子服部是去阻止观众离场的,交待完又匆匆跑过来,分开人群跑去和目暮警官说些什么。我们老妈趁机跟在旁边听,一面拿本子在记什么。

我叹了口气,“她似乎从来没有意识到出事的也可能是我们呐。”

“原来是侦探啊……”阿骜好像没听到我的话,自顾喃喃的念着什么,我回头看他,“什么?”

他神色间像是有点不好意思,别开眼看向一边,“没什么。”

“嗯。”我笑,“总之你没事就太好了。”

正文 第六十九章 暂时不知道叫什么标题好

69.

死者是大剧院的经理。死因是枪杀。死亡时间是晚上十点过三分。犯罪嫌疑人是——我忍不住叹了口气,连我在内的演员观众加工作人员总共上千人。

当时正处于观众离场的时候,大家都没留意子弹是从哪里射出来的,也就是说,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杀了他,然后混在观众里离场。

幸好服部跑得快,刚刚出了门的几个也让他给截了回来。

于是一千多人聚在大剧院里,等候警察搜身和做硝烟反应。

不能回家,又不准凑调查的热闹。我坐在那里,百无聊赖的用脚尖踢踢旁边正和平次讨论案情的柯南,“喂,亲爱的,为什么连我都要等着被搜身?你不是一直都坐在我身上的么?难道我身上藏了把枪你会不知道?”

小正太刷的红了脸,叫了声,“欧阳。”

“嗯?”我应了声,左右看看,“小兰又没来,你紧张什么?”

平次瞟了我一眼,凑到柯南耳边,压低了声音问:“她是谁?怎么听口气好像知道你的身份似的?”

“小兰的同学。她……的确是知道。”柯南也压低了声音回答,然后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笑,飞了个吻,“说起来,小兰怎么没一起来?柯南你把人家一个人丢下自己跑来和西部来的帅哥约会?”

柯南一副想杀人的样子盯着我,咬牙切齿,“欧阳,你不说话也没人当你是哑巴。”

连旁边的阿骜都皱着眉叹了口气,“姐姐,你不是吧?居然这样子和小孩说话?”

“我无聊嘛。”我叹了口气,指了指那三五成群挤在一起议论纷纷的人,“这么多人?搜身都不知要搜到什么时候,总要找点事情来做嘛。”

柯南的眼角抽动,“我是你的消遣么?”

可不就是嘛。我嘿嘿笑了声,没说出口。这种时候真把他惹毛了貌似我也讨不到好处,上次就是因为他,害我没看到怪盗大聚会啊。

这时老妈走过来,像是已经收集到足够多的消息,所以才想起要找我们。跟我打了个招呼,就跟阿骜道歉,说没能及时赶来,又问了些演出辛不辛苦之类。我继续无聊,于是拿过她的本子来看。上面零零碎碎的记着一些对话,大概就是这件事情的始末而已,也不见得比我知道的多。

翻着翻着,突然觉得很奇怪。又踢了踢柯南,“喂,你们有没有觉得很奇怪?”

“什么?”

“那封恐吓信啊,明明是恐吓三神弦的,为什么不直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