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无字拼图-风魂 >无字拼图-风魂_第66节

无字拼图-风魂_第66节

作者:魔索布莱主母蛙 发表时间:2018-11-04 09:36:3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4
边貌似路过的一个小胡子朝天鼻的大叔大眼对小眼。

头上所有的泡泡纷纷破碎。

那个大叔怔了一下,大叫了一声,“鬼啊!”然后拨腿就跑。

呃,我都没有问他要在我全心全意的憧憬杀生丸大人时突然看到一张丑脸所受惊吓的精神损失赔偿了,他居然还叫?像我这样手脚暖血气旺面色红润万人迷的女生哪一点像鬼了?

不过,照我现在看到景物,以及刚刚的人的打扮来说,貌似不太像是犬夜叉的世界啊。

难道我又走错了地方?

※※※

已是黄昏,我走出去没多远,就看到一堵围墙。墙自齐胸以上的高度有雕饰,顶上覆以山檐式装饰瓦顶。像是有钱人家的房子,于是决定走过去看看。

但是走到正门的时候,又一次很失望。

整个庭院仿佛只是修了一道山檐式围墙,围起一块荒地而已。庭院里杂草丛生,似乎从没有修整过。唯一看得过去的,就是草丛中长着一棵经年的大紫藤,枝节上仍有一簇盛开的紫藤花。

这个世界是专门用来摧毁我的幻想的么?

我楞了一下,正想还要不要进去的时候,一个少年迎了出来。他大概只十三四岁的样子,一身白衣,头发是一种很奇异的翠绿色,右额有一块不知是不是胎记的很特殊的颜色,左眼是浅棕色的,右眼却是碧绿的。

他走到我身边,脸上并没有多少表情,向我微微恭身行了一礼,淡淡道:“客人既然来了,就请进来坐坐吧。”

这个?是少年版的泰明?我怔了一下,有点不太确定的问:“你是……泰明?安倍泰明?”

少年似乎惊了一下,抬起眼来扫我一眼,但很快的又恢复波澜不惊的表情,向院子里一伸手,继续淡淡道:“家师说得没错,果然是不同寻常的客人。请。”

家师?我又一怔,难道是安倍晴明?心跳忽的就快了起来,正要细问,却见那少年已先我一步走到前面引路,连忙跟过去。

顺着外廊走到屋后,只见一个身穿白色狩衣的男子,头枕着右胳膊肘,横躺在外廊内,眺望着庭院。

少年微微一躬身,说:“先生,客人带到了。”

男子坐直了身子,扭头看向这边。是如传说里一般的美男子,皮肤白净,目光如水,嘴角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完全看不出年纪来。

我一时间心跳如鼓,有按捺不住的兴奋。

他打量我几眼,笑起来,“客人像是从很远的地方来,辛苦了吧?不嫌弃的话,一起喝一杯如何?”

“打扰了。”

我应了声,坐到他旁边,看到他面前放着细口酒瓶和酒杯。

是两只杯子。

他好像在等人的样子,但是如果说是他算到我会被犬夜叉拖到井里莫明其妙的来了这里,也未免太神奇了一点。于是我问:“晴明大人在等人么?”

他笑了笑,在两个杯子里倒上酒,“就算是吧,但是在那个人来之前,有远方的客人到了,倒是在我意料之外。”

“是源博雅大人么?”我问。

晴明微微挑起眉,以一种很有兴趣的目光看向我,“没想到客人还能够未卜先知。”

是呐,我在这个动漫的世界里,说是半仙也不为过吧。我嘿嘿笑了声,“他来找你做什么?又有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吗?可以带我一起去吗?”

“和我沾边,大抵都是妖魔鬼怪的事情,你难道不怕?”

“有晴明大人在嘛,有什么好怕的?”其实即使是没有他在,对于我这种捏过半妖的耳朵,被妖怪吞过,被狗妖砍伤手,跟吸血鬼打过架,和饕餮对峙过,还养了只妖狐的人来说,也真是没什么东西好害怕的了。

他居然被我这句话惹得笑出声来,一面看着我,“你叫什么?”

“欧阳桀。”

他跟着念了一次,轻轻笑着道:“随意把名字告诉第一次见面的阴阳师,小姐你还真是不谨慎呢。”

“咦?”我愣了一下,“有什么关系,我也知道你的名字啊。”

他缓缓喝着酒,眉眼里带着笑,“你知道‘咒’这回事吗?”

我静了一下,他这个样子,看起来竟和阿天有几分相像,难道他果然像传闻里说的那样,是狐狸的儿子?他继续轻轻的接了下去,“所谓‘咒’,简而言之,就是束缚。世上最短的咒,就是‘名’。比如说——”他顿了一下,然后收起了笑意,道,“不要动,欧阳桀。”

很难解释那一刻发生了什么,总之他话一落音,我便像被什么牢牢的缚住了手脚,连手指也动弹不得。

我眨了眨眼,“咦?这就是‘咒’么?会持续多久?”

“持续到我解开,或者我死掉。”晴明再一次露出狐狸一般的笑容来,伸过一只手来放在我颈上,“而在这期间,你的小命便捏在我手里了。”

“呀,那么下一次要记得不要在你们这些阴阳师和术士面前自报家门才好,报也报别人的——”

我话没说完,他又笑出声来,收回自己的手,“你看起来是真的一点都不怕呢。”

“你又不会真的杀了我?我为什么要怕?”

他笑着,解了咒,“小姐真是个有趣的人,那么,是什么让你这样无条件的相信一个陌生人?”

陌生人?只怕是单方面来说的吧。在我这边看来,安倍晴明又怎么可能是个陌生人?漫画,小说,正史,野史,他的生平,品行,习惯,喜好,我虽然不敢说了若指掌,但比一个陌生人实在不知多出多少倍。当下也只轻轻笑了笑,“因为你是晴明大人啊。”

他反而静了一下,过了一会才笑道:“小姐真是比博雅明白得多,那位大人可是每次都被我这里的式神和精怪骗得团团转呐。每次都问,晴明是你吗?是你本人吗?”他说到这里带着一种小孩子恶作剧一般的表情大笑起来,而我身后,则有个声音很不悦的接了上去。

“是啊,我是很笨啊。但是不至于躲在背后说人家坏话。”

我扭过头,看到一个做武士打扮的男人站在庭院里,一面愤懑。

而对面的阴阳师则悠然自得的喝着酒,轻笑道:“不是已经看到你进来了么,怎么算躲在背后说?而且,我说的也只是事实而已。”

“总之,你就是喜欢以捉弄我为乐就对了。”那个应该是源博雅的男人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目光就落到我身上来了,“有客人么?这位——”

他说到这里顿下来,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然后就指着我向晴明道:“这个难道又是你的式神?还是什么花精鼠怪?”

谁是式神啦?谁是花精鼠怪啦?我皱了眉,才想骂回去,晴明已微笑道:“真失礼。这位欧阳小姐不过是从远方来的客人而已,即使装束和我们不一样,当着人家的面说这种话,真是有辱武士的风范啊。”

源博雅愣了一下,然后微微有些脸红,连忙向我行礼道歉。

“他就是这样莽撞,请小姐不要见怪。”晴明这样向我说着,一面往不知几时出现的第三个杯子里倒上酒,“博雅,要喝吗?这可是我今天特意打发人去买的好酒。”

源博雅道:“一闻就知道是好酒了,不过,只怕没有什么时间喝酒了。我们还要去接玉草小姐,如果错过了时间,不知道那个鬼会做出什么事来。虽然打扰你会客的雅兴,但是最好还是马上动身吧。”

“唔。说得也是。”

晴明这样应着声,站起来,穿上鞋子走到源博雅身边,又回头向我笑了笑,“你不一起去么?”

“咦?我可以去吗?”

“晴明,你真是乱来啊,对方是鬼。你怎么可以随便让不相关的女孩子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故怎么办?”

晴明看着几乎是同时出声的我们,轻笑道:“所以说,博雅你真是个好人。不过,是欧阳小姐的话,应该不会有问题。走吧。”

我欢呼一声,跟过去。

有晴明在,一两只小鬼算什么?何况实在不行,我还有阿天呢。

正文 第七十一章 无能为力的外来者

71.无能为力的外来者

因为要去接那个叫玉草的女官,所以博雅驾了牛车来。没有带随从,我们三个悄悄的向皇宫而去。

博雅在路上跟我讲那个偷琵琶的鬼的事情,从那把叫玄象的琵琶失踪,到他听到罗城门上的琵琶声,到他找晴明商量,到他们和城门上的鬼交谈,那个叫汉多太的鬼愿意交还琵琶,条件是把它喜欢的那个女官带过去给它……我漫不经心的听着,比起那个小说看一遍漫画又看过一遍的故事来,眼前的牛车和外面的平安京对我的吸引力还更大一点。

东张西望之余,见博雅正皱了眉看着我,于是收敛了一点,乖乖的坐好,“我怎么了吗?”

他摇摇头,“没什么,只是觉得,小姐你胆子真大。一般人听到这种事都会吓一跳吧?”

“呃……也没什么啦。”我打了个哈哈,即使是真的很恐怖的故事,从前因到后果每一个细节你都知道了,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吧?何况《琵琶玄象被鬼所盗》也不见得是多吓人的故事啊。

幸而这时牛车已到了宫门,博雅也就没再问什么。我们一起下了车,看到那边已经有一男一女等在那里。

那个女人看起来年纪似乎和我差不多,博雅和他们说话的时候,虽然很卑躬的低着头,但还是看得出来是个美人胚子。这个应该就是那个偷琵琶的鬼指名要拿来交换的玉草了。

而那边腰挂大刀,手持弓箭,全副武装的男子应该就是她哥哥了。

博雅简单的做了介绍,只说我是晴明的客人,他们居然也没对我的打扮露出太多大惊小怪的样子。我想,一方面是因为贵族家庭的教养,另一方面,说不定是因为晴明。感觉上只要和他有关,即使我突然长出胡子和尾巴来,他们也不会觉得奇怪吧?

玉草上车的时候,我扶了她一把,被她袖子里的某个东西硌了一下,她自己好像也注意到,笼了笼袖子,很歉意的向我微微点了点头,就坐到车里去。

我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那是刀吧?据说是带着哪里的和尚的灵气的短刀。

那个做哥哥的觉得如果妹妹在明知对方是妖怪的情况下,还投怀送抱,是家门洗刷不掉的奇耻大辱,所以让她去割取妖怪的首级。

眼前突然浮出这女子的结局。被鬼用绳子吊上城楼,然后行刺,然后失败了……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女人惨叫声,滴着血的女人的手臂……在我眼前具像化。

我突然打了个寒颤,看书的时候没有觉得什么,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配角而已,但是——她刚刚才对我笑,她刚刚才拉过我的手,那样的活色生香,不过一时片刻之后,就要化做那样的一滩血和一堆骨肉……我看着坐在车里的玉草,突然问:“你一定要去吗?不去不行吗?”

所有人都转头看向我,一副很吃惊的样子,连晴明也微微皱了眉。

“就为了一把琵琶而已,真的应该牺牲一条人命吗?”我继续说,扫了一眼玉草的哥哥,“不,是两条。”

博雅沉下脸来,“欧阳小姐,玄象是皇上喜爱的琵琶,而且我们既然已经答应汉多太,又怎么能够失信?”

“你凭什么答应它?你问过玉草小姐本人的意见没有?”

“是皇上应允我才带玉草小姐——”

“活生生的人命重要,还是琵琶重要?只为了自己喜欢的一个玩物,就让一个人去送死,他这种人——”

“禁声,桀。”晴明的声音淡淡的传过来,于是我后面的话都化做了空气,我扭过头,狠狠的盯着他。这又是咒吧?他居然在这种时候对我下咒。我不由得捏紧了拳。

晴明伸过手来,在我的拳头上轻轻拍了两下,“不要这样,欧阳小姐。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不知道你那里的人是怎么看待人命和皇权,但是,这里是平安京。那个人,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喂,晴明。”博雅小声的嘟咙,“跟你说过很多次啦,不要称皇上为‘那个人’或者‘他’啊。”

晴明笑了笑,继续跟我说,“那些话跟我说倒是无所谓,但是不能这么大声的说出来呀。欧阳小姐是很有趣的人,如果因为这种事而惹来无妄之灾就太无趣了。”

我叹了口气,松开了拳头。但还是很愤怨的看着他,如果是晴明的话,应该能很容易就制服那只鬼把琵琶夺回来吧?为什么要无视当事人的想法任由博雅和那只鬼定下这样的约定?

这时玉草又向我笑了笑,声音温柔,“谢谢你,欧阳小姐。但是,是我自己愿意去的。能够拿回皇上心爱的琵琶,又能化解鬼的执念,我很高兴。”

那为什么又要在袖子里揣把刀?我哼了声,别开脸,突然觉得我刚刚做的事很多余。或者这个时代就是这样。有那样无视他人意愿擅自决定的男人,也有这样口是心非委曲求全的女人。在他们看来,这再正常不过。不正常的,是我这个外来人。

牛车开始前进。晴明轻轻的问:“听欧阳小姐的口气,像是知道什么呢。”

或者就是知道得太多了。

我没出声,晴明也没再问,只淡淡道:“如果她照我说的做,不会死的。”

但是只怕不会像说得那么容易。我笑了声,这世界的变数太多,没有人能一手掌控。

※※※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雨,不大,牛毛一般细细密密。

我的身体在下车那个瞬间有了变化,一干人诧异的望着我愣了几秒钟,我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字拼图-风魂】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