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 第六章 耶稣

第六章 耶稣

作者:秋日原野下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4:2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0
    教堂内,巨大的十字架前,被一条通道分成两列的长椅第一排,一边坐着张炽,一边坐着王娟笙,一个能被人看到,一个除了张炽谁都看不到。

    十字架上耶稣双手被钉,头颅弯曲的姿势俯视众人,满脸的悲苦与怜悯像是个殉道者。他背后,临近黄昏的日光已不像白日那般热烈刺眼,透过彩绘玻璃窗变得有些昏暗。

    “小炽?”除了张炽,谁都听不到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愧疚,试探的喊出声,张炽坐在第一排,盯着受苦的耶稣,面无表情。

    王娟笙撩了撩过肩的长卷发,日光打在她身前身侧,岁月没有带走过她的美丽,反而更添了几分妩媚,王娟笙去看张炽声音放柔还有点小埋怨:“哎,你就不要和阿姨生气了嘛,这种事,也不是我能控制住的呀。”

    张炽还是面无表情,但是出声回她:“阿姨,我觉得我活了二十一年,一直以为自己最最丢脸的事就是七岁那年,被闻苏白当众扒了裤子打屁股。但我今天才发现,人的一生要发生的事情都是无法预料的,就像我以为自己的人生,不会再发生比七岁那年当众打屁股更丢脸的事了,但我现在发现,果然是我太年轻了。”

    张炽后槽牙咬紧,“我太年轻了”几个字格外加重了语气。

    “哎?”王娟笙惊讶的捂住嘴,“你哥哥可真不人道,小孩子也是有人权的。”

    张炽侧头,出声阴测测:“你捂着嘴做什么,难道以为我看不到你嘴角正扬着在笑?做人要有良心的,幸灾乐祸这种品质我们华夏可不提倡啊,娟、笙、阿、姨!”

    王娟笙轻轻咳了两声,努力把嘴角幸灾乐祸的笑收了回去,这才正色道:“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你在这坐了快一天了。”

    “你以为我想在这里坐着吗?”司机上幼儿园的小女儿出了事,张炽颇为善良的让人开着车先走了,他打电话给自己助理让来接人,助理却被张姐调走,要来接他的话大概要等到七八点左右。

    张炽自己出去溜溜达达了一圈,又问了修女,才知道这里不通车,外面太阳又晒,他只能坐在教堂里面,盯着耶稣做了大半天,幸亏修女们心地善良,中午给他送了教堂布施时发放的饼干和牛奶,要不然他连中午饭都没得吃。

    王娟笙一路跟着他,当然知道这来龙去脉,张炽倒也可以走下山,不过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就有去市里的公交站牌,可他一个正当红的明星连个墨镜都没有带,坐公交车肯定会引发什么……不太好的事件。

    “我说阿姨,真的和你没关系吗?”张炽心累,叹气,垂着脑袋,看手机屏幕,搜完百度又去微博搜,关键词是车祸,死人魂魄,见鬼,母爱,共情。

    完全不搭边的词汇,搜出来的就是一行字,抱歉,没有找到相关内容。

    张炽只要不见到洛长宁,对洛长宁就没有任何好感,他见搜不出东西,顿时语气充满恶意:“我一见到洛长宁,阿姨,你知道我什么感觉吗,哎呦妈诶,这是我儿子啊,我看到他,我就觉得自己充满母爱!母爱啊!他妈的还不是父爱!我一大男人对着另一个大男人,我竟然充满了母爱!去你妹的--”

    张炽骂着抬起头,瞬间傻掉了。

    十字架不见了,受苦受难的殉道者耶稣也不见了,教堂不见了,王娟笙阿姨也不见了,四周是装修古典的墙壁,入目有沙发电视和书架。

    “妈妈?”男孩抬起脸,声音嫩嫩的对他喊。

    他手里还握着画笔,夕阳的余晖落在他身侧和脸颊旁,一双眼睛中眸子漆黑但又剔透,像是浮着一层浅浅的光。

    张炽愣住,想开口骂人,你管谁喊妈,可他伸出手,轻轻摸了摸这孩子的脑袋,小男孩的头发柔软漆黑,摸上去感觉心都软成了一滩初春刚化掉的江水,可是又很悲伤。

    他缩回手,冷淡的“嗯”了一声,低头继续看手中的东西,一沓文件,密密麻麻的法文,还有去法国的护照,他仔细的审核了一遍,摆在最上面的是一封信,明明不认识法文却看懂了上面的法文,上面写道,亲爱的薇薇安・王女士,恭喜你被巴黎服装工会学院录取……

    男孩这时站了起来,他一直趴在自己脚边的地上,白色的画纸也摊在地上,周边散落着二十四色的蜡笔。

    张炽心想,这可真奇怪,他怎么知道是二十四色的蜡笔,那里,身高才刚刚过了沙发扶手的小男孩,一双嫩白的小手搭在法文的录取通知书上。

    他去看这孩子,孩子的表情安静并不讨人厌,只是像是见了鬼,他在这么小的孩子眼中竟然看到了悲伤。

    “妈妈。”小男孩又开口喊,声音圆润稚气,眼中的悲伤落下了些,带上了点小小的讨好,像是一只尾巴轻轻摇起来的小猎犬,讨好的小心翼翼。

    张炽的心软了下去,他问孩子:“怎么了,john?”

    “你要离开了吗,妈妈?”男孩问道,张炽沉默了一瞬,他说:“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理想的权利,我虽要离开,但我爱你,这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卧槽!张炽说完,想给自己打10086个赞,这话太有逼格了!真不像他能说出来的!

    可是对于一个孩子,这样说他似乎并不能听懂,男孩只听明白了妈妈确实要离开,他小声请求:“可不可以不要离开。”

    客厅中座机的铃声响了起来,张炽匆匆忙忙的去接电话,小男孩被丢在了原地,过了一会儿他又趴回地上,拿起蜡笔继续在白色的画纸上画着什么。

    电话那边有人在说什么,张炽听不懂,他有点愤怒,这幻象没完没了了,以为他第一次见啊,王娟笙救他的时候,他就见了一次嘛,坐在车里,小男孩在后面追--

    “妈妈!”

    “妈妈!”

    张炽受不了了,能不能别管我喊妈了!

    铁艺栅栏,大红色的蔷薇,大门前,司机带着白手套提着四方的手提箱上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张炽扶了扶头顶的宽边斜沿的女士帽,帽子上长长的缎带绕了一周在帽子正后方打了个蝴蝶结,还剩余两条长长的尾巴迎风飘荡。

    个头不过到她腰的小男孩,眼里浸满了泪水:“你不要走好不好,你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他弯身将孩子抱进怀里:“john,男孩子总要长大的,我很抱歉让你提前长大,但不会超过五年,我一定会把你接到身边,在此之前,请你健康的长大。”

    张炽松开了双臂,上了车,摘下帽子,他坐得端正,心中默默吐槽,娟笙阿姨你说起话来真是一套一套的,可是这么小的孩子你这样说,他能听懂什么?

    汽车开动了起来,张炽突然觉得这一幕熟悉的令人发指,他回头,男孩追在车后面,手中扬着一张纸,他起身向后看,男孩摔在了地上,那张画纸贴在了车窗上,张炽睁大眼睛--

    漆黑的雨夜,外面闪过雷电,有壁炉的房间中,张炽看到十四五的男孩穿着西装短裤白衬衫,漆黑的头发向后整齐的梳着,还带着点未褪完稚气的脸上,表情淡漠,可却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小男孩,像是从古老的英伦风油画中走出来的小绅士。

    “大人其实并不比孩子聪明,他们以为自己聪明,却不过是在自作聪明。”

    张炽坐在男孩对面的沙发上,沉默,这孩子像是在说绕口令,可他开口吐槽不出来,他在道歉也在疑问:“john,对不起,离开了你这么多年,现在我可以接你来我身边了,你不愿意吗?”

    “就像大人以为自己只是离开了五年,不过是人生中一个短暂的片段,可是对于孩子来说,童年通常也只是一到十二岁这个阶段,你以为你只是离开了五年,但其实已经离开了这个孩子一生了。”

    张炽发誓,他面前这个,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小男孩说出的话,实在太有深意了,比他看过的那些矫情的不可救药的言情剧本里的句子高级太多了。

    “再见。”

    男孩转身离开。

    张炽心中闷闷的想,赶快滚吧,这幻象可以结束了吧,可他突然觉得心好痛,好像要失去了什么东西,而那件东西是那么的重要与珍贵!

    “长宁!”

    他大声喊道,窗外雷电闪过,那是个伤心的雨夜。

    大人愚蠢起来简直无可救药,当你说出离开五年这种话时,其实你已经离开这个孩子的人生了。

    张炽睁开眼,短发的女孩子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还好吗?你没事吧?”

    他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了长椅上,他坐直去找王娟笙,就见女孩身边站着的男人,这人低下头也在看他,只是眼神不爽,一双漆黑的眸子里有着不明显的嫌弃。

    但脸还是那么好看,张炽心中浸满了柔情,想说长宁,你比以前高了,壮了,可还是那么好看。

    洛长宁并不想理会张炽,低头随意看他一眼,顿时就被张炽眼中深沉的感情惊住,他不动声色的后退两步,不知想到什么,还算礼貌:“张先生,怎么还在教堂?”

    张炽有点紧张,还有股萦绕不散的愧疚,他目光越过洛长宁,看到了王娟笙,她对着十字架上的耶稣,目光安静,有些像是那个拿着蜡笔趴在地上画画的小男孩。

    “我有罪。”王娟笙对着十字架,她垂下头颅,张炽一阵恍惚,好像眼前这个女人与耶稣重叠了,充满了平静的哀伤。

    “我曾为了理想抛弃了我的孩子,又因为自尊不愿去弥合。”

    夕阳的余晖像是燃到了尽头,张炽嗓子有点哽,想去安慰她,然后便惊恐的睁大眼睛,余晖渐消,他看到王娟笙的身影也消失,这女人就好像真的只是他凭空癔想出的幻影,现在她消失了,除了张炽谁也不知道。

    张炽突然有些愤怒,他去看洛长宁:“你看不到她吗!你他妈的看不到吗!就在你身后!就在耶稣身前!那个女人说她有罪!你看不到也听不到吗!”

    洛长宁和女孩被吼得吓一跳,下意识的转身去看十字架前,可是空空如也,女孩打了寒颤,有点惊恐的去看张炽,像是见了精神病人,毕竟这年头精神病杀人不犯法,谁不害怕。

    洛长宁皱起眉:“你说,我看不到谁?”

    张炽想说你妈啊,你妈,救了我纠缠上我的美阿姨啊,可他吼完,见鬼的一看到洛长宁,心中的愧疚和柔情又开始涌出。动了动嘴,咧出一个笑,刚刚愤怒的人不见了,变成了个小怂蛋,讪讪的说:“洛总啊,我司机有事先走了,给我助理打电话又打不通,我现在是被困在这啦,能搭您个顺风车,给我送到星辉门口吗?”(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