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 第七章 台词

第七章 台词

作者:秋日原野下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4:2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0
    洛长宁和短发女孩被张炽前后态度的转变都惊住了。

    那女孩已经不动声色的挨到洛长宁身边,她尽量压低声音,说出的话像是从嗓子缝里挤出来的,但教堂太/安静了,张炽还是听见了女孩的话,她对洛长宁说:“长宁,张炽电视上看着挺正常的,你们圈里有传过他是神经病的传闻吗?”

    张炽呆住,随即气的后槽牙狠狠咬了一下,这是继张小佚之后,他第二次想对女人动手。

    洛长宁拍了拍女孩肩膀,摇摇头,瞥了眼张炽,还算客气:“姐,不要随便开玩笑。”

    想到张炽的年龄,洛长宁又说:“别欺负小孩。”

    张炽被洛长宁这说法吓了一跳,他怎么就成小孩了,有点不服气的去看那短发女孩:“我怎么就成小孩了?她看起来年龄不是和我差不多吗?”

    话一出口,短发女孩就笑,捂着嘴眼睛笑成了弯弯的两个月牙,她这下不当张炽是神经病了,挺开心的对张炽说:“弟弟你可真会说话啊,我比长宁还大两岁呢,你的话,看起来才二十出头,我应该比你大了有将近十岁了。”

    张炽这下真惊住,心想妹妹你耍我啊,怎么看眼前的短发姑娘和他一样,都是二十来岁的年龄,大他十岁,他都可以管这位叫阿姨啦。

    “我姐姐娃娃脸。”洛长宁一手插兜,他话是真少,感觉像是能不说就不说的样子,一句话制止了自己姐姐和张炽打嘴仗的可能,转身要走,“你搭我车吧,我把你送到星辉娱乐。”

    洛长宁说完,就迈动了脚步,洛落现在感官对张炽提升了好几个点,至少不把他当神经病了。她三十岁,小孩都两岁半了,张炽的脸很显小,比实际年龄看着还嫩上两岁,洛落看着就把他当小孩,伸出手去拉他:“走吧,别在这发愣了。”

    张炽神色复杂的去看了眼十字架,夕阳的余晖像是燃到了尽头,仅剩下一点苟延残喘的透过彩绘玻璃窗,而刚刚面对耶稣的女人已经不见了。

    张炽没躲开女人的手,被拉着走了两步,才赶紧收回手,洛落看他:“怎么好像我占你便宜一样,你一个大男孩,这样看起来和人家小姑娘一样。”

    张炽对姑娘家最会嘴甜,他有话反驳回去,可一抬头看到前面洛长宁的背影,就说不出什么调侃的话。洛长宁肩宽腿长腰细,走路腰板挺直,一点弯腰驼背或者怂肩膀的样子都没有,这样走路的人,无端的就比别人多出几分气质,你还没看见他正脸什么样,人群中也会第一眼把目光落在这人身上。

    张炽心中一动,突然鼻尖泛酸,不合时宜的感情又袭来,其实应该早就来了,这莫名其妙的感情。你没发现,可能是因为它像是潮水,慢慢地一波接着一波,刚开始你感觉不到,等感觉到了,就已经没顶再也无法逃脱。

    “你怎么会带一束玫瑰来?还是红色的,这可真别出心裁,我觉得还挺浪漫的。”洛落这样说,话都落了一会儿也不见有人回话,她去看张炽,顿时惊住,张炽的那双眼睛直直的看着前面的洛长宁,那目光专注的让她心酸又心惊。

    他眼中的感情太真,像是压着经年的重量,也像是刚刚与她说话的小青年换了个人,壳子还是那个壳子,但内里的感情已经不知什么时候翻了天倒了海,那眼神温柔又深情。

    但心惊的就是这感情这么真,洛落若不是了解自家堂弟,也要怀疑是不是洛长宁什么时候招惹了这小孩。

    等上了车,洛长宁自带司机,司机开车,洛长宁坐在副驾驶,张炽只能和洛落一起坐后面,坐下来车启动了,洛落笑的亲切:“我想了想,婶婶能救了你,也是功德一件。”

    话拉到了王娟笙身上,张炽侧过头面对洛落,对着女孩一张看起来年轻的脸,深情模样早就没有,习惯性的有点痞痞的勾了一边嘴角,眼角边带着的都是公子哥儿的有钱少爷样子。

    有点蔫儿坏蔫儿坏的,但洛落和张姐想的一样,这小孩脸长得太好看,这样子的模样反而更容易戳中女人的心,她顿时就沦陷了。真人这样对着她,那鲜活的气息比海报和杂志硬照更有杀伤力,她顿时明白自己手下那群小姑娘怪不得那么喜欢张炽。

    女孩子嘛,她们喜欢的不是坏男孩,可她们喜欢长相好看的坏男孩啊。

    难得崽儿都两岁半,少女心还能复苏一点,洛落是从教堂到现在车上,对张炽的感官越来越好,心中想要是自己儿子能长这么好看多好。

    张炽眼神看过洛落,他说得浑不在意:“我看阿姨去世,大家都很看得开啊。”

    洛落神色不做假,磊磊落落不伤心就是不伤心,但人死长眠说起了总归还是唏嘘:“我今天有事,本该早上就来参加葬礼,最后还是只赶到这会儿,你说伤心我确实不能说是伤心的,我与婶婶就是生前,都没说过几句话。而且你不知道,婶婶肺癌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她爱美又怕痛,做一次化疗什么饭都吃不下,有时候想想与其最后这样痛苦,一下子就走了也未免不是幸福。”

    张炽双手握紧,没想到洛落这样说,洛落说完也是敛起了神色,洛长宁自始至终没有加入这个话题,可她也知道自己交浅言深了,但想想张炽是王娟笙最后见到的人,说这些好像也没什么。人死如灯灭,生前话后,也称不上不敬还是凉薄。

    张炽看不穿,他自己还像是个大小孩,他不喜欢洛落这样说,他不知在哪听人说过,还是在哪里看过,人最好的一生应是在笑声中来到世上,在哭声中离开。这说明你这一生才是被人所爱。

    可美阿姨的葬礼像是一场绅士的名利场和名媛借此展现风姿的交际会,没有人哭的葬礼算哪门子葬礼?

    可张嘴又发现无从反驳,王娟笙的亲人都这样看得开,他一个被救的外人站在什么立场去说,你看前面,洛长宁连一个眼神都没落在身后。

    张炽反应到,其实整场葬礼最重要的那个态度,还是洛长宁,他坐正对上洛长宁的后脑勺,质问不平的话又落下,心中又生起密密绵绵的柔软。

    夭寿啊!做人怎么可以这样情绪变化,快的比女人变脸还快!

    张炽算是明白了,他就不能对上洛长宁,对上了就觉得好像看到了--

    那个目光安静却也悲伤的孩子。

    他无力,心累,腿伸长,迈巴赫就是不一样,车内空间够,对得起价钱豪的有品位,让人吐槽也得掂量价钱和有钱你也买不到的现状。

    洛落看他像个小孩,沮丧着脸胳膊肘支在车窗边,头枕着握成拳的手,垂下眼皮谁也不看,心想怎么真是和个小孩子一样,说不开心就不开心。

    洛长宁在副驾驶座上,翻看着一沓a4打印的白纸,他见后面安静了,其实洛落正准备逗张炽两句,他皱着眉声音在车内响起:“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二十一岁时没有遇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萧承平眼睛暗了下去‘后来我才知道,其实二十一岁那年我遇到你,再生猛的野兽心中也有了软肋。’”

    张炽手还托着脸,听完洛长宁的话,尤其是萧承平那一句往后,洛长宁说的声音低沉,他听得起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心中想这可真肉麻可也觉得说的真好啊。

    他就身不由己的,自己都控制不住感情,讨好夸奖的话小心的像是谄媚:“长宁,你说的可真好,这是剧本吗?你在念台词?”

    洛落被张炽那一声亲昵的长宁,听的抖了一下,更加怀疑这两个是不是真有过一腿,洛长宁无视张炽,他对洛落说:“萧承平人都要死了,还说这么长一段话,没说完就得挂掉,而且话越长,其实关键的镜头反而越缺失力量。”

    “我才是编剧,我就喜欢这段话!”洛落不满了,张炽一听,顿时惊讶,毫不作伪的佩服:“阿姨,这段话你写的可真好啊,太有水平了!”

    “那是王小波《黄金时代》里面的,不是我写的!”洛落受不了,这夸奖她可担不起,然后又瞪眼:“你喊我什么?你个小文盲!”

    “不能换句话?一定要引用的话,萧承平可以看电影,他也不爱看书,他小时候应该上映的有什么?王家卫?”洛长宁全幅身心在剧本上,声音加重,洛落又去看堂弟,眉毛一扬像是豪爽的侠女:“王家卫啊?够矫情!我喜欢!来哪段?”

    张炽沉默不到一瞬,像是早有准备:“其实醉生梦死只不过是她跟我开的一个玩笑,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你反而记得清楚。我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洛落摇头,不赞同:“这段也不短啊弟弟,而且不算扣题,跑题啦,不如这段?”

    张炽听的莫名其妙,就见洛落清清嗓子像是朗诵:“当我站在瀑布前,觉得非常的难过,我总觉得,应该是两个人站在这里。”

    洛落说完,自己就笑出了声,张炽觉得这话挺让人难过,不知道她笑什么,洛长宁说:“春光乍泄?这话合题吗?好像也可以,有点那个感觉,可这片不行,从这里引用像是卖腐。”

    卖腐?张炽总算听明白个词,但还是不好插话,只知道洛长宁是和洛落在说剧本台词,又在说王家卫,他对王家卫有什么印象?

    大概是小时候看东成西就笑的很开心,说这片真搞笑。但他后来进了电影这块,才听人家说,东成西就不是搞笑片,这片让人伤心,他只想,开玩笑勒?梁朝伟演的西毒顶着个香肠嘴,怎么看和伤心也挨不着边嘛!

    “这段也许可以。”洛长宁还是头也不转,只听见声音,外面的光落了,车里的灯亮了,迈巴赫开进了市区,外面人声嘈杂,张炽听见洛长宁说:“当我对所有的事情都厌倦的时候,我就会想到你,想到你在世界的某个地方生活着,存在着,我就愿意忍受一切。你的存在对我很重要。”

    张炽愣了,明明这话不是在对他说,可突然一颗心就软下来了。洛落却不满意:“太朴实啦,再说要短些的,这句也长了。”

    “再说,萧承平的背景,那时候的年代,他不像能看美国往事的人。”

    “电影和书籍,从来不分像不像某类人会看。”洛长宁声音平静,像只是说着一件常见的事,“底层的人,上层的人,中产的人,还是老人、孩子、青年,看一本书一个电影,也许都不过是很巧合的一件事,不过是那一个时间点,那一刻的闲暇,所以就看了,看到哪一部也许连这个人都不知道。”

    “很王家卫。”洛落语气促狭,好像不赞同洛长宁,她就去问张炽:“比起《朗读者》,你肯定更喜欢看《美国队长》对不对?”

    张炽皱眉,鬼啦,他都没看过美国队长好嘛,肌肉男有什么好看,好吧,其实是出2的时候他没看过1,所以没看2,而今年出3了他1、2都没看,所以干脆不看。

    洛落见张炽不回他,就得意的对着洛长宁:“弟弟,你看,年轻人谁喜欢看文艺片,电影的发行,甚至在立案前都是定好目标群体的,你应该最了解怎么还说出这种话。”

    “唯一能使人完整的,是爱。”

    张炽受不了洛落对他的污蔑,收回手臂坐直了,车内他的声音落下,洛落顿时去看他:“你说什么?”

    洛长宁上车以来第一次转头看了张炽一眼,也有点惊讶,他对洛落说:“那是朗读者里的台词。”

    洛落这才有点不好意思:“你这个年龄的男孩,我很少见看过朗读者的。”

    “我没看过美国队长。”张炽又正襟补充。

    “知道啦,我不该那么果断,我应该加上大多数。”洛落露出一个笑,被“打脸”了也不生气。

    张炽一颗心寄在洛长宁身上,没理会洛落,关于王家卫,他其实肚子里也有点货,他去上演技班,那老师太喜欢王家卫的《重庆森林》,一部《重庆森林》让他看了不知多少遍只想吐,没想到这片还真有用得上的时候。

    张炽学着洛落,清了清嗓子,诗朗诵一样的说:“我们最接近的时候,我跟她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57个小时之后,我爱上了这个女人。”

    他说完,这回洛长宁和洛落是真愣,连司机大叔好像都愣了一瞬,洛落又惊讶:“重庆森林啊!你骨子里文艺小青年啊?这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张炽问洛长宁:“这句怎么样?”

    洛长宁明白了,张炽这是在给他们提供引用的话,他先是笑了下:“我们不用爱情的句子,萧承平对着说的人,不是女人。”

    张炽这就尴尬了,没想到闹了个笑话,洛长宁这时却说:“我看过你演的片,挺欣赏《暗色》里你演的那个小警察。”

    张炽眨眼,话题怎么扯到他演的片,而且暗色这个片,是他十七那年演的,都轮到配角三了,这和他炽少爷后来演过的男主片比,根本不够看,出场镜头有十个吗?好像只有五个啊!

    “但还是不够收放自如,有些刻意了。”洛长宁又说,这时车停了,是星辉娱乐后门,洛长宁见到地方了,张炽本来竖着耳朵想听听洛长宁怎么说,就见洛长宁下车,他大概绅士习惯了,给张炽拉开车门,张炽郁闷的跳下车:“我又不是女人。”

    洛长宁也反应过来,有点小尴尬,张炽走了两步又拐回来,一下子和洛长宁挨得太近,他借着路边的灯光、霓虹光不错眼的去看洛长宁。

    洛长宁沉着气,也是真好奇张炽到底想做什么,他也不是神经病,但为什么做出那些奇葩的举动?

    张炽仔细的看,洛长宁有漆黑的眼眸,微微上扬的眉毛,眉骨生的端正眼窝有点深,下巴的弧度清隽流利,仔细的看,就和那个十五六岁穿着西装短裤白衬衫的男孩重合了。

    张炽就这样,两个人胸膛都好像快挨到了一起,问洛长宁:“你的意思是,我太匠气了吗?”

    “不是。”洛长宁稳稳不动,他又笑,“我大概今晚背台词太多了,想送你一段。看过一代宗师吗?”

    张炽没看过,摇摇头,洛长宁这时往后退,离他远了些才说:“宫二姑娘说。‘当年要真硬着性子把戏学下去,我定会是台上的角儿。千回百转,亦悲亦喜。唱腻了杨门女将就换游园惊梦唱着。那时候,你在台下,我唱你看。想想那样的相遇,也怪有意思的。’”

    这话有点长,也像话里面的一样,百转千回的意思,张炽都没反应过来个味,洛长宁长腿跨过上了车,车呼啸而走,留下一句话,似笑不笑的说他:“你这出戏,唱给我看呢?”(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