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咸鱼

作者:秋日原野下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4:2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2
    一直到进了星辉娱乐五楼第三会议室,找到了正在和经纪人开会的张姐,张炽也还没琢磨出来个头绪。

    而且那话也不短,等他一路走过大厅、下了电梯,一代宗师里宫二姑娘那点儿“千回百转”的“唱戏”台词,他已经忘了七七八八,就剩下个洛长宁的“你这出戏,唱给我看呢”。

    张炽自认不是个缺心眼的人,书读的也许不多,可也不是个笨人,但洛长宁这话他还真不懂?唱什么戏?演什么?

    “小炽?”背后经纪人和张姐正在讨论怎么把他弄进许诚谦待开机的《港城往事》中,一个声音,声音温婉柔软喊他的音调,像是介于姐姐和妈妈之间,张炽一个激灵,目光从窗外的万家灯火中收回来,一侧头就见王娟笙还是那一袭长裙,也侧头看他,一边卷发别在了耳后。

    张炽喉咙动了动,一口唾液咽了下,没办法,他看见身边多个王娟笙,但身前的玻璃上只他一人的影子,他还是有点怕。怎么想,王娟笙都是鬼啊!

    王娟笙面色却是有些苍白,脸上多了点疲惫,她一开口,语气委屈的像是娇娇的的小姑娘:“我刚刚,是不是又消失了?”

    张炽睁大了眼:“阿姨,合着你也知道你消失了啊,下回要走给打个招呼呀,你吓死我了。”

    那苟延残喘的日光下,十字架前消失的那一刻,他哀伤又愤怒,差点揍洛长宁好嘛!这关键时刻,他真上手了,许诚谦的剧组他就不用进了!

    “不由我的。”美阿姨还是委屈,一把年龄了内心可能还像个小姑娘,对着张炽抱怨,“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刚说完话,一下子眼前就黑了,再睁眼,就发现你已经在这里了。”

    在这之前,王娟笙只在医院短暂的消失过一次,张炽和她也相处了七八天,一直都忘了那次消失,这次消失的时间比那次长,他才觉得不对劲:“你怎么会消失?你去哪里了?总不会是去……?”

    张炽说到后面,小心翼翼的大拇指朝下指了指:“去地府转了一圈嘛?”

    “你吓鬼啦!”王娟笙被他这说法,吓了一跳,脸都又白了两分,张炽这回连吐槽都不知如何吐:“可你不就是鬼吗!”

    王娟笙白他一眼:“这样说阿姨,多不好听,你们这一辈,九零后,男生真是一点绅士精神都没有。”

    “这和九零后有什么关系?我们这一代,年轻的时候被你们说脑残,背了多少骂名,你说现在公交车上地铁上,不是我们这一辈让位最多吗!”

    “哦,那还是真是对不起啊。”外面的灯光映进来,张炽听见王阿姨道歉的声音一点都不真挚,简直像是敷衍。

    他想翻白眼,这时发现不对劲,背后怎么那么安静,一转身,就见经纪人和张姐正一脸担忧加惊恐的看着他。

    他顿时也惊悚了:“你们干嘛这么看我,见鬼啦!”

    经纪人抢在张姐之前发话:“阿炽啊,你在和谁说话?你刚刚在自言自语你知不知道?你车祸后,有没有去脑科看看呀?”

    “……”张炽默默侧头看王娟笙,王娟笙捂着嘴笑的幸灾乐祸,他对经纪人回话:“我还去精神科嘞!”

    张姐是真担心:“老板,预约心理咨询师吧,您真该去看看了。”

    张炽听她这样说,其实也不生气,他自己都有看心理医生的打算,因为直到现在他自己本人也很怀疑,王娟笙到底是不是自己脑抽看到的幻象。

    “张姐,你去约吧。”张炽说,又正了正神色,“话题现在拉回来,许诚谦的《港城往事》,我想了想,魏潇这个角色,我自己带资进组怎么样?”

    “能带进去吗?”经纪人知道张炽背靠闻苏白,超超级大金主一枚,而且带资进组这事张炽又不是第一次干,可……“许诚谦拉了成洛娱乐投资,洛长宁是副导演兼主演,阿炽啊,不是我说,人家可不缺你那点钱。”

    “《港城往事》,许诚谦奔着拿奖的,一个主角两个主要男配,除了魏潇还没定,定下的都是大卡和老戏骨,老板,这次难度太高了,人导演不图钱就图拿奖,你那演技能挤进去吗?”

    张姐更直白,她跟张炽时间久,来往比张炽这个去年才换的经纪人更紧密,说出的话也敢更直白。

    张炽走到桌边,食指曲起来,敲了敲实木的会议桌,邦邦的响声在会议室里回荡,他们又没开大灯,只有一个落地的小灯亮着,经纪人和张姐都去看张炽,突然发现张炽脸上神情认真严肃。

    “《港城往事》是翻拍,许诚谦翻拍他老子的,第一版是十年前,主演是顾长廷,你们都知道吧?”

    张姐和经纪人都表示知道啊,这片当年成绩也不错的,顾长廷在《港城往事》中,结尾那个眼神,在网上至今被奉为他目前的电影人生中,最经典的三个镜头之一。

    “我那年才十一,第一次进电影院,看得就是《港城往事》,我看完,心想,怎么有人那么牛呢?他演另一个人,演的就好像真的有这个人存在一样,明明他是演戏,我们是看戏,可看戏的人却跟着演戏的人哭哭笑笑。那场电影后回家,我就对我爸说,我要演电影,我要成为顾长廷那样的演员。”

    张炽眼皮垂下一半,遮住眼中的神色,声音轻了些,只亮着盏落地灯的会议室中,他的声音有些像是那小灯的光,幽幽然然,王娟笙走到他身边,心中微微一动,但经纪人说:“阿炽啊,你和顾影帝好像也就长得都很帅这一点比较像啦。”

    经纪人说完,觉得自己挺幽默,也算是夸张炽嘛,说完就自己乐开了,张姐也说:“老板,你立志当演员好早啊,你说完你爸怎么回你?”

    “他以为我图个新鲜。”张炽离桌子远了点,眼皮睁开,一张脸又是蔫坏儿的小模样,嘴角勾的自己都乐,“我回家缠着他给我找电影去演,缠了三天最后被揍了一顿,别提了,整整一星期睡觉都是趴着的。”

    张姐奇怪:“趴着睡?”

    “屁股疼啊。”张炽咧了咧嘴,一副好疼的样子,惹得经纪人和张姐发笑。

    “这事,我去找闻苏白,他的面子总比洛长宁大。”张炽也笑,轻轻松松一副面孔,摆了摆手,“我回家睡觉了,你们就等爷成功进组的消息吧。”

    星辉娱乐b1层停了辆张炽的保时捷,他没开过几次,留这就是当备用车,他一个人出了会议室,一个人上了电梯直下b1,这个点公司也没几个人还留着,一路上好像只有他一个人,但只要侧头张炽就能看到王娟笙站在他身边。

    尤其是进了密闭的电梯厢,电梯厢中四壁光亮可映人,但映不出王娟笙,张炽心里发毛,而且王娟笙也不出声,沉默着不知在想什么,他自己也没心情,一直等上了车,耳朵上挂了蓝牙耳机,赶早在闻苏白睡之前把事说了。

    闻苏白早就认可了他演员的职业,张炽要他帮忙,他说了两句也就应了,张炽这时又说起另一件事,他不说明人物是谁,就说看到一个剧本,有钱的大老板对小明星说一段台词。

    “大老板说,我送你一段词,一代宗师里宫二姑娘说‘我若坚持下去也是个角,到时候我在台上唱腻了杨门女将就唱游园惊梦,百转千回的,那时候你在台下看我唱,这样的相遇也挺有意思。’”

    “大老板说完,要笑不笑的对小明星说‘你这出戏,唱给我看呢?’”张炽皱起眉,“大白,你就是大老板,你代入下这剧本里的大老板,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啊?”

    闻苏白那边哼了一声:“你喊我什么?再喊许诚谦剧组你别进了。”

    “唉,哥!别介啊!”张炽赶紧换了谄媚样子,闻苏白逗他:“再喊两声好哥哥听听。”

    张炽刚刚情景描述了一番洛长宁对他说话那场景,说完突然豁然开朗,明白了。就没理闻苏白,自言自语的说:“这大老板,是怀疑那小明星要勾搭他啊?怀疑那小明星欲擒故纵?”

    闻苏白:“这么简单的剧情,你怎么现在才明白,小炽,你智商什么时候这么低了?”

    他怎么反应过来!张炽心底骂了声艹,他见谁都是巴结他的样子,什么时候他张炽还需要抱别人金大腿?他自己见惯了圈里明星勾搭大老板的戏,这出戏轮到他身上,换了角色,他还真没反应过来。

    “谁啊,有眼不识泰山,以为炽少爷要找金主?”闻苏白声音懒洋洋,带着嘲笑,“我说,弟弟,你做什么呢,人家以为你勾搭他?”

    “我没做什么!”张炽说完,顿住,他也做了点什么,比如说他看见洛长宁,就充满母爱算吗?把洛长宁当儿子一样看算吗?

    算了吧,这给闻苏白说了,他今天晚上就能进精神病院了。

    闻苏白那边好像身边有人,他手机离了远些,和身边人说了什么,就对张炽笑笑:“我先挂了,你有事再call我。”

    张炽嗯了一声,闻苏白挂了电话,他车也开到了小区,等进了家门洗漱完要洗澡,王娟笙就坐在他床边,他扭扭捏捏的对美阿姨说:“阿姨,我要洗澡啦。”

    “你洗啊。”王娟笙抬头看他,露出奇怪的表情,“你捏着衣服角干嘛,真和洛落说的一样,怎么和小姑娘一样?”

    “娟笙阿姨,我说我要洗澡啦!”张炽提高音量,王娟笙眨眨眼,“我听见了,你要洗澡吗,怎么了?”

    张炽受不了了:“男女授受不亲,您回避下行吗?我是要脱衣服洗澡啊!”

    “我的年龄,你都可以喊我妈了,有什么害臊的?”王娟笙嗔他,但还是走出了房间,“你们这些小年轻,我这个年龄什么没见过啊。”

    张炽这才赶紧进浴室,洗了个心急火燎的澡,生怕王娟笙中途进来会偷看。

    等灯灭了,他躺上床,看到王娟笙坐在他床边,空调温度开得挺低,他盖着被子,王娟笙伸手像是习惯性的给小孩掖被角,手穿过去了,王娟笙愣了。

    张炽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想了想对阿姨说:“我记事前,我妈咪就去世了,家里只有大哥和老爹,从小到大身边没女性存在,连家里养的腊肠犬都是公的。”

    王娟笙听了,笑了下,其实是有些伤感的话,但张炽说的一点也不悲伤,像是小孩子一样的郁闷和吐槽。

    张炽正经了神色:“小时候,我就习惯夏天空调温度开得特别低,然后盖被子睡觉,有时候没盖严实,肩膀啊、哪啊就露出来,早上一醒露出来的地方就疼。阿姨,你说我妈要活着,是不是也会给我掖被子啊?”

    “肯定会。”王娟笙声音软下去,她看张炽,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孩子,“小炽的妈妈,应该又温柔又漂亮。”

    张炽嘴甜的跟上:“肯定和娟笙阿姨一样的,洛长宁真有福气,妈妈是个大美人啊。”

    王娟笙知道张炽这是夸她,想她开心,她笑笑,说起另一件事:“你不是问我消失的时候去哪了吗,我不知道我去哪了,但是我的感觉就像是睡着了。什么也听不见,也看不见,眼前和身边都是黑暗,而我就像睡着了一样什么意识都没有了。”

    张炽睁大了眼,王娟笙这样说,夜色像是水一般冰凉,他想说点什么,王娟笙却又说:“我十四岁大的时候,我妈妈带我去s市定制旗袍,裁缝拿着皮尺贴身给我量了码,我在他那店里,看到还有别的裁缝在厅里做工,就见一件旗袍收了线。一展开,玄色的底绣着红色的莲花,我第一次见那样的配色,见那小掐腰、锦绣的料,我心里就想,多神奇啊,这么一件漂亮的衣服,就是那裁缝一针一线给做出来了?”

    “后来我就跟我妈说,我要做裁缝,做漂亮衣服,我妈回去就笑我,说我想一出是一出。”

    张炽拉了拉被子,拉到下巴尖,想到了那封巴黎服装工会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所以阿姨,你后来去读服装设计了?”

    “嗯,但也很后来了。”王娟笙叹了口气,“去的很不容易,周围人都说在家相夫教子最适合女人,那时候,女孩去上学,还是去国外的,很少的,更何况能去的,大多也是去读文学、建筑、商科或者音乐和美术,我说服装设计,人家一想就笑我,富家太太不做去学做裁缝,背地里到处把我当笑料,说洛家的太太真可笑。”

    “可是我觉得一点也不可笑。”王娟笙去看张炽,“那个时候,不像现在,人们能吃饱饭就不错了,没有人提梦想,提理想,因为那些都是很书面很遥远的东西。我觉得现在这个时代很好,能吃饱饭,能读书,虽然还是有人说梦想啊理想啊,都没有赚钱重要,说出来还是很可耻的样子。但也有很多人,还有书,都在肯定有梦想和理想并不可耻。”

    “人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张炽也笑了,“周星驰《喜剧之王》里的台词,阿姨你看过这部电影没?”

    “没看过,我没看过太多电影。”王娟笙摇摇头,然后也笑,对张炽说:“但我觉得你那段话说得特别好。”

    “你说‘他演另一个人,演的就好像真的有这个人存在一样,明明他是演戏,我们是看戏,可看戏的人却跟着演戏的人哭哭笑笑。’。你说‘我要演电影,要成为像顾长廷一样的演员’,我觉得这些说的真好啊,所以,一点也不好笑。”

    张炽头往下埋了埋,今天晚上在会议室,他说他想像顾长廷一样,经纪人和张姐都笑,其实他理解,都是二十一岁,顾长廷二十一岁已经演了《港城往事》的男主角,他还是个人送外号“花瓶美人”的偶像派艺人,怎么和顾长廷比?

    如果他是经纪人和张姐,他也会觉得可笑吧,这时代,有些东西说出来还是挺惹人发笑的。

    但是现在,有人对他说,不好笑的,还说你说的真好,张炽也觉得没什么好笑了。

    “我也觉得,阿姨你要考服装设计,要去上学,一点也不可笑。”张炽去看王娟笙,夜晚只看到点隐约的影子,王娟笙伸手,虚无的拍了拍他:“睡吧,难得见你能这么早上床睡觉。”

    张炽闭上眼,今天确实累了,道了声晚安,身体疲惫精神也疲惫,低温的房间中,夜色冰凉如水,他盖着被子不到几分钟就沉入了梦乡。(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