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 第十三章 试镜

第十三章 试镜

作者:秋日原野下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4:4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0
    张炽进了会议室,会议室中的桌子应该被清了一遍,空出了整个空间,只剩一排桌子后面坐了几个人。

    张炽一眼扫过去,目光就定在了洛长宁身上,洛长宁也看他,这人百年不变的面无表情见了张炽,难得露出了点皱眉思索的样子,看样子若不是张炽是来试镜,他已经要把这小子拎到一边问些什么了。

    许诚谦手里是张炽的资料,他不用翻,都快翻烂了,去看张炽,心想这小鬼吃什么长大的,长得可真俊。

    许诚谦和洛长宁挨着坐的,看到张炽直直看过来,目光脉脉,就有点头皮发麻,许诚谦还觉得这眼神有点熟悉,但一时想不起来,咳了一下喊这小子:“张炽。”

    张炽才恋恋不舍的把眼神从洛长宁身上,分出了点给许诚谦,还算礼貌的笑了下:“许导。”

    许诚谦一看,算是明白原来刚刚那模样是给洛长宁看得,不是给他看得,他心下嘀咕,张炽和洛长宁难到有一腿?

    “不说废话,直接开始吧,你就演魏潇回老屋遇到杜恒那一幕。”许诚谦言简意赅,桌子后面竖着编剧牌子后的男人翻了翻剧本,张炽看着许诚谦,语气礼貌:“就是杜恒为了躲警察,躲到了老屋和魏潇遇见,魏潇要报警那一幕?”

    许诚谦点点头:“是这一幕。”

    又见张炽手里还拿着一沓a4的打印纸,正想说你手里的东西先放这,就见张炽站在原地,开始翻看那一沓打印纸,许诚谦纳闷,洛长宁出声:“你台词还没背?”

    张炽饰演的是《港城往事》中的男配三,是主角的弟弟,出场不算少,但台词不多,加一块不超过两页,许诚谦顿时不满了:“后生仔,你也不能一点功课不做啊。”

    张炽充耳不闻,专心集中在那一幕的台词上,许诚谦摆摆手:“两分钟,你快点啊。”

    张炽扫了一遍,默读了一遍,不到两分钟比了个ok的手势,许诚谦又碰了碰洛长宁:“长宁,你在这,正好可以和他搭戏。”

    洛长宁饰演的正是杜恒,是张炽饰演的魏潇的哥哥,他没拒绝,离开了座位和张炽并排站着。

    张炽顿时不好了,不知道许诚谦是不是出于好意让洛长宁和他搭戏,但是张炽有点控制不住眼神。

    他演戏什么水平他自己知道,他没有镜头恐惧症也不怕人前演戏,可也掩饰不住他演戏水平不过是中规中矩,本来感情酝酿的就差点,现在来了洛长宁,张炽就忍不住去看洛长宁。

    洛长宁一站过来,他离张炽距离四五米的样子,然后他低着头向前走了两步,抬头,张炽对上他的眼睛愣住了。

    洛长宁眼神冷峻,表情冰冷凌厉,带着种很冷很冷的气场,那种冷意甚至好像化为了实质,他这个人都像是带着血的刀尖一样了。

    但这种感觉只有两三秒,洛长宁目光落在他脸上,眼神从冰冷转成了疑惑,然后是惊讶,惊讶中眼中的冰融化了,甚至有些慌乱,他甚至往后退了一小步,刚刚那个冷峻无匹的男人变成了个有些慌乱无措的青年。

    还有些说不出的狼狈,张炽心中就是一疼,他向前走了一步,想把这个人抱进怀中,洛长宁眼神飘忽,但出声带上了点欣喜和关心:“阿潇,你怎么在这里?”

    张炽生生的把要伸出的双臂的给停住了,想起这是演戏,接着洛长宁的话说台词:“这是外婆留下的老屋,我来才不奇怪,你来这做什么?”

    张炽说完,顿了顿接着说:“你身上怎么有血?你又有做什么了杜恒!”

    说完,张炽就见洛长宁目光深沉的看着他,他嗓子一紧,勉强记住台词还有说:“你要死啊!杜恒,你就等着去吃牢饭吧!”

    张炽说完,做出拿手机拨号的动作,洛长宁上前一只手快速的撰住他手腕,洛长宁力气没省,张炽一个趔趄差点要趴地,洛长宁托住了他,两人顺势半跪在地上。

    张炽半靠在洛长宁肩上,看不到洛长宁的表情,但他的心脏砰砰砰的跳,周围又很安静,他心慌意乱,在想洛长宁会不会听到他的心跳声。

    “阿潇,我很想你。”洛长宁声音在耳边响起,语调很平,听不出什么感情,他继续说,声音很沉:“那年妈妈带你走,你哭的脸都起疹子了,你小时候哭得很了,就起疹子,现在这个毛病还有吗?”

    张炽动了动唇,声音很机械,心里乱成一团麻,台词背的干巴巴:“你还当你是我哥哥?管这么多,当年我哭着不要和你分开,你把我推开了,我们那时候就没有关系了。”

    张炽说完,听见洛长宁笑了声,但笑的又像是叹息,很悲苦,很后悔的样子,他说:“爱哭包,现在出息了,敢和哥顶嘴,你小时候尿床是谁替你背锅?多少次老爹要打的是你,不都是我替你受了。”

    张炽继续干巴巴的:“你提这些做什么……杜恒,现在全城都在通缉你,你自首吧。”

    张炽说完,就感觉到背上一紧,肩上一沉,洛长宁头搭在他肩上,双手放在了他腰间,他顿时从脚底麻到头皮,眼直直的看着前方,一个小男孩有着大大的眼睛,正趴在地上画画,抬起头对他一笑,喊:“妈妈。”

    张炽伸出手,紧紧地把洛长宁抱紧了。

    随即就是被一股大力一推,张炽往后退了两步,洛长宁松开手站了起来,许诚谦怒吼:“你他妈的演的是坨屎啊!”

    整个会议室许诚谦的怒吼声都在回荡,洛长宁眉头紧锁,不动声色的弹了弹衣服,嫌弃刚刚被张炽搂了,张炽不自觉,心中柔情百转也很心酸,洛长宁瞄他一眼,他打蛇上棍声音放低委委屈屈的小声喊:“长宁。”

    洛长宁快速后退,第一次觉得他也有称得上有点“怕”的人了。

    “你那演的是魏潇吗?”许诚谦站着,指着张炽继续吼:“你那台词怎么回事?你还真是就只是背台词啊!张炽,还有你那眼神!你演的是杜恒他弟还是他妈啊!”

    这话一吼出来,桌子后面的一排人都笑了,洛长宁正转身往回走,身影顿了下,许诚谦喊完,也顿了下,他竟然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张炽站直了拍了拍裤子,被许诚谦吼得回过了点神,他也委屈,又不是他想这样,他控制不住有什么办法。

    但好歹有着一颗还算敬业的心,张炽全程装21世纪好青年,低眉顺眼礼貌的表示歉意,顺便要求不要人搭戏,他自己把刚刚那幕再演一遍。

    许诚谦骂完,想起拿的人家金主的投资,张姐说得对,他一个商业导演哪来的骨气,又恢复成好脾气的模样:“唉,我也是急了,刚刚语气有点冲,也是为你好啊后生仔,你不要搭戏,行,再来一次吧,不要那么紧张。”

    这回没有洛长宁搭戏,张炽中规中矩的把戏演完了,按平常,许诚谦还是不满意的,但和刚刚一对比这进步像是做了火箭,况且张炽饰演魏潇这事早就拍定了,来试镜不过是个过场。

    许诚谦颇有些感动的评价张炽:“你看,这回演的就很好嘛,回去等通知吧,这周就开机。”

    张炽向许诚谦和一众人告别,洛长宁低着头没看他,他有点不开心,出了会议室,一个女演员正好往里进。

    个子不高但很大波,张炽眼神往上瞄了一眼,女演员抬头对上他的脸,勾着唇对他一笑,张炽就吹了声不大的口哨,他没看到,身后洛长宁抬起头把这一幕全收进了眼中。

    张姐和经纪人在外面等着,张炽一出来,两人表情都很不好,经纪人简直恨铁不成钢:“夭寿啊!阿炽你干什么了,导演喊得好大声啊!外面都听见了!”

    张姐把口罩、墨镜递给他,语气很担心:“没出什么事吧?”

    张炽带上口罩,累了,要回家睡觉,只回了句这周开机,也算是让经纪人和张姐安了心。

    他回家一觉睡到了天黑,起身有点发懵,肚子也饿,看了看时间凌晨一点,就去厨房自己下面吃,厨房一盏灯亮的幽幽,他目光扫过四周,王娟笙是真的不见了,可是她却把感情和回忆留了下来。

    面煮好了,直接端着锅去客厅吃,孤零零的灯孤零零的人,张炽吃的很不开心,内心有点骚动,他二十一了还没谈过恋爱,要不要找个伴?

    这样一想,就有点猥琐的想,今天那个大波女很可爱啊,童颜巨/乳,但又想,高个御姐也别有滋味,又想,清/纯/学/生/妹心思单纯最适合谈恋爱,然后手机响起了提示音。

    他解锁了屏幕,有邮件进来,打开是夏萌,邮件中写到--

    亲爱的张炽先生:

    当你看到这封邮件时,我已经开始登机前往东非,归期不定。

    关于您所遇到的事件,我原本写了很多,包括各种分析和引用,最后鉴于您并不爱读书的特质,还是全部删除,只留下了结论。

    以下是我的推测--

    我认为您会接收王娟笙的感情与回忆,是因为王娟笙女士的不甘。

    人死后身前的执念化为实质,感情久久不散。

    您成为了王娟笙女士生前感情的接收者,想要解开您与王娟笙女士的共情现象,您就需要解开洛长宁与王娟笙女士之间的心结,通俗的说,您需要让洛长宁先生原谅自己的母亲。

    当洛长宁真正的原谅了自己的母亲,我想您也就可以摆脱这共情现象了。

    您诚挚的朋友,

    夏萌(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