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 第十五章 远诗

第十五章 远诗

作者:秋日原野下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4:5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0
    张炽和洛长宁并排走着,洛长宁比他高一些,他微微仰着头看洛长宁说话,嘴里没个边,刚才逗狗说得挺溜,对着洛长宁说话更是超了分寸。

    他搓了搓手,这动作特别接地气,配着半长碎发的美少年脸,气质一下子变得像进城打工的大兄弟。洛长宁瞥了一眼,心里一跳,张炽真是这气质,魏潇妥妥的演砸。

    张炽还不自觉,他有点紧张,笑的肉麻兮兮的对洛长宁说:“长宁,你看这外面热的,你还亲自出来接我,我特别不好意思。”

    洛长宁心里第二跳,眼角也有点想抽,世间多奇葩,可张炽这样,仰着个脑袋满眼深情小心翼翼讨好样子的奇葩……他有点接受不能,都不能去看张炽,一对上那双黑漆漆的眼珠子,就要被里面深情似海的感情淹死了似的。

    “长宁--”张炽还是喊,洛长宁不看他,一只手从兜里伸出来摆了摆手,张炽就和听到命令的警犬一样,“嘎--”的一下止了声。

    洛长宁说他:“我和你熟吗?我和你显然不熟啊,你喊我洛先生、洛导、再不济喊我洛长宁,我都应你一声,你喊我长宁,张炽,谁给你胆让你这样喊得?”

    张炽这回警犬变鸭子--脖子被掐住了,出不了声,洛长宁笑笑,他生的一副好样貌,可是最常见的表情是没什么表情,人就显得有几分冷淡,现在这一笑,张炽去看,洛长宁笑得有几分凉薄,不带感情的笑颇有几分讽刺的意味。

    放以前,他肯定跳脚,背后必要去阴人,可这人是洛长宁,是他记忆中那个目光安静的漂亮男孩,他就只有一腔的心酸,小心翼翼的道歉:“长宁,你要是不高兴我这样喊你,那我就不喊了。”

    洛长宁:“……”特么的这不还是在喊!

    这时胡同已经走到了底儿,洛长宁带着进了筒子楼,没上去,从楼里面穿了过去是处小院儿,脚下不是泥土地但水泥砖破破烂烂的凹凸不平,各种杂草从碎裂翘起的砖沿缝隙中顽强的冒头向天生长,充分阐释了一番生命坚强不息的主旨。

    张炽跟着洛长宁后面,留意着脚下的电线,机器已经架好,几个竹竿在那搭着,上面晾着颇具上世纪风格的衣服在这个大热天半死不活的垂着,张炽走近了一看,里面赫然掺着女士的"xiong zao"和内裤。

    太光明正大,太理所当然,张炽都不好意思看了!

    许诚谦就坐在边角阴影下,正对着那大太阳下的内裤和"xiong zao",旁边统筹狗腿子的拿着个小电扇对着他吹,胖子编剧拿着维达面巾纸愁眉苦脸的擦他满脑门子的汗。

    再旁边,张炽看直了眼,女人穿着低胸的纯白短袖,下身是个大裤衩和人字拖,她垂腰的黑长直头发松松扎了下,但还是热,白色本来就透,你看那胸前被汗浸得,一对儿胸器都快蹦了出来。

    洛长宁和张炽一进来,院子里的人都看他们两个,张炽跟着洛长宁走到许诚谦跟前,许诚谦人到中年在发福,张炽没来前指桑骂槐的骂他,等人来了已经热成狗。

    张炽向他道歉,态度良好,张姐、齐穆进来帮着打哈哈,他也不计较了,上上下下盯着张炽看一遍,喊化妆师:“小陈!小陈过来!”

    化妆师是个壮汉,穿着打扮皆爷们,没过去,在另一个阴影角落下和工作人员们一起冒汗,有气无力的回许诚谦:“许导,啥么子事,您说,院儿里太阳毒死个人啦。”

    许诚谦对着张炽指了指那壮汉:“阿炽啊,你过去,让小陈给你剪个发,你这头发,太长了,不行的。”

    张炽心中一跳,化妆师在那边喊:“剪个啥样子啊?”

    许诚谦比划:“像是板寸,但前面要点刘海,带个眼镜你一看,就是公司精英那样的。”

    小陈:“公司精英是啥样子啊?”

    许诚谦不耐烦了:“就是一看,就跟个衣冠禽兽样儿的。”

    小陈:“许导,您早这样说我就明白了。”

    张炽脸僵了,衣冠禽兽是啥样?

    化妆师在他那大箱子里挑挑拣拣,上/门/服/务,终于肯屈尊前来亲自服务。

    这小破院儿已经被各路电线和机器塞个满当当儿的,许诚谦慢的像是乌龟让出了导演椅,张炽四平八稳的僵着脸坐上去,大白布一扬罩了他身子,露出个脑袋,经纪人一脸痛心的看着他那重金打造的半长发型咔咔咔几下,推子过去变成了板寸。

    小陈白布收起一抖,许诚谦迈着八方步上去就给张炽架了个黑框眼镜,再瞧瞧,服装道具组的送来衣服,许诚谦露出个慢条斯理的笑:“小张啊,这条件简陋也没个换衣间,小何啊是去的外面的公共卫生间换的衣服,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就在这换吧?”

    张炽回头,身后那大胸姑娘是他上次试镜遇到的,何远诗,成洛传媒新晋小花旦,脑残粉宅男粉多得不要不要的。

    何远诗对着他,小嘴一抿,羞涩友好的笑了笑,姑娘胸虽大却长得清纯可爱,张炽看得心痒痒,又想吹口哨。

    服装道具组的人送来衣服,是套纯黑的西装加黑色衬衫,那边洛长宁也接过一套衣服,二话不说脱了短袖套上上衣,然后脱裤子换裤子,张炽猛地回头去看,洛长宁动作是真快,只有一个精瘦的腰入了点眼,洛长宁已经开始拉上裤子拉链。

    他三下五除二的穿好,廉价的灰扑扑的地摊货短袖和纯黑色牛仔裤,他瞄了眼张炽:“快点。”

    就坐到许诚谦那把导演椅上,化妆师给他化妆抓头发,张炽心有羞涩奈何洛长宁示范在前,在众人的目视下换上了西装,脱裤子穿裤子的时候,听见何远诗和她的小助理低声说“他那里还挺大的”,假流氓真处男的张小炽顿时手一抖索,赶紧加快了换装环节。

    他换好,洛长宁化好妆给他让位,张炽坐上去,小陈打了点阴影修饰了下,拿尖尾巴细齿梳给他梳了梳额前一撮毛,又正了正黑框眼镜,示意张炽可以起来了,许诚谦走过来绕着张炽看了一圈:“把外套脱了,搭在胳膊肘,衬衫领子那松两个口子。”

    张炽照做,许诚谦这才满意,拍了拍张炽肩膀,意味深长的鼓励他:“咱这电影拍得比较精细,一遍过就是没有的事,况且年轻人啊,更要在年轻的时候打磨好,老了就经不起了。”

    张炽觉得这像是下马威。

    场记上前打板了,机器开始运营,胶卷录下影像的时间像是烧钱。

    机器镜头一路跟着张炽,从筒子楼阴暗潮湿憋屈的长廊中,男人的背影印入了白日的阳光,他皱眉,抬手遮了遮眼,大夏天的黑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装裤,胳膊弯里搭着黑色西装外套,像只黑乌鸦,也像是去参加葬礼。

    院里女人坐在小马扎上,费力的揉搓着大木盆里的衣服,水花四溅,女人前襟湿了一片,一对儿大白兔汹涌欲出,张炽走过去:“小姐,张丽丽是不是住在这?”

    女人抬起头,眼神像是惊弓之鸟,看清眼前男人斯文有礼的模样,才小声问他:“你找张丽丽干什么?”

    张炽看着她:“我是魏潇,是杜恒的弟弟。”

    眼前的女人,一双被生活折磨的疲惫不堪的眼中就生出了光,她一下子站起来身子,小马扎被碰的往后挪了几步,她双手*的在衣服上蹭了两下,语无举措地问眼前男人:“你是、你是魏潇!杜恒给我说过你!杜恒让你来找我?杜恒他人呢?”

    张炽静了几秒,从胳膊肘搭着的西装外套口袋里抽出信封,里面厚厚地一叠钱,他递给张丽丽:“杜恒去马来了,年前给我来信在那边娶妻生子安定了下来,他让我来内陆,把这钱给你,给你带话,说不要等他了。”

    女人顿住,半晌过去,张炽看到何远诗的眼中生出深深地绝望,她慢慢蹲下身子,伸出没擦干净的手两手一并,脸埋了进去,一声悠长凄惨的哀嚎,托着女人不甘而心碎的长腔荡了整个破旧的小院儿。

    青天白日下,四方小院中突然绝望四起,张炽愣了,何远诗不是何远诗,何远诗在他眼前,把张丽丽给演活了。(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