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 第十七章 讲戏

第十七章 讲戏

作者:秋日原野下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4:5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1
    一群人找了个大摊儿撸串儿,天黑人多热闹非常,又是靠近城市底层的胡同口,大老爷们多估计没几个追星,张炽、何远诗以及洛长宁也安生生的吃着串没被人发现。

    何远诗饰演的张丽丽是社会底层的女人,不需要身材瘦削,许诚谦的要求是再丰满点更好,这姑娘就豪爽的吃着串儿,几杯马尿下肚突然抱着助理哭:“我都多少年没这么吃过了!烤串儿真好吃啊!太他妈好吃了,这才是人生啊!”

    他们这桌坐的洛长宁、许诚谦和张炽,还有胖子编剧和统筹,何远诗的助理是个小姑娘,面皮发红结结巴巴的解释:“她、她……远诗姐喝醉了。”

    一堆大老爷们发出哄笑声,拿着肉串儿去逗何远诗,一时间大家关系就近了个层次,喝酒撸串乃是真狐朋狗友,而人年纪渐长,你会发现酒肉朋友才是最开心,再伤心就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也就没什么伤心了。

    结束的时间没拖太晚,明天早上有戏,十点不到统筹出来做恶人,把一群人赶回酒店睡觉。没星的酒店,自掏腰包住豪华套间也没有,全是双人间,张姐和齐穆开车回自己公寓明天就不来了,张炽的小助理赶来和他住一间。

    张炽心没那么大,ng了一下午,许诚谦看起来是个好脾气一句没说他,但他自己难受。

    助理小叶是个二十出头大他一岁的应届毕业生,老家是偏远地区的地级市,虽然是男生但手脚勤快话还少,来当张炽助理他都觉得屈才,张炽自己都没上过大学。

    小叶特别实诚的告诉他,这年头大学生已经等同大白菜,他那历史专业本科学士学位去找能干的工作,一圈下来发现给张炽当助理工资最高,小伙儿就初心已改,抛弃文艺复兴和八国侵华向着万恶的金钱投奔来了。

    唉,远方没有诗歌,你到了远方才发现,那不过是又一个眼前的苟且。

    房间内,小叶铺好新带的床单,枕头也换了新的,他来时带了个28寸的大拉杆箱,里面满满的都是给张炽带的生活用品。

    张炽在房间里像个土财主,看着自己的暖床御用丫鬟叶小哥,越看越觉得贤淑温良,摸摸下巴:“齐穆新签了个妞是不是?”

    叶小哥话不多,但不代表人傻,张炽这样说他拿不准什么意思,就特别公正客观的回答张炽:“叫周雨晴,上个月签的。”

    张炽嘿嘿一笑:“长得好看吗?”

    叶小哥平时话少是因为他觉得自己不太会说话,扭过头看张炽,突然心思一活泛要拍张炽马屁,就谄着脸回张炽:“没您长得好看!”

    张炽呆住,这话接的太有水平--出乎人意料啊!这脑电波,都跑出外太空了吧!

    “我谢您啊。”张炽转身背手,溜溜达达的往外走,嘴里哼哼:“啧,爷本想升你个姨娘奈何是个暖床丫鬟命,怪不得齐穆正宫位置千年不可动摇,啧啧啧~”

    “老板,这点儿您去哪儿啊?”小叶对他喊,张炽已经关上门,回了声:“我学习去,你别锁门,给我留着门啊!”

    走廊最尽头房间,张炽手都放门把上了,犹豫了下拿出手机一看,快十点半了,这点儿好像不合适啊,面前门就被人打开,洛长宁一张脸映入视线。

    洛长宁也被门前这人吓一跳,看清是张炽,张炽听见门里有女声,探头往里看,何远诗正坐在床边和许诚谦聊,许诚谦聊得好开心,勉强分给张炽一个眼神:“哎,小张啊!我正给小何讲戏呢。”

    解释下这大晚上的两男寡女怎么回事,就继续和人家姑娘兴高采烈的聊,洛长宁突然伸出手,拉住张炽胳膊肘往外走,张炽身体一接触,浑身发麻一颗心生出满涨的欢喜,何远诗起身:“洛导,您去哪儿啊?”

    洛长宁拉住张炽头也不回得走:“我去给张炽讲戏。”

    何远诗立马想接嘴带我一块啊,可许诚谦正在兴头上给她聊剧情,她再不会做人也不敢丢下正导演去追洛长宁。

    张炽被洛长宁一路带到小宾馆的天台,这s市的夏天也就半夜时分有点风,洛长宁松了手,张炽手打颤,左手拽右手,忍住咸猪手去抓洛长宁手。

    天上星子三两点,光芒暗淡,雾霾一直折磨着华夏大半个版图,好在人民也闻惯了雾霾,不去一趟隔壁都不知道空气清新起来是啥么子味,物竞天择大概华夏人民的肺也在生物谱上提前进化了一番。

    天台没灯,但远处有光,街道上的路灯一盏没坏的亮着,还有夜市正开启第二轮狂欢,这处虽有点黑暗有点安静,可这世界还是热闹光明。

    “啪”的一声,打火机亮了一丛小火苗,洛长宁点了根烟,然后烟盒对着张炽:“抽吗?”

    张炽摆摆手:“我没抽过烟。”想了想,又特别诚挚关怀:“长宁,吸烟有害身体健康。”

    洛长宁就是手一抖,烟灰在面对面都看不清对面人脸的夜色中掉了点,洛长宁声音有点扭曲:“你喊我什么,张炽,你脸皮可真够厚的。”

    “没人的时候我不能这么喊吗?”张炽反问的话纯洁的像是朵小白花。

    洛长宁躲过何远诗没想到黄雀在后。

    一根烟在夜色中亮的明明灭灭,像是他的表情,半晌过去呵了一声,他手指夹着烟但并不抽,大大咧咧的靠着天台的边:“你以为自己能进剧组,是因为闻苏白的投资?”

    张炽听到这话,有点不好意思:“我是真的很想进港城剧组,就是初版港城往事,让我有了当演员的梦想,而且……”张炽犹豫了下:“许诚谦很有水平,是个很有才华的导演,我想进步,想提升,就必须被这样的导演打磨一番。”

    “你当你石头啊?”洛长宁抖了抖烟灰,不客气的嗤笑:“许诚谦喜欢给美女讲戏,你脸那么帅,他仇帅的你知道吗?”

    张炽真不知道,傻眼了,洛长宁一根烟燃了一半,他还是不抽,转身看不远处大排档灯火通明人气冲天:“你剧本通读了吗,知道这是个什么故事吗?”

    张炽想了想:“杜恒二十八岁那年,女朋友张丽丽被老乡骗到港城一去不回,他想尽办法去了港城找张丽丽,却牵扯进了一桩走私案,最后死在港城。结尾是张丽丽回到了内陆,杜恒的弟弟魏潇把他用命换回来的钱,按照遗言转交给张丽丽,告诉张丽丽他去马来做生意结婚,让张丽丽不要再等他。”

    洛长宁:“初版你看过没有?”

    张炽回答看过,洛长宁继续问:“你觉得初版好还是这版好?”

    “还没拍出来的片怎么对比?”张炽很老实,也不拍马屁,但想了想:“初版是打斗精彩,顾长廷饰演的警察则演出了感情,顶了半边天。”

    “这一版,我看剧本,换成罪犯杜恒是主角,打斗少了一大半,多了些感情戏。”张炽记忆力很好,脑子中剧本他看过很感触的地方快速过了一遍,指出了要点:“动人动感情的地方多,有亲情、爱情、友情,结局又充满了悲剧式的浪漫,张丽丽以为杜恒去过幸福生活了,但杜恒其实为了找她已经死在港城了。”

    “这一幕是不是有种很命运式的悲剧感对不对?”烟燃到了尽头,洛长宁扔到地上脚碾碎了最后一点火星,他又点了根,十指中指夹着,整个人一下子,就有了这个年龄历经过风霜的男人特有的魅力。

    “多悲剧啊,女人以为男人负心,可其实男人已经死了,到死都还记得让弟弟带话骗她,宁愿她恨他,也不愿意她伤心。”

    洛长宁的身子在夜色中只剩个漆黑的剪影,声音沉了下去:“但杜恒死的时候,最后一句话是对不起,他是对魏潇说的,剧本结局也是魏潇他给张丽丽带钱带话骗她,看着女人恨杜恒,我说,你有哥哥吗?”

    张炽愣住,诶,这话怎么转这么快?

    “我没有兄弟姐妹,只有一个堂姐。”洛长宁说起自己,“但我听人说,有哥哥,有弟弟,感情好的话,那种感情是和别人不一样的,我不知道是怎么个不一样。

    只是听人家都说儿子是父亲的延续,但兄弟有时候也像父子这样。

    杜恒死了,魏潇就成了另一个杜恒,他既是魏潇也是杜恒,他延续着、永远的记着,很多年直到死都不会忘记哥哥。他流着和死去的至亲之人一样的血,记着这段往事,永远的既是魏潇也是杜恒的活下去。”

    张炽没听明白这段话,洛长宁突然背起台词:“阿潇,你怎么这么蠢,这么大了还尿床,老爹回来会打死你的。”

    “你别哭,脸上又起疹子了!丑死啦!”洛长宁语气逼真,无奈又焦急:“我替你背锅,就说是我尿的床,你别哭啦。”

    这段台词不该洛长宁背,应该是由两个饰演童年时期的小童星来背,没想到洛长宁也背下来了。张炽由衷的夸奖:“你语气好真,我眼前都有画面啦。”

    “阿潇……”

    低沉的男声回了张炽,洛长宁声音轻的,像是夜风吹来这声音就会碎掉,这一声在漫漫夜色中如男人手中将灭的烟,张炽僵住,洛长宁声音极轻,说出的话不像是话,像是一声依依不舍的叹息:“对不起。”

    张炽突然顿悟了。

    有哥哥,有弟弟,感情好的话,那种感情是和别人不一样的。

    儿子是父亲的延续,但兄弟有时候也像父子这样。

    杜恒死了,魏潇就成了另一个杜恒。

    他流着和死去的至亲之人一样的血,记着这段往事,永远的既是魏潇也是杜恒的活下去。

    张炽大脑飞速的转,动用自己一切的语言:“新版港城往事,整个往事其实都是魏潇的回忆对不对?”

    因为只有他记得杜恒的一切,生老病死,多年以后,当这个最后记得杜恒一切的人也埋入地下,那时,杜恒才是真的死去。(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