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 第二十章 眼神

第二十章 眼神

作者:秋日原野下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5:1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2
    张炽做了个梦。

    大雪纷飞,十里冰封处处皑皑一片,入眼就是冰凉刺骨的白色,他走在这漫天飞雪中,周围高楼耸立,巨大的广告牌挂在街道两旁,高楼上led大荧幕放着时尚走秀,可是这繁华的街道上除了他却没有人,安静的只有耳边的风声雪声。

    他心中慌乱,冷的抱起了胳膊,人打哆嗦,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腿已经冻得没有知觉,张炽一抬眼,led屏幕上出现了他的脸,帅气漂亮的小青年回眸一笑,头顶飘过一行加粗的黑色宋体字--

    你来打我啊(ˉ ̄~)~~

    张炽:“……”

    靠,这是什么鬼?

    正这样无语的想着,突然荒无人烟的街道跳出一群人,他们带着口罩男女老少都有,只露出一双眼,所有人齐刷刷的伸出食指指着张炽高喊:“炒作婊!炒作婊!打死这个炒作婊!”

    “救命啊啊啊!”

    张炽挥舞着胳膊,一个挺身鲤鱼打滚的坐了起来,被子滑到地上他还心有余悸的大叫着。

    小叶拿着遥控器正在把温度调高,他冻得嘴都在打颤,被张炽吓了一跳:“老板!你怎么啦怎么啦!”

    空调“滴滴滴”的一连串声,调到了二十六度,张炽伸手被子捞回床上,把自己裹成个蚕茧,只露出个脑袋,两眼发直,小叶倒了杯温水递给张炽:“少爷,你是不是做恶梦了?”

    张炽接过水,一口气喝完,被子滑下去了点,他杯子还给小叶赶紧捞被子,眼睛回过点神,吸了口凉气“呲”了下嘴:“他妈的!冻、冻死老子了!”

    在被子里捂了会儿,房间里温度也逐渐升高,张炽捂过来了拿过手机一看,顿时像是屁股着了火,也像是狗尾巴尖被人踩了,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

    三下五除二扒了自己睡衣换短袖和大裤衩,拖拉个人字拖就要出房间,反正到了拍摄场地还要换西装,他这么一身好换好脱还凉快,比起形象这大热天的张炽更选择实在。

    小叶跟在他身后:“少爷,今儿上午没您的戏,这大热天的,您还要去啊?”

    张炽刺溜走的飞快:“你赶紧的,趁着早上不热,早餐我要油条豆浆,你给我送拍摄地区,知道在哪拍戏不?”

    小叶回房间拿钱包,扯着嗓子喊:“知道!我马上给您送过去!”

    到了地儿,没进小破院,大早上七点多,胡同里正是人家早起出工还有送小孩上学的,一条胡同道儿本来也就堪堪还好,今儿早上挤了个剧组和十来个群演,顿时挤得人嫌狗跳。

    张炽挤到前面看何远诗和洛长宁拍戏,艰难前行的道路上获得大妈大爷白眼无数,大妈大爷大早上的也不忙,有的手上还提着包子油条,看到这拍电影顿时稀奇的走不动路,都堵这了。

    小学生、中学生背着书包从这过,也伸长脖子往里瞅,被自家老娘揪着耳朵指桑骂槐的骂:“这大清早的有公德心没?都挤这干嘛呢?一点眼见劲儿都没有,好意思占着道啊?你家修的路啊?挤挤挤!都挤这嘎啦投胎啊!”

    张炽挤到了许诚谦身边,抹了把汗,听到这大姐的嗓门,转着头去看。

    许诚谦和剧组人员八方不动当做没听见,何远诗和洛长宁该怎么演还是怎么演,一分一秒胶卷只要在录这都是钱,一个职业演员的修养就体现在这了--不为外物所动!

    那大姐喊完,最后一句投胎可能刺痛了老大爷老大妈的跳脚点,大爷大妈们以一个为代表,先跳出来骂回去:“你怎么说话的!你有点公德心没有!你他妈的全家才挤这投胎呢!”

    然后不等大姐骂回去,一群大爷大妈以一个代表为中心,你一句我一句的围绕此中心,就此大姐才是没有公德心发表了集中群攻。

    大姐的声音被淹没在群众的声音中,张炽围观全程始末,表示叹为观止,这大概就是传说中人民群众的力量吧!

    许诚谦从头到尾两耳不闻窗外事,喊了卡,洛长宁和何远诗的助理上前送水,周围人走了一拨又来了一拨,休息了不到五分钟,许诚谦开始拍,还是上一场的戏。

    小叶油条豆浆买回来了挤出一条路,张炽拿出纸杯装的豆浆插了管,又拿了根油条叼在嘴里问导演:“许导,您吃早餐没,来一根?”

    许诚谦全神贯注跟着镜头走,估计都没听见张炽说的啥,摆了摆手像是赶苍蝇,张炽嘴里叼着油条一双眼直直地看洛长宁演戏。

    破旧狭窄的街道,一线天的逼仄天空下,洛长宁穿着廉价的地摊货,低着头从路上走,何远诗提着早餐和洛长宁对着走过的瞬间,胡同口一出摊的人挤得她一扑倒向洛长宁,洛长宁闪身一躲,躲过了女人没躲过早餐袋子里的豆浆溅了一身。

    张炽想笑,圈圈个叉叉啊,谁写的剧本,这相遇--够俗套!

    洛长宁站在原地,这时才抬起头,镜头中杜恒的脸是帅气的,可眼神没有生气,镜头推近了,洛长宁眼睛给了特写,不是演技出众令人叹服,不敢随便给眼睛特写,但洛长宁,许诚谦敢给。

    镜头中男人脸是英俊漂亮的令人心惊的,可眼神是干涸的,像是一口很深的井,可是再深的井已经没有水了,这口井就像死了。

    张丽丽从地上爬起来,两手无措的在大腿边抹了两下,去看洒了一地的早餐,她往前走两步好像还想试试捡起来。

    可洒的太彻底,女人脸上先是露出一个心疼的表情,才去看男人,看到他一身的豆浆,顿时一脸的焦急:“我、我不是故意的。”

    杜恒脸上没有表情,没有生气也没有无所谓,像是生活磨去了所有的喜怒哀乐,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张丽丽就低下头往前走,张丽丽追上两步拉住他的衣摆,着急道:“你也住这片吗?你把衣服给我,我洗干净还你。”

    男人这才正眼看了她,张炽看到镜头像是男人的眼睛,先是落到女人的那对儿大胸上,才落到女人不逊于美丽胸脯的一张清纯脸蛋上,洛长宁开始了这场戏的第一句台词,也是杜恒和张丽丽第一次相遇杜恒说的第一句话:“放开。”

    张丽丽:“什么?什么放开?”

    杜恒眼神冷漠:“放开你的手。”

    许诚谦喊了卡。

    张炽嚼吧嚼吧油条,吸了口豆浆,这场戏看样子是过了。他通读过全剧本,编剧最喜欢开头结尾照应和命运论。

    杜恒张丽丽第一次见面杜恒说的是放开,正好应了这一对儿的结局,既照应开头又好像命运,杜恒让弟弟带话让张丽丽恨他放手这段感情,就如第一次见面他说,放开你的手。

    下一场戏要换地儿,剧组人员扛着机器哗啦啦的挪,张炽和胖子编剧并了排,他喝着豆浆问编剧:“哎,我说,你们编剧是不是对悲剧美特别有感触?特喜欢把剧本里的人物写的都有种好像命运弄人似的?”

    胖子一开始没听懂,手里拿着小手绢擦了擦自己脑门,愣了愣问张炽:“您是说,您是说杜恒这人物吗?”

    “还有张丽丽。”张炽吸完最后一口豆浆,找不着垃圾桶也不习惯随手乱扔垃圾,小叶特有眼色的上前接过纸杯,张炽拍拍手看编剧,编剧擦完脑门擦脖子:“这个,这个其实啊,我在写开头的时候吗,没写到杜恒和张丽丽相遇的时候,杜恒这个人的命运就已经定下了。”

    “我去!刚写个开头您就定了杜恒要死啊?”张炽嘴坏,啧啧两声故意损编剧:“您这,可不人道。”

    “这故事一开始落下第一个字,每个人的命运都不是我做主啦。”编剧擦完汗,走路有点喘,还是特别实诚的给张炽说:“写了第一个人物,杜恒跟了好赌的老爹,景儿写的是天空阴暗乌云堆积,墙皮老旧掉渣,背后是魏潇的大哭声,我给您说,我刚写到这,我就知道杜恒这孩子,他命不好。”

    张炽:“我只看出来那一幕天气是挺不好的……”

    编剧跟着大部队总算到了地,是昨天那个小破院外面,筒子楼楼道里的公共厨房,何远诗手里拿了把菜刀,案板上一条活鱼张着大鱼嘴,两只腮呼呼的扇动着,何远诗犯难了,喊导演她没做过鱼,不会处理这草鱼啊。

    “哎,听不懂是对的,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你就当我们这行都文艺的没边儿了。”编剧挨着墙,也不嫌弃脏,招了招手给统筹,喊:“小童啊,给胖哥拿瓶水,你看我、我喘的!”

    张炽一身老大爷晚上出门散步的装束,接地气接的天怒人怨,生来可能就和文艺俩字差了十万八千里远,那边许诚谦洛长宁齐上阵,两个大老爷们教人姑娘怎么处理这鱼。

    张炽心想,这俩大老爷们到是都会做饭啊,那还真是谁跟了到挺有福气。

    筒子楼楼道里有点暗,一上午何远诗处理个鱼,来来回回刀子起了又落不知道多少回,一条草鱼被折磨的千刀万剐,这一场才是过了。

    中午加点加时,还是洛长宁和何远诗的戏。

    到了中午天就热的让人难受了,张炽看时间,他的戏估计要拖到三点以后,小叶弄了个巴掌大的小电扇对着他吹,他站那不动都热。小叶提议回宾馆,张炽不走,和胖子编剧挨一块聊天。

    胖编剧虽然更热,都要伸舌头了,但显然和他聊剧本,就停不住嘴,他说何远诗和洛长宁这场:“你看洛长宁真会演戏,剧本上写的是杜恒不由自主的会盯着张丽丽看,就写这么多,但是洛长宁能理解。

    男人看女人嘛,刚开始看还没什么感情,女人好看他忍不住看,不过是天性里的*罢了,雄性动物里骨子里要交/配要上床的基因嘛。

    可杜恒这个人,你想啊老爹死了还欠下一笔钱,小时候过的颠沛流离还被唯一的亲人非打即骂,他这个人就是缺爱缺的很冷漠的那种,最开始他去看张丽丽也是冷着眼神去看的。”

    张炽去看洛长宁,真是和胖子说的一样,张丽丽在院子里洗衣服,他走过去张丽丽给他打招呼,洛长宁低着头应了声,可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人家,眼神是专注,可那种干涸冷漠的眼神也没有变。

    张炽小声嘀咕:“这有点像变态杀人狂啊,哥们。”

    “许导后期会剪。”胖子往张炽旁边凑了凑,也借点小电扇的风,眯着眼儿:“后期剪好,你就会发现洛长宁那眼神,是会变的。后生仔啦,你一看就是没谈过恋爱的,你不知道啦……

    当一个男人注意到了一个女人,注意久了他就会爱上这个女人的啦。从一开始男人单纯的*到后来有了感情,我给你说,凭洛长宁,他那眼神,杠杠的能演出来。”

    张炽挺惊讶:“你怎么知道我没谈过恋爱?”

    胖子嘿嘿笑了两声,有点猥琐,张炽问他:“魏潇这个人物,你怎么看?”

    胖子:“你陪我大半天,就是为了问我这个吧,不容易啊这大热天的。”

    张炽:“去你的,我把你当兄弟,你当我耍心眼,没爱啦。”

    “魏潇嘛,这个人物挺单薄的,戏份算是贯穿了始末,但镜头台词都不多。”胖子还是嘿嘿的一笑,又去指使小叶去买鲜榨果汁。

    拿过小电扇对着自己和张炽吹:“至少在杜恒死之前,他这个人物很好演得嘛,你看他童年老爹不靠谱,但后来他妈带着他改嫁,一下子成了中产,之后一路上学毕业成了法律顾问,没吃过苦的,你本性出演都挺合适。”

    张炽:胖子是高人,他没吃过苦这也能看出来!

    “但是后期,他发现他哥是冤枉的,杜恒被人当抢使出头顶罪,魏潇去搜集证据帮他哥,好不容易杜恒后面那团人被整下了马,杜恒却死了。

    你想想,魏潇看着他哥死在自己怀里,就是没关系的人,同族死了也难免物伤其类,更何况这是他血脉相连的亲哥?”

    张炽想到了大白,表示特别理解这段感情!

    “少年人吗,长大最快的方法就是一朝经历生死和离别。”胖子一锤定音,拿出手绢擦溜掉下巴的汗:“热死胖哥了!你那小助理,西瓜汁还没买回来?那店就在胡同口啊。”

    等小叶回来,后面还跟了人一店员,买了三十五杯西瓜汁,两个小伙子一路提过来,短袖被出的汗浸湿了一片,张炽刚来得及喝一口,就到他上场了。

    何远诗体力不济,这场是张炽和洛长宁的对手戏。

    洛长宁也累,一瓶矿水倒下来洗了把脸,毛巾浸湿擦了遍身子,换上一下子批发了几十件的一模一样的短袖和牛仔裤,脚上一双烂球鞋,人坐在竹竿晾的床单后面,张炽站位在水盆前。

    场记上前打板,最终场最后一幕--

    这一幕紧接着张丽丽那声“感谢他和我再也互不相欠”,张炽站在原地,许诚谦拍戏机位很多,这最后一幕他很看重。

    有机位拉近给张炽面部特写,许诚谦不说,可打心底对张炽的表情、眼神不抱希望,谁知镜头里,张炽那眼神进了他眼,许诚谦立马坐直了。

    张炽嘴角绷得成了一条线,是愤怒的表情,但是他那眼神,许诚谦身边统筹给他扇扇子,小电扇--没电了。

    “嘿,这小子眼神还不错。他吃灵丹妙药啦?进步这么快?”许诚谦出声,不大,统筹能听见。

    统筹不明白许诚谦什么意思,去看摄像机那小屏幕,也惊讶,镜头给了张炽一双眼特写,那眼神他不会形容,但看着还真他妈的有几分让人伤感啊。

    张炽眼大,眼珠子黑,黑的纯粹,这点儿和洛长宁一样,这样的眼睛会演戏,那就是天生的附加好运。洛长宁有这么一双眼,会用眼神演深情,演痛苦,演悲伤,演天真,镜头摄下来特别有渲染力。

    你想想,两道眯眯眼,怎么用眼睛演戏?

    张炽往前走,按剧本里来,这一幕是回忆,魏潇走到挂着的床单前,鼓风机的风吹过来,床单被掀起来,对面是回忆起杜恒坐在他面前,说一些他在港城对他说过的话。

    杜恒低着头:“我在大陆谈了个马子,胸大人靓,我来港城就是找她,找到她了给你瞧瞧啊弟弟。”

    杜恒抬起头:“我刚开始没喜欢她,你当你哥那么俗?可你和一个人住得近,总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去看这个人,不自觉的注意久了看久了,你就会喜欢上这个人的。”

    张炽心里发痛,一双眼看着杜恒,看着洛长宁,共情现象大发作,光天化日的不比昨晚暗无天色,他满眼情深似海,好像眼前是那个白生生的、声音嫩嫩的喊妈妈的小长宁。

    洛长宁眼神一变,张炽这演的哪一出!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