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 第二十一章 过戏

第二十一章 过戏

作者:秋日原野下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5:1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1
    这筒子楼里小天井,破旧的小院,床单还在鼓风机嗡嗡嗡的噪音下兢兢业业的飘荡,洛长宁卡了壳,对面张炽丝毫不知道自己是罪魁祸首,满目深情关怀,还不忘背台词:“杜恒,下辈子有得做,我们还是兄弟。”

    许诚谦:“卡!卡!卡--!”

    洛长宁抹了把额头上的汗,许诚谦从导演椅上腾的一下蹦了起来,手里剧本卷成个小纸筒,指着对面:“我说--”

    “许导,大热天您别动气!”张炽心想他演的这么烂?又想不能怪他啊,都是这该死的共情现象!他刚刚好想把洛长宁抱怀里啊!

    “我说洛长宁,你搞鬼啦?你刚刚走神啦你知道嘛!”

    张炽:“等等,许导你说谁?长宁?”

    张炽转过身,洛长宁坐了回去,并不废话,对着许诚谦:“再来一次,我会注意的。”

    又一句话,声音低低又无情,对着张炽:“注意称呼,我们关系没有那么好。”

    张炽听了,脸就垮下来了,只觉他一颗小心脏顿时碎成了渣渣。

    这一段镜头又拍了两次,许诚谦让众人休息,张炽像只哈巴狗颠颠儿的去拿西瓜汁,要给洛长宁喝。他现在心中充满了疼惜怜爱,不说大爱无疆,但此爱只想用行动和眼神对着洛长宁充分抒发一番。

    谁知半路许诚谦截了道,时不时耍个港台腔的胖头鱼导演迈着八方步,往张炽身前一站,还顺便顺走了西瓜汁吸了一大口,夸他小伙子尊老爱幼记得给他拿果汁。

    张炽手上两杯嘛,许诚谦想当然的认为其中一杯是给他的。

    张炽眼神瞅着胖头鱼身后四米远,洛长宁蹲在地上正拿着毛巾擦脸,许诚谦语气哥俩好似的:“小张啊,来,咱俩聊聊戏。”

    这是要给张炽讲戏。

    放昨天,张炽求之不得,心之所念,放现在他母爱大发,满眼满心只有自己的“崽儿”,胖头鱼算哪颗葱?

    许导还不知道自己有了新外号,明明比张炽矮,还要踮下脚拍拍小青年的肩。

    张炽一心两用,眼睛直直的盯着洛长宁看,心想长宁小时候可爱的不要不要的,现在长大了又是帅的不要不要的,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孩子呢?

    耳朵和嘴巴分出一分神,许诚谦说:“这三场,你眼神很不错啊,情深意重,好似心有千千结远目便是万重山,那感情,一层一层的像是海浪慢慢汹涌而来,别说--还真有层次感。”

    耳朵听一分,嘴巴回一分,眼睛还是盯着洛长宁:“母爱似海深啊,不有首歌就是大海啊我的母亲嘛。”

    许诚谦傻眼了,愣住了,洛长宁的助理走到洛长宁身前挡住了张炽视线,张炽这才回过神,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张炽动用大脑,心里想哭,共情现象诚不坑我,嘴巴还不忘一本正经的扯掰:“许导,我昨天翻来覆去想了一晚上,我在想很多感情到了极致都是相似的,你看魏潇和杜恒是兄弟嘛,一提到亲情我们会想到什么?先想到母爱啊!

    这世上母爱最伟大最深情了,而母爱恰恰不就是亲情的一种吗?所以我就想,可不可以魏潇最后看杜恒,是不是可以表达的像是一个母亲看孩子一样?”

    说完,张炽悲催的发现自从见了洛长宁,他就已经在瞎扯淡的路上一去不返了。

    但胜在脸皮一向不薄,即使是如此瞎扯淡,扯完张炽也面不改色。

    许诚谦乍一听竟觉十分有道理,但再一想,踮脚重重拍了两下张炽肩,笑眯眯的说:“小伙子,年纪轻轻拿这话唬我呢?能一样吗?我说正事呢,你过来。”

    张炽蔫了,好热,和胖头鱼导演溜边儿走,路过洛长宁他不由分的把自己那杯西瓜汁塞人手里。动作行云流水不见停滞,洛长宁几乎是眼前一花,下意识的伸手一接,抬头抬眼张炽已经走到摄像机边了。

    洛长宁助理换了新毛巾,用矿泉水湿了拧一下给老板,就见老板手里拿着杯西瓜汁愣神,洛长宁低头看西瓜汁,突然一哂:“手上有功夫,到是真人不露相。”

    助理表示一脸懵逼,刚刚发生什么事了吗?

    摄像机回放张炽和洛长宁对手的戏,张炽看了一遍,许诚谦不评价,让张炽自己说:“你觉得怎么样?”

    张炽不是自恋,也不是不谦虚,他很实在的回答许诚谦:“我感觉演的挺好的,我第一次发现自己那一双眼也能给特写了。”

    “是能用,放我这也过关了。”许诚谦吸了口西瓜汁,吁了口气:“晚上小何和长宁的几场戏要是不ng,咱们明天就能飞港城拍剩下的戏,你这场,我再给拍三次,我希望你能换种感情。”

    张炽不明所以,许诚谦眯起眼脸上笑呵呵:“你不是说,一个演员想磨练演技,遇上个好导演是捷径,你都这么看得起我,我总不能白受这夸奖。”

    “小张啊,你这种深情悲伤的眼神能用,但我想让你换一种。”许诚谦把话说开了:“我觉得啊,魏潇是在回忆他和杜恒以前的事,你可以试试有些释怀的样子,甚至想着想着会不由自主的勾起点嘴角笑啊,想起小时候,两个小男孩,哥哥弟弟下河摸鱼、一起躺在床上耍懒,这都是很开心的事嘛。”

    张炽挠了挠脑袋,一头小短毛倒也不怕挠乱,他好像有点理解许诚谦的话,点了点头:“许导,我会努力试试的。”

    再开拍,到是说的轻巧,真做起来面对着洛长宁,张炽不知道别人眼中洛长宁是什么样,可他眼中洛长宁不仅仅是面前这个洛长宁。

    记忆是承担感情的载体,他看着洛长宁,眼前好像昨日今朝,中间隔了不是一天而是十年五年,昨日还是一个嫩生生的大眼睛孩子,今日已是帅气有担当的真男人,偏偏继承的记忆中九岁就是一个断层,只恨这中间没有参与他的人生。

    洛长宁没觉得自己被压戏,可张炽的眼神让他心中不舒服,刚开始张炽一个大男人这种眼神看他,他大热天都想起鸡皮疙瘩。

    但习惯了才觉得这眼神让他难受,说不上来的别扭,其实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偏偏一时却也想不起来。

    洛长宁不是个被动的人,张炽眼神情深意长,他也不会坐以待毙。

    胖子编剧说他眼神有戏,他抬起头,漆黑的眼珠好像剔透的玻璃球,映着地上破裂的灰色水泥砖、小院天井的杂草荒芜,映着天上白日当头飘过的云,映着这个世界夏日渐消暑气蒸笼。

    最后杜恒的眼睛映着魏潇,这是他唯一的亲人,他看着成年的弟弟,却像是看到幼年时跟在身后的小尾巴弟弟。

    然后露出一个又嫌弃又喜欢的笑,满眼满脸都是戏。

    张炽不自觉的被带着走,终于想起来这是杜恒,他是魏潇,他也咧嘴笑,许诚谦忍无可忍:“卡!卡卡卡!张炽你都被带沟里了!”

    张炽回神,捂着脸使劲揉,小叶赶紧上前送水,张炽喝了一口,许诚谦那边喊,场记打板,洛长宁说:“我是在教你。”

    张炽这场心里就念着这句话,这一次直接ng,许诚谦给他休息两分钟,还有最后一次机会。之前拍的能用,但张炽能看出来许诚谦想再拍一种,许导不是不满意,可好像想看另一种感情。

    再次开拍,张炽灵机一动,眼睛看洛长宁,按照剧本说,看到的是幻象,后期洛长宁这个身影会变淡。

    他一双眼看着眼前就像没看到,一双眼好像透过这虚无看到往事历历,眼神放空了就有点孩子样的天真不知世事,好像是看到了多年以前狭窄的楼道中,魏潇还没人腰高的样子,缠着杜恒买冰棍吃。

    杜恒一生中其实大概最幸福的时刻就是这段吧,那一段时光可真好,虽然爹会骂人打屁股,可妈和弟弟还在,每天最大的苦恼就是一根冰棍还要两个人分,不给分魏潇就要哭鼻子。

    张炽怂了怂鼻子,鼻尖好像闻到了点墙皮受潮散发出的老旧味道,他好像真的成了魏潇,少年的魏潇,幼年的魏潇,露出了一点埋怨和依赖着哥哥的笑。

    “哥。”

    “下辈子有得做,我们还是兄弟。”

    许诚谦喊了“卡”,也顾不得说什么,去看摄像机,看完,张炽正拿着小叶送过来的水和毛巾,抢人家洛长宁助理的活,屁股上插根尾巴能充哈巴狗,讨好关心的对洛长宁:“洛导,热不热,快擦擦汗,渴不渴?快喝口水!”

    许诚谦从导演椅上蹦了下来,几步走到张炽身边,胖头鱼一踮脚,从背后胳膊搂住张炽脖子。

    张炽毛巾、水没递出去,一个倒仰差点被带的躺地上,许诚谦大力的拍他背和肩膀:“小炽啊!我就说你有天赋!刚刚那一幕真不错!真是不错啊!”

    张炽去掰胖头鱼手:“松松松开!勒死我了!您什么时候说过我有天赋!昨晚上您都不给我讲戏来着!”

    洛长宁远离这对儿,走到檐下廊上,何远诗怯生生的过来递水,还有点顾虑昨天洛长宁那冷冰冰的眼神。

    洛长宁瞥了眼,助理走过来递毛巾,他没接,路过人姑娘低声说了句“谢谢”,何远诗眼一亮,张炽这时摆脱了许诚谦跳过来。

    不像何远诗,姑娘家还要羞涩几分,已经拿着水跟着洛长宁身后问长问短。

    整个剧组的人入目,小叶第一个愣住,紧接着许诚谦都惊掉了下巴。

    拽过统筹,两个人嘀咕,都是圈里混的有点地位和消息的人,都纳闷,张炽这是吃错药了?还是闻苏白不要他了?这明目张胆的抱洛长宁大腿啊!(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