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 第二十二章 记忆

第二十二章 记忆

作者:秋日原野下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5:17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1
    张炽跟在洛长宁身后像是跟大号的尾巴,一点也不萌,洛长宁觉得挺招人烦的,还觉得张炽怎么这么不合时宜,那边何远诗再三思虑,还是厚着脸皮想跟过去,半路许诚谦杀出来当程咬金。

    许诚谦急着晚上拍完何远诗和洛长宁的戏,明天好飞港城,许诚谦对洛长宁一万个放心,这会儿就逮着何远诗讲戏。

    何远诗急得想跺脚,转头又是羞羞涩涩的一笑,一只手背在身后,看张炽追着洛长宁都不见了影,手指头绞在一块,拧巴的像是姑娘的一颗心。

    洛长宁热,躲到筒子楼阴暗狭窄还有点泛着潮味的楼道里。

    这筒子楼是个尾楼,破旧不堪的早该拆了,凡是有点本事的都已经搬走,整栋楼只剩下几个零零散散的住户,平常人也不会来这楼里玩耍,到是方便他们拍戏。

    一楼经年累月的不见光,又接着地,楼道中到是有点阴凉。

    这大热天,洛长宁拍了一天戏身体素质再好也受不住,他溜边儿蹲了墙角,人一静下来,额角鬓边汗珠冒的像是刚洗过脸没擦,一颗颗的砸在了脚边头下的水泥地上。

    张炽一路跟着,蹲在洛长宁身边,水拧开递过去,再也贴心不过。

    洛长宁低着头,不理会他,既是身上累也是对张炽这狗皮膏药心累。

    洛长宁助理后知后觉的小跑过来,拿着毛巾弯腰递给老板,洛长宁接过到是瞄了眼张炽,张炽还傻乎乎的拿着开了盖的矿泉水。

    他便伸手抽出了瓶子,水浇到毛巾上,还剩一小半喝了两口,剩下的直接从头淋下,洛长宁拧了把毛巾擦了擦头、脸、还有脖子。

    小叶也赶了过来,刚来就听到张炽语带关心,声音有点软和埋怨,对着洛长宁:“你这样对身体不好,幸亏这水不是刚出冰柜的,要不然感冒了怎么办?”

    小叶跟了张炽一年半,张大了嘴,第一次知道他老板也能这么娴熟温良!见鬼了吧!

    洛长宁沉默,放几天前他可能要抖啊抖,抖掉一层鸡皮疙瘩,但习惯了这小奇葩到也有点免疫能力,他蹲的八方不动面色不改,已经空了的矿泉水塑料瓶往地上一放,发出轻轻的一声。

    洛长宁助理:“老板,晚上订了荣华斋的海鲜粥和茶点,您看还需要别的什么吗?”

    洛长宁掏出根烟,摸裤兜,没摸到打火机,语气淡漠:“剧组不是统一订得盒饭吗?你订了给许诚谦吃吧,他胃口大吃两份没问题。”

    洛长宁原来的生活助理是个女人,上个月辞职回老家结婚了,新换的小助理记下了他的日常饮食生活习惯,可不知道洛长宁一但进了剧组就随大流,大家吃什么他吃什么,向来不搞自己单独订餐。

    小助理心里打颤,但老板脸上看不出喜怒,他一时僵在那里,张炽眼睛盯着洛长宁手里夹着的烟,语气亲昵:“天一热你胃口就不好,盒饭那么腻你肯定吃不下去的。”

    这话倒也没涉及太多洛长宁个人*,洛长宁却突地一抬头,他看着张炽,话对助理说:“你直接订一剧组的饭,去找场务给他说一声。”

    小助理这就被支走了,洛长宁又瞥了眼小叶,小叶站得也是莫名尴尬,张炽摆摆手:“你去看看场务和统筹有没有要帮忙的,杵这干嘛?跟个柱子一样。”

    小叶谢恩领旨赶紧远离此地,总觉见得越多知道越多其实风险越大,比如张炽这么明显的讨好洛长宁--细思极恐!

    楼道里静了,七月份六点的天,太阳才有点西下的苗头,楼道两头斜斜的进了一片光,洛长宁两指夹着烟,没打火机点他就这么夹着,眉头少见的皱了一点。

    张炽立马入眼上心,这会儿四周无人他胆肥愈加,直接上手想抚平那皱起的眉头:“不要皱眉,长宁,你这么好看皱眉习惯了会有皱纹的。”

    小子胆肥,狗爪伸一半就被洛长宁擒住手腕,地上轻轻“啪嗒”一声。

    烟落了地。

    张炽被擒住手腕,下意识的手腕一扭,洛长宁动了力气摁住了,他便也不挣扎,另一只手伸出来,轻轻摸上洛长宁擒住他手腕的手。

    被摸的手,洛长宁的手,那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是个成年男人的手。

    张炽的手倒不像脸,是个细腻漂亮的小白脸气质,他指腹竟然带着一层薄薄地茧子,有些粗糙,洛长宁被这手摸了,一个哆嗦松了手。

    他这次看张炽,眼神几乎是古怪的,人也是第一次,对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句话有了格外深刻的体验。

    “我不喜欢男人。”洛长宁语气严肃认真,脸上明明白白的表示他说的是真话:“你这样不觉得尴尬吗?”

    我都替你尴尬,洛长宁默想。

    张炽张了嘴,但一时又无从说起,或者不知该不该说,他的脑子里多了份记忆。

    洛长宁今年二十八,可在他脑子中,有着这个人从一个白胖小团子,到长成大眼睛小男孩的所有记忆。

    整整九年,三千二百多天,日日夜夜,每一分每一秒的记忆都承担着不可分说的感情。

    尴尬?怎么会尴尬,爱会让人懦弱也会让人勇敢,但从来不该让人尴尬。

    “我也不喜欢男人啊。”张炽语气沮丧,洛长宁看着他的脸,像是看到一只沮丧的小狗,张炽又小心的抬了下眼皮,眼珠子那一刹那像是会发光,带着不做假的开心说:“我只喜欢你。”

    洛长宁:妈的,好想骂脏话,他觉得更尴尬了!

    “我有话问你。”觉得张炽真是不可理喻,洛长宁也不看他了,语气散发出了点冷意:“上周你给我打电话,为什么那样问?谁告诉你的?”

    张炽一时甚至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是在问那句“john,你还弹钢琴吗”,整个人一愣,他犹豫了一瞬,语气还是软的、温柔的,说出的话却让洛长宁整个人愣住:“都是……娟笙阿姨告诉我的。”

    洛长宁回头看他:“你与她生前相识?”

    是萍水相逢旅游途中谈笑的路人?是经年好友还是网上倾诉的友人?

    张炽指了指自己的脑子:“阿姨走了,但她所有的记忆都留在了这里。”

    张炽又指了指心脏:“感情则在这里。”

    “那感情黏糊糊的,有些浓稠,像是小时候我家保姆lucy熬得很久很稠的银耳粥,但是味道有些酸,不小心踏进去了,就像是进入了一片沼泽,缠得人很难受,忍不住想要挣脱。”

    洛长宁已经完全愣住,张炽上前抱住了他,语气喜悦却酸楚:“我抱住了你,却又觉得这黏糊糊的感情是这么温暖,原来当爱是真实的,它就会让人由衷的舍不得。”

    洛长宁忍无可忍,对着张炽腹部出了一拳,前一刻这孩子正沉浸在抱住长宁的喜悦中,下一刻一个仰倒躺地上了。

    洛长宁站起身,张炽躺在地上衣服还没换,一身的黑西装,他面容有点扭曲,疼得。

    一只手捂着小腹,那里有一层薄薄的腹肌,洛长宁手下还是留了点情,可他一下子从天堂掉到地狱,不仅*上疼痛心上更疼!

    洛长宁双手插兜,走人,给张炽留话:“我不喜欢陌生人碰我。你功夫下得到是真深,不知道从哪儿调查来的信息,但是谁会喜欢一个人如此别有用心的接近?”

    张炽躺地上,仰面,眼睛看到的是发霉发黑的天花板,白漆漆的一层粉不知道掉了多少渣,他生平第一次说真话却受到如此待遇,真想出去看看这是不是七月的天外面就要鹅毛大雪--冤啊!

    他说的都是真话!洛长宁怎么就不信!他真是比窦娥都冤!

    “你三岁那年在花园里玩,后腰被树枝划伤,缝了五针现在还有很浅的一道印。”

    “七岁那年吃咖喱饭烫了嘴,从此再也不吃咖喱味的东西。”

    “九岁那年,阿姨去法国留学,你追在车后面,手中的画飞了出去,上面画着妈妈和自己,写着妈妈我爱你。”

    楼道中,洛长宁的脚步停了,张炽揉着肚子坐了起来,看不见洛长宁会好一些,只要看不见这个人至少话还能好好地说。

    脚步声由远到近,洛长宁由上到下,张炽仰头看他,俯视的人看到一张年轻漂亮的脸,仰视的人看到一张眼神安静的脸,一如记忆中那个趴在地上画画的孩子。

    张炽有点紧张,勉强咧出一个笑,洛长宁:“我需要静一静……”

    “长宁!长宁你跑哪了?”许诚谦的声音响起,正在找他人,洛长宁深深看了一眼张炽,转身离去。(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