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 第二十四章 雨滴

第二十四章 雨滴

作者:秋日原野下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5:2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2
    挂完围巾,张炽想了想该走人了,可是人走到了门边,心理上却蓦然地生出一股很奇怪的感觉。

    他脑子里转过一个片段,人就没忍住,又转身走了回去,弯下腰从靠墙的单人床下拉出了几个整理箱。

    有点重量,使了点劲儿,刚拉出来荡起了一小片灰尘。

    张炽赶紧伸手扇了几下,等灰落了,他手上也粘了层灰,犹豫了一瞬张炽跑到洗手间,洗了把手扯了条毛巾,前前后后把五个整理箱全部擦干净,又去洗了手,深吸一口气依次把整理箱打开。

    等张炽下楼,已经是五点的天,天色到是不见暗,昨晚刚下过雨但今日又是晴空万里,炽烈的太阳当头照着大地,张炽拉开车门做到后边,车里开着空调,凉气扑面才让人舒服了点。

    小土狗本来趴在车后座,见张炽进来有如见到久违的亲人,一点不见矜持的摇着尾巴蹭到张炽身边。

    张炽秃噜了把狗头,张姐心里当然好奇他这小半天干嘛去了,但也为人颇为正派,并不爱打听人*,压住好奇心问张炽:“老板,我们现在回哪?要不要去吃饭?”

    张炽家在沿海g市,离港城到是不远,但这几年s市横店影视城规模愈加庞大,很多通告与节目也多在这里,于是张炽直接在s市买了个高档小区的单身公寓做落脚点。

    他不会做饭,这又快到了饭点,自然想去外面吃,但小狗钻他怀里,在两腿间端坐下来,这带着温热触感的小玩意也提醒着张炽,它也该吃饭了。

    “回公寓吧。”张炽揉了揉小土狗的头,张姐开过一个绿灯,听见张炽又说:“来,喊声爸爸。”

    她差点来个急刹车,以为自己听错了,扭了下头,张炽双手从小狗前爪插过去,狗脸对人脸,小狗“哈哈哈”的喘气。

    张炽一本正经:“宝贝儿,你看爸爸对你多好啊,为了你连饭都不吃了,等着吧,小叶已经买好进口狗粮恭迎太子殿下圣驾了。”

    张姐笑:“老板,这小狗眼珠子挺大的。”

    像您,一看就是亲生的。

    张姐又笑:“小狗有名字没有?”

    张炽弹了下狗子的脑袋:“还没起呢,它背上的毛黄,肚子上的毛白,你说是叫小白还是小黄好?”

    “这名儿太通俗了,容易重名啊。”张姐车转了个弯,张炽那公寓离蓝海公寓不远,再过两个路口就到地儿了。

    “那就叫……”张炽想啊想,狗子舌头吐出来想舔他,他躲了下,有点嫌弃:“干脆叫舔舔?哎,你看它尾巴摇的,要不叫摇摇?”

    张姐:“摇摇这名儿还挺不--”

    “叫雨滴儿!”张炽拍板了。

    张姐:“什么?雨滴?”

    “是雨滴儿啦。”张炽卷着舌头重点发出那个儿化音,张姐舌头打了个结,心想这名可真够怪,第一次听见狗名叫雨滴儿的。

    张炽已经喊起来:“雨滴儿,雨滴儿,雨滴儿。”

    又说:“雨滴儿,来,叫爸爸。”

    雨滴儿:“汪汪汪!”

    张姐车开进了小区,刷了门卡,想送给张炽和狗子俩字--绝配!

    进了公寓房间,两室一厅,现代简洁风的装修,一间张炽的卧室,一间书房,现在客厅飘窗那堆了几大袋东西,小叶已经把狗盆和狗粮拿了出来。

    都是进口顶贵的东西,张炽抱着雨滴儿刚进屋,小叶正在往狗盆里倒粮食,心想这一小碗粮换算一下,竟然比他一顿饭都贵!

    雨滴儿刚进屋就被张炽放了地上,它鼻子尖怂了怂,这小玩意儿其实是个小怂货,张炽第一次见它,踩了它尾巴尖,它只敢叫也不敢上前扑人,张炽逗它两句就前仇尽忘立马摇尾巴。

    这么个小怂货,此刻闻到食物的味道,本来对陌生的环境还有点犹豫,闻到狗粮味“噌--”的一下,小叶眼前好似闪过一道黄影,雨滴儿那筒子嘴已经埋到盆里吃开了。

    张炽过去,踢了踢雨滴儿屁股:“儿子,慢点吃,你刚刚那演无影手呢,爹都看见残影了你造吗?”

    雨滴儿吃得太欢,被踢屁股这小吃货也尾巴摇的不要太欢乐,丝毫没有抬起头叫两声和他爹理论一番的欲/望。

    张炽又去扒拉小叶买的东西,大包小包,从驱虫药到化毛膏,甚至还有几件小狗衣裳,真是买全了。

    小叶摸了摸雨滴儿的头,感叹:“这年头,我怎么觉得人还不如狗呢。”

    等天黑下来,张炽明天下午四点去港城的飞机,今晚大家都各回各家各自休息,他叫了外卖,谁知道外卖还没到,昨晚刚过一阵暴雨,这大热天又来了一场。

    小哥儿打电话告诉他车翻饭毁,十分抱歉,张炽:“你人没事吧?”

    外卖小哥:“没事没事,那雨太大了,看不清路,我一个转弯也不知道撞了什么车就翻了,您把订单取消了吧,钱会退回您账户的。”

    张炽语气还有点希冀:“饭毁的很严重吗?”

    那边啪的一声,电话已挂,张炽:我想问问能不能抢救一下啊!

    张炽饿的有点心慌,走到窗户边,那雨下的势头犹如昨晚,虽无电闪雷鸣可看着持久力更强了!

    他饿的难受,又是到了播放新闻的时段,张炽本人不仅不爱读书,和这一项特质十分符合的包括从不看新闻……也不对,如果娱乐新闻算新闻的话他倒也是看得。

    此刻这个四肢健全的小伙,背着手像是个困兽,闷头在客厅走了几圈,雨滴儿吃饱了快乐的跟在张炽身后,很自觉的开始被遛。

    张炽今个一天就吃了中午一顿外卖,这会儿饿得前胸贴后背,无奈之下在“雨滴儿的狗粮”和“进厨房看看”两个选项中,还是选择了进厨房。

    打开冰箱,里面倒也有点东西,厨房里锅碗瓢盆、油盐酱醋也都不少,地上还有袋拆过的大米,以前他生病呆在这公寓里,原来跟他的那个助理是个姑娘,来给他做过饭。

    张炽拿出了根葱,挖了碗米,又拿出袋面条、两个鸡蛋,这些东西摆在料理台上,他看着这些玩意愣半天,便一副大义凛然好像烈士赴死的势头,上手了。

    等铺着两个荷包蛋的面出了炉,雪白的瓷碗雪白的面,金黄幼嫩平铺的蛋,两滴香油画龙点睛的往上一滴,那边电饭煲中已经传来米粥的清香,这一系列东西摆在眼前,谁会信是个第一次做饭的人?

    张炽咽了口口水,傻愣,他可是第一次做饭!然后一拍额头,阿姨除了留给他一堆充满“母爱”的记忆,他做饭的时候,脑子中,竟是自然而然的回放出娟笙阿姨做饭的记忆。

    哪是他会做饭,就像哪里是他爱着洛长宁呢,爱着洛长宁的是王娟笙,会做饭的也是王娟笙。

    但这技能很实在,张炽端着面出了厨房,心里乐,平白就会做饭不说,他一想,凭着那些记忆感觉煲汤炒菜下面--嘿!都成小case了!

    张炽两室一厅的单身公寓没有餐厅,也没有专门的餐桌,面摆桌上他扯了本杂志垫屁股底下,盘着腿坐那开吃。

    雨滴儿吃饱了,闻见味吸溜了下口水,但也实在吃不下,挨着张炽闻着香味,盘着身子打了个小呼噜。

    外面大雨不停,世间广厦千万,这一小间亮着灯的住所,张炽吃碗面,胡噜把雨滴儿的毛,张望四周,还是觉得有点空,心想解决完洛长宁这事,他一定要找个女朋友!

    第二日天放晴,张炽昨晚睡得早,早上六点多天亮的还不是很热,他人醒了,这年头现代年轻人都有个通病,不仅睡前最后放下得是手机,就连人刚醒第一件事也是摸手机。

    张炽手机摸出来,人还是迷糊的,手机指示灯在亮,他摁了开机键解锁,是一封e-mail进来了。张炽心想谁啊,一看发件人--夏萌,立刻醒了几分,人也精神了点,坐直身子,是夏萌回了他上次的信件。

    夏萌之前告诉他解决的办法是让洛长宁释怀当年的事,原谅王娟笙,张炽回信,问她怎么让洛长宁原谅王娟笙。

    这邮件都走了几天了也没见回信,张炽把这都事忘了,没想到夏萌回信了,张炽不做犹豫,点开了邮件--

    您好,张炽先生:

    这里的网络信号非常差,基础建设趋近于没有,您的回信和我的回信,大概都要靠运气看对方能不能接收到了。

    您问我如何让洛长宁释怀(或者说原谅)王娟笙女士,我想了想,只能回您一句话。

    生命是什么呢?生命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

    顺便提一下,这句话是木心先生说的。

    直译给您就是:我怎么知道如何解决呢(我此刻的表情是摊手无奈)。

    下面是我个人的一些题外话,您可以选择无视:

    我觉得您这个案例真是太有意思了,如果不是进入部落的机会难得,我大概就要留下来记录您这个案例了。

    而且这个共情现象是母爱,原谅我,我每次想到您对着洛长宁先生一脸母爱的样子,哈……哈哈哈!不行了,实在太搞笑了,我一想起来再糟糕的心情都能好起来呢。

    不好意思,我笑过了,下面继续正经。

    人的一生总是充满意外,而不到最后的结局,谁也不知这意外是惊喜还是惊吓。也许当你意外这是一个糟糕的惊吓,可说不定到了最后,却发现这是上帝为你准备的一个惊喜。

    不知道这样说有没有安慰到你呢?

    最后,关于您提到的洛长宁先生的john英文名,我第一反应这是一个糟糕的名字,它的名词词意为抽水马桶。但与我同行的一位基督教徒(白人),名字也为john,他告诉我这个名字还有另一层意思。

    john--上天所赐予的礼物。

    原来爱无处不在,不可释怀大概也因为是……

    爱从未消失。

    最后,相信您一定能解决这人生中的“意外”。

    上帝的骰子已经掷下,但我始终相信好运与坏运都把握在凡人手中。

    您诚挚的朋友,

    夏萌(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