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 第二十五章 顾长廷

第二十五章 顾长廷

作者:秋日原野下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5:27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1
    张炽给夏萌回信了。

    亲爱的夏萌小姐:

    您好。

    我并没有感到什么安慰,以及上帝的礼物抽水马桶是什么玩意?

    您诚挚的朋友,

    张炽

    发完张炽爬起来,洗漱一番,活了二十一年继昨晚第一次给自己做了个晚饭,今早又给自己做了早饭。

    煎蛋配米粥,虽然简单的让人感叹大概小学生也会做,但张炽对着这简易早餐硬是自我感动了一番,白米粥一个煎蛋愣是吃得有滋有味,顺便心中感叹一下,果然自己做的饭吃着就是不一样。

    吃完饭,张炽走到飘窗前,雨滴儿四脚朝天露着肚皮睡在窝里,张炽人虽成年却嘴损脚贱,此爱好多年不曾见改,这会儿就屏着气,伸出脚,脚尖挠了挠雨滴儿那白肚皮。

    雨滴儿以前毕竟是流浪狗,睡觉并不像从小土生土养的宠物犬那样完全放松,顿时一个就地打滚,腾的一下跳了起来,原地快速转了四五圈,那速度太快,张炽都看见残影了。

    残影过去,雨滴儿嘭地一下到地上,前爪后爪直抽抽,张炽吓得赶紧蹲地上:“儿子!你怎么了!”

    雨滴儿舌头耷拉出来,哈哈的喘气,张炽吓得不敢动它。

    过了个半分钟,雨滴儿噌的一下又站了起来,欢快的跑到房间角落,对着客厅的装饰盆栽抬起小后腿--别说,腿还挺短的,到是不随他爹张炽。

    张炽:它要干啥?

    就听见一阵哗啦声,雨滴儿早起,在张炽的客厅快乐的撒了一泡尿。

    张炽同时反应过来,这货刚刚是自己转圈把自己转晕了!

    张炽:“我艹!孙子你过来!”

    儿子惨遭降辈儿,一泡尿的功夫宝贝儿儿子变成不肖孙子,张炽大喝一声,雨滴儿这短腿狗虽是中华大田园不知和什么种串的,智商还挺高。

    没等张炽勾着根狗毛,已经钻到沙发底下,只露出一点点尾巴尖,张炽小时候家里养过一条拉布拉多,知道不能拽狗的尾巴,只好磨牙作罢。

    等他清理了雨滴儿的尿,天大亮,夏天的暑气已经升腾而出,张炽的手机放在客厅茶几上,发出两声提示音,他走过去解锁,惊讶,夏萌回信了!

    亲爱的张炽先生:

    john的两层意思:1.做人名,约翰。2.做名词,意为抽水马桶。

    与我同行的基督教徒则告诉我,在圣经中耶稣门徒其四名为约翰,这是一位圣人,传递神的指示,于是以约翰为人名,从而衍生出上帝所赐予的礼物之意。

    但也许是我想多了,可能王娟笙女士并无此意,一切仅为推测,不可妄下结论。

    您的朋友,

    夏萌

    张炽有点惊讶,回信可真快,他想了想,回道夏萌:

    感谢您的回信,关于怎么让长宁释怀阿姨的事情,我询问夏萌小姐确实是强人所难了。

    不过一想到您是很厉害的心理学家,我有个问题很想问您……

    咳咳……您觉得,我适合什么样的恋人呢?

    不瞒您说啊,我单身了二十一年,至今连一个让我心动的人都未曾遇到,近来多感孤独寂寞,就愈加怀疑,难道自己是无性恋者?

    期待您的回信。

    张炽

    这次邮件回过去,就有如石沉大海,一直到张炽离开s市坐上了飞港城的航班,也没有再收到夏萌的回信。

    大概如这个姑娘所说,他们互相接收邮件都是要靠运气,而这一次运气显然就不如上次了。

    下了飞机,剧组抽出来一个剧务来接机,到了拍摄场地,是个很大的影视基地,当年初版《港城往事》就是在这里历经了一个月的时间拍摄完毕。

    张炽到场时正在拍摄,工作人员围了一圈,演的是杜恒初次被逮捕,在审问室受审的一场戏。

    小小的一间审问室灯光昏暗,一群人挤成一圈颇有些违法聚众的气势,张炽个高,踮着脚倒也看到了里面演的戏。

    有个人拉开铁栅栏门,西装裤、深蓝衬衫,边走边松领带,这人暂且只看到个侧脸,却已经是身长玉立的一道景。

    等他脸一侧对上了摄像机,张炽看清了这人正脸,整个人好似遭了一道雷劈,脚一顿平了下去,他赶紧又垫得更高,这时拷着手铐,洛长宁身前的另一人动了动椅子。

    那是个有点肥胖的、有点年龄的人,椅子和他比就平白多出了几分娇小可爱的气质。

    这人到是一身港城阿sir的警服,他手里断个小茶壶,喝一口,动动身子,带起的声刺刺拉拉、吱吱呀呀的,响得令人莫名心烦意乱。

    偏偏这人是个悠闲自在的老汉模样。

    他对着桌子那边头发长的遮眼、胡子拉碴穿着地摊货的杜恒:“后生仔,我姓何,你可以叫我阿sir也可以喊我何叔,我看你这是第一次进局子吧?我和你讲啊,你乖乖说实话,我们就放你走啦。”

    桌子对面的男人不动,还是低着头,但并不可怜垂丧,这人宽肩窄腰,坐姿端正腰背挺直,除了弯着的脖颈,全身上下看着都是个真男人的风范,在昏暗的审问室中看着也不像是犯人,只是沉默的厉害。

    而大概是因为太沉默了,连呼吸都轻的不可闻,甚至不用多看两眼,一眼看过去就觉得这人也不太不像人,像是个披着人皮的雕像,既坚硬又无声。

    何叔见他不理睬自己,摇摇头,一口茶喝下去,润了润嗓子,声音不大不小,在审问室里自得其乐的唱了起来:“似黄粱梦,辞丹凤。明月共,漾孤篷。官冗,怀倥偬。落尘笼,簿书丛。弁如云众,供粗用。忽奇功,笳鼓动,渔阳弄。思悲翁。不请长缨,系取天骄种。剑吼西风--”

    那沉默的像是一尊雕像的男人抬起了头,一双眼像是干涸的枯井,沉甸甸地好似他连三十岁都不到的年龄已经过了大半辈子,风霜不满面,却满眼岁月经年。

    “这是什么歌?”

    沉默的男人开了口,穿西装裤和深蓝衬衫的男人,一双修长有力的手轻轻压在了何叔肩头,何叔住了口停了声,这男人对着杜恒露出一个笑,一边脸颊上竟是露出个小梨涡,顿时让人明白什么叫做带着孩子气的男人。

    这带着孩子气的男人,回道洛长宁:“这是贺铸的《六州歌头》。”(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