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 第二十六章 浪子

第二十六章 浪子

作者:秋日原野下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5:3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1
    许诚谦:“卡--!”

    众人散开,演员助理拿着水和毛巾上前,张炽也挤到许诚谦身边,许诚谦正回放刚刚那场,看完一扭头,就对上张炽一张俊脸。

    “许导下午好啊。”张炽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许诚谦此时心情大好,从看回放到现在,脸上那点笑就没落过,带着这笑:“小张来啦,你身体好点噻?”

    “好啦好啦,我年轻嘛,睡一觉休息个一晚上就好啦。”张炽站直身子,他不看许诚谦了,看着穿着西装裤蓝衬衫的那个男演员走了过来。

    这人在张炽身前两步距离站定,这人是没见过张炽的,就像张炽也是第一次除了影视剧在现实中见到这人。但一个圈子的,张炽心里也拿不准这人知不知道他。

    此刻两人面对面,不远处,洛长宁解了手铐坐那活动手腕,瞄了他们俩一眼。

    顾长廷此人出了戏,不像演戏时步正人直好像当过兵的样子,反而是周身气质懒散自得,还有他一双眼,和洛长宁、张炽真不一样。

    不是纯正的黑色不说,是显而易见的琥珀色,许诚谦这个胖头鱼导演曾说过眼珠子黑的人,抒发感情最好看。

    但这人一双浅色的眼珠盯着张炽,不经意的打量了张炽一番,那双浅色的眼睛眨了一下,露出一个笑。整个人就都是显而易见的友好,就像他刚刚的笑,明明一个大男人,看着却有些孩子气般的单纯良善。

    张炽开口了,语气是难得一见的真谦虚,人是百年一见的低眉顺目:“顾老师,我是张炽,在港城往事中饰演杜恒的弟弟魏潇。”

    许诚谦已经站起来,这胖头鱼站在张炽身边,又来那一套,踮起脚拍了拍张炽肩膀,对顾长廷高兴道:“长廷啊,我就说,实力派和实力派的碰撞,那效果就是不一样!”

    “对了,这是小张,脸长得俊吧?”许诚谦提到张炽,像是顺带着提的,张炽怎么听都琢磨出这么一股意思。

    如果演员是导演的“儿子”,那顾长廷、洛长宁之流定是亲儿子一类,张炽么……充话费送的吧。

    张炽有点想狠狠拍胖头鱼脑袋两巴掌的冲动,有这么介绍人的吗,这是夸他还是损他啊!

    顾长廷看着张炽,许诚谦话落,这男孩神情突然就鲜活了起来,他看着许诚谦的表情既无语又有点无可奈何,顾长廷心想真是可爱啊。

    他就笑了:“我知道你,百闻不如一见,你可以喊直接我名字,叫顾老师太生疏了。”

    顾长廷虽然这样说,张炽却不会真这样喊,他真心的,因此说出的话声音就有些低:“顾老师,我第一次知道您也很巧,十年前的港城往事上映,我和哥哥、爸爸一起去看,看完我就想我也要当演员。”

    顾长廷眨了眨眼,笑的带上了些兴趣,张炽第一面对着他,低眉顺目的谦虚模样看得他百无聊赖,现在这男孩眼神认真,那一张漂亮的脸看得他心中微微一动。

    顾长廷想说什么,许诚谦插话:“哎哎,这么一说,小张你看过老版的港城往事?那可真了不得,你顾老师当年和你一样大,就能演主角了,你长点心吧小张,哈哈哈哈!”

    胖头鱼说完,又是拍了张炽两下,他大概没觉得自己话有什么不对,开玩笑活跃气氛而已。张炽却想吐血,许诚谦和他有仇啊,什么时候损他不好,非要挑在顾长廷面前损他,多大仇多大恨!

    顾长廷也笑,手伸了出来,想和张炽握个手,洛长宁靠在椅子上,表情冷淡遥遥喊道:“还不拍下一场吗?”

    洛长宁这样一喊,许诚谦这个小气导演当然心疼时间心疼金钱,赶紧喊道:“各部门就位就位!别聊了别聊了!快就位准备下一场!”

    顾长廷手伸了一半又缩回去,转身前对张炽笑了一下,一双眼弯弯成两个月牙,小叶站在了老板身边,就听张炽感慨:“哎,偶像就是偶像,可真友善啊。”

    小叶有点惊讶:“老板偶像是顾长廷?”

    张炽站在许诚谦身后,场记还没打板,他回小叶:“顾长廷是真正的天赋型演员,我看着他的电影一路走过来,三座奖杯在身,他对我来说可不仅仅是偶像那么简单。”

    因张炽这话说得难得正经严肃有内涵,小叶一时哑声竟不知如何回答,他想了想,想问不仅是偶像那是什么,场内已经肃静,场记打板,洛长宁和顾长廷的第一场对手戏开始了。

    审问室不大不小,门是监狱的铁栅栏门,房间是水泥地水泥墙,一张长桌后面坐着被拷着手铐的洛长宁,桌前坐着老演员广志强饰演的何叔,何叔身后顾长廷饰演的警察祁卓站在那里。

    一盏泛黄泛黑的灯泡从掉皮的天花板上垂下来,没有灯罩,裸/露的灯泡亮着黄橙橙的光垂在长桌正上方,房间里就这么一点光,所谓审问室就是个小黑屋。

    顾长廷手还是压在何叔肩上的样子,场记打了版,这人腰背立即直挺挺的,看着就是个经过正规训练的人。但他脸对着洛长宁笑的良善轻松,一双手慢慢地从何叔肩上抽离。

    顾长廷拉了一把铁棍椅子,小黑屋四周水泥墙壁一片刺啦回音,挠得人心间也刺刺拉拉好难受。

    “这歌歌词好吧,你听懂了对么?”祁卓坐下,胳膊肘立在桌上,身子微探,因为他回答了杜恒的话,所以杜恒抬眼看他。

    张炽站在导演身后,摄像机推近,镜头中两双眼,一双漆黑深沉,坚硬而沉默,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浅浅的浮着一层笑,这双眼眨了一下,突然变得安静起来,直视着洛长宁那双黑色的眼睛,长久的沉默了。

    就像是高手过招,新手学习良多,张炽看着两个天赋型演员过戏,整个人看得彻底入迷。

    等这场戏结束,他抢在洛长宁助理前,跑过去,顾长廷正靠着椅子,见张炽拿着水一脸开心的走过来,一边嘴角已经勾起来,然后身边一阵风,他只见这孩子无视他的笑直直擦肩而过。

    顾长廷觉得他此刻的心情是有点复杂的……

    “长、洛导,喝水啊!”张炽把水递过去,洛长宁心想他助理呢,眼睛一瞄,他助理手中空空如也,整个人被张炽助理缠住不知道在说什么。

    洛长宁接过水,语气还算客气:“谢谢,但你不用做这些。”

    张炽看着他笑,这小孩看着他眼睛像是会发光:“我看见你就开心,我们快24小时没有见面了,让我多多看你好不好?”

    顾长廷背对着这二人,耳朵却并不聋,他已经惊呆了,脸上不作伪的惊了一瞬,但很快压下去又是平静轻松的表情。

    洛长宁一口水喝得,被这话惊得要喷出来,幸亏心理承受力强健,现在也知道了为什么张炽对他这么好的原因,可知道之后更是心中难得抑郁不止。

    他伸手勾过了张炽脖子,两人几乎面对面,因为剧组都是直男直女,有工作人员见了也以为是洛长宁和张炽哥俩好,到是顾长廷扭了下头,竖起耳朵十分好奇洛长宁要说什么。

    洛长宁声音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他有话要问,但看到张炽一张脸,随即怒道:“你脸红什么?”

    张炽猛地一下子离洛长宁这么近,两个人呼吸都缠到了一块,他看到洛长宁一张唇形好看的嘴巴和高挺的鼻子,抬了眼皮,又看到他长长的睫毛和好像天生就很安静的一双漆黑眼珠,心跳猛地加快。

    心想长宁小时候就很好看,现在还是那么好看没有长残。

    “我……我脸红了吗?”张炽是真疑问,话有点结巴,洛长宁深吸一口气,声音轻的只有张炽能听到:“你看我,是看儿子的心情吗?”

    张炽:“那当然是--不、不是!你想哪去了!”

    张炽这声提高了,周围人都看过去,洛长宁松了手,推开张炽的脑袋,不愿再和张炽说话,一直到今日结束,众人终于可以回房间休息,都没有人敢去和洛导说上两句话。

    依旧双人间的房,洛长宁还是和许诚谦一间,许诚谦回了房问他:“长宁,我说你生什么气?你今天那脸可真黑,那气场,也就北极的企鹅能受得了你。”

    洛长宁半躺,正在拿手机查询东西,眼神都没有分给许诚谦一个,语气十分的冷漠:“你在北极见过企鹅?”

    许诚谦挠挠脑袋:“你明白啥意思就行了,我说,你是不是和张炽发生矛盾了?这孩子挺好的,你看这一晚上,他眼神都没离过你,你也不给个好脸,看给人孩子急的。”

    洛长宁想呵呵冷笑两声,想试问许导被人当儿子一样看心情可还好,但这话和经历都太过离奇,说出来反而他这个当事人最尴尬。

    洛长宁直到睡前,也只是和许诚谦随意扯了两句剧本,许诚谦一点都没有打听出来洛长宁究竟为什么和张炽闹别扭。

    夜深,洛长宁躺床上,正准备闭眼,张炽短信进来,他点开:长宁,不要生气了好吗,我看着会很担心。另,晚安,好梦。

    洛长宁心中滋味万千,那句我看着会很担心,着实让他抖下一层鸡皮疙瘩,久违的奇葩感久久不散。但这句话也确实起了作用,第二日张炽再见他,果然不见洛长宁黑着脸,看来洛长宁为了不让他继续说出什么肉麻的话,也是非常的努力。

    张炽到港城第二日,何远诗的戏份全部结束,这剧里戏份最多的当属洛长宁饰演的杜恒,是当之无愧的男主,其次戏份最多的是顾长廷饰演的警察祁卓。何远诗与张炽这两人则是主要的男女配角,但戏份真不多。

    张炽比何远诗的戏份多一些,何远诗演完该走人了,他所饰演的魏潇是个戏份不多却贯穿始末的角色,按照计划表他到是会在剧组一直待到这部电影结束。

    下午何远诗的戏结束,晚上一众人包了个星级酒店的宴席给姑娘送行。

    席上何远诗左边坐着导演,许诚谦招呼洛长宁坐过来,姑娘一双含羞带怯的眼睛像是浸满了春水,期待的看着洛长宁。

    洛长宁走过去好似是个眼瞎的,愣是不把这大美人放眼里,一屁股坐到了许诚谦身边。

    洛长宁刚入座,身边有人步伐明显加快,洛长宁面上是没有表情的,但他不用侧头就心里明镜一样的知道是谁。

    张炽落座,端起杯子问他,语气软的可爱:“洛导,喝茶还是喝果汁?”

    洛长宁侧头,张炽眉眼带笑,话说的好像很谄媚讨好,按理说谄媚讨好的人怎么会招人真正喜欢。可青年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

    小窄脸、黑眼珠配着细腻光滑的白皮肤,端正的眉骨下是一双微深的眼窝,一顺而下的挺直鼻梁下是浅色的唇,这会儿勾起点笑,狭长的眼角一眯,真是好看的天怒人怨。

    因为是这么好看的人,所以他讨好真情的对着你,那样子也是可爱的让人很难生气了。

    洛长宁也笑,只是眼角不见弯:“你喝果汁还是茶?”

    张炽被反问,脑子没转过来,洛长宁抽出他手中的杯子,并自己身前一杯,两个玻璃杯分别倒了茶和果汁,对着张炽:“你喝哪一杯?”

    张炽有点愣:“果汁吧。”

    洛长宁拿过茶,果汁推张炽身前:“那我就喝茶。”

    许诚谦嘴巴在对何远诗说话,耳朵竖着,闻言笑出了声,张炽还是嫩,小狐狸还是敌不过老狐狸。

    何远诗那边心中生起了点闷气,她脾气好,可这接连打脸,气的想酸两句,因为心里爱慕着洛长宁,所以坏的都只往张炽身上想。

    酸溜溜的就想开口说,张先生,你这么讨好洛导不知道闻老板知道伐?

    对,她就是瞧不起张炽,都卖给闻苏白了,这还去抱洛长宁大腿,洛长宁都说他不喜欢的男的了,张炽恶心不恶心!

    这样想,顾长廷众星捧月的进了包厢,这货是个语气和善温柔的人,又是组里最大的咖,国民级的地位,三座奖杯在身的最年轻影帝。剧组里的人个个心痒跑去找他要签名,他来者不拒,一时成了剧组最大的红人。

    何远诗见顾长廷进来,站了起来,笑的腼腆可爱:“顾老师,坐这边吧。”

    顾长廷进来,一眼扫过四四方方的包厢,一双眼不动声色的定了张炽的位儿,琥珀色的眼睛看过何远诗,笑的和善:“我就坐这了。”

    何远诗就见顾长廷一屁股坐在了张炽身边,一时间张炽左拥洛长宁,右揽顾长廷,再加上他自己,剧组三大美男连成线。

    凡是个姑娘家都看直了眼,风景太美真是让人大饱眼福,菜上了就成了盯着这三位的秀色下饭了。

    一顿饭吃的个个倒也都算宾主尽欢,张炽一边是偶像,一边是心爱的长宁,虽然心爱的长宁不怎么理会他,但顾长廷到是很喜欢和他说话,他倒也是很开心。

    许诚谦则是个好热闹且最没有烦恼的人,吃到一半啤酒上了一箱,红酒上了十瓶,因为是送行何远诗的宴,还算顾忌姑娘家家所以没上白酒,但这样诸君也欢快了起来。

    顾长廷这时就有点叫苦不迭了,他先前太来者不拒,又是剧组最大的咖,一时间喝high了众人纷纷前来敬酒。

    啤酒红酒混一块,顾长廷想拒绝,但人话说的一个比一个奉承抬高,真是不好拒绝,一时间喝得膀胱爆炸,并非尿遁而是真的往厕所跑,快憋死了!

    顾长廷走了,洛长宁和许诚谦就成了第二顺位被灌酒的人。洛长宁平日里不像顾长廷是个非常和善的样子,敢来敬酒的大多是有点地位的。他喝,喝的面不改色,看得旁边张炽皇帝不急太监急,但张炽酒量太差还没有敢替洛长宁挡酒的勇气。

    这时真high了,许诚谦发话上了一瓶白的,张炽等洛长宁送走了统筹,拿着茶要递洛长宁:“你喝点茶,能解酒。”

    洛长宁摆手:“对胃不好。”

    一只秀气的手伸了过来:“洛导,我明早的飞机,走之前还是想敬您一杯。”

    张炽、洛长宁齐齐抬头看向来人。

    何远诗面色绯红,贝齿轻轻咬着下唇,又紧张又开心的难过:“当年我刚毕业就惹了人,没有公司敢签我,是您看了我的试镜签下我,让我有了条活路。

    我一直相对您说声谢谢。可我毕竟位卑言轻,不是能见得到您的人,这次能和您演对手戏,我心中很高兴,想着怎么样也要和您说上那声谢谢。”

    张炽呆了,这什么往事,他再傻也看出来何远诗这是喜欢洛长宁啊!

    姑娘说完,则是一口气干了小半杯透明的液体--洛长宁和张炽同时皱了下眉,白的,何远诗端了杯白酒。

    何远诗喝完,脸颊红透了,眼睛却亮起来,灼灼地看着洛长宁:“谢谢你,洛长宁。”

    洛长宁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他扭过头,许诚谦看热闹看得好开心,洛长宁也不嫌弃,端过他那半杯茅台,双手拿着是很正式很认真的样子。

    他一双眼,眼珠漆黑,看着何远诗,声音低沉磁性:“女孩子不要这么贬低自己,没有什么位卑言轻一说,在我看来女孩都是娇贵可爱的。

    至于当年我让经纪人签你不是因为要帮你,是因为你得罪的人不敢得罪我,而我看你是能为公司带来更大的利益的,你身有价值,我需良马,这都是应该的。”

    “没有什么谢谢可说。”洛长宁举了举杯子:“你的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努力而得到的。”

    洛长宁这话说的十分拉开两人关系,里里外外其实都是在告诉姑娘咱们两个没什么别的事,我在商言商你感动个屁。

    但何远诗听了这番话更加感动了,她红了眼圈,开口还要说,洛长宁杯子口已经到了嘴边要干下这杯白的,横空一只手出阵抽走了这半杯白酒,张炽不等人有反应一杯干了,何远诗与洛长宁诧异的盯着他看。

    张炽面色白皙如旧,抹了把嘴,先是那双黑色剔透的眼看洛长宁一眼,声音压低了:“长宁,你胃不好,喝白的太勉强了。”

    何远诗也是能听见这话的,一张脸从绯红变成涨的通红:“我,我不知道洛导胃不好。”

    张炽将自己身前一直没动的小半杯啤酒递给洛长宁,何远诗都干了,洛长宁不干也不好:“洛导,敬啤酒吧,别让姑娘等着了。”

    许诚谦这胖头鱼终于过了乐呵呵的插话:“小何啊,不嫌弃洛导喝啤酒吧?”

    何远诗赶紧摇头:“没事没事,洛导喝啤酒吧。”

    洛长宁看了眼张炽,端起啤酒一口干了。

    洛长宁干了啤酒,算是还了何远诗的敬酒,张炽这时带着笑,大半杯啤酒递到姑娘眼前,表情很天真:“何小姐,刚刚我干的白的,你一个姑娘就喝这杯黄的吧。”

    许诚谦、洛长宁加何远诗全是一愣,随即纷纷反应过来,何远诗脸色一白:“那杯白酒我又不是要敬你的。”

    到这里,何远诗面色更难看,话也戛然而止,说不下去了。

    张炽喝了那杯白的,一是冠冕堂皇的洛长宁胃不好,二则好像也是给她这个姑娘家面子似的。但何远诗怎么想,都觉自己吃了个暗亏,白着脸接过张炽递来的啤酒一干为净:“张先生,这样可满意?”

    杯子口朝下,一滴不剩。许诚谦看得听得摸下巴,一个张先生一个何小姐,这么拉开关系要结仇啊两位。

    张炽笑,还没说什么,顾长廷从厕所回来,看了个事情末尾,他心想张炽怎么和何远诗对上了,人却不怎么君子的凑过来,端着满杯的啤酒对着何远诗:“何小姐演技精湛,日后必有大成就,真可谓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人才出。”

    何远诗被夸的脸又红起来,顾长廷眼睛一眯喝啤酒像是喝水,何远诗不能不给影帝面子,只好又干了一满杯啤酒。

    等她回到自己位子上坐下,啤酒还好,但掺了那杯白酒着实让她晕了起来,不明白自己只是去给洛长宁敬酒,为什么被灌醉的却是她呢?

    张炽隔着洛长宁、许诚谦瞄了她一眼,突然有些犹豫是不是做的过分了,洛长宁这时起身好像要去厕所。

    张炽也想跟,一只手压到他肩上。他回头,顾长廷满脸良善的看着他,手中端着半杯果汁,琥珀色的眼中弥漫着好像很欢喜的笑意:“我被人灌了一圈酒,可是咱们几个演员反而没有熟悉熟悉,我们两个……”

    顾长廷凑近了些,声音压低:“我们两个,用果汁互相敬一杯怎么样?”

    张炽与顾长廷这就离得近了些,他看到顾长廷眉眼清俊,顾长廷看到他漂亮的脸,心中就痒痒,但包厢人多灯亮,他蜻蜓点水一样的离近了一点又退回去。

    顾长廷眉眼弯弯,像是调皮的小男孩把果汁喝了,末了很是正经的评价道:“好甜啊。”

    张炽忍不住笑起来,顾长廷伸手给他倒了半杯桃汁,一只手端正递给张炽:“喏,我可是喝完了,你不喝可是不给我面子啊。”

    张炽笑的眼睛也弯:“顾老师,你和我想的真不一样,你真的很--”

    他话到这顿了,他右手接了杯子,顾长廷没松,右手中指食指蹭了他右手一下,张炽感觉像是有虫子爬了过去,但也就是一瞬的事,顾长廷松了手,脸上并无开心之外的神情,是个很良善温柔还带着孩子气的神色。

    “很随和。”张炽啜了口果汁,右手换左手,右手不动声色的背到身后蹭了蹭:“您电影中没有饰演过这样性格的角色,我以为您是个比较严肃的人,没想到现实中很好说话。”

    顾长廷往后,背靠在椅子背上,是没有戒备随意放松的姿态:“我以前也听说过你,但是小炽和我想的也很不一样。”

    小炽……这称呼一出,张炽对于偶像最后一点敬佩也没了,十分有想把果汁喷顾长廷一脸的冲动!

    “叫我小张、阿炽或者大名都行。”张炽不断地拿电影中顾长廷的形象洗脑,试图挽回一点顾长廷的形象。

    顾长廷还不自知,对着张炽眨了眨眼,浅色的瞳很温柔:“你演戏很努力,也很乖,圈里传你耍大牌,果然都是别人嫉妒你而已。”

    张炽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说乖,一时不知是天雷滚滚还是该道谢,思来想去,脸笑的像是便秘,干巴巴的回了顾长廷:“谢谢夸奖啊。”

    顾长廷伸手,要摸张炽脑袋,张炽这下彻底如遭雷击,心中对于顾长廷是什么样的人也有了评断,偶像的形象彻底崩塌灰飞烟灭追不回了!

    这时有人效仿他之前横空出手抢人家酒,一只手状似不经意的从张炽脑袋上拂过,顾长廷手被不轻不重的,“啪”地一小声被撞开了。

    “洛导。”顾长廷眼中温柔收回,不甚热情的打招呼,洛长宁看他一眼,表情如出一辙,冷淡的点点头:“顾影帝。”

    然后洛长宁没有再拉开椅子坐回去,张炽站了起来,顾长廷就见这小孩眼睛像是装了俩灯泡,顾长廷默默地磨了磨后槽牙,洛长宁他妈的就是电源吧,张炽那俩眼--唰的一下就亮了!

    统筹那边不知这边有点水深火热的前兆,他扯着嗓子嚷嚷开:“唱k啊唱k啊,都是啤酒就一瓶白的,别说醉!包厢这都订了,超级豪华帝王包!”

    包厢里这会儿已经没人坐了,都起身跟着统筹一起疯,喊去唱k唱个通宵,许诚谦颠了颠发福的小肚腩,转过身手搭在洛长宁肩膀,乐呵呵的招呼顾长廷与张炽:“老顾啊,小张啊,来来来,坐我的车一块走。”

    张炽与顾长廷起身,许诚谦又改搭着张炽肩膀往外走,嘴里一开口都是酒气,张炽捂鼻子,许诚谦喝high了,太兴奋,话停不住:“小张啊,我给你说啊,我看人好准的,虽然在你这个年龄啦,顾长廷洛长宁是比你优秀,都能演大剧主角了,但我等凡人怎么和天才比,你演配角也要想,配角也有配角的好处吗!”

    张炽捂着鼻子,闷声闷气:“有什么好处啊许导?”

    许诚谦:“哎,这个要在让我想想,你等等……我想想……”

    张炽竖着耳朵等许导高见,许诚谦沉吟了半晌,突然伸出肥厚的手,运足了力气照着他后边拍了一巴掌,张炽被这突来一掌,腾地一下往前栽了三四步才止住。

    他受不了了,回头对着许诚谦吼:“你个死胖子,你再拍我一下试试!”

    胖头鱼许诚谦手舞足蹈的好像没听到他的话:“哎,我一想,演配角有啥好,还真没啥好,也不轻松钱拿得还少,名气也肯定不如主角啊!少年仔哦!所以你年轻不努力老来只能演配角了!”

    张炽表示被这番高见雷翻了,一直到了ktv包厢,他才琢磨出点味,怎么都觉得许诚谦是骂他啊!

    ktv包厢中灯光不是敞亮的,昏昏暗暗,五彩缤纷的小闪灯,沙发柔软,人一坐就陷进去了,如果再不和人说话,安安静静的,就像会被这颓靡的黑暗吞噬掉似的。这时候,做点什么小动作,说点什么私密话真是个不错的场合。

    张炽眼睛不离洛长宁,洛长宁好像不是喜欢热闹的人,挑了角落,张炽就坐他身边,他坐,身边有人随即坐,张炽意兴阑珊:“顾老师,不去唱歌啊?”

    “洛导不去唱吗?”顾长廷答非所问,越过张炽,对着洛长宁,很想把洛长宁支开,洛长宁对这两个货印象各有各的不好,但也不想往前面凑热闹。

    偏偏许诚谦那个死胖子拿着麦吼:“长宁!长宁你在哪啊!我们俩来合唱一首吗!”

    就有多事爱热闹的人跑过来把洛长宁推前面了。

    张炽身边一空,身心跟着一起空,顾长廷却离他做的更近了,一张俊秀的脸在颓靡光芒中像是染了一层魅惑,红色的嘴唇开开张张:“小炽,比起唱歌,我更喜欢坐在你身边。”

    张炽握紧了手,捏紧了跑到他手里的手,顾长廷浑不在意,已经腿并腿身子挨着身子,温热的气息喷在了张炽耳朵边:“我长得又不比洛长宁差,地位也不比他低,你不想跟闻苏白了,可以跟我啊。”

    张炽加大了手劲儿,骨头咯嘣咯嘣的响,顾长廷收回手,左手揉着右手,语气还是温柔:“你觉得我不如洛长宁?”

    顾长廷问完,那边长久的沉默,他也有耐心,带着笑,脉脉深情的看着张炽,半晌过去,迷乱的黑暗中才见到张炽上唇下唇一张:“影帝,你是gay啊。”

    顾长廷惊讶:“难道你不是?”

    张炽揉揉头,他酒量是真不好,不好在当场不会发作但事后会晕,头晕加顾长廷这讨人厌的花花公子,语气开始冲人:“我看着像是会喜欢男人?”

    顾长廷语气也认真:“你觉得自己是直男?”

    可他等不到张炽回答,张炽和他说话,还不忘盯着前面看。

    何远诗点了首情歌,不知道怎么就被人起哄让洛长宁对唱,张炽这就像是忘了顾长廷,快速的走上前。

    液晶屏前拨开众人抢了麦,和何远诗面对面,声音通过麦,放大了整个包厢还带回音:“我早就想和远诗唱一首了!谁都别给我抢!这首必须我和小诗唱!”

    何远诗睁大眼,前奏已经响,众人起哄到了高/潮,洛长宁趁机溜走,液晶屏前光亮幽幽,张炽看着她,眼神漆黑悠长,声音一处竟然是很认真很走心的唱起来了:“一开始,没人看好这段爱情,但是我总觉得,不爱可惜……”

    何远诗愣住了,看着青年漂亮的无可挑剔的容颜,想起那个雨夜,他撑起一把小花伞举在自己头顶……

    “远诗!该你了!该你了!别发愣啊!”

    何远诗回过神,去看屏幕,赶紧唱女声:“至少我们曾经那么用心。”

    下面合声,张炽看着何远诗,又去看沙发,见到洛长宁坐在那也看他,于是就很开心,和何远诗合着声唱:“我把全部都给你,不留一点余地,就算孤独寂寞伤心,也是刚好而已……”

    洛长宁听了一半,他有注视着张炽,心中也在想怎么解决张炽的事情,总需要找个时间把前因后果谈一遍才行。

    顾长廷这家伙却凑了过来,语气带笑,轻轻说道:“洛总,没事来当导演玩啊,都说您洁身自好男女皆忌,这次眼光不错啊。”

    洛长宁起身往外走,正眼从头到尾不分给顾长廷:“你小心迟早栽在这上面。”

    “栽什么?”顾长廷知道洛长宁嫌弃他轻佻、花心,语气痞气起来:“你活得像个和尚一样,人生有乐趣吗请问?”

    洛长宁没回他,人已经出了包厢。

    张炽唱完下来,上面有人点了首三季寒与不冻水,好像是网络歌手唱的,调子幽幽女声苍苍,张炽却是转悠一圈坐到顾长廷身边:“洛导人呢?”

    顾长廷语气也和这歌一样,幽幽的:“洛长宁这人的心像石头,你费尽心思追他,不如追我好了。”

    张炽不出声,顾长廷得寸进尺的凑过来,语气真挚:“你不要喜欢洛长宁,喜欢我不好吗,你对我笑一下,我就爱上你啦。”

    张炽这才出声:“情话十级啊,影帝。”

    顾长廷语气委屈:“我是真的很喜欢你,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上你了,你不过是因为不喜欢我,所以才觉得我说的话是场面话,这话要是换洛长宁,你还会这样说吗?将心比心,我之于你,和你之于洛长宁,不是一样的吗?”

    “我不喜欢男人,而且你了解长宁什么?”张炽语气冷起来,同时酒劲儿上涌,脑袋更晕,艰难的保持冷然的语气:“演戏和生活是需要分开的,影帝,别拿电影里的深情来演现实的人生。”

    顾长廷被说狠了,脾气上来了一点:“你还真是油盐不进,不过讲真,你真觉得自己直男啊?那你对洛长宁怎么一回事?”

    这时女声轻轻插/进来:“两位,说的好开心啊,我站在后面好一会儿了。”

    顾长廷张炽同时扭头,何远诗靠着沙发,拿着罐啤酒,包厢又上酒了,大有今晚喝个醉生梦死的趋势。

    “你们两个……”何远诗喝醉了,看看张炽,看看顾长廷:“你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花心gay,一个处处留情,都是、都是讨厌鬼!”

    张炽无语:“何远诗,话不能乱说啊,你这是醉了吧,你不能喝就不要喝嘛。”

    顾长廷则猛地一起身,一群人拿着啤酒过来,张炽见状也不好,没来得及跑,他和顾长廷被架着去划拳掷骰子,输了喝啤酒。

    一时间包厢内酒气冲天,人声鼎沸,洛长宁回来时,包厢内群魔乱舞,许诚谦正站在桌子上要给众人跳肚皮舞。

    k歌的包厢中干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再唱歌的了,屏幕上轮了一圈,三季寒与不冻水又轮了一遍,开着原唱却没人唱,洛长宁听到个开头,浪子千金才回头。

    这边,张炽踉踉跄跄的跑出了违法聚众的诸君,一头栽到了洛长宁身上,洛长宁伸手推他,他倒在沙发上,洛长宁吓一跳:“你没事吧!”

    说着弯下腰去扶张炽,张炽拽着他的手喃喃自语:“长宁,我在这呢,你别怕,没人爱你,我爱你啊……”(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