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 第六十三章 父子

第六十三章 父子

作者:秋日原野下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12 14:41:0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9:10
    张炽一路追了出去,闻勋牵着狗走的飞快,人只给两个儿子留个背影,到是吉吉不时转过狗头,一双眼水汪汪的竟是充满了担忧看着身后追过来的大白和小炽。

    张炽直到追到车上才算追上了闻勋,他上了车,闻勋和吉吉坐在了后排,张炽只能坐了副驾驶,刚想说什么,闻勋已经发话:“大白,回公寓。”

    闻苏白默默启动车开了出去,张炽一惊,要下车:“哥,我还在拍戏呢!”

    他话一出口,没人听也没人应,吉吉脑袋左转右转,趴直了身子舔了舔张炽后脑勺,像是在安慰他。闻勋靠着后座闭上眼假寐,张炽看了他一眼,与父亲的“战争”在刚刚意识到父亲的衰老之时,就只剩下了无措般的惶恐。

    他于是也不敢去打扰闻勋,只好去看闻苏白,这次难得声音带了点小心哀求的意味:“哥……”闻苏白连头没有转,声音却轻而有力,张炽只看到他嘴唇微微动了动:“小炽,长点心吧。”

    张炽终于无话可说了。

    一车上三人一狗,三人各怀心事,于是就连狗都好像被传染了,吉吉很懂事的安安静静的将狗头趴在了闻勋膝盖上,闻勋闭着眼,手轻轻的给吉吉捋毛,脑子里则回荡着之前在酒店房间门口看到的那一幕。

    平心而论倒也不恶心,张炽和洛长宁都是长相过于好看的男人,这样两个人姿态自然的接吻,看着竟也能看出“情不由己”与“缠绵悱恻”的脉脉深情,可--那毕竟是两个男人啊!

    吉吉突然小声的呜了一下,闻勋回过了点神,刚刚不由自主的揪住了吉吉的毛,他赶紧松手安抚般的揉揉吉吉,吉吉侧过脑袋委委屈屈的给自己那“伤处”舔了舔。

    到了公寓,闻苏白停了车,三人一狗下车,张炽看着闻勋:“爸爸……”

    闻勋并不看他,牵着狗让闻苏白带路,张炽站在原地在犹豫要不要现在跑回剧组,就听到闻勋头也不回的出了声:“我有话对你说。”

    张炽只好耷拉着脑袋跟上了。

    到了家,刚一开门,雨滴儿最先迎了出来,小狗崽寂寞空虚爱人类,没想到今天这么早就能等到主人归家,顿时心兴奋的汪汪叫着滚了过来。

    谁知回来的三人一个比一个沉默不说,还附带了一个陌生人和一只体型大它三倍有余的大黄狗。雨滴儿这中华田园犬甚怂,不似吉娃娃凶悍爱挑衅,也没有泰迪日天日地什么狗都敢日的勇气,和吉吉来了个面对面,顿时嗷了一嗓子,夹着尾巴就一路小跑的钻到了沙发底下。

    张炽和闻苏白见状,兄弟俩同时露出了一点笑意,是被动物的可爱之处感染了。

    闻勋没有这好心情,去了牵引绳,进了屋子一张望进了书房,闻苏白尾随其后,张炽磨磨蹭蹭的最后才进去,刚进去,闻勋站在书房的窗边,见张炽进来指了指书桌边的靠背椅。然后对闻苏白说:“大白,我有话单独和小炽说,你先出去。”

    闻苏白看看爹看看弟弟,一张脸都纠结的皱了起来,脸顿时像是个白面包子上出现了许多褶,闻苏白小心翼翼的对爹说:“爹啊,你年龄不小了,一定要注意自己脾气,一不小心就会高血压的。”

    继而又对张炽:“弟弟,哥没给你做过什么好榜样,但为人子,你应该懂得‘孝顺’二字。”

    说完,闻苏白这才转身离开。他一出书房,就见吉吉趴在地上,嘴筒子对着沙发,一双眼也瞅着沙发,沙发底下雨滴儿也是趴着,怂不啦叽的看着吉吉。

    闻苏白就趴在沙发边,去够雨滴儿,抓着前爪子把它拖了出来,雨滴儿夹着尾巴“呜呜呜”的小声犯怂,吉吉这时过来一扒拉把雨滴儿扒拉进了怀里,前爪搂着雨滴儿就开始舔它的耳朵和背毛。

    吉吉舔的温柔,雨滴儿没两下就不挣扎了,老老实实的呆在了吉吉怀里,闻苏白看得有点纳闷,因为吉吉和雨滴儿都是母狗,所以排除吉吉对雨滴儿一见钟情产生了爱情,可这狗狗之间的友情来的也太快了吧!

    书房内,张炽本不想坐在椅子上,但脑子一转,父子间的“战争”已经结束在了父亲的“衰老”之中,他这会儿才发觉硬碰硬不如软碰硬,应付过去之后--反正他爹,他,都是天南地北跑的人,张炽只要把父亲应付过去后,他和长宁该怎样不还是怎样。

    这样想通了,张炽便顺着父亲的话,老老实实的坐在了椅子上,坐好了闻勋看他,他看闻勋,突然发现自己一下子好像就处在了劣势。

    闻勋站在那里看他是俯视,张炽看爹是仰视,于是张炽不由自主的又硬起了脊梁,挺直了腰板,一双漆黑的眼珠子带着闻勋熟悉的倔强看着闻勋。

    闻勋这时却笑了:“你和你哥哥真的不像,大白比你圆滑太多,你有时候看着也是尾滑不留手的小泥鳅,让人以为是根小油条,但终归到底,你骨子里还是太硬。”

    张炽不知道他爹这话是夸他还是骂他,还是意有所指,他只听到闻勋继而突然的叹了口气,然后他就看到闻勋的眼神竟然软了下去。

    “小炽啊。”闻勋看着他,“大白长相随我,你的长相则随了你母亲,但是你和你哥哥,你的脾气却随了我。你小时候挨得打比你哥哥多,因为你太犟,你只要认定了自己没错,就绝不会服软,大白却不一样,遇到事一看形势不利就先想办法怎么过去,哪怕这个过去是要他嘴口心不一的认错说好话,他都能一张嘴就讨饶。”

    “你们这样两个南辕北辙的性格,其实说不上谁不对,谁不好,就像有的人一辈子直来直去但凭自己心意行事,有的人一辈子长袖善舞处处圆滑,但谁也没办法单纯的就得出结论--究竟是谁这一辈子过的更顺心。

    “但你和你哥哥的性格,我确实更欣赏你。”

    张炽听得诧异:“可是小时候,我挨得打比大白多多了。”

    “你像我,所以我知道这种性格要吃很多苦,再说打你,你自己熊你说该不该打。”闻勋靠在了窗边,盯着张炽。他这个小儿子的长相随了母亲、随了他的美人祖母,并不似他的长相,是纯粹男人的俊朗。可是他看着小儿子,看到那黝黑眼中的神情,才看到了血缘的羁绊之处,他好像看到了年轻的自己。

    就算闻勋如今承认了年轻的自己行事过于耿直倔强,以至于吃了很多不必要的苦楚和撞了许多南墙,他现在回想曾经的自己,都觉得那个年轻的“闻勋”实在很傻很天真,但看到了如同他性格复制一般的张炽,于是两个儿子他还是更欣赏张炽。

    毕竟一个父亲终究是更容易偏爱像自己的那个孩子。

    但是欣赏,终归不是赞成。

    “我不怕吃苦。”张炽的语气也软了下去,闻勋盯着他:“小炽,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上了男人。”

    张炽觉得这话有点刺耳,他看着闻勋表情是非常的认真:“我不喜欢男人,我只喜欢长宁。”

    “长宁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张炽想了想,“长宁是女人我也会喜欢,长宁不叫洛长宁我也会喜欢,我从始至终,喜欢的都是他那个人,这是无关性别的喜欢,所以我不是同性恋。爸,你不要这样说我。”

    闻勋点点头,接下来的话顿时让张炽白了脸:“所以你们两个,只有洛长宁是同性恋,他勾引了你,让你这个没谈过恋爱的单纯小青年一下子上了勾,以至于竟然说出如此‘天真可爱’的话。”

    “小炽。”闻勋的语气和眼神硬了起来,“你的倔强用在演戏上,也算为自己的事业打拼,用在这所谓的‘无论性别都喜欢’的天真感情上,你难道不该反思一下自己。”

    张炽的心这才被刺痛了一下,他听到闻勋那样说洛长宁,顿时攥紧了拳头:“爸爸,长宁没有勾引我,是我对他感兴趣,和他做朋友然后追的他。”

    闻勋眼神暗了下去:“如果你说的是实话,那你还能肯定自己不是同性恋。”

    张炽愣住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是同性恋,这个词让他感到了不舒服,闻勋观察着他的表情,突然笑笑:“也许你不是喜欢洛长宁,你只是‘崇拜’,崇拜比你演戏好的演员,让你误以为这是爱情,你们两个认识才多久?小炽,你又没试过女孩子,也许试了女孩,你才明白什么是真的爱情。”

    “女人和男人是不一样的。”闻勋走近了小儿子,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发顶,很是慈父:“女人和女孩,她们的肌肤柔软而光滑,她们的人是像花瓣一样娇嫩的可爱,男人的硬和女人的软,你会更喜欢那些女孩子的柔软。”

    张炽觉得他爹现在像是在cos海妖,用美丽的词汇诱惑航行的海员,并且说的话是那么有道理,他只好动用一句很经典的开头:“爸爸,道理我都懂。”

    闻勋看着儿子,张炽继续道:“可那些柔软可爱的女孩子都不是长宁,只是想想,未来的我放弃了长宁和另一个女孩子在一起,未来的人生没有了长宁……”

    “我始终还是很难过。”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