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至强剑圣 > 第二十三章 约战赌局

第二十三章 约战赌局

作者:凭锋一剑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0:0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47
    凌云一听云默的抱怨,不禁哈哈大笑。凌云端详了一会云默,因为长期的锻炼,云默的肤色略微麦黄,脸上稚气未脱,可是却有一股若隐若现的刚毅,此刻的云默却是愁眉苦脸,显然心情不咋滴。

    “说明白,你想向我打听什么事?”收起笑容,凌云郑重起来。

    “榆中的拿手本事。”云默想跟榆中试一下,锻炼下身手也好。再加上,最近也被紫月缠的有点头晕脑胀,修炼时间都耽误了。所以,云默想用一个办法,解决掉榆中,同时找个理由闭关修炼。

    “这个,我不清楚。谁会把自己拿手的本事天天放在嘴上炫耀,那不是找刺激么。”凌云微微一笑。

    “算了,没事了,你回去吧。”云默感觉天色不早了,让凌云早点回去休息,而自己则要在设置一个聚灵阵,修炼。

    凌云也没再打扰云默,直接回房休息了,离开时不禁微微一笑,又轻轻地摇了摇头。

    云默在房间里,快速地设置下聚灵阵,闭上眼睛,吸收天地精气,想突破自己本身的境界,大妖界的灵气十分稀少,这也是为什么大妖界的人只是炼体而不修仙的原因。

    云默因为有着前世的记忆,自然记得一些修炼法门,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里的灵气实在太过稀薄。

    “看来还是得一心炼体,把神魔不灭诀练成。”

    云默轻叹一句,心道剑最近很少有动静啊。

    剑的眉头紧锁,当日在虚空中飞来的这一颗石头,里面包含的东西实在奇特。虽然剑参悟不透那是什么东西,可是以他老练的眼光,这东西不简单。

    而且,当日虚空炼狱中,有一道神秘的气息,在云默身体爆炸的时候扫过,也幸亏神魔不灭诀是破而后立,这才瞒过了那一道神秘的气息。

    “想必,那道气息,所等待的东西,就是此物吧。”

    剑把玩着手里的东西,眼里顿时变得无比深邃。

    天朗气清,苍穹学院一切照旧。

    转眼间,又过了半月。榆中不停地来骚扰云默,云默终于按耐不住,答应了榆中的约战要求。

    因为这半月里,紫月白天来找云默拉着到处走,榆中总在不远处看着,让云默跟紫月在一起的好心情全部毁掉了。所以,云默非常生气,决定给榆中一个教训,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有二世的记忆,可是云默也保留了一部分此生的童真,还是有一些小孩子脾气。

    榆中也很高兴,毕竟云默答应了自己的决战要求,那么就是同意,如果自己赢了,云默就离紫月远远地从此再也不见。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输的情况,因为,从云默的修为来看,不过是丹府后期而已。他的真实实力,已经达到了炼筋期了。

    决斗点在苍穹学院的比武台上。

    不得不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而有恩怨的地方,就有赌场!

    苍穹学院也不例外。很多学生听说云默与榆中约战与比武台之上。纷纷开始打赌两人谁赢。

    当然,压云默的人几乎没有。压榆中的人倒是蛮多。

    不过,凌云等人从云澜城比武来的,都压在云默身上了。

    因为两人要比武的事情,苍穹学院都知道了,紫月自然也不会不知道。

    紫月去找榆中,质问榆中为何向云默挑战,榆中不理,只是跟紫月说,与云默普通切磋而已,不会伤害云默的。

    紫月去找云默,云默默默无语,给紫月说了两个字:“放心。”

    紫月一气之下,想找火老帮忙解决榆中跟云默的事情,被云默严厉喝止,并告诉紫月,如果她敢找火老出来调停,那么以后再也不用找他了。

    紫月听到云默的威胁,愣住。哭了,然后转身跑了。

    不过,紫月还是没有把这件事情请火老调停,她也怕云默再也不理她了。

    接下来,就是凌云在暗中偷偷散布消息了。什么云默几岁尿床的事情,什么云默走了狗屎运,才来到了苍穹学院,什么云默修为不过丹府而已。总之,损友一个。

    这样,让很多下注买云默胜的人,全部收回赌注。

    快到比武的哪天,云默跟榆中的胜率押注差别十分大。平均一百个人里,只有两个是压云默的,剩下的全部压榆中。

    云默听到学院的留言,也不以为意。他知道这是凌云在暗中操作,想大赚一笔。回头,找凌云要一大笔损失费就行了,什么三岁尿床实在又损他的名誉权,这凌云真的是什么都想地出来。

    事情就这么简单的定下来了。云默一如从前,白天偶然陪陪紫月,晚上闭门修炼,虚空剑法的三招,云默能十分熟练的用出两招了,第三招虚空,云默依然用不出来。

    当然,云默相信,自己用虚空剑法前两招就可以击败榆中了。

    到了比武的那天。

    比武场上已经有一堆人在等候云默跟榆中的到来。

    苍穹学院为了解决学生们的内部恩怨,设立了一个专门比武台。有专人管理比武台,十分公正。

    这时候,榆中早在比武台上,抱着剑等着云默到来了。

    正主云默迟迟不来,让在比武台上的榆中静静的在风中凌乱。榆中有点焦躁不安。

    “云默,你来不来,不来就权当你认输了啊!”榆中比武台上大喊。

    台下,除了一堆学院叽叽喳喳,云默竟然没有丝毫动静。

    “云默,可敢跟我一战?别做缩头乌龟!”过了片刻,榆中再次大喊。

    台下议论纷纷,

    “这个云默还来不来啊。没胆子怎么能进苍穹学院。”

    “也不能说他没胆子,毕竟榆中师兄是内门弟子,云默只是外门弟子啊。”

    “说的也是,一旦进入内门,修炼速度那叫一个快啊。榆中师兄也不知道现在到达什么境界了。”

    “看来,这个云默是输定了。连来都不敢来。亏我还下注赌他赢了呢。”

    “听说云默是近几百年来唯一修成神魔不灭诀入门的人啊!”

    “什么?神魔不灭诀?那不是我们大妖界的盛典么?”

    “早知道,我就不该压榆中了。神魔不灭诀的强大。哎,晚了。”

    “可是,云默不过丹府后期而已,连巅峰都没到!”

    “修为这么低?就算是神魔不灭诀也无法跨越两级挑战吧!”

    “云默,你再不来,你就是万年乌龟,以后永远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出现在我面前,也要跟狗一样爬着走!”榆中在台上,更加嚣张。

    ***

    云默房间,

    “云默哥哥。你不要去啊,榆中哥哥修为高你太多了,你去了,肯定会输的。”紫月拉着云默,

    云默此时,身上背着虚空巨剑,想出门去。却被迎面而来的紫月拉住,不让走。

    “紫月,你别担心,我肯定没事。一定能打败榆中的。”云默耐心的劝紫月。

    “可是。”紫月一双大眼睛里有眼泪在流动,“可是我好担心。榆中师兄很强大,我不想看到云默哥哥你受伤。”

    “放心吧,紫月。我很快就回来。”说完,云默准备出门。

    还是那只小手,拉着云默不放。

    “砰!”

    云默着急了,直接把紫月打晕,丢到床上便出门去了。

    此时,比武场上已经人声鼎沸。纷纷在讨论云默来还是不来。甚至有的就地开赌,下注打赌,赌云默来不来。

    “我赌他不来了,榆中师兄实力那么强大,估计都吓得尿裤子了。”

    “我赌他来,一个炼体者,连挑战都不敢接受,如何在大妖界立足。云澜城云家的脸往哪里放?”

    “我赌他不来。”

    “我赌他来!”

    “我赌--他来了。”一个刚要下注,看到云默从远处急速赶来。急忙将手中内息石收起来,不赌了。

    “他怎么来了!我的内息石。”

    “哈哈,我赢了,交钱。”

    “云默,你害我输了这么多,亏我还赌你赢的!真是灾星!”

    云默不理众人,众人自动让出一条路,让云默来到比武台上。

    比武台上,榆中正骂的起劲,突然看到云默来了,精神振奋。

    “你终于来了!哈哈哈。”榆中猖狂的大笑。

    “笑什么笑,刚才骂的很爽么?”云默不屑的看着榆中。“一会我让你对着全院学生的面给我道歉,把骂我的那些话全部收回,顺带骂你自己一千次!”

    “好大的口气!”榆中脸色一变,手中长剑摆了个起手式。

    “是不是口气太大了,你试过以后就知道了!哼!”云默冷冷的看着榆中,背上的长剑抽出。

    “嘶!那柄剑得有多重啊!”众人看到云默把剑亮出来,感叹道,因为云默的虚空巨剑,跟平常的剑比起来,要宽大不少,而且,云默走上比武台的时候,虽然走的不快,却散发着一种惊人的气息。

    “轰,轰。”

    说明云默的脚步很重,接着,他们就看到云默抽出的那柄大剑。纷纷在擦侧那柄剑的重量。惊叹云默体质的强大。

    “比武开始!”见到云默来了,比武台上的老者也没让他们两个继续都嘴角,同时制止了下面一群人的猜测,直接宣布比武开始。

    榆中的剑法非常稳重,以缠人为主。见缝插针,绵绵不绝。

    云默的剑法大开大合,以阳刚为主。气势庞大,剑出如山。

    榆中知道云默的剑很重之后,便不与云默进行正面交锋,而是用剑招连绵不断的攻击云默的剑锋,还有手,脚,想将云默束缚住。

    云默手中的剑,一往无前,第一剑,血滴式挥出。

    榆中大惊,云默手中的那柄剑的气势,一往无前,斩断一切缠绵。让榆中手中的剑都不由得嘶鸣起来。

    榆中急忙换了个招式,想卸掉云默的这一剑。

    “砰!”

    两剑交锋。发出一声巨响。榆中后退一步,云默后退两步。两者境界差距在哪里摆着,云默不管如何强大,不管神魔不灭诀如何厉害,毕竟跨越等级太高。所以,就是有武器的优势,云默也在力量上不怎么有利。

    “果然,神魔不灭诀再怎么强大,毕竟榆中有炼筋期的实力!”

    “看来,这局我们输定了!”

    “哎!”

    比武台下,观众议论纷纷。云默在台上,却全然没听见,榆中看到云默在力量上都不如自己,果断放弃自己以往缠绵的打法,手中剑法也开始大开大合,与云默进行正面的抗衡。

    云默冷笑,手中长剑微微向上倾斜。“力劈式!”

    “轰!”

    此刻,榆中后退五部,云默后退一步!

    “怎么可能!”榆中脸色大惊。明明第一剑,自己在力量上问问压制云默的。

    其实很好说明,云默的第一招,血滴式是一种范围的攻击。同样的力道,如果用在一片范围之内,那么单体受到的攻击力就很小了。但是,云默的第二招,力劈式,却是用于单体上的攻击。同样的力道,用在范围上跟用在单体上,那作用绝对不同。

    这也是多数点跟面的问题。很多时候,面对强大与自己的敌人,用击中一点的攻击能对敌人造成伤害,但是,敌人用群体范围攻击,就造不成伤害。这就是人们所谓的以点破面。

    榆中吃亏就吃亏在这里。没想到,云默的第一招跟第二招相差如此之大。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至强剑圣】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