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至强剑圣 > 至强剑圣 238.第238章 紫淑芳

至强剑圣 238.第238章 紫淑芳

作者:凭锋一剑 发表时间:2018-11-30 16:53:3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7
    88读书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云默『摸』了『摸』紫月的额头:“紫月你怎么了?”

    紫月眼中一动:“云默,我感觉很奇怪。”

    “说说看?”

    “班『药』师你认识吗?”

    云默哈哈一笑:“认识,我还从他那里换了很多灵草。”

    紫月摇了摇头:“我前几天看到了他,他说月亮血脉会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

    “然后呢?”

    紫月不语,她最近老是做梦,梦见的都是一些奇怪的事情,好像从来没发生过,可是又好像发生过。

    云默安慰地拍了拍紫月:“不要想多,也许是你血脉之力刚刚觉醒的缘故。”

    ……

    班石在山巅上,继续回想着,他和紫淑芳的故事。

    月亮血脉的神异,让班石大受震动,紫淑芳不过是旋照后期,就能通过月亮血脉的特异体质,发挥出超越开光期的力量。

    “淑芳,你这本领可不要告诉别人。”

    紫淑芳笑了笑:“除了那些长老,就你知道。”

    “你知道吗?这种血脉之力,若是被有心人发现了,你会有危险的。”班石嘱咐,心中不是很放心。

    “放心啦,没事没事。”紫淑芳捂住肚子,『露』出有点难受的样子。

    “你怎么了?”

    紫淑芳白了一眼:“你说能好受吗?说了你也不懂。”

    一道身影闪现,乃是剑道宗的一位长老,众人称其为柳长老,倒也不知道其真名。这位长老在剑道宗属于默默无闻的那种,一身开光后期的实力,也是用常年累月的修炼累积而成的。

    不过,柳长老与世无争,对人对事都是非常温和,在弟子的眼中是比较好相处的长老。

    “柳长老!”班石叫道。

    柳长老眉头一动:“你们怎么在这里,这里妖兽众多,你们才是旋照期弟子,太危险了。”

    紫淑芳轻声道:“刚刚还遇到几只妖兽攻击。”

    柳长老上下打量着紫淑芳,道:“你受伤了,脸『色』这么差。”

    风轻轻吹过,紫淑芳脸『色』微微红起,点了点头。

    “罢了,我送你们回去,今日幸亏遇见我。”

    柳长老上前,忽然一个手刀劈向紫淑芳。

    “呔!你干什么?”

    紫淑芳今日特别机敏,瞬间就避开了柳长老的偷袭。

    “小妮子身手倒是灵活,我养的那几只妖兽竟然让你等逃跑了。”

    班石大惊:“那几只妖兽,是你所养?”

    “哈哈,将死之人,告诉你们又何妨。”

    紫淑芳喝道:“为什么要杀我们。”

    “因为老祖宗决不允许,月亮血脉的存在。”

    紫淑芳冷声:“原来如此,不过有件事情我忘了告诉你,你的那几只妖兽被我杀了。”

    “大言不惭!受死!”

    柳长老人虽枯槁,动作依旧灵敏,招招欲取紫淑芳的『性』命。

    紫淑芳脸『色』苍白,实力却是大增。

    月亮血脉,在女『性』的特殊时期,反倒有着更强的威能。

    “砰砰砰!”

    柳长老连连退后,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不可能,区区旋照怎么有这么强的力量。”

    “这就是月亮血脉!”

    紫淑芳眼中发狠,招招『逼』命,她最难以忍受的就是这种小人,明里温和慈善,背地里却阴险狡诈。

    “不!”

    柳长老被一拳打爆,临死不甘心地喊道。

    “呸!真是污了我的手。”

    紫淑芳找了条小溪,洗了洗那双手。

    “淑芳,你刚刚一拳,就像打爆一个西瓜一样。”班石说道。

    “怕了吧,以后你要是敢喜欢其他女人,我就打西瓜一样打爆你的头。”紫淑芳威胁道。

    班石憨憨一笑:“我只喜欢你,等我真正成为『药』师,一定给你炼制最好的丹『药』,让你长生不老,永远美丽。”

    “嘿嘿!”

    紫淑芳眼睛一动:“我有点不想回剑道宗了。”

    “为什么?”

    “我怕,像柳长老这样想要杀我的还有。”

    班石责怪道:“你是不是把你月亮血脉的事情告诉别人了。”

    “峰主本来让我不要说的,不过我看柳长老面容和善,就和他说了。”

    “恩,有同伙也说不定,那去哪?”

    紫淑芳笑了笑:“先找个地方休息下,你以为我真是无敌存在啊。”

    休息了二日,班石对紫淑芳无微不至,紫淑芳的身体也恢复正常。

    “好了,我们出发吧。”

    “要不要告知峰主。”

    紫淑芳拉住班石:“不管他,我离开剑道宗又不是一次二次了。”

    紫淑芳为了行事方便,乔装打扮成了一个男子模样,别提那样子,还真有几分俊。

    “没想到你扮成男子也这么好看。”班石笑道。

    紫淑芳仰起头:“那是自然。”

    二人来到一个小城,距离剑道宗不算太远。

    因为二人着装与这里的民风不符,所以很快就有人上来搭讪了。

    “两位少侠还有什么要帮忙的吗?我是百事通,这启明城的事情就没有我不知道的。”那小子拍了拍他瘦的皮包骨的胸脯,班石看得有点不忍心,这就是穷苦人家的孩子。

    “没有!”班石说道,只见那小子有点失望了,哦了一声就往回走了。

    “等下!”紫淑芳挥了挥她的小爪,“你给我们讲讲这启明城的概况,这里给你一株下品灵草,讲得好我再给你一可。”

    不得不说,这人情世故班石比不过紫淑芳,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紫淑芳带了不少灵草出来确实帮到他不少,不然他总不可能去偷去抢,那样的事情他不屑于做的。

    领路小子看见有灵草赚,不由得眉开眼笑,一个劲地点头。

    “你可以说说启明城的概况了。”

    领路小子的人品怎样姑且不说,不过他自诩的启明城消息通还是不假。从他口中班石得知,启明城人口大致有二十万,大事宜皆有启明城城主赵铭勋管理,不过这城主最近有点焦头烂额,因为在启明城出现了盗尸者。

    这里的居民生活在这里,每年交一定的灵草,寻求城主的庇护,是希望生活安定。然而最近出现的一系列盗尸案,搞得这里的居民人心惶惶。

    原来近一个月,经常有刚刚下葬的尸体被人偷走,而且都是女尸。有一次城主赵铭勋派了不少士兵看守一刚下葬的女尸,结果还是被人偷走了尸体,为此城主的威望一落千丈,很多居民特别是一些权贵颇为不满。万一到时候自己的亲人去世,然后也遇到这种事情,该怎么告慰死去的亡灵呢。

    “你告诉我这件事情干什么?”班石很快听出其中的苗头不对。

    “嘿嘿!两位大哥不要误会,小人没有冒犯你们的意思。两位大哥乍一看穿着朴素,但是家父曾经教过我观人之术,一看两位就是修行之士。”

    班石剑眉一提:“你不怕我们对你不利。”

    “你们二人长得那么和善,肯定不是那种人。一看你两就是好人,何况像你们这样的高人是不会为难小子的。”

    说真的,领路小子也有点忐忑,虽然他能看出两人不凡,然后从外貌判断二人应该比较正直,但是人不可貌相,万一二人心狠把他给解决了他就无处哭了,所以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仔细地看着二人的表情,万一有什么不妥他立马跑人。

    班石微微一笑:“我们不会对你不利,说说为什么告诉我们这事。”

    领路小子松了一口气才说道:“因为一般的人问路,都是用碎草根,像你们这样直接拿出一株完整的灵草,这样的就是不懂行情,而且我看二人的气质不凡,即使一身粗衣也难掩那种脱俗气质,就知道你们应该是哪个门派出来历练的弟子。”

    “没错,我们是剑道宗的。”紫淑芳说道。

    一听到剑道宗,那小子顿时跪拜下来。

    “原来是神仙啊。”

    第一次听得有人说自己气质脱俗,班石心里感觉怪怪的。紫淑芳却是很受用,她满脸堆笑:“是嘛!除了气质脱俗,我们还有什么特别的?”

    说完她还自恋的摆了个姿势,领路小子是个激灵的人,忙一堆赞美之词奉上:“您这身材魁梧又健美,这里的姑娘都好您这一口,这叫做宽厚的肩膀伟岸的心。”

    “得了!”班石听不下去,“你就直接说为什么和我们说盗尸案。”

    紫淑芳也听不下去了,她明明那么娇小,竟然被形容成魁梧。

    领路小子拍了拍手:“大人您果然是一针见血,待我和您说。城主大人广发赏金贴,只要有能人为他去守墓,一天十株下品灵草。若是谁能够提供盗尸线索,直接赏十株下品灵草。若是能够抓住盗尸者,他就给一百株下品灵草。”

    班石看了看紫淑芳:“你还有多少灵草?”

    “还有几株中品灵草,下品倒多!”

    班石拿过那一株下品灵草,递给了领路小子:“你带我们去城主大人那里,这给你。

    “嘿嘿,包我身上。”领路小子心里可乐开花了,这两位一看就是不凡,到时候自己在城主那边又可以领一笔,他觉得自己真是太有才了。

    城主府在启明城的最里头,远远地就可以看到一堵高大的城墙,在启明城里谁的城堡可以这么有气势,不用说自然是城主。

    近看城主府,围墙通体都是大块大块的青『色』山石,主堡呈一个半圆形,外面刷了一层夺目的红『色』。在城墙前方,两只石雕猛兽一左一右守在大门边,那铜铃大眼『逼』真异常,胆小之人看到这两雕像都不敢走近城主府。

    城墙边上贴着一张醒目的黄『色』大纸,有不少人正盯着这公告。

    “啧啧!一天十株下品灵草,够我大吃一顿了。”一个高个子说道。

    旁边的一中年道:“守墓太可怕,让我去守一晚上,第二天我都吃不下东西。”

    “一天一百株灵草我都不去,你们难道不知道有盗尸者吗,挖开坟墓,偷走尸体想想那种画面就可怕。”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都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灵草固然诱人,但是也得有命享,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盗尸者,万一是诈尸那就真的没命了。

    这种说法不是没有,启明城里私下有说法,其实并没有所谓的盗尸者,而是近来的风水出了问题,所以全部的女人下葬一个月内必定诈尸,城主为了安定民心,故意编造了一个打击对象,对外说是有盗墓者。

    班石一路走来也听到不少流言,他的个『性』是属于那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这种盗人尸体的恶劣行为他肯定要管。

    两个穿盔甲的士兵拦住了三人:“什么人,城主府不得擅自进入。”

    领路小子忙赔笑:“两位大人,这两位是来揭榜的,他们可以守墓。”

    士兵打量了下班石二人,两人看着挺年轻的,估『摸』着就十七八岁,初生牛犊不怕虎,既然他们要接这种吓死人的活,他当然乐意。

    “跟我来!”士兵甲用可怜的眼神看着二人,前面守墓的几人都已经变成白痴了,只是城主封锁了消息罢了。

    “你们在大厅稍等,城主马上过来。”

    班石点了点头,仔细地观察起这环境。这桌椅都是用上好的红木所作,擦拭得亮亮堂堂。精美的珠帘用各式珠子,各种细碎贝壳串联而成。墙边凹嵌着几个木格,刚好放上几个陶瓷小瓶。

    启明城城主赵铭勋年过五十,近月琐事缠身,他的双眼下都有厚厚的黑眼圈,不用说自然是为盗尸者的事情烦恼。令人诧异的事,这城主也是一位修行者,只是他的境界才是旋照顶峰,但在这启明城中也算高手之一。

    本来他也不知道有修行这么一回事,直到二十多年前坐到城主的位置,见识自然也广了,偶然间他知道修行者的事情,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只要有所谓的能人他都拜访,终于也被他修成旋照境。

    其实他有点预感,这盗尸案自己最好不要介入,恐怕有修行者的介入。搞不好他会身败名裂,更甚他会命丧于此。可是二十多年了,他对这座城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不愿意就此放手,所以他要放手博一把。

    他已经飞鸽传书给传授他功法的师傅了,再过一天师傅就能赶到,盗尸案自己一定要查清楚,给城民们一个交代。

    赵铭勋眉头一抬,看见一个士兵急匆匆地进来了。

    “什么事情,这么『毛』『毛』糙糙?”赵铭勋长期在上位,说话自然有一种威严在,士兵有点慌说话倒显得有点结巴了。

    “有……两位小子……要来守墓。”

    “守墓,哦!”赵铭勋哦了一声,这段时间也不是没有年轻力壮的人来守墓,可是别看个子都是高大威猛,一到晚上听到渗人的猫叫声,那些汉子都吓得不敢动,有些甚至还『尿』裤子。罢了既然有来的,自己就去瞧瞧,哪怕只是二个『毛』糙的小子也是好的,人多点有时候也是有用的。

    他撩了下黑金蚕丝下摆,整理了下自己的蓝貂『毛』领,拍了拍已经很干净的白狐缎子。随后平视远方:“走,去看看!”

    班石看着转角,忽然见一大群人走了出来,有身材曼妙的侍女,有魁梧高大的武士,中间是一位约『摸』四十的中年,他身穿华服左拥又蔟,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着一种长期上位者的气质,不用说自然是城主。

    城主赵铭勋心里有点不屑又有点失望,他一眼扫过二人。二人身着朴素,年纪轻轻,一看就是那种抱有志气的乡村小子,这种人并不能帮到他什么,不过他脸上并未『露』出什么情绪,几十年的城主生涯他的表面功夫是非常到位的。

    这赵铭勋只是学了点皮『毛』,甚至连境界也不会看,对他而言只懂得那种气势,所以他也看不出班石二人是修真者。

    “两位少侠请坐,小翠还不赶紧给二位少侠上茶!”

    一秀气的小姑娘赶忙沏了二壶热茶,恭恭敬敬地端给了班石二人。班石倒有点不习惯,这些东西一向都是他自己做的。紫淑芳这倒很享受这种感觉,居然还忍不住『摸』了小姑娘一把。

    “手真白!”紫淑芳很小声,她觉得假扮男子很好玩。

    直把小姑娘逗得脸红彤彤的。赵铭勋见状哈哈大笑:“少侠要是喜欢,待事成之后,我便把小翠赏给你。”反正到时候也变成二个傻子,现在哪怕是许诺赏一座金山,赵铭勋也是肯的。

    “可以赏二个吗?”紫淑芳毫不客气地接话道。

    “哈哈哈,可以啊,你要几个就有几个。”赵铭勋豪爽地说道,心里却是有点鄙视,这小子,胃口倒是不小。

    班石捅了下紫淑芳:“你闹什么呢?”

    “没事,好玩!”

    班石抿了一口茶,茶味很淡但是入口清凉,他转到正题:“城主,我们看到外头张贴着公告,不知道可否给我们详说下盗尸者的事情。”

    “哈哈,当然可以,李管家你具体和两位少侠说说。”随即赵铭勋转头对班石二人说道,“在下事务繁忙,不能多陪二位了,这位是李管家,他会和你们说清楚的,这几日的吃喝住宿都不要客气,失陪了。”

    “哪里哪里!”紫淑芳呵呵一笑,班石看着赵铭勋走远,这城主这态度略微让他有些不爽。

    李管家倒是比较客气:“二位是刚来启明城的吧,不瞒二位说,近几月启明城发生了一件怪事,就是刚下葬的女尸都被盗了,无论我们怎么看守,最后那尸体还是不翼而飞。”

    “有人看到盗尸者的吗,背影都没吗?”

    李管家有点沮丧:“就是连个影子都没有瞧见,看守的人要么浑浑噩噩说不出所以,要么……你说这事玄不玄,为此城主大人是食不知味,你们别介意刚刚城主的怠慢,实在是最近缠他的事情太多了。而且……”

    班石眉头一提:“管家有话不妨直说。”

    “而且看守坟墓的不少人变得神志不清了。”

    “哦?”紫淑芳来了兴趣,她眉『毛』故意一高一低,八卦地问道:“然后呢?”

    李管家心里一动,这二人不是普通人,常人要是知道看墓的人都变傻了都吓得走了,没想这二人居然这么感兴趣,顿时他对二人的印象大为改观,想来二人应该是有点真本事。

    “然后城主就封锁了消息。可是上天偏偏要做对,这段时间就是不断有女人去世,这不前日就有黄财主的母亲去世,明日就要下葬,城主可是卯足劲,这次他要亲自守墓。”

    紫淑芳一手撑脸,思考了一会:“带上我两。”

    李管家乐呵呵地笑了,就怕他们二人不去,城主要带越多的人越安全。

    虽然看不惯城主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做法,但是班石还是准备要趟一趟这浑水。这种盗尸的做法实在是可恶无比。

    黄财主是启明城的第一大富豪,他这人没啥优点,如果硬要给他安上一个优点,那启明城的民众只会说二字节俭。

    他家里的粮仓囤积了上万斤粮食,可是每天他喝的是稀饭红薯,比下人都不如。他有锦衣玉缎无数,可是他穿得穷酸无比,就好像是个捡破烂的。他的姨太太们穿金戴银,花枝招展,可是他对自己那是节俭无比,该说他富了不忘本,还是说他不懂得享受呢。

    要说黄财主最阔气的地方,就是对他的亲娘了,据说他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父亲,是她母亲含辛茹苦将他养大。后来他发达有钱了,可是他母亲却落下病根,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尽管黄财主请了很多名医,时常来个千年人参等名贵『药』材给他母亲吊着身体,但还是在前天,他母亲撒手人寰了。

    按这边的风俗,这老人故去第三天才出殡。刚好明天就是这黄老太出殡的日子,这本来也没啥的,刚好是碰到了盗尸案的节骨眼。黄财主今日还特意约了城主商谈这事,末了还撂下狠话,要是他母亲的躯体有任何闪失,他就不再支持城主另投他人了。

    了解到明日的任务,班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城主府内的客房干净雅致,还有丫鬟贴身伺候,不过班石把她们打发了,气得紫淑芳干蹬鼻子竖眼睛。

    “诶,一切听我的。你也别装好『色』了,这些东西还能『迷』糊你吗?”班石瞥了眼紫淑芳。

    紫淑芳收敛起嘻嘻哈哈的样子:“你说这盗尸贼这么嚣张,那么他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动手。”

    班石说道:“很有可能就是明天!”

    这想法班石也不是随便得出,这盗墓贼行盗那么多次,每次都能在众人眼皮底下把尸体盗走,那么他肯定有过人的本事。

    他一次又一次地在启明城行盗从未间断,那么这次闹得满城皆知的黄老太丧礼他肯定了解。而且这种人往往有这么个爱好,越是困难的越想挑战,他肯定知道明日会有城主亲自出马,也许暗处会有高手,但是他依旧会出现。

    如果这次仍然盗尸成功,那么将是对启明城城主乃至是启明城的民众一个重大的心理打击,连锁反应就是人心惶惶分崩离析。不管这盗尸者有什么目的,班石是管定这事了。

    “好好休息,明日我们就等着看好戏!”

    88读书网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至强剑圣】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