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至强剑圣 > 至强剑圣 242.第242章 阴阳怪声

至强剑圣 242.第242章 阴阳怪声

作者:凭锋一剑 发表时间:2018-11-30 16:53:5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7
    88读书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八个白衣手下,又折返一趟,把剩余的人给接了过来。

    “可以摘下了。”白衣男子冷声对着他们几人冷声说道,随后转头对城主说,“城主,这次辛苦你了,请不要介怀。”

    城主赵铭勋哈哈一笑:“这点小事,谁会把它放心上,时辰差不多了,快到下葬的时候了。”

    黄财主看了看天『色』,估『摸』着大概的时间,随后摆了摆手:“开始吧!”

    八位抬棺大汉继续出力,把巨椁抬到半山腰上,这段距离显得极为吃力,好几次有人差点滑倒,不过有几位白衣男子从旁看守,倒也没什么问题。

    终于,他们来到了半山腰,这里已经有一个山『穴』一早就被开凿出来。山洞入口就比巨椁大了那么一点,进入里面班石才发现内有乾坤,昏昏暗暗的烛火照得洞『穴』阴森鬼气,八位大汉抬着巨椁感觉怪怪的。

    这一段路显得十分漫长,过了会班石就看见山『穴』深处有一自然的深井,。即使经过人工的修凿,这天井并为宽畅到能横着放下巨椁。

    这个时候,别说班石和紫淑芳,就连那些抬送巨椁的人都觉得这事透着蹊跷了。虽然黄财主的理由按他的方式也有道理可言,可是就为了他故去的母亲的下葬,搞得这么复杂,这般神秘有必要吗?

    虽然觉得不妥,班石还是一下子想不到特别明显的矛盾,也许是艺高人胆大,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和紫淑芳对视一眼,不用言语两人已经有些默契。

    “好!停!”黄财主一声叫停,仔细地看了看洞内的深井。深度和宽度都比较合适,他满意地点了点头,眼角一斜,对着白衣男子轻轻一笑,一切准备就绪。

    班石眼睛一眯,故意装着没看到,这黄老太的葬礼果然有猫腻。没想到第一次出山就遇到这种邪门事情,他拍了拍紫淑芳的肩膀示意彼此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好,你们八个来把这棺椁吊起来,拉住。”

    只见白衣男子拿出几条手臂粗细的麻绳,把纯铜巨椁绑得像个粽子似的,看样子他是想要把巨椁拉住然后缓缓地放入这深井。

    如果以这种方式下葬,那么除非把这深井横着砸开足够的宽度,才能打开这棺椁的盖子,否则深井的体积只比棺椁大上那么一圈,想要盗走黄老太的尸体无疑是痴人说梦。

    班石心中冷笑,黄财主的这种方式,也只是对付一般人。

    若是有法术的人来,一点作用都没有。

    不过话说回来,一个法术有成的人,也不屑于来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金银珠宝在民间有用,可是对于修真者无用,顶多去兑换一些灵草罢了。

    八个大汉拉住麻绳,全身肌肉绷起。这把棺椁往下吊可不是和抬馆那么简单,故此每个人都全神贯注,生怕出了一丝差错。只要下葬完成,他们每人都能拿上十株下品灵草,足够他们一段日子的生活费了。

    “就是现在!”秀气的白衣男子一声令下。

    他手下的那些白衣卫兵齐齐发力,竟把巨椁给七十度竖立起来。

    “拉紧了。”城主也在旁看着,“你们也去帮忙!”

    班石等人随即也加入八位壮汉的行列,紧紧地扣住麻绳。忽然班石感觉到手上一阵大力袭来,是巨椁缓缓地往深井下滑了。好在人比较多,众人徐徐将巨椁给放到了深井之中。

    “呼!真他妈累,总算完成了。”一个大汉抹了一把汗说道。

    黄财主抱拳说道:“多谢各位,接下来还要辛苦大家守墓,相信有这么多英雄在此,料那盗尸小贼也不敢来。”

    一听黄财主称他们为英雄,大汉们一下子就来劲了。

    “是啊,那小贼敢来,我一屁股坐死他。”

    “我一拳就打爆他。”

    “何必一拳,我一根手指就戳死他。”

    班石听得头晕,不过好歹也给这地方闹腾了一会,这些大汉也真是除了力气大点,这脑子就没什么灵光的地方。

    山洞深处,已经没有阳光的照『射』。不过烛火很充分,粮食也带了不少。这守墓的必须品黄财主都让人带了,甚至还带了被褥和凉席。

    一阵阵凉风不知道从哪里吹来,虽然有点冷好歹证明这山洞是通气的。接近傍晚,山洞里只有蜡烛的光摇曳着。

    “今天是第一晚,大家提起精神来。”城主吆道。

    山洞里的时间显得特别漫长,这第一夜才刚刚开始。夜『色』降临,山洞里偶尔飞回几只蝙蝠,都被人给赶了出去。

    忽然有人看着六姨太,这六姨太不是说用来陪葬的吗?一个大汉想说一句,就怕黄财主已经转了心意,说了就是得罪黄财主,想想还是算了。

    可是就有人哪壶不开提哪壶,一个大汉喝了几口白酒,就瞧见缩在一旁的六姨太梅乡月。

    “咦!这六姨太怎么没陪葬呢?”

    本来山洞里就很安静,这大汉说了一句,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一旁楚楚可怜的梅乡月。

    泪花未干,发丝散『乱』,此时的梅乡月犹如一只受惊的小猫,畏畏缩缩地靠在山洞的内壁。

    “我不要,我不要……”梅乡月眼中满是求饶之『色』,更显得梨花带雨,有几个大汉真心想帮她一把,可惜人微言轻。

    她转头看向黄财主,用一种乞求的眼神看着他。

    “扔下去。”黄财主冷冷地说道。

    “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一向逆来顺受的梅乡月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对着黄财主喊道,“你忙着丧事,六位姨太谁过来关心你了,只有我只有我!”

    黄财主眉头一皱,走过去对着梅乡月狠狠一巴掌:“居然敢和我这么说话,把她的嘴给我捂严实了。”

    梅乡月被捂住了嘴,只能瞪大眼睛发出模糊不清的呜呜声。

    在旁边的班石看得心里气不过,正准备出手,却被紫淑芳给拉住了。

    紫淑芳走上前去:“嘿嘿,黄财主,你可知道,怎样的人祭是最好的?”

    “哦?你知道?”

    “不瞒您说,”紫淑芳笑道,“据说这人祭啊,活活饿死的最好。只有这样,她死后才不敢违抗黄老太的命令,永远侍奉她老人家。”

    黄财主眉『毛』一挑:“哦,是吗?”

    “是啊,饿死了,她就不敢作对了,否则你看她刚刚这脾气,说不定还要和黄老太斗呢?”

    “恩,有道理。”

    黄财主点了点头。

    “拿个绳子,把她给吊下去。”

    班石对于这黄财主现在是半分好感也没有了,他这种所谓对母亲的孝义恐怕也只是装装样子。只是现在还不到发作的时候,梅乡月在井底一时半会应该不会有大碍。他看了一眼紫淑芳,没想到这紫淑芳点子还是蛮多的。

    梅乡月被一个人留在井底,她的手和脚都被绑住,在她面前的是黄老太的纯铜巨椁。看着这冰冷的巨椁,她的内心害怕无比,难道自己真的要饿死在这井底,化为一堆枯骨。想到这她心里涌起一股悲哀。

    自己本是一个幼年成孤的孩子,一次一次被贩卖,最后成了黄财主的六房。六房就六房吧,总有个依靠,没想到这黄财主那方面不行也罢了,居然心思如此歹毒。此时此刻,她反倒希望那个盗尸贼来到此处,把黄老太的尸体盗走。如果够幸运,把自己救走就好。

    嘶。

    一声细微的声响传入梅乡月的耳朵,不知道怎么的,犹如指甲刮过铁板的声音,让人听了十分难受。

    咔。

    又是一声。梅乡月瞪大眼睛,冷汗哗哗地不住地往下流,好像这声音是从铜椁里面传出,难道自己刚刚诅咒黄老太尸体被盗,被黄老太知道了。

    咔咔。轻微的二声过后,这井底的声音从不见了。原来是一只蝙蝠,好像是受了伤,刚刚它的爪子碰到了铜椁。

    梅乡月冷汗都湿了贴身衣服,她闭上眼睛,沉寂在自己的悲伤和恐惧当中。

    “我要死在这里吗?”梅乡月不甘心。

    井上面众人微微也有些疲乏,特别是八位抬棺大汉,这一日的劳累刚刚坐下来吃了点东西,他们就不住犯困。

    班石和紫淑芳当然不累,不过装装样子还是要的,班石装着打打哈欠伸伸懒腰,站起来走到井边瞥了一眼梅乡月。

    “嘻嘻嘻嘻!”

    一声不男不女的声音传了过来。

    几颗石子飞过,把山壁上的烛火打落。

    在这安静的夜里突然来了这么一个声音特别吓人,烛火只剩远处的二盏,深井周围显得十分昏暗。

    “是谁!”城主显得无比恼怒,不用说自然是盗尸者来了。

    一颗石子不知道从哪个角度飞出,瞬间穿透了一个大汉的脑子。那大汉都没反应过来,就倒地不起,鲜血流了满地。

    “嘻嘻嘻嘻!”

    那道声音犹如鬼魅,幽幽地回『荡』在半空。

    “我的天呀!”有个大汉受不了这刺激,拔腿就往洞口跑去,他这一跑连带着三人也跟着一起跑去。

    “小心!”班石大喊一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四个大汉噗通几声地倒在地上,那倒地的声音犹如一个巨锤砸在了每一个人的心房之上。

    班石看着这些人无辜丧命,心里也不好受,这盗尸者实在可恶,最后他一定要把他揪出来。

    “这么多人,我们来玩个游戏吧!”一道阴阳怪气地声音传来,听不出他是男的还是女的,就是特别让人『毛』骨悚然。

    “知道我是谁吗?”

    “嘻嘻嘻嘻,我就是你们所说的盗尸者。”

    气氛有点凝重,城主和铁掌老人站在一块,黄财主和清秀白衣男子一块,班石则和城主带来的几位在一起。

    “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就在你们当中。”

    班石咬了咬下唇,仔细地看了看周围的人。每一个人都是类似的反应,看着自己的同伴的眼神好像变得异样了。

    “班石,这是腹语。”紫淑芳悄声道。

    腹语,就是不用嘴巴说话,而是通过腹部发出声音。

    “你觉得是谁?”

    “不好说。”紫淑芳仔细地看着每一个人反应。

    黑暗中,一个个人的脸孔好像都有些扭曲。

    “啊!”一个大汉忽然发出一声惊叫,刚刚好像有一只手抓住了自己,待到他反应过来,他已经站在了烛火面前。

    “嘻,你快猜一猜谁是盗尸者。”

    大汉慌慌张张,他站在明处,并不能看清众人的脸。

    “是那个白衣小子!脸上有道疤的那个。”

    “嘻错了。”一颗石子快速从黑暗中『射』出,大汉死不瞑目。

    一个白衣卫士冲向烛火那边:“装神弄鬼。”

    他一把小刀舞起,做出一个防御姿势,同时眼睛仔细盯着黑暗的前方。班石定睛一看,原来这白衣卫视有着旋照初期的修为。

    咻。一颗石子飞速『射』出,白衣卫士眼力不错,一刀砍向石子,丝毫不差。

    刀,斩向石子。

    咔。小刀居然断了,石子仍不偏不倚『射』穿了白衣卫士的脑袋。

    “啊!”

    这下本想动手的白衣刀疤少年有点犯怵了,这还是以静制动为好。反正自己绝对不是那个盗尸者。可能有这种想法的不止是白衣少年,还有城主和铁掌老人,毕竟枪打出头鸟,他们谁也不愿意以身犯险。

    “嘻!没人反对,那么游戏继续。”

    这次被选中的仍然是个白衣卫视,他亲眼目睹同伴的惨死,已然没有反抗之心。他哆哆嗦嗦地看了看众人,随即目光锁定在班石身上。这个小子话不多,也许就是他。

    “是他!”那人指着班石。

    结果不用说,白衣卫士又少了一个。

    “嘻!这样不够刺激,索『性』十个人一起。”

    剩下的六位白衣卫士,还有四位抬棺大汉都被一只神秘的手给带到了烛火那边。

    “他『奶』『奶』玩我们!”二个白衣卫士拦在前面,“你们往山洞跑。”

    咻咻几颗石子飞『射』过来,这二个白衣卫士好像身手不错,既然挡住了几颗。但是片刻就落败了。

    “山洞被封死了!”远处传来一声绝望的声音。

    “嘻!你们八个人过来猜,猜中了我放了你们。”

    八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盗尸者。

    “就最左边那人,你猜!”这神秘的声音,好像是从东南传来的,又似西北方向,班石完全听不出,他的脑袋有点蒙。

    左边的那个大汉摇摇摆摆地走了出来,他看了看右边的几人,只见其余几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城主大人,你就是盗尸者。”

    大汉说出了一个他自己也不相信的答案,结果一阵寂静。那奇怪的声音没有再度响起,大汉的眼睛闪出一丝光,莫非猜对了。

    班石心中沉思:“这声音不男不女,定是有人故意混淆。”

    88读书网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至强剑圣】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