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至强剑圣 > 第527章 农家小住

第527章 农家小住

作者:凭锋一剑 发表时间:2018-11-30 17:06:0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31
    不等身后众人从深深的震撼中回过神来,马老寨主吸了口气,沉声喊道:“可是剑道宗宗主、云默云公子?”

    老人的声音回荡在山谷之前,但没有人回答,场间陷入了一片沉默,只有微风轻拂草地的微弱声响,所有马腰寨的汉子的心都开始咚咚咚的狂跳不止,如芒在背。

    如果这些人动了杀念,明年的今天就是马腰寨两百号人的忌日。

    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冷汗就打湿了这些马腰寨汉子的衣衫。

    在这焦急的等待中,那名让所有人为之侧目的灵虚境少年突然转身看向辇车,似乎在听里面的人说话,过了片刻,少年转过身,轻轻一夹马腹,驱马走了过来。

    所有马腰寨汉子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哪怕对上开光境巅峰的强者,他们这么多人,根本不会害怕,但开光境和灵虚境完全是云泥之别,哪怕他们个个都是马老寨主这样的开光境巅峰强者,对上一名灵虚境,也难有胜算。

    那名少年单骑而来,明明没有散发出丝毫灵力波动,却给众人带来了一种千军万马不可抗拒的感觉。

    几乎在同一时刻,所有马腰寨的汉子们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只有马老寨主还站在原地,老人微微佝偻的背,就如他手中的拐杖一般丝毫不动。

    马老寨主沉默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少年,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少年强者突然轻提缰绳,一人一马停在老人五步之外,少年拱手说道:“我们想到寨子里休憩片刻,不知方不方便?”

    少年这句话刚一出口,所有人都是一愣,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了下去,仿佛凝固的空气也变得轻松活络起来。

    马老寨主双手微微一抖,非但没有因为这名少年的话语中的那份淡然傲气而恼怒,反而挤出一个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的笑容,露出只有七八颗仍然在坚守岗位的两排牙齿,说道:“方便,当然方便!贵客快请!”

    老人走上前去,丝毫不顾及自己身份,去给这名少年牵马。

    马老寨主在整个马腰寨说一不二,更是一族之长,受到所有族人的尊敬,什么时候见过他这样卑躬屈膝过?

    这接近四十号的马腰寨汉子短暂错愕之后,暗自想到,其实这也算不得什么,魔域强者为尊,哪怕这名少年还没有老寨主的孙子大,既然是一名灵虚境大尊者,老寨主给他牵马也说得过去,更不会坠了马腰寨的威名。

    阿哲看到这名老人恭恭敬敬的模样,强行忍住想要下去的冲动,回头看了一眼队伍,点了点头,严阵以待的卫营众人顿时发出一阵轻快的脚步声。

    蛮牛捏了捏拳头,有些失望的说道:“怎么不打了呢?”

    猴子讪讪说道:“要真打起来,这个马腰寨还不够给咱们晒牙缝,到时候憋了一肚子火找谁发去?而且伸手不打笑脸人,别人的姿态都摆得这么低了,我们要是再把他们给揍一顿,倒显得小家子气了。”他转身看看刘刘老六,问道,“刘老爷子你说对吧?”

    刘老六狠狠的收剑回鞘,冷哼一声说道:“他娘的,风头都让阿哲这小子出尽了!”

    猴子嘴角很不自然的抽了抽。

    一旁的青管家没好气说道:“有本事你也入一个灵虚境界啊!”

    刘老六翻了个白眼,最后叹了口气,说道:“当时在无极魔宫的时候,这小子的实力境界都和我差不多,这才过了多久,他就蹿到灵虚境了,而我还在开光境慢慢爬。”

    青管家说道:“你还不知足?要是你没有跟着大人,恐怕这辈子都只是个筑基菜鸟,现在得了便宜还卖乖,真真不要脸!”

    刘老六一愣,恍然大悟说道:“嘿,你别说,还真是这样,我算是赚到了呢!”不过当他看向骑在高头大马背上的阿哲,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哎,这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啊。”

    五百多人的庞大队伍来到马腰寨,整个寨子里的人都出门热情的欢迎,仿佛在迎接得胜归来的将士们一般。

    不管是虚情还是假意,至少这份表面上的功夫做的很到位,这让卫营众人很是不习惯,而当刘老六很不要脸的骑着马走到最前面,和阿哲并排而行,并且时不时朝着两旁的夹道欢迎的马腰寨众人挥手致意的时候,卫营的很多人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五百人不是个小数目,特别是对只有不到三十户人口的马腰寨来说,但马腰寨历来都是接待来往商队的,经验很是丰富,哪怕有五百多人,一切都安排的有条不紊。

    马腰寨几乎户户都有餐馆,也有住宿的地方,但卫营这么多人,即使是马老寨主那个最大的宅院也装不下,所以卫营这五百人不得不分成二三十人一组住进那些住户的家中。

    寨子里最好、也是最宽敞的宅院留给了云默,但不知为何,那名刚一露面就引得马腰寨所有人伸长脖子探看的年轻人,却出人意料的选择了马树义的如家客栈。

    ****运,这是隔壁马永年媳妇儿的说法,至于马树义一家三口如何接待这名轰动了整个魔域的年轻人,众人倒是不怎么关心了。

    自从下了车辇之后,梦晶妖尊就一直跟在云默身旁,确保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当然,更重要的一层顾虑,是她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云默如今差不多只能算是一名普通人。

    这个消息一旦泄露出去,不止是魔王宫,整个魔域的大小势力便会饿狼一般扑过来。

    如家客栈只是一个三层结构的木房,没有雕廊画栋,也没有名贵奢华的家具装修,但胜在干净清爽,又有一点儿家的温馨味道。

    小楼前有一个院子,种着一些魔域常见的花草,中间是一处小水池,有风吹起的时候,探过围墙的柳条便会随风摆动,倒映在小水池中,别有一番风味。

    在云默走进小院里的时候,梦晶妖尊将院门轻轻掩上,马树义一家三口笔直的站在旁边,紧张的直哆嗦。

    马树义的妻子蕙兰一见院门关上了,顿时脸色苍白,双腿一软就跪了下去,一个劲儿朝梦晶妖尊磕头,“饶命,这位姑娘饶命啊,我们一家都是老实人,世世代代都没有离开过马腰寨,和两位大人更是无冤无仇,两位大人就把我们当成一个屁放了吧!”

    马树道拉着母亲,愤恨的看着云默和梦晶妖尊。

    云默皱了皱眉,转身看了梦晶妖尊一眼,后者无辜的耸了耸肩,随后无奈一笑,心念一动,一道气劲将蕙兰撑了起来。

    云默看着这名满脸惊恐的中年妇女,用温和的语气说道:“这位大姐,我想您是误会了,我们只是路过这里,想在这里休整一下,并没有其它的想法。”

    蕙兰哆嗦了一下,一脸鼻涕眼泪的问道:“真,真的……?”

    云默微微一笑,说道:“我长的很像大恶人吗?”

    蕙兰下意识回答道:“虽然不怎么俊俏,但还是挺耐看的,但他们都说你是云杀神……”

    “你这蠢女人瞎说什么大实话!“一旁的马树义心想,连忙捂住妻子的嘴,狠狠瞪了她一眼,这才转身对云默行了一礼,说道:“拙荆脑袋有些问题,说话顶撞了公子,还望公子不要生气。”

    云默怔了怔,摇头笑道:“是我们来的太突然,给几位添麻烦了。”

    见云默这么好说话,马树义的心彻底放了下来,虽然仍然很紧张,但最初的那种恐惧的情绪已经渐渐消散了,挤出一个笑脸,说道:“我这就和拙荆去准备宴席,让犬子留下陪两位。”

    云默拱了拱手,说道:“那就劳烦两位了。”

    马树义转过身,眼神复杂的看了儿子一眼,这才拉着妻子去后厨准备。

    云默看了看身前这位微微颤抖的年轻人,微笑说道:“别紧张,我也不是吃人的猛虎。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马树道。”年轻人下意识回答道。

    云默一愣,问道:“你爷爷是不是叫马树仁?”

    马树道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云默笑了笑,“仁义道德,你以后的儿子会叫马树德吧?怎么,现在有亲事了吗?”

    马树道心中疑惑,这位大杀神非但不像传闻中那般凶狠,反而像相熟长辈一样平易近人,现在竟然还关心起他的私事了。

    年轻人脸上微微一红,说道:“还,还没有。”

    云默转身看向旁边望着池塘怔怔发呆的梦晶妖尊,压低声音问道:“你觉得她怎么样?”

    年轻人这才敢正眼去瞧梦晶妖尊,这一看,虽然只看到一张侧脸,但立刻就被梦晶妖尊绝美的容颜给震慑住了,整个人顿时呆立当场。

    等那位仙子一般的女子转过身来,马树道慌忙的低下了头,紧张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梦晶妖尊狠狠瞪了云默一眼,后者讪讪的笑了笑,动了动嘴唇,虽然没有发声,但梦晶妖尊看出了云默说的话,“开个玩笑。”

    “懒得管你。”梦晶妖尊轻哼一声,径直走进了小楼里。

    马树道没敢再看梦晶妖尊,一直低头看着从双脚之间冒出来的那株倔强青草。

    他马树道活了十八年,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猿啼谷外,而且终其一生,恐怕都难以走出这一亩三分地,他只是一株不起眼的小草,梦晶妖尊却是头顶的这棵巨大垂柳,两人之间差距巨大,根本就没有接近的可能。

    这个马腰寨的年轻人只是单纯的惊艳于梦晶妖尊的绝世容颜,并没有其他多余的心思。

    过了一会儿,马树道突然说道:“找媳妇儿,顾家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这话,云默微微一怔,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说道:“这么老气横秋的话,不像是你这种年纪的人说出来的啊。”

    马树道虽然惊异于云默这个熟人之间才会有的动作,但没敢退让,下意识回答道:“这是我爹说的。”

    云默笑道:“别听你爹的,若是单纯的论相貌,你娘亲在这马腰寨也是数一数二的!所以呢,你最好还是找一个漂亮的又顾家的,至于你爹留给你的这句话,你可以留给你的儿子。”

    这分明就是夸赞了,马树道没有想到云默会说这种话,心中半是意外,半是喜悦,自己的娘亲被堂堂半仙夸赞,足以让他马树道甚至是他们一家三口乐呵几十年了。

    马树道心中的那份警惕和紧张渐渐消失,两人之间的身份虽然存在着巨大悬殊,但那份陌生感已经不见了,马树道说的话也渐渐多了起来,两人就这样在院子里、在柳荫下、在池塘边谈天说地,仿佛多年未见的老熟人一般。

    其间也聊到了修行的事情,马树道将遇到的很多问题都提了出来,云默三言两语就替他解了疑惑。

    马树道只是筑基初期的修为,而云默已经突破了灵虚巅峰,高屋建瓴,看到的问题和细节自然比马树道的要多的多,经过他的指点,马树道恍然大悟,这才意识到父亲离开时眼神中的深意。

    一名半仙的只言半语,足够他马树道一辈子受用了。

    关于修行,云默说的每一个字,马树道都牢记在心。

    半个时辰之后,马树义精心烹饪的菜肴便摆满了桌子,一家三口都恭恭敬敬的站在桌子旁边,准备伺候这两名贵客吃饭,但在云默强烈要求下,只得小心翼翼端上凳子坐下。

    一顿饭下来,马树义和妻子都只有半边屁。股贴在板凳上,紧张的不敢多说一句话,也只敢夹自己前面的菜,倒是马树道比较放得开,甚至还热络的给云默夹了菜。

    当马树义看到这一幕时,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了,心说你小子这也太没放肆了,怎么能用自己的筷子给云默夹菜呢?要是惹了这位杀神不高兴,也不用他亲自动手,咱们这一家三口就得丢了小命啊!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云默非但没有因此恼怒,反而还举起了酒杯和马树道碰了一杯,两人这熟络劲儿,怎么看都不像是第一次见面。

    马树义见到这一幕,心中狂喜。

    一顿饭吃的马树义大起大落,根本没吃进去什么东西,云默刚下桌子,马树义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咋回事儿?你们相处的很好?”

    马树道点了点头,说道:“云大哥很好相处,他还帮我解决了很多修行上的问题。”

    马树义瞪大了双眼,连忙捂住了儿子的嘴,左右看了看,又是惊喜又是害怕,压低声音说道:“你能和姓云的攀上这点儿交情,是你的大机缘,但是绝不能用这个称呼,特别是有外人的时候!”

    马树道知道自己一时失口,点点头,等马树义松开手后,说道:“我知道了。”

    马树义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道:“就是不知道这是福是祸啊。”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至强剑圣】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