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卑鄙的我 > 第4章 林质

第4章 林质

作者:何甘蓝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2:5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49
    林质和聂绍珩小少爷到宜家去买了小物件回来布置房间,聂绍珩在家里转了一圈,发现这里十足的他爸的风格,冷硬刚强,丝毫没有家的温度。

    林质换了一身耐脏的衣服哼哧哼哧的拖地,聂绍珩小少爷端坐在沙发上,嗯,打游戏。

    “横横,渴吗?”林质擦了擦汗水,抬起头来问。

    聂绍珩眼睛不错眼的盯着屏幕,点头,“渴,特别渴。”

    林质放下拖把走进厨房,把冰镇好的鲜榨芒果汁倒出来给他喝。

    终于打过一关,聂绍珩少爷终于心满意足的放下了游戏机。

    “这个就收在你这里吧,拿回家我也玩儿不了。”聂绍珩拉开凳子坐下,不客气的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大杯。

    “凉,你慢点儿喝。”林质嘱咐道。

    聂绍珩眯着眼放下了杯子,大爷似的往后一躺,说:“还是在小姑姑你这里舒服,太爽了!”

    林质好笑的看着他,说:“我可就把你接出来一天,晚上你得乖乖的回去。”

    聂绍珩撇嘴,双手垫着下巴趴在桌子上,一眼不眨的盯着林质。

    “小姑姑,你长得可真漂亮。”他一本正经的夸她,林质忍俊不禁。

    “谢谢你的夸奖,我收下了。”林质摸了摸他的脑袋,眼里全是疼爱。

    聂绍珩少爷没有像对待别人那样偏开头,反而蹭上去,语气软糯的说:“你要是我妈妈多好啊........”

    林质手一顿,笑着问:“我有那么好吗?”

    “嗯。”聂绍珩小少爷点头,严肃的说,“以后你生了孩子我一定会嫉妒他的。”

    林质微微一笑,拉开凳子坐下,“说说看,你为什么觉得我好?”

    “好就是好呗,还需要理由?”横横耸肩,像个小大人似的。

    林质说:“我要知道你觉得我哪里好,然后转达给你爸爸,让他改正呀。”

    “别,爸爸就是爸爸,永远也代替不了妈妈。”聂绍珩垂下头趴桌上,额前的碎发挡住了他的眼睛。

    林质抿唇,温柔的揉了揉他的头发。

    横横的妈妈在他一出生就过世了,连儿子的脸都没看清就停止了心跳。因为生前是聂正均的情妇,所以连一个名分也没有,只是葬在一处风景极好的地方,举目皆是清秀山水。

    而林质呢?从福利院到聂家,她甚至记不住自己爸妈的样子,不知道他们是否也曾抱她在怀中,悉心照顾,极尽疼爱。

    谈到父母的话题,两人都彼此安慰不了,说多了只有互相舔舐伤口。虽有年岁之差,但对父母亲情的渴望是一样的,感同身受。

    姑侄两人伤感了一会儿就算了,毕竟林质已经这样生活了将近二十年,而横横更是不缺少疼爱,并不会钻牛角尖。

    到了晚餐的时间,林质亲自下厨做了几道家常菜,祭一下他们的五脏庙。

    横横吃得非常满意,撇来厨艺不谈,终于有人跟他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了,他感到很欣慰。

    “真想住在这里不走。”他腆着小肚子,往后一靠,眉目间像极了他的父亲。

    林质甚至有片刻的失神,而后站起身来收拾碗筷,笑着说:“那我可陪不了你,我也要上班了。”

    “去ag吗?”横横侧着头看着厨房的她问。

    “你怎么知道?消息挺灵通的啊。”林质转身对着他一笑。

    横横少爷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说:“听陈叔叔说的,他和我爸谈过这事儿。”

    “陈叔叔”就是聂正均的秘书,横横跟他熟得很。

    林质边涮碗边说:“是啊,去ag。”

    “小姑姑,你真正想做的事情是什么?”聂绍珩少爷好奇的问。

    林质手下一顿,无可奈何的说:“我想做什么重要吗?”

    横横赞同的点点头,说:“理解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像我爸逼我学习一样,我真不想学啊。”

    林质一笑,发丝滑落在肩头,挡住了温润的侧颜。

    聂绍珩少爷吃饱了起来动一动,注意到家里的风格似乎有些变化。比如电视墙旁边的水仙花,又如茶几上随意摆放的几个杯垫,里里外外,似乎跟他刚进屋的时候不一样了许多。

    “小姑姑,你是进行大改造了啊?”聂绍珩趴着门框,笑嘻嘻的问。

    “没有啊,就把东西收拾了一下。”林质说。

    聂绍珩回头,注意到餐桌上的烛台和酒杯,又一眼望到了阳台上的盆栽和绑在一旁飘荡的纱巾,处处透露着女主人的气息。

    “果真家里有女人不一样.......”年仅十岁的小少爷这样感叹道。

    林质洗了手出来,说:“走吧,送你回家。”

    “这么早?”横横大叫,似乎是非常不满。

    “明早我要去ag报道,所以现在必须把你送回去后回来好好睡个觉。”林质用毛巾擦手。

    “哦........”极不情愿的应答。

    难得的是林质将横横送回家的时候,一向在外应酬的聂正均居然在家。

    横横如临大敌,看向一旁的林质,似乎想问她之前是否搞定了他老爸。

    林质笑着跟大哥打招呼,聂正均放下杂志站了起来。

    他穿着一身家居服,不仅没有显得温和一点,反而把家居服穿出了正装的气势,一丝不苟。

    “上去洗漱,早点睡觉。”聂正均对着一旁的儿子说。

    “可现在才八点......”横横小声抗议。

    聂正均看过去,说:“你明天不想上学了?”

    “我可以上学了?”横横做出了惊喜的表情,不是他喜欢学习,而是他实在不想被关在家里,学校好歹还有同学玩儿,家里就只有接受他爸爸的□□了。

    在聂正均还没有开口之前,横横迅速的给林质挥了挥手,“小姑姑你自己玩儿,我上去睡觉了!”

    动作之速度,仿佛他爸爸下一刻就会反悔似的。

    林质挥了挥手,嘱咐道:“要乖乖听老师话,认真学习。”

    “嗯嗯。”他敷衍的答了一下就跑上了楼。

    剩下林质面对聂正均,她没由来就开始紧张。

    “看来我比较失败,我亲手带大的两个人都怕我。”聂正均坐下,双手交叠在膝盖,看着林质。

    林质夸张的深吸了一口气,笑着坐在沙发上,开玩笑似的说:“你威严太甚,我和横横不得不怕。”

    “怕是怕了,可我看你们也没有少违逆我的意愿。”聂正均给她倒了一杯茶,林质伸手接过。

    “大哥,你不会又要说我辞退保姆这件事吧?”林质苦了一张脸。

    聂正均摇头,“我不是会翻旧账的人。”

    林质松了一口气,聂正均又说道:“可你私自修改专业这件事怎么解释呢”

    林质端着一杯热茶的表情像是抱着一个烫手山芋,苦不堪言。

    “我只是选修了计算机,并没有抛弃我原本的专业。”

    “可你把侧重点放在了这个上面,不得不让我怀疑你是不是对金融不感兴趣?”聂正均说。

    林质坐姿端正双腿斜靠,微微有些紧张。

    “我不是精于算计的人.......”也并不是善于言词的人,所以想不出更好的理由来给他一个交代。

    聂正均点头,他问:“所以你也不想进ag了?”

    林质鼻尖有些冒汗,低头掩盖自己的窘迫,她说:“我可以听家里的安排的。”

    “可你并不喜欢。”聂正均一语道破,他语气放缓了一些,说,“我向来尊重你的意愿,你可以直接向我表达你的想法。”

    林质却摇头,“我没有异议,我已经准备好进ag了。”

    聂正均皱眉,没有再说。

    兄妹俩的谈话可以说是不欢而散,林质掩藏了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而聂正均又不是真正平易近人的人,所以这次的谈话没有结果,林质照常到ag报道。

    林质害怕聂正均由来已久,几乎是伴随了她从小到大的整个过程。

    他是聂家的长子,从来站在光芒下,言出必行呼风唤雨。她是聂家收养的孩子,连名字都保留了以前在福利院的名字,寄人篱下。可不能忽视的是,整个聂家,陪伴她最长的也是聂正均,他几乎陪她度过了人生最茫然无措的那段时间。

    第一动手术,是他带着保镖秘书陪在她身侧,直到她病愈。

    第一升学考,是他坐在校门外的车里等着在里面奋笔疾书的她,而她也不负所望,一路优秀的走进了斯坦福大学。

    甚至第一次失恋,是他带她去散心,虽然只是又一次奢华的晚餐和礼物,但起码只有他注意到了她情绪的波动。

    .........

    聂正均之所以可怕,是因为他能轻而易举的收服人心,包括她这个孤女。

    可她却不能和这位大哥推心置腹,不仅是因为他们年龄悬殊太大没有共同话题,而是因为他太强大,而她太.......渺小。

    直到回到公寓的床上躺下,林质都没有从他那探究的眼神中逃离出来,只因为太摄人心魄。

    第二天去ag报道,林质并没有过多的引起注意,因为同时进来的还有其他三位应届毕业生,或硕士或博士。

    林质是很能给人好感的姑娘,漂亮而没有攻击性,踏实又不高调,特别是嘴巴还很严实,从来不会在背后编排别人的坏话,所以被人喜欢简直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刚刚上班一周,就有陆陆续续的人邀请她共进晚餐,被她委婉谢绝。渐渐的,不知道哪里传出她高傲看不起人的流言,并且像模像样的。

    带她进来的主管自然知道她的身份,只是安慰她在公司难免会遇上人际方面的苦难,要学会自己化解和克服,林质点头受教。

    “海港n3”项目的负责人是聂家二爷聂正坤,也就是聂绍琪大小姐的父亲,林质的二哥。

    晚间一起吃饭,聂正坤问她刚上班感想如何。林质在二哥面前还比较轻松,不说侃侃而谈到也能做到放松自在的。

    “公司的氛围很好,我在国外也在大企业实习过,我认为就企业硬实力来说我们的公司和他们不分伯仲。”林质笑着回答。

    聂正坤点头,兴趣盎然的说:“那软实力呢?我听说最近有人传你的坏话,还像模像样的?”

    林质难得骄傲,微微扬眉,自信的说:“我们优秀的人通常喜欢用实力说话。”

    聂正坤一笑,表示欣赏,但还是叮嘱道:“人际关系也是工作实力的一部分,同事关系不好就难

    以合作,工作难度只会加大。”

    “所以我准备在家里开一个小型的party,来破除关于我的不利的谣言。”林质点头表示赞同,并出具了具体的方案。

    聂正坤哈哈大笑,举杯:“有想法又有行动力,你要是我女儿多好啊,可比绍琪聪明上进多了!”

    林质眨眼一笑,和他干杯,“做你的妹妹更好,还能一起共事。”

    “有道理!”聂正坤举杯一饮而尽。

    聂正坤比他大哥更和气儒雅许多,也许是因为有个活泼爱惹事儿的女儿的缘故,所以更了解年轻人想法,两人的谈话气氛更为轻松合拍。(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卑鄙的我】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