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卑鄙的我 > 第20章 林质

第20章 林质

作者:何甘蓝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3:3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42
    按说商会会长这个头衔聂正均已经卸任多年了,但每一次商会活动的举行仍由聂家牵头,这就很有意思了。

    林质本来对这样的着装还很有疑惑,因为她记得二哥说的是在高尔夫球场举行的露天聚会,这样的打扮实在是不合时宜吧?

    但仆人告诉她,宴会场所临时改变,仍旧在以往的酒店举行。

    她坐在后面的休息厅里,拿着kindle随意浏览。蹬蹬瞪的高跟鞋声音传来,如此想让人瞩目,林质不抬头也不可能了。

    “来了很久了吗?”眼前的女人随意挑了一处沙发,斜着一坐,风情四溢。

    她叫吴瑰,是聂正坤的女友,聂绍琪小姐的心腹大患。

    林质放下kindle,笑着说:“刚到而已。”

    “你今天很漂亮。”吴瑰由衷地称赞道。

    大美女说出来的话自然是很有信服力,林质微笑回应,表示笑纳,“吴小姐一直美艳无双,我笨嘴拙舌,倒是一时找不出称赞的词了。”

    吴瑰嘴角一扬,“只要你那个宝贝侄女没在,我什么时候都能保持光鲜亮丽!”

    林质挑眉,不做评论。

    吴瑰环视了四周,说:“本来还以为这一次有什么新玩儿法,结果还是这样如出一辙,挺没意思的。

    如果是聂绍琪在的话,她一定会回嘴。但林质,她可不是爱搭话的人,点点头站起来,表示要失陪一下。

    “去哪里?留我一个人在这儿太无聊了吧。”

    林质一笑,“来了一会儿还没有找大哥打招呼,你要同去吗?”

    吴瑰摆摆手,她对聂家大哥敬谢不敏。

    林质轻巧脱身,只是才出虎口又入狼穴,一不留神就撞上了熟人。

    易诚穿着宝蓝色的西装,戴着黑色的温莎结,笔直挺拔的站在那里。他低声和旁边的人说话,温和浅笑,极有魅力。

    一转头,林质还来不及走开就被他眼光捕捉了个正着。

    输人不输阵,她悄悄地收回后退的脚步,笑意满满的站在原地。

    “易总,那我就不打扰了,先行一步,您们慢聊。”

    易诚点点头,“陈总慢走。”

    林质拎着小包亭亭玉立的站在他面前,不卑不亢,不愠不怒。

    “皎皎,为什么你每次见到我都是一副紧绷的状态呢?”易诚踩着沉稳的步伐走过来,眼睛里带着一丝丝的欣喜。

    林质撇嘴,“可能是你算计我太多次了,我不得不起生理反应。”

    易诚懵了一下,然后回过味儿来了。

    “生理反应这种词,我建议你不要轻易使用。”他笑着说。

    林质可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空旷的走廊,就他们俩相对而立,任何人看着都很怪异吧。

    “找个地方聊聊?”他提议。

    “不太想。”

    “作为你的亲叔叔,难道我连这个资格都没有了吗?”他有些伤心的说。

    林质不为所动,她说:“你要是想让人知道我们俩的关系,你尽管大声喊。”

    易诚笑了起来,带着宠溺的表情,说:“皎皎,你真是一个心善的孩子。”

    “错。”林质断然否定,她说,“你让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让我觉得自己龌蹉恶心,实在感受不到一丝丝的善良。”

    易诚有些牵强的笑了一下,他说:“对不起,但我没办法停手。”

    纵然知道是这样的回答,林质还是忍不住有一丝丝的失望。

    铿锵有力的脚步声从走廊的那头传来,两人停止了谈话。

    她回头,看着聂正均走在前面,一些商界大佬不时的跟在他身边和他交谈。他的神色带了一丝不耐,滔滔不绝的人却没有任何感觉。

    他一眯眼,看向了对面并肩而立的两人。

    “你在这里做什么?”他一开口,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一下子,走廊安静了下来。

    林质上前一步,嫣然一笑,说:“遇到了以前的老板,聊了两句。就是我身后这位,大哥认识吗?”

    聂正均早已注意到她身边非同凡响的男人,眼角上挑,他说:“略有所闻。”

    易诚走到林质的身边,对着聂正均说:“聂总对我不熟悉,但我却对聂总的名号如雷贯耳,实在是久仰啊。”

    “你刚才说什么?你以前的老板?”聂正均转头看向林质。

    易诚没有被冷落的尴尬,反而微笑的站在旁边,犹如旧识一般。

    “以前在美国的时候我做过易先生的翻译,因此结交。”林质交代。

    聂正均从新看向易诚,带着低沉的嗓音,他说:“这么说来是故交?易先生,聂某失礼了。”

    “聂总客气,是我不请自来,唐突各位了。”

    “来者是客,易先生一定要尽兴而归才是。”聂正均挑眉。

    “多谢聂总好意,易某一定照办。”

    因为聂正均释放出了足够的善意,所以一时间,后面上来结识易诚的人络绎不绝。

    聂正均手一挥,林质笑着往后一退,溜走。

    商会的名人很多,关系网也十分复杂。聂正坤带着林质在中间游走,偶尔介绍几个志同道合的人给林质认识。

    “二哥,我发现你交朋友挺有意思的。”林质端着一杯香槟笑着说。

    聂正坤靠着吧台,“说说,怎么个有意思法?”

    林质凑过去,低声说:“都挺帅的,且各有千秋。”

    “你这丫头,莫不是想要交男朋友了?”聂正坤大笑。

    “食色性也,我也是简单的欣赏一下,对你的朋友可没有非分之想哦。”林质眉眼弯弯,笑

    得十分开心。

    “什么非分之想,我也就是觉得他们还不够配你而已。”

    林质嘴角一扬,举杯,“二哥,冲你这句话,我敬你。”

    一只手横空夺走了她的酒杯,她诧异的往回看。

    聂正均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走上前来,“伤口不疼了是吧?”

    他一下场,聂正坤就要代替大哥顶上去。整了整衣领,给了妹妹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他翩翩离去。

    林质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哎呀我忘了.......”

    聂正均招来服务生,给她端了一杯牛奶。

    林质抿唇,有些难为情的说:“这种场合我端着一杯牛奶,会被笑话的吧?”

    “谁笑话你?”

    林质环视了一圈,她比较透明,还真没有人注意她。

    “其实我可以不喝。”她放下牛奶杯,笑了笑。

    “随你。”他话音一落,脚步迈出,又走了。

    林质站在原地,再次环视了一圈会场。

    “是在找我吗?”易诚从她侧后方走出来,重新端起她放在吧台上的牛奶,说,“虽然我不喜欢你大哥,但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林质黑线,这个便宜叔叔她真不想捡。

    音乐声响起,舞会开始了。

    “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他放下牛奶杯,绅士的邀请她。

    众目睽睽,林质是不会做出有辱自己风度的事情的。

    “当然。”只是踩不睬他的脚,踩多少次,这个完全就由她自己决定了。

    易诚带着她走向舞池的中央,翩然起舞,姿态十足。

    “皎皎,我把你的户口迁出来怎么样?”

    林质抬头,“你别忘了,现在名义上我的亲叔叔可是徐先生。”

    “我知道,但我有办法让你出现在木家的户口上,和我成为一家人。”易诚忍着被她踩了一脚的痛,仍旧笑着说。

    林质偏头,随着音乐转了一个圈。

    她说:“也就徐先生这种好人才能这样帮你了。”

    “那你愿不愿意呢?”

    “怎么不愿意?你早一天曝光不是早一天对我有好处?”

    “皎皎,你可真是个聪明的丫头。”

    “恩,我聪明善良。”她毫不在意的说。

    易诚嘴角挂着一抹微笑,一眼瞥到了舞池外面沙发上的聂正均,他说:“皎皎,叔叔是在帮你。”

    林质点头,“帮我得罪我最亲的人,你做得真好。”

    “良苦用心,你以后就明白了。”

    林质挑眉不语,不想接招。

    一舞完毕,他把她送回舞池的边缘。看着聂正均一本正经的走过来带走了她,他望着两人的背影,但笑不语。

    “大哥,怎么了?”林质提着裙子跟上他的脚步。

    僻静的转角,他目光深沉的盯着她。

    林质的后背一点一点烫了起来,像是在受着灼烧。

    “那个易先生背景有问题,你不要跟他过多接触。”

    “有问题?”她抬头。

    “刚才派人去查了一下,感觉不对。”

    林质浅笑,“我跟他并不熟悉,不过是偶遇,你放心。”

    聂正均皱眉,他刚才没有看错的话,他们俩似乎是聊得很开心?林质的表情他看不清楚,但那位易先生,脸上的笑意都没有停过。

    “丫头,你在你叔叔那儿还住的习惯吗?”他问。

    林质鼻子一酸,仰头挤出了一个笑容,“除了彼此还不太熟悉以外,其他的都挺好的。”

    聂正均抬手,温热而干燥的大手想伸过去轻轻拍拍她的脑袋,可看着那一圈古朴的刺绣抹额,他收回了手。

    “听话,照顾好自己。”

    林质低头,一滴眼泪砸在了丝滑的裙面上。

    水渍那么明显,他怎么能装作没有看到?

    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他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说:“你不是小女孩儿了.......”

    “恩,我是女人。”她埋头在他怀里,瓮声瓮气的说。

    静默中,他的脸上展开了一抹愉悦的笑容,像是春风拂面,又像是久旱逢雨。

    “难受就回家来,横横还等着罩你呢。”

    他说的不是聂宅,而是他和横横的家,他们的家。

    她破涕为笑,推开大哥,“那我还是选择自力更生好了。”

    “横横知道了肯定很伤心。”他严肃地说。

    “你完全可以选择不告诉他。”林质拭掉眼泪,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聂正均伸手抹掉了她脸上的泪痕,他说:“说真的,大哥可以罩你一辈子。”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这么害怕?”这是困在他心里很久的问题,此刻终于顺理成章的问出了口。

    “哦,因为我是大哥的妹妹,我不能做出啃老这种有辱家风的事情。”她挺直了脊背,像是一颗直面风雨的小树,坚韧而稚嫩。

    聂正均没有感动,因为他被“啃老”这个词差点塞出了心肌梗塞。

    老?他第一次听人说他老,还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伤害值.......无穷大。

    而关于老男人的自尊心很强这件事,林质是后来才有了深刻的体会。(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卑鄙的我】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