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卑鄙的我 > 第28章 林质

第28章 林质

作者:何甘蓝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3:48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0
    聂正坤晚上和女朋友有约,所以先走一步。剩下聂正均和林质,他轻咳了一声,她提着包往外走。

    “站住。”

    林质拉开门的手停顿了,脚不听使唤的钉在了原地。

    聂正均站起来,伸手拉住门,他说:“先吃什么,我带你去吃。”

    “不用,我自己回去吃。”林质生硬地回了一句。本来想故作无事的样子,但奈何道行不够,硬生生得很。

    聂正均松手,门咔嚓一声锁上。他的嘴唇抿成了一条刚毅的直线,点头,“很好,那坐回来我们谈谈。”

    林质想了又想,忍不住这个诱惑,脚步一转回去了。

    “你要谈什么。”她放下包,坐在沙发上。

    聂正均看着她,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声气。

    “真拿你没办法。”他说。

    林质心里一软,又苦又涩。他并没有做错什么,是自己一厢情愿冒犯了他,所以准确说来,应该是她理亏才对。

    “丫头,你对我好像有误解。”

    林质摇头,语气凝噎,“没有,我没有。”

    “是吗?”他笑着开口,直视着她的眼神里,缱绻爱意,像放缓了的慢镜头,“那这样说来,我

    喜欢你这件事你已经知道了?”

    林质咽了咽口水,她没有被糖衣炮弹打中,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微微收紧,她低着头,眼睛里闪

    着亮光,“哪种喜欢?兄妹之间的那种?”

    聂正均扬眉,坚毅的眉目染上了春风的味道,他说:“一个男人对女人的喜欢。”

    林质这才抬眼望过去,撞进他满含深意的眼眸中。大概对视了五秒钟,她站起来,走过去。

    撑着沙发,她弯腰看着他的眉心。

    “那你吻我一下,像男人对女人的那种。”

    聂正均挑眉,似乎是在问为什么。

    “我不放心,依照你的一贯的行事风格,我认为你这是在........对我昨晚损失的自尊心进行

    补救。”林质迷茫的看着他,似乎在求证一个真相。

    聂正均没有吻她,反而是一把将她拉入自己的怀中,让她坐上了自己的大腿。

    林质的手臂撞上他的胸膛,沾染了一身他强硬的气息。

    砰砰砰,心跳像猜错了节拍的舞者,她从来没有离他这么近过。

    “还记得你刚上小学的时候吗?那天你不会做作业,爬上我的膝盖,一眼求助的盯着我。”他低头,望着怀里的女人,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尖,说,“就是这样,又迷惑又无助。”

    林质按上他的肩膀,双目失神,她问:“所以你推开我,还是过不去心里的那关?”

    “是,我始终把你当做我的小女孩儿。”

    林质的肩膀慢慢地垮了下去,失望、沮丧、难过.......一切关于负面的心情的形容词都不足以

    表达她此刻的心情。

    她的神情实在是好可怜,像走迷路了的小鹿,害他存在心底所有的顾虑都化成了一滩水,尽情的随她去了。单手绕上了她的腰,剩下的那只手捏着她的下巴,毫不犹豫地亲吻了上去。

    一滴泪在他的嘴唇上融化,他笑着按着她的后脑勺,抱在怀里拥吻。

    天堂和地狱有时候就是前后一秒的差距,林质很想抓起旁边的杯子砸在他脸上,但平心而论呢,

    她更想......享受这一刻的亲吻。

    渐渐地,她倒在了沙发上,搂着他的脖子忘情的亲吻,配合他、接纳他、感受他......

    还是那晚的姿势,只是她的心中已经大定。

    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她可以肯定他对她的感觉绝对不是一时兴起而已。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他得到了心中的所爱,吻上了那日思夜想的双唇,强劲的力道几乎要将她揉碎在自己的胸腔中。

    蜻蜓点水的吻变成了狂风暴雨般的掠夺,她跟不上节奏,泄愤的咬了一口他的嘴唇,他疼得“嘶”了一声,却仍旧用手臂用力的箍紧她,倾身和她热吻。

    十分钟后,她衣衫凌乱的倒在沙发上,胸前的扣子蹦坏了两颗。

    他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搂着她站了起来。

    “吻技很好嘛。”享受完之后,他开始后知后觉的吃起味儿来了。

    林质撩了一下略微凌乱的头发,脸红着低头整理衣服。

    “说,跟谁练出来的?”他严肃着一张脸,完全看不出刚才禽兽的模样。

    “你以什么身份在问我这个问题?”林质整理好着装后歪着头,伸手和他十指紧扣。

    “嗯,我想想。”聂正均摸了一下下巴,这个刁钻的问题有些难倒他了。男朋友?不是啊,他们

    接了两次吻。兄长吗?哪家大哥会管自己的妹妹吻技好不好?有病吧。

    鉴于这个问题的出发点太难回答,聂正均表示可以暂且放她一马。

    “所以,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林质忐忑的问。

    “我都默认让你那个叔叔把你户口迁了出去,你觉得我们还剩什么关系?”他眼底含着一抹柔

    情,誓要将她融化在那碧波荡漾的湖水中。

    林质咬唇,开始傻笑。

    “丫头,我比你大近二十岁,你能接受我吗?”他喉头一动,有些艰涩的开口。

    林质上前一步,抱着他的腰,仰头说:“我努力了好多年才成功了,我会轻易放弃吗?”

    他开怀一笑,对这样的回答十分满意。

    什么时候爱上他的?也许是百忙之中从会议上脱身,心急赶来安慰失恋的她的时候。他带着她吃

    了最好吃的餐厅,看了最美的景色,见识到了最好的男人......然后她惊觉自己早已不伤心了。

    为什么呢?答案简单得完全不像谜底。

    因为从头到尾,从她认识到了爱情的那一刻,她心心念念爱慕的人就只有一个,那个他就在眼前了。

    聂正均搂着她上车,问她到底晚餐要吃什么。

    “随便。”心情好的时候她通常都不挑的。

    “法国菜?”他发动车子,难得亲自驾驶。

    “不要,吃腻了。”当年他安慰她失恋就是去的一个法国餐厅,不能再去了,意头不好。

    “嗯,湘菜?”他打了一圈方向盘,将车开出了公司的车库。

    “最近牙齿疼,不能吃辣的。”她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腮帮子。

    聂正均转头看她,皱着眉头说:“小时候让你少吃点儿甜食跟要了你的命一样,现在好了吧,三

    不五时的就得看牙医,该!”

    林质搓了搓自己的脸蛋儿,说:“现在不吃了。”

    聂正均冷笑一声,“看来是家里的芒果千层都吃完了。”

    “你怎么知道?”林质捂着嘴,惊讶的看着他。

    他冷哼一声,“下次再让我看到我直接就扔垃圾桶了,你记住。”

    “哦。”她扭头,装作看外面的风景。

    林质是一个别扭的丫头,虽然伪装成一个温和可亲的人,但接触过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个高冷的

    家伙,起码在她的心有关普通人难以闯入的心门。

    作为唯一拥有畅通行使权的聂正均先生,他对付林质别扭的毛病有多种手段,比如强制执行这一

    种。

    看着冰箱里的甜点都被清出来扔到了外面的垃圾桶,林质觉得自己的心在受着烈火的煎熬。

    “够了,没有了。”她站在卧室门前,一本正经的说。

    聂正均伸手圈着她的脖子,一下子就把她绕到自己的身边,夹在胳膊下带了进去。拉开梳妆台的

    抽屉,里面安静的躺着各色各样的包装精致的糖果。

    林质语无伦次的解释:“这是藏品,不是用来吃的。”

    来自各个国家的糖果,她非常爱惜的整理了一个抽屉专门存放。有时候坐在梳妆台面前她会拉开

    抽屉,“宠幸”一颗,这样,她一天的心情都会变得很好很好。

    “明天去看牙医,不准迟到不准不来。”他看着她紧张的样子,挥手放过她一马。

    但是.......牙医?那是林质这辈子最讨厌的人种,没有之一。

    “明天还要上班,等下班了医院也下班啦。”她背着手,很有理的说道。

    聂正均拿出电话,预约了一个十分权威并且让林质从幼年时期都已经开始讨厌的老头子。

    “中午休息的时候去,不去你知道后果。”他抬了抬下巴,示意她那一抽屉的色彩缤纷的糖果的所有权岌岌可危。

    人生一大爱好被剥夺,就算是脾气还不错的质姑姑也生气了,一脸郁闷的盯着他,妄图用眼神使

    他被人道毁灭。

    “瞪着我也没用。”他摸了摸她的头顶,拉过来亲吻了一口。

    像被放气的轮胎,她一下子松弛了下来,抱着他的腰埋头在他的胸膛,顺便蹭了两下。

    “不准在心里骂我是老顽固。”他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耳垂。

    林质闷声闷气的开口,“聂正均同志,我们真的在一起了吗?”

    他伸手捏了捏她的后颈,像安抚一只小猫一样,他说:“丫头,我克服了无数心理障碍才走到了你身边,你不要让我泄气好不好?”

    “唔,我在给你打气。”

    “以什么方式?”

    她踮起脚尖,亲了一口他还有些胡茬的下巴,刺刺的,很性感。

    相爱的两个人就像是连体婴一样,想把对方缩小塞在自己的口袋里带走,又想把她含在嘴里,时时刻刻都能接吻。

    林质说:“我做过的最大胆的一件事就是强吻你。”

    聂正均挑眉,“哦,那我比你有出息多了。”

    林质握着他的手腕,“怎么讲?”

    “我第一次接受了一个女人的强吻,并且还心无芥蒂的爱着她。”

    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弧度慢慢的增大,直到眼角也飞扬了起来,她忍不住抱着他的脖子。

    “我也爱你。”

    “唔,林质小姐,你好不矜持。”他笑着打趣她。

    “矜持?加上我偷偷暗恋你的时间我觉得简直像过了几亿光年。”她撅着嘴,难得有撒娇。

    从十八岁成年开始,从懂得爱情开始,她的眼光就没有一刻能从他身上剥离。六年的时间,漫长到可以让宇宙飞船绕地球飞好多圈了,而她现在才走到终点。

    他微微一笑,不承认自己心里的暗爽。

    即使对于暗恋这件事,明显是他更熟门熟路经验丰富,可他就是不说,看她什么时候才能回过味儿来。

    对于腹黑的猎人,通常都不会举着□□明目张胆的对着猎物,这是技巧。

    林质抱着他,下巴磕在他的肩膀上,嘴角悄悄地扬起一个弧度。(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卑鄙的我】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