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卑鄙的我 > 第30章 林质

第30章 林质

作者:何甘蓝 发表时间:2018-11-08 19:43:5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6:50
    对于有人在暗地算计她的这件事她并没有感觉,实在是这一周过得太过跌宕起伏,以至于她无暇分心去注意。

    周五的晚上,林质在二楼的小书房辅导横横的功课。她随便拿了一本书侧卧在沙发上,随着沙沙的纸张翻动的声音,那边书桌前的少爷早已点着头在打瞌睡了。

    “不做完不许睡觉哦。”她翻了一页书,抬眼看了那边一下。

    他挺直背握着笔,装模作样的写了几下,慢慢地,又松垮了肩膀低下头。

    十分钟后,林质放下书走到他的身后,眼前的男生趴在书桌上睡得十分香甜。

    林质从他胳膊下面将卷子抽了出来,用视线扫了一遍。也许是许诺讲课还不错,他竟然大有长

    进,错误率大大的下降。

    “嗯,还不错。”林质点点头说。

    他听到响声茫然的坐了起来,左右看了一下,然后仰头注视着林质,“小姑姑,我好困......”

    “你白天也睡,晚上也睡,什么时候学习呢?”林质说。

    横横大了一个呵欠,伸了一个懒腰,说:“现在的小学生辛苦着呢,你太不了解行情了。”

    林质敲了他脑袋一下,说:“教育部门说要减负,可不是让你不负的啊。乖乖把剩下的作业做

    完,我下去给你煮碗粥。”

    “我要喝蟹肉粥。”他顿时振奋了起来。

    “这么晚我了哪里去给你找蟹肉啊,听话,明天等李婶儿去菜市场买回来了再做。”林质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好吧,那我先将就一下。”他砸吧了一下嘴巴,少爷脾气不小。

    林质忍住笑意,关上门下楼去。

    才把米淘好,电话就响了起来。耳朵一红,她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在做什么?”

    林质拧开火,说:“在给我们的小少爷熬粥喝。”

    聂正均哼了一声,“他脸挺大的啊。”

    林质闷笑,“嗯,是不小。”

    “熬的什么粥?”他追问道。

    “山药红枣粥。”

    “那小子肯定不爱吃,我也不爱吃。”他低声说道。

    林质单手握着电话,靠在厨房的墙壁上,笑着回:“我也没请你吃呀,你怎么自作多情呢?”

    手上的钢笔一顿,他说:“看来我是出差得太久,有人要上房揭瓦了。”

    一串低低的笑声传来,像风吹过铃铛一样,清脆得让人难以忘怀。他的耳朵痒痒的,像是有人在

    对着里面吹气一样。

    “我后天就回来了。”

    “所以呢?要上家法吗?”林质将粳米放下锅,拧成小火。

    他放低了嗓音,说:“家法到不用,可以考虑一下其他的惩罚措施。”

    林质手一滑,山药噗通一下就全掉进锅里了。

    “啊.......”

    开水溅起来,手上出现了几个红点儿。

    “怎么了?烫到了是不是?”他连忙问道。

    “嗯,有点儿疼。”她迅速地拧开水龙头,用冷水冲刷被开水溅起来的地方。

    “药箱还在原来的地方,你赶紧去上点儿药。”他眉头拧成了一个结,表情比那边烫到的人还纠

    结。

    “嗯,那我先挂了。”

    大概是情场得意剩下的场都会失意吧,即使是熟门熟路的厨房居然也会出现这么低级的错误。那开水沸腾得十足十,抹药的时候她都能看到那块儿皮几乎要掉下来了。

    实在是疼,她扔开药膏,准备等她自己愈合了。

    李婶儿接过了她的工作,把粥熬好了端上去的时候发现小少爷早已自己缩进被窝里睡着了。他脾

    气大,李婶儿也不敢喊醒他,只好又端下去了。

    林质手上伤了实在很不方便,不能洗澡她就用湿帕子擦了擦脸,皱了一下眉头,她自己都觉得很不舒服。

    要睡觉的时候接到了琉璃的电话,她是个闲不住的家伙,即使是怀着孕也在东跑西跑,林峰有时候一颗心都被她挂到嗓子眼儿了。

    “乡村俱乐部?”林质疑惑的问道,“国内也有?”

    “喂!不要抱着这么崇洋媚外的口吻哦我告诉你,咱们这个俱乐部可比那些半吊子高档多了。”琉璃不满的说。

    林质一笑,“那你得玩儿高兴呀。”

    “我自个玩儿有什么意思,我得拉你一块儿呀!”

    林质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说:“我刚才煮粥的时候烫到手了,明天出门肯定不是很方便的。”

    “哎呀,贴块儿邦迪不就好了?我在家里憋了这么久,你就一句话,陪不陪我透透风去!”

    林质指出:“可是你前天还在晒野外烧烤呢,不是透过风了吗?”

    琉璃语塞,林峰接过电话,说:“她言不及义你别听她的,她就是认识了几个青年才俊要给你介绍,你就当来认识朋友了。”

    林质汗了一下,她没有想到回国后这么多人争着当红娘,每周一次应付老太太的安排她就够辛苦

    了,没想到这里还潜藏着一枚潜力股呢。

    “不去不去,更不去了。”她一口拒绝。

    琉璃捶了林峰几下,用眼神逼退他,自己接过电话说:“我保证,绝对不让你尴尬好吧?就是一群人吃吃喝喝玩玩儿,你也别当什么正事儿,别有压力。”

    “我不喜欢这样。”

    “你当初还不喜欢跟我玩儿呢?”琉璃一针见血,说,“你不喜欢的不一定就是坏事儿,多接触

    接触,就当涨见识了啊!反正明天上午十点我来接你,不见不散,拜拜!”

    以防她拒绝,琉璃迅速地掐断了电话。

    林质拿着电话苦笑,这么闹腾的孕妇,会生出怎样一个宝宝啊!

    第二天琉璃如约而至,她怕进来撞进她那个黑面大哥,直接让林峰把车停到了外面的马路上,喇叭一响,仆人的脚步声也响了起来,林质的头也开始疼。

    她穿着一件灰色的针织衫,下面套了一个九分的牛仔裤,黑色的风衣披上,一个干净利落的都市女性形象就这样出现了。踩着一双白色的板鞋,她拉开了后面的车门。

    “让你别紧张你就理解成别当回事儿了是不是?”琉璃扫了她一眼,十分不满意。

    林质扎了一个蜈蚣辫搭在胸前,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正值青春的女大学生的打扮,她自己很满意,“李婶儿给我编的,我觉得很不错。”

    林峰笑着发动车子,琉璃瘫软在了后座上。

    “把你嫁出去是我要操心半辈子的事情啊........”她掩面直呼。

    林质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她说:“我有男朋友了,你不用你操心啦。”

    轮胎发出吱地一声,与地面摩擦的感觉十分强烈。林峰淡定的说了一句sorry,然后说:“刚才风大我没听清楚,你说什么来着?”

    林质抬头,“我有男朋友了,听清楚了吗?”

    琉璃摇头,木着一张脸对前面的驾驶座说:“老公,你现在有空抽我一巴掌吗?”

    “对不起老婆,我可能要忙着先抽自己一巴掌了。”林峰说。

    林质一笑,无奈的说道:“有这么吃惊吗?”

    琉璃转过身握着她的手,说:“这么说吧,我虽然是在催你找对象,但我从来、从来、从来也想

    象不出你会看上什么样的男人!姐妹儿,这么多年的感情了,你告诉我,这个人是不是你幻想出来的啊?”

    林质抽出自己的手,啪啪地往她脸蛋儿上拍了两巴掌,说:“清醒了吗?”

    琉璃点头,然后嗷儿的一声就扑上了林质的肩膀,“你有男朋友了!你有男朋友了!”

    林峰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然后和林质交换了一个互相才能明白的眼神儿。

    看智障的眼神儿。

    但是琉璃一个劲儿的逼问林质就是不说是谁,到了目的地之后,琉璃已经完全不想融入那批“青年才俊”去了,她就追着林质打听她男朋友的事儿。

    “我们感情还不稳定,所以我拒绝讨论。”林质翻动了架子上的一片儿烤肉,非常淡定的说。

    琉璃拉着一个小凳子坐在她旁边,纵然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没有打听出身边角料来。

    倒还真有青年才俊妄图来和林质沟通下感情,然而被林峰四两拨千斤两的拉了回去,力图还她一个清净。

    回程的路上,琉璃因为耗费了大量的心神所以歪过头睡着了。林峰先把林质送回了家,停下车,

    他笑着说:“她今天也是他激动了,你别怪她。”

    林质看着她安静地睡颜,一笑,说:“我理解她的心情,就像当初看到你站在她身边一样。”

    “所以,那一定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咯。”林峰握着方向盘,转头看着自己的娇妻。

    “什么?”林质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林峰抬头看着她,无不羡慕的说:“你总是能得到最好的,希望这一次也能如愿以偿。”

    总是吗?她低头浅笑,拉开车门。

    “借你吉言,再见。”

    才走到门厅处,李婶儿就皱着眉头走过来了。

    “怎么了?横横又闹脾气了?”

    “在家里嚷了一天了,说你答应给他做蟹肉吃,结果说话不算话。”

    林质这才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面带歉意的说:“真不好意思,我好像的确答应过他了。他在人

    呢?”

    “在楼上生气呢,晚饭也没吃多少。”

    林质换了鞋上楼,站在横横的卧室门口,她认真的敲足三下,“横横,睡了吗?”

    没有回应,大概是还在生气。

    “横横,对不起,这次是我做错了,你开门好不好?”林质诚恳的道歉。

    聂绍珩小少爷趴在床上,一下子甩下书,捂着被子翻来覆去的在床上滚。

    “横横?”林质推开门进来。

    “谁让你进来的!”他一下子坐了起来,头发凌乱眼神凌厉的盯着她。

    林质说:“我要是直接走了你岂不是更生气?”

    “哼!”他一声冷哼,倒在床上。

    “我保证下不为例,而且明天就做给你吃好不好?”林质站在床尾,一脸真诚的说。

    “不好!不好!不好!”他一下子甩开被子,蹭地一下就从床上站了起来,一脸怒气腾腾的瞪着她,“你们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你们从来都没有把我放在心上过!我只是你们的小宠物,闲来时逗一逗想不起来就扔在一边,我讨厌你们这样的行为!”

    他胸膛剧烈的起伏,一脸生气的样子似乎还带着聂正均的气势。

    林质愣住了,他没有想到事情可以升华到这个层面上,而且似乎还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困扰。

    他红着眼睛,像是要吃人一样。

    林质走过去,拍了拍床,说:“你先坐下来。”

    他气呼呼的瞪着她,也不动作。

    “不听小姑姑的话了是不是?”她轻声说道。

    从鼻子里出了一口气,他一屁股坐在床上,背对着她。

    林质跪在床上,从后面抱着他的脑袋,低头亲吻了一下他的头发,他别扭的转了一下。

    “横横,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你会这样想我们。”林质摸了摸他的脑袋,说,“如果你误会了

    我,那是我没有做好,我的错。但你不应该误解你爸爸,他很爱你。”

    横横动了一下,低头,他说:“他的生活中只有工作,没有我,我只是他外面一个女人生的.......”

    林质抱着他,微微用力,“不是这样的。你妈妈是一个很温柔善良的女人,不是你所说的仅仅是‘外面的女人’,她比任何人都要爱你,以至于失去了自己的性命。还有你爸爸,你也说他眼里只有工作,可你出生后整整一个月他都没有去公司。“

    他抬头,眼角似乎用些泛红,“他在干嘛?”

    “他在学着做一个父亲。”林质微笑,似乎回想起那个时候的场景。

    她才十四岁,抱着尚在襁褓中的横横,觉得心里能化成一滩水。而他呢,那么严肃正经的一个人,认真的学着换尿布冲奶粉,买了一大堆育儿书在家钻研,又好笑又让人感动。

    他推开林质,一张脸皱成了一团,“真的吗?你说的都是真的?”

    “横横,你比我幸运很多。”她莞尔一笑,伸手理顺他竖起来的桀骜不驯的头发。

    “小姑姑,对不起。”他赶忙说道。

    “没事,我比你坚强多了,才不会哭鼻子。”林质揪了一下他的脸蛋儿,取笑他。

    “切,我才没哭。”他撇了一下嘴。

    “那眼睛怎么红红的呢?”

    “我憋回去了,憋回去了就不算!”

    林质点头,“有道理,能还嘴的话证明你又原地复活了。”

    横横跪在床上,伸手抱了一下林质,“对不起,请你理解一下青春期的孩子。”

    林质笑得眉眼弯弯,“值得理解。”

    握手言和,他们又是最佳拍档。

    “明天我要吃大闸蟹!”

    “好,李婶儿已经买回来了,让它吐一晚上沙子明天刚刚好。”

    他靠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眯着眼,觉得生活又重新美好了起来。

    见此模样,林质松了一口气。

    “晚安,横横。”

    “晚安,我最爱的女人~”他做了一个飞吻飞给了林质。

    她笑着关灯,欣然接受这个前缀。(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卑鄙的我】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