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气冲星空 > 气冲星空_第260节

气冲星空_第260节

作者:田园如梦 发表时间:2018-11-30 16:58:0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28:13
    

一层和一层之间有没有空隙?自然有,不是在建筑物里,是在建设时候刻意留出来的接口,为以后补充其他设备而做的,模式化设计。

    

于是公孙慕容俩就找到这么一个地方。直径一分米左右,应该是用来连接物理通讯设备的。

    几分钟后他俩从上一层挤下来了,对方的封锁空间移动的仪器没好用,不是说没封。

    实在是地下的地方没法封。

对方在别墅周围的地下已经布置了探测器,只要泥土有震动,必然会发现,可谁也没想到有两个人竟然能无视他们所理解的生命形态规则。

    不止是在从土里行走的时候不引起丝毫震动,还能从那么小的洞里钻出去。

    

虽然人也是由一个个细胞组成,但细胞能过去。不代表由细胞组成的人同样可以活着过去。

    

个体实力上的差别,让胡寻度利帝国失去了掌握两个外来者动态的机会。

    五级文明的基因技术强,人能够跑出来引起音爆的速度,可以活很多年,不吃不喝几十天没问题,单手举起几百吨的东西跟玩似的。

    

但五级文明不能解决人的身体固定骨骼改变状态的问题,他们可以做到让骨头错位,也就是缩骨功,只要脑袋能钻进去的地方,身体基本上可以过去,不过脑袋钻不进去的地方,五级文明则无能为力。

    

其实别的文明同样不行,只有银河文明的地球帝国的内力修炼术,加上公孙慕容小时候到的星球的技术结合在一起才行。

    

具备了两种本事,同时还修炼得很高,便可以安心做贼了。

公孙慕容跟娜拉莎正在当贼,他们不停地把身体的热辐射调整到跟周围一样,还是没有一点影子那种。

    

进到这一层,他俩松口气,成功了,又用精神力感知一下在人家房间中打坐的镜像,控制着动了动,镜像的温度也微微起伏一点,这才满意。

    

果然,两个镜像的动作和身体反应正被人盯着呢,盯着的几个人互相看看,点点头。

    接下来又皱眉,因为事情还没解决,东博誉议员生气了,并且动了手。

    

就在三分钟前,一个过去放置仪器的人离开队伍,在回自己研究室的时候,突然昏厥了过去,等医生在一分钟内到达地方,查看后,给出个结论,自然死亡。

    

这纯粹是开玩笑,那个人今年才四十九岁,身体健康,手腕上带着的多功能通讯器就有检查身体状态的功能,里面还有一支多用途急救针剂。

    

可他就是自然死亡,身体中没有毒素,不曾受到任何外力打击,脑细胞已经衰老死亡,身体其他细胞正在衰老死亡。

    

没人相信这个结论,或者说是相信医学结论,但不相信是自然的,必然有问题,这人是被害死的,只是现在的技术没检测出来,需要进一步去检测。

    

于是很多人知道了,在几分钟之内知道的,他们明白,东博誉议员动手了。

    

不少人这时才‘想’起来,东博誉议员本身作为议员权力是很大,也有一拨暗势力,但并不是很厉害,可他不是一个人,他那是一个家族。

    没有根基的议员可以受点委屈,一个势力家族绝对不允许别人打上门来侮辱。

    

所以没有人再敢过去挑衅,之前参与的人正在想办法活下来。

    他们最初不是不知道东博誉议员不好惹,他们以为东博誉议员刚刚被袭击,现在也暂时停了职务,处在被调查的境况当中,另外他的对手是两个副议长与一个总理事。

    到他家欺负下外来的人,既不怕他生气,还能讨好另外三个人。

谁想到一点小事儿而已,东博誉议员竟然动怒了,还动用了家族的力量,难道他不懂得政治吗?

    

这些人想的没错,东博誉懂政治,是他们不懂,政治不代表退缩,有时直接攻击才是政治的精髓,尤其是找敢过来寻事的小人物出手,是最合适的,这是原则问题。

    

然后观察的人就看到东博誉议员站在院子里,对着通讯器说出两个字,从嘴唇的动作上看,那两个字是‘继续’。

    

******

东博誉议员继续杀着人,公孙慕容、娜拉莎则继续寻找黑市的所在。

    

他俩没钱,卖字画和其他酒啊什么的钱会直接给他俩开个账户,然后存进去,有的会变成技术,经过讨论后让他们挑选。

    

但他俩有东西,灵魂空间中有好东西,到了黑市,直接用东西来交换便可。

    

其实没有东西人家也要收现金,而不是划账。地下交易用划账的手段,那不是猖狂,是缺心眼,是把把柄交给别人的找死行为。

    

所以他们此刻是找黑市,边找边学习胡寻度利帝国的通用语,最好是还能学点主行政星的方言与其他地方的方言,是的,主行政星的语言不代表通用语。

    

二人像幽灵一样飘荡到一个抵挡的酒吧旁边,趁别人进门时门被打开的工夫钻进去,贴着棚听着酒吧里面喧嚣的声音。

    

为什么不去高档的地方,自然是高档的地方太安静,说的话少,而且还都是标准的胡寻度利帝国通用语。

    

抵挡的地方才贴近生活。

三个小时后,两个人学会了主行政星上的方言,还有另外四种方言,以及很多冷笑话,还有家长里短的事情。

    

更让两人高兴的是他们从一个喝多了吹牛的人嘴里听到了一点黑市的消息,最正规的黑市在赌场里,对,最正规的赌场里。

    

进去以后,直接输掉一百万信用点,或相应的钱,就可以进入第二步,第二步是什么,吹牛的人没说。

    估计没有一百万的信用点给他输。



    “慕容哥哥,这真是天大的讽刺,最正规的黑市在最正规的赌场里。咱俩先赚点钱,然后过去输?”娜拉莎抖着手上的几张纸币,笑着说道。

    

钱,是他们管人家借的,如果以后有机会找到人,他们会还的,跟借的时候一样,偷偷地还,趁人家不注意的那种。

    

是的,两个人偷了别人的钱,盗窃是违法和违背道德的,但两人不在乎。

    此刻他们要找个别的赌场赢钱,然后再去那个叫‘唩喔喽’的正规赌场输钱。

    

至于是否准确,还有以后的几步怎样,先不用管,等拿着钱到地方后,只要有别人这么做了,他俩便能盯上。

    

两个人找了个没有人的角落,显露出身形,又变化一下容貌,娜拉莎的身高变成一米八,公孙慕容则是一米九五,相貌同时也变得普通,这个身高和相貌是胡寻度利帝国主行政星上最多的,丝毫不显眼。

    

两个人又偷偷跑到一个布店,在人家仓库中找来点布,制作出来最普通的衣服,穿上后满意地点点头,把那匹用过的布收起来,再去鞋店的仓库偷鞋,好的不要,就是普通的,丢了的店铺想来也不会太在乎。

    

重新出现在大街上,二人朝着一个离这里最近的赌场溜达过去。

    (未完待续。。)



第三百三十七章还得来一把

唩喔喽赌场是连锁形式的,全帝国最大的赌场,据说凡是有帝国人居住的地方就有唩喔喽赌场。

    

而其他的赌场自然是以唩喔喽为龙头,现在公孙慕容和娜拉莎站着的一个赌场的门口,属于‘咯咕噜’赌场旗舰店。

    听这名字就让人很有喜感,似乎是想和唩喔喽作对一样。

公孙慕容和娜拉莎不管人家两个赌场咋想的,反正他们需要到这个什么咕噜的赌场里赚钱,至于怎么赚,那先要学会人家怎么赌。

    

两个人进去,自然受到了人家热情的迎接,哪怕两个人穿的衣服和鞋子都十分普通。

    



    “换筹码,这些全部换掉。”娜拉莎很豪迈地一挥手。

服务人员连忙给换成赌场通用的筹码,整个帝国所有的赌场通用,跟货币一样,甚至有时候比货币还好用。

    但是每一个筹码都要打上赌场的标记,否则你使劲生产,又没有标记,别的赌场还不得赔死?

    



    “请您二位接收,一共是二点九八信用点,我给你二位三个信用点的筹码,只此一次哦。”服务人员微笑着把三个筹码递给娜拉莎。

    

公孙慕容一直平淡的表情变了,娜拉莎也露出气愤的样子,她刚才给过去的可是七张钱,是那个人钱包里数额最大的,一共八张,那人花了一张,剩下七张被她给拿过来。

    

怎么就值三个信用点?哦不,是二点九八个信用点?还带零头的?

    

还是公孙慕容反应快,他微笑着问服务人员:“西呼西莫罗酒一般多少钱一杯?”



    “一信用点六十五杯,正常情况下,有的地方是六十杯一信用点,还有的地方可以买八十杯。”服务人员很真诚地回答。

    



    “哦,谢谢!”公孙慕容道谢,拉着娜拉莎往里走。他俩全明白了,之前看那个醉鬼喝了三杯西呼西莫罗酒,然后拿出一张这个钱来,还找了他几张跟这个上面图案差不多的钱,醉鬼又用这几张钱换了一个小点心,他俩以为这钱就是跟信用点同比率兑换的钱呢,现在看来不是。

    

那一定是哪个小地方的钱,不值钱的那种,跟信用点的兑换率不是一比一。

    



    “那人太穷了,气死我啦。多丢人。”娜拉莎想起自己之前那豪迈的样子,一阵郁闷,还好,赌场的服务人员素质高,没露出嘲笑的表情,但心里怎想的就不知道了。

    

公孙慕容也深有感触地说道:“都不容易呀,早知道不管他借了。”



    “是呀是呀,应该去抵挡的地方打听消息,然后去高档的地方借钱。现在才三个。每一次要是都翻倍,需要十三次带能有一百万,哦,是一百五十多万。咱俩连续在翻倍的地方赢十三次?”

娜拉莎觉得这个行为不好,一百多万信用点并不是很大的数字,至少在某些人来看不算什么,但要是用三个一信用点的筹码连续翻倍赢来一百五十九万多的信用点。

    就是个问题了。



    “边输边赢,找那种赔率高的赌,先看看。都玩什么。”公孙慕容和娜拉莎想到一块儿去了,不可以连赢十三次。

    

两个人进到大厅中,看,这是一楼的大厅,二楼的话,两个人筹码不够上的。

    

赌场里很乱,尤其是一楼,各种吆喝声,还有人哭的声音,估计是输惨了。

    自然也有猖狂大笑的声音,保证是赢了,否则就是输得更惨,精神出问题了。

    

娜拉莎看着有那输钱的人魂都像没了似的,摇摇头:“真可怜!”



    “福祸无门,惟人自招啊。有的人把赌博当娱乐,输赢到一定程度就不玩了,有的人把赌博当人生,想要一朝暴富。真的把赌博当娱乐的人体会不到那种刺激的感觉,体会到刺激感觉的,实在是太刺激了。”

公孙慕容的眼中没有对赢钱的人羡慕的神色,同样也不会去怜悯输钱的人。

    

娜拉莎掂量两下手里的三个筹码,左右看看,问:“咱俩属于什么?”



    “咱俩是没办法,属于不在乎钱还必须要想招弄到钱的那种,这里也有色子啊,十二个面的,三个色子一起摇,也分大小和点数,二十点含二十点以下为小,以上则为大,这色子做的好,点数居然是在里面,外面有一层东西包裹着,其实挺没意思的,让人听不了声音。”

公孙慕容说着话,突然看到有一个赌色子的地方,人不少,规则简单,一个是押大小,一个是押数字,只不过色子的那个地方并不是直接露出来的,否则可以听到不同的地方落地的声音。

    

娜拉莎倒是无所谓色子采用何种手段制作,但她也认为这个防范性很高,说道:“谁让基因药剂好用呢,把人的身体潜能开发了出来,三十六个单押,赔率好高啊。”

她说的三十六个单押可不是说从一到三十六,三个色子最小也是三,多出来的三种是单押色子数,是三个套组,但按赌场的规则来说是单押,猜对三个色子的总数,但押对一个是一种,猜对总数单押两个算一个,三个全猜对算一个。

    

这里面就有重合的,赔率上有所重合,但吸引力也大呀。

看到这种情况,公孙慕容也一脸淡然,说道:“我来吧。”



    “让我来,我一次赚个大的。”娜拉莎不同意。

公孙慕容只好让她来押,反正都赢。

    

看了两把,没人作弊,主要是庄家没作弊,娜拉莎在人家又摇完一次色子后,把三个筹码郑重地放到了一个组合数字上,九九六,套组合,赔率一百零八倍,比起同时猜中三个色子的概率来说实在是差太多,人家赌场就赚这个钱呢。

    

其他的赌客看到一个长相普通,身材一般的女人拿出三个筹码直接押这个赔率最大的,登时笑了起来,一边下着自己的注,一边仔细打量起这个傻女人,这个想一次赢很多钱的女人。

    

娜拉莎根本没心思去搭理别人,他知道周围的人怎么想的,可她更知道色子就是九九六,没办法,她都不需要去用精神力扫描,其实精神力扫过去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气冲星空】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