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世界毁灭者 >世界毁灭者_第71节

世界毁灭者_第71节

作者:田子方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4:1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6
的是人实在是太少了,路上根本没有几个行人,而且似乎小镇上所有的人都互相认识,他们微笑着打着招呼,甚至对曾清怀都送来微笑。cherry满脸幸福的走在曾清怀身边,享受着路上的女孩向她投去的羡慕的目光。曾清怀在努力的观察这里的每一处细节,并暗暗在心里那济南进行比较。(结果还是不说了,光从夏天的温度来比较就够了,济南的夏天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曾清怀让cherry先带他去了义卖商店,服务员看到曾清怀惊叫一声,cherry连忙解释这并不是基努·里维斯本人,而是她的男朋友,曾清怀倒是淡淡一笑,没有反驳。那个服务员难以置信的忍住了好奇心,热情的帮忙挑选起服装来。最终cherry并没有找到他认为最适合曾清怀的黑色拖地长皮衣,曾清怀则选了一件黑色神袍。
这件神袍和海燕为曾清怀制作的那件黑魔道士袍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材质差了一些,显得有些厚重。曾清怀换上神袍后,俨然便是一个严肃的神父,惹得那服务员禁不住问道:“你难道本来就是神学生?为什么没有带十字架?”
“哦,我倒是很想当,可是我考不上。”曾清怀对这件神袍很满意,它虽然旧了一些,但显得庄严,比较符合神学生的身份,更重要的是,VReYcOOL!
“那真可惜,你穿上这件衣服就像一个真正的神父一样,我是说-气质。”服务员遗憾的说道。
“谢谢。多少钱?”
“免费,这是一位神父送来的,他已经为这件衣服付了钱,他说过这件神袍要送给真正想要这件衣服的人。很有趣的人吧?”
出了义卖商店,走了不远就看见前面有个雕像,底下还刻了几行字,曾清怀读了出来:“永远,永远,永远不要放弃。”
“这个人是谁?这句话是他说的吗?”曾清怀向cherry问道。后者瞪着大眼睛道:“我的天啊,难道你不知道这是丘吉尔吗?”
“哦对,怪不得有点眼熟。英国的首相,看来你们挺喜欢他的,在这里都有他的雕像。”
cherry都要晕倒了,“这里是肯特郡,丘吉尔的故乡,当然有他的雕像。你一直都呆在非洲吗?”
“丘吉尔的故乡?!”曾清怀不得不为自己撒个小谎了,“我是德国人,你没有听出我的口音吗?”
“德国人?”cherry惊讶的看了看曾清怀,道:“德国人不都是胖胖的,不爱开玩笑的吗?”
“我可不认为这是一句有趣的话,英国人的脾气有时候就像他们的饮食一样糟糕。”曾清怀半开玩笑的反驳道。
“哼!”cherry生气的转过头,过不多久,又缠上来,道:“不管是英国还是德国,只要是帅哥就可以啦。”搞得曾清怀哭笑不得。
到了下午四点多,两人来到了曾清怀盼望已久的‘chineserestaurant’,可是曾清怀一看那店的装饰和店名,眉头变皱了起来。
“一和寿司?”曾清怀开始怀疑cherry到底明不明白中国和日本的区别。
“就是这里。”cherry拉着曾清怀就要走近去。
推开门,里面倒是装潢的有点中国的味道,只是服务生都是英国人,穿着外国式样的工作服,典型的不中不洋。
曾清怀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下,马上有人递上菜单,曾清怀一看,竟然全是日本菜,菜单也是既有英文也有日文的,这更让曾清怀感到难受,站起来将桌子一掀,道:“把你们的经理叫出来!”
那几个端菜的惊呆了,英国也不缺流氓,他们也会到餐馆去捣乱砸东西,可是做出掀桌子这样的行为的流氓,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cherry埋怨的向曾清怀说道:“z,你为什么胡乱发脾气?”
“小姑娘,如果这就是你说的‘中’餐馆,你已经把我带到目的地了。如果不想看热闹,你可以走了。”想到这个地方都有日本人,曾清怀就觉得火大。
“你?!坏蛋!”cherry没想到曾清怀竟然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人,气得掉头就走。
曾清怀撇撇嘴,等了一会儿,还没有看见日本人出来,怒道:“再不出来,我就把这家店全拆了!巴嘎!”
“sorry,sorry……”宫本一路喊着不走调的对不起从后面跑了出来。跑到曾清怀面前,先是180度的一个鞠躬,然后叫道:“simeimasai”
“宫本?”曾清怀听声音有点熟,仔细一看,竟然是熟人。
“请问,你是……”一直低着头的宫本对曾清怀能一口叫出他的名字也感到震惊。
曾清怀一把把他提起来,放到和自己一样高的位置,“我是马克啊!”

第132章 我是你的祖先
“恩人,原来是你!”宫本兴奋的说道。
他这一说恩人,倒把曾清怀弄得不好意思。他把人家的国家给沉到了海底,杀了日本几乎98%的人,现在反倒让人家向他道谢,即便是脸皮再厚也要露点红色。
“我不是让你们去中国定居吗?为什么跑到这里来?”曾清怀问道。
宫本叹了一口气,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您到后面我私人的客厅喝茶吧。”
“也好,幸子和阿香呢?”曾清怀随口问道。
“这个,一言难尽。爱子,请让他们收拾一下。您请!”宫本向给起了一个日本名字的领班交代完,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宫本倒是想问曾清怀为什么掀了他的桌子,但是他不敢,只是在心里嘀咕了几句。曾清怀‘听见’了,道:“我听人说这里是一家中餐馆,可是到了这里发现竟然全是日本菜,一气之下就掀了桌子。你要是没有出来,我就要把整个店都拆掉了,哈哈。”
宫本陪着干笑几声,不再说话,心里更不敢再想什么。
经过一个小花园,宫本带着曾清怀来到他说的客厅。宫本要准备茶,曾清怀连忙摇头道:“不要瞎忙活了,赶快告诉我你们为什么搬到这里来。”刚获得超能力的时候,他最喜欢直接侵入别人的大脑,但是玩久了也就感到厌烦,所以有时也想用耳朵听人说话。
“事情是这样的。您救了阿香以后,告诉我们日本马上就要沉没。当时我们还不相信,因为当时日本自卫队的军事实力可以说是亚洲第二,就算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打来,日本也不会轻易战败。但是阿香一定要我们听从你的意愿,在我们的追问下,她说出了你的秘密。我们大吃一惊,阿香说的情况和传说中的丝毫不差,您真是一个血族,而且还是血族中的贵族。后来日本首相安倍被杀,我们就预感到事情不妙,赶紧将全部财产转移到中国,这也花了一段时间,结果日本真的沉没了。当时我们很是庆幸,但是我们没有想到,美国第一个跳出来声明不接受日本难民。接着其它国家也纷纷效仿,中国虽然没有公开拒绝日本难民,但是它只选择了所有的日本难民中真正掌握技术知识的人才,其余的分散到了全国各地,任其自生自灭。有着上个世纪侵略战争的仇恨,中国政府能够做到这种程度我们已经很感恩了。相比之下,韩国就做的令人齿冷。他们也在日本难民中挑选了一些人,不过这些都是年轻女人,其余的都成了不花钱的奴隶。韩国还得意洋洋的向世界宣布,这是向日本报复。可怜那些难民过的还不如纳粹统治下的犹太人。过了不久,欧美也从中看到了难民带来的利益,开始向中韩要求转让难民,并且最终达成了一份协议:在五年之内,中韩向欧美转让其百分之五十的难民。向欧美转移的难民,必须交一大笔安保费。因为这些国家都有一部分势力反对接受日本难民。其中以中国的‘个别的十一人’青年激进组织最为出名,他们主张‘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向日本难民展开报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得不离开中国,到了英国后,我们就被安置在肯特郡。交完安保费,我们的全部财产仅仅够在这里开一家小餐馆。但是这里也有排斥日本难民的势力,我们不得已才告诉他们我们开的是中餐馆。他们一听说我们是中国人,果然不再来捣乱了。好在他们对中日文化了解的不是很深刻,才能让我们苟延残喘下去。”曾清怀听到这里,忍不住怜悯起这个曾经的日本人来,简直就是像落水狗和过街老鼠一样,可怜到不敢承认自己是日本难民的地步,真是难以想象这还是一度在欧美颇受欢迎的‘以礼仪著称’的日本人。
“后来呢?”曾清怀问道。
“我们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但是因为全世界的吸血鬼后裔都有着微妙的联系。我们搬到肯特郡不久,肯特郡最大的血裔家族-fox家族就找上门来。他们的族长继承人kente·fox看到阿香和幸子就被迷住了,带了很多人强行把他们绑架到了他们的庄园。他们还警告我,如果我报警,就把我塞进绞肉机里。她们母女俩现在肯定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唉……”
“这些人是做的有些过分,放心吧。宫本,我会帮你把她们找回来,并且保证那个狐狸家族不会再找你们的麻烦。但是,你现在要马上给我准备一顿正儿八经的中餐,最好是鲁菜,必须有米饭,听到没有?”曾清怀板着脸说道。吓得宫本连连鞠躬,嘴里喊着“哈一”。
坎特伯雷fox家族的地下密室里,年轻的继承人肯特正在和他的父亲麦克维尔商谈着一件关系到整个家族前途的秘密。
“父亲,这次我们捡到的这个漂亮小妞,她的血液竟然让银板变成红色,看来她的血统相当的纯正。不过她的母亲血统却杂的没谱,而她的父亲竟然是个人类,我怀疑这根本不是他们的女儿。”肯特说道。
麦克维尔道:“她的母亲说她从前也是血统极不纯正的血裔。日本的血裔早就忘了血裔的伟大责任,他们的生活荒淫无度,极度糜烂,与人类通婚那么久,难怪银板对她的血几乎没有反应。但是她说她的女儿曾经被一个吸血鬼王破了身,那个吸血鬼竟然还亲自为她修补好了处女膜,从那以后,这个女孩的血统就变得极为纯正。她的话我在这个女孩身上也得到了证实,看来这个世界上真的还有血族存在。不过,他为什么不根我们血裔联系呢?”
“或许这是这母女二人为了保全自己而编造的谎言,尤其是那个女孩明显还是处女非要说自己已经是别人的妻子,太可笑了。”
“你难道没有听说过欧盟的军事卫星曾经在日本拍到血族的照片的事吗?反正不管怎样,这个女孩我已经决定要送给伦敦的伦德先生,你不能碰她。”麦克维尔警告道。
“父亲,其实这也是一个机会,我们一旦与血统纯正的血裔结合,或许真的能生出血族来。”肯特热切的说道。
“我的儿子,这是不可能的。唉,这怪你爷爷的爷爷,他为了生计,竟然破戒与一个人类贵族的女人结婚,我们虽然取得了权力和财富,但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伦德先生如果知道一个血统如此纯正的女孩被你糟蹋了,肯定会把我们灭族。”
肯特听了心里暗叫可惜,那个日本女孩长得实在是令人忍耐不住欲望,那个幸子虽然也不错,但是她是无法取代的。血统那么纯正!肯定能生出真正的血族来!
就在这个时候,密室墙壁上的一个铜铃响了起来,那是出现紧急情况的象征。
英国的雨总是那么顽皮,就在曾清怀乘坐的汽车赶往坎特伯雷的路上,突然下起了一阵大雨,路上很快就积了不少水,在经过一个水洼的时候,说巧也巧,汽车竟然就熄火了。司机下来看了看,耸耸肩道:“很抱歉,车子坏了,我马上给公司联系,尽快派别的汽车过来。”
这个地方距离坎特伯雷也不是太远了,所以曾清怀不想再等,干脆就下车冒雨王坎特伯雷走去。
那个司机看到曾清怀没有打雨伞竟然下了车,连忙叫道:“神父,你还是在车里等等吧。不然等到雨停了也好啊。”
曾清怀道:“有人需要我去搭救,我不能浪费任何时间,再说了,上帝会保佑我的。”他倒索性冒充起神父来。下这点雨对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精神护罩一展开,就算是天上下冰雹也会被弹开。所以那一汽车的人看到曾清怀的神袍上竟然真的一滴雨都没有沾上,不由的赞叹起来。
狐狸家族的庄园非常好找,等曾清怀来到那里时,雨已经停了。曾清怀放出精神力稍微一探测,就发现了幸子和阿香的位置。
一脚将铁门踹开,曾清怀大摇大摆的向里面走去。
“一个神父竟然敢在大白天硬闯这里,直接干掉他!”保安队长命令道。他也是血裔,看到神职人员当然眼红。
对于私闯民宅者,保安们当然不会客气,鸣枪无效后,抽出电棒向曾清怀涌来。
“简直是不知死活。”曾清怀放出意念波,这些普通人类哪能受的了?全都晕倒在地。曾清怀来到这里还有其它意图,就留下了他们的小命。
保安队长一看情况不妙,赶紧向麦克维尔报告。麦克维尔一听,叫道:“这还了得?难道我们抓到那个小妞的事情泄露了?这件事只有几个高级血裔知道,都是可以信赖的人。那个日本男人?!早该灭口的,可恶!可是来的到底是谁?宗教宣判所向来也是尊重法律,不轻易在白天现身的。”
等从监控上看到曾清怀的样子,麦克维尔更迷惑了,如果是宗教宣判所的神父,身上总该带着一个十字架吧?可是这个年轻的神父满脸的邪气,看上去就像一个穿了神袍的流氓,为什么会有那么强大的力量,一挥手就干掉了那么多人?
曾清怀如砍瓜切菜一般的将所有具有反抗力的人打晕,径直走到大楼里。麦克维尔从喇叭里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不经过我的允许就闯入我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世界毁灭者】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