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世界毁灭者 >世界毁灭者_第73节

世界毁灭者_第73节

作者:田子方 发表时间:2018-11-07 20:34:2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6
没有移动分毫。曾清怀一笑,分开腿,道:“一招了。”
女孩脸上泛起一层红色,握紧拳头向曾清怀的胸口猛然挥出一拳,却被曾清怀在最后一刻身子不可思议的一扭,拳头擦着衣服掠过,女孩收势不住,向前倾去,曾清怀趁机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道:“第二招,你还有最后一招哦。”
女孩气得浑身发抖,她用力在脸上擦了擦,道:“这次我一定要你死!”
退后两步后,女孩向前疾走一步,身子一转,右脚借着旋转的力量侧踢曾清怀的小腹。这一脚如果换成一座石碑,也会被一脚踹断。曾清怀收紧小腹的肌肉,整个小腹顿时凹进去一大块,女孩的脚力有七成踹在空处,剩下的三成被曾清怀轻易的化解,然后增加数倍反弹回来,女孩没有料到曾清怀的身体竟然像橡胶一样,被弹力顶出去好几米,重重的落在地上。曾清怀笑道:“这就是你的杀手锏吗?”
看到女孩气得发疯,伦德忍不住说道:“苏娅,你还是认输吧,普通人绝对不可能做到那种程度的。”
苏娅从地上爬起来,四下一看,在墙壁上取下一把窄剑来,:“我还没有告诉你,我还是世界女子击剑冠军!”
唰唰唰,耍了几个剑花,一剑向曾清怀心脏刺来。曾清怀摇摇头,道:“击剑?你知道什么叫剑法?”张口吐出一条长长的舌头来,海德里希能够把舌头当鞭子使,抢夺了他的身体的曾清怀当然也会。只不过现在曾清怀仍然把舌头含在嘴里,以头当手,用舌尖抵挡剑尖。女孩的窄剑主要以刺,削为主,动作相当快捷,但是她遇到的是比手更加灵活的舌头,每当滑腻的舌头卷住窄剑,女孩总是忍着呕吐的感觉努力想把这条该死的舌头割断,但是事与愿违,窄剑反而被舌头绞成了麻花。
“啊?”女孩呆住了,红色的舌头向她心脏刺来,她下意识的一闭眼。舌头并没有按照想象中的刺穿心脏,而是从领口划入,卷住了饱满的乳房。
“啊……”被舌头揉捏的乳房传来触电一般的快感,让女孩忍不住呻吟出来。可是曾清怀仍然不肯放过她,舌尖抵上了粉嫩的乳头,并且用力的舔动。(以下省略几十字)女孩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瞪着曾清怀,半天才说道:“你是血族的污点。”
伦德大声呵斥一声:“苏娅,你马上退下。”转而向曾清怀说道:“很抱歉,马克先生。苏娅是我的女儿,我从小就把她惯坏了。您手下留情。”
“哦不,她其实相当出色。我感觉的到,她的血统甚至比你还要纯正。我喜欢有个性的女人,真的。”
苏娅听到曾清怀的‘赞美’,哼了一声,转身出去,砰的一声带上了门。
伦德脸色一变,道:“不过小女已经与法国的里昂先生订婚了,而且婚礼很快就会举行。如果……”
曾清怀笑道:“是吗?那她的丈夫可就够受的了,哈哈。”他用精神力探测了四周方圆十公里范围里,没有发现其它的超能力波动。向伦德说道:“接下来,我可要跟你谈一件正事了。麦克维尔,请你先出去一会儿。”
麦克维尔应声向他和伦德躬身施礼,然后也走出了客厅。
“那么请到我的密室来。”伦德在墙壁上敲了三下,一个暗门忽然打开,露出一个电梯。
两人走近电梯,伦德关上门,又在门上敲了一下,电梯便缓缓向下降落。
“这是一个人力的升降台吗?”曾清怀问道。
“是的,全是人力。我有一些力气很大的佣人。”伦德眨着眼答道。
“可惜他们总是见不得人。”曾清怀笑着随便说道。
‘电梯’停住了,伦德拉开门,道:“欢迎来到圣堂。”
“伦德,你看。”说着,曾清怀张开了金色的翅膀。
前几天我去了外地,没法上传。本来想在初三之前全部上传完的,看来不可能了。
多鼓励鼓励我,我就多更一章。没办法,跟别人学得。

第135章 杀戮之夜
“大人!”伦德震惊的跪了下来。如果苏娅现在看到曾清怀的模样的话,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拜服在地上。
“我知道你们为了追寻血族花了太多的时间,所以当真正的血族站在你们面前的时候难免要不敢相信,现在你可以站起来了。”
“多谢大人。我将尽快通知整个追溯者,让其余人也向您效忠。”
“那是以后的事情,我想知道你在追溯者中的地位如何?”
“我是追溯者五大议长之一,在组织中属于最高层。”
“你就居于最高层了,麦克维尔都可以轻易的找到你?追溯者的保密工作真令我惊讶!”
“这个,麦克维尔其实算得上是英国追溯者的二号人物,他负责整个英国的情报网,也只有他和其它几个人知道我。您是怎么找到他的?”
“我也是碰巧,算了。说说宗教宣判所吧。”
“宗教宣判所是教会训练的专门对付我们的组织,他们有教会和政府支持,实力比我们强大的多。从13世纪一来,追溯者一直都在躲避宗教宣判所的追杀,人数不断减少。”
“你们就没有反抗过?”曾清怀问道。
“我们开始反击是在二战后才开始的,现在社会枪支泛滥,人类对耶稣的信仰在失去,有不少人为了长生投靠了我们。”
“那你们有没有在基督教那里抢点什么?我不是说钱,而是宝物,武器什么的?”
伦德脸色大变,但他强制镇定下来,道:“您指的是什么呢?或者说您听说了什么?”
“我在寻找一件关系到整个血族的宝物,叫做神圣之瓶。”
“神圣之瓶?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伦德显然松了一口气。
曾清怀向伦德看了一眼,伦德心虚,低下了头。“我会尽快把这个消息转达给其它的四个议长,让他们也寻找。”在曾清怀的注视下,他忍不住又加上一句:“他们下个星期就要到英国来。”
“也好,我正要见见他们。现在我想知道英国基督教的老巢在哪里?”
“说道那个,就是坎特伯雷主教座堂,那是圣公会在英国的最大的据点。”
“那个地方很好找吧?”曾清怀坏坏的问道。
“在坎特伯雷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伦德纳闷的答道。
“那应该没问题了。我刚从亡灵界回来,你知道,旅途劳顿。你可以给我找个休息的地方吗?”
“没问题,不,亡,亡灵界?!”伦德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在一千英尺的天空,苏娅被曾清怀抱在怀里,面色潮红的问道:“为什么要我带你去坎特伯雷?”
“我不知道去坎特伯雷大教堂的路,又不想带上麦克维尔,所以只有找你了。”说着曾清怀的双手还在不老实的乱动。“顺便还可以享受一下。”
“要知道玩弄我可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苏娅扭动了几下,在曾清怀耳边说道。
“哦,多少钱?”曾清怀笑道。
苏娅大怒,狠狠在曾清怀的脖子上咬了一口,但是曾清怀的皮肤比老牛皮还硬,反而隔得牙痛。
“开玩笑。你看,我脖子上全是口水。”曾清怀在苏娅的屁股上捏了一下,苏娅道:“都是你不好。”伸出舌头把曾清怀的脖子舔了个遍,曾清怀被她舔得忍不住了,道:“喂,小心我动真格的。你还要嫁人的。”
“你这个流氓。”苏娅果然不再乱动了。
曾清怀深呼吸一下,振动翅膀,将速度加快一倍。过了不到半个小时,两人来到坎特伯雷大教堂上空。这是英国最古老、最著名的基督教建筑之一,它是英国圣公会首席主教坎特伯雷大主教的主教座堂。三座塔楼高耸入云,显示出哥特式特有的风格。
曾清怀从空中落下,道:“你进去过吗?”
“你疯了?这里面有坎特伯雷大主教威廉姆斯,他的力量连我父亲都难以抵挡。你疯完了就走吧,我已经知道你很勇敢了。”
“小姑娘,看来你还不明白我的身份。你以为伦德的那点力量算什么?在我眼里狗屁不是。对不起,这句话稍微粗鲁了一些,不过你应该明白你还不值得我用冒险来表现我的勇敢。”
说完曾清怀就独自一人走近了教堂的大门,里面安静的很,似乎并没有人看守。进入大教堂中堂,可见建筑结构垂直高耸,并向上延伸成肋状的圆顶,顶中央还有一系列金色浮雕。中堂台阶最上层有一座石雕布道坛,并以怀抱盾牌的天使和国王的肖像作为装饰。
“都出来吧!不要躲躲藏藏的了。威廉姆斯,你在哪里?”曾清怀大声喊道。
“住口,大人的名号岂是你可以随便乱叫的!”一个穿神袍的家伙从角落里走了出来,紧接着,大群一样的家伙从隐藏的地方走了出来。他们身上都有十字架,是货真价实的神父。
“很久以前,基督教让血族流下了鲜血,今天我是来讨债的。”说着曾清怀拿出了龙牙。在一个天使雕像的头上划了一下,啪的一声脆响,天使的头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他是血裔!开枪。”对,为首的神父说的就是‘开枪’。
一时间,所有的神父都从宽大的神袍下拿出了各种在美国都算重武器的枪支,枪口一齐对准了曾清怀。
“哦,我走错地方了。再见。”曾清怀想起了在德国混黑社会的日子。
没等曾清怀找到躲避的地方,杂乱的枪声响起,各种子弹呼啸着飞向曾清怀。曾清怀拿起那个天使雕像,向附近的几个神父砸去,无头天使在空中便被子弹打成了碎屑。趁着火力稍减,曾清怀纵身扑入一群神父之中,一剑将一个神父连人带抢砍成两半。热血四溅,旁边的一个神父大吼一声:“神,请饶”没等他说完,他的头划出一道红色弧线飞到远处。“该死!”一个神父拿起大口径散弹枪,冲着曾清怀便是一枪。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子弹,竟然一枪打断了曾清怀的右臂,龙牙连着手臂落到台阶上。曾清怀低头看了一眼伤口,惊讶的向那个神父望去,‘砰’,又是一枪,曾清怀的右边腹部被炸开一个半圆型的巨大伤口。那个神父杀红了眼,退出子弹又是一枪,弹壳落在地上,发出一连串脆响。其它人都惊呆了,看着曾清怀的身上不断绽放出大朵的血花,有的已经开始向上帝祷告。
‘咔咔,咔咔,咔咔”子弹已经打光,那个神父才镇定下来,绷紧的神经一旦放松,他也软了下来。
曾清怀的身体完全可以用体无完肤来形容,两条手臂全断,身上有个可以穿过手臂的大洞,鲜血正从里面喷出来。
曾清怀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身上的伤口,不甘心的倒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所有的神父都歇斯底里地狂笑起来。
在唱诗席的下,曾清怀找到了地窖的入口。在这地窖里,不仅矗立着22根巨大石柱,而且还有一间只有大主教威廉姆斯才能进入的暗室。
威廉姆斯在耶稣像下祈祷了很久,作为大主教,他好少有时间独自做告解和弥撒了。从监控器中,他已经看到了在中堂发生的一切,上百名武装神父在跟曾清怀说了几句话后集体自杀,这简直就是世界末日。
“坎特伯雷大教堂从来没有被血裔偷袭过,没想到你们的第一次反击就血洗了整个神圣之地。作为圣公会第一大主教,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和身份吗?”
“马克,看到这个你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吗?”说着曾清怀张开了金色的翅膀。
看到曾清怀的翅膀,威廉姆斯想起了考文垂大教堂外天使战胜魔鬼的塑像,还有那丢失的罗马短剑。
“神圣之光!”威廉姆斯做出了最后的挣扎。“这是身为枢机大主教必须会却一直没有机会使用的一招。到了天堂我总算可以向上任大主教夸耀一番了。”
(图片详情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f5b450100054x。html)
没想到有那么多人认为主角是个白痴,伤心啊。

第136章 内鬼
几天之后,终于有报纸公布了威廉姆斯死去的消息,不过新闻里并没有武装神父集体自杀的字眼,只是简单提了一句:“尊敬的威廉姆斯枢机大主教死于心脏病,坎特伯雷教省后继无人。”
麦克维尔在最短的时间里将收集到的情报报告给了伦德,再加上自从那一天以后,自己骄横的女儿对马克言听计从,百依百顺的迹象来看,推测出这场大屠杀是曾清怀所为。
“一个人单挑一百多名武装神父,并且还杀死了威廉姆斯。我终于知道了真正的血族有多么可怕!”伦德看到曾清怀的时候,眼里就不仅仅有尊敬,更多的只有恐惧。
“不要这么拘谨,我只是做了我应当做的事情罢了。如果我不做出一点事情出来,你又怎么肯告诉我实话呢?”曾清怀笑道。
曾清怀虽然变得日益强大,但也没有到了无敌的地步——“这次有点太大意了,千年之前吸血鬼被宗教宣判所打得落花流水不是没有原因的,那个死老头临死之前放出的神圣之光,竟然能让我变得这样虚弱。回来的时候又被雨淋。”阿嚏!“好久没有感冒过了。”曾清怀躺在床上想到。
“大人,天亮了吗?”苏娅从曾清怀的被窝里探出头来,睡眼蒙胧的问道。
曾清怀在她光滑的背脊上抚摸几下,忽然说道:“穿上衣服,给我做一顿早餐去。”
“我的衣服昨天晚上被你从天上仍得到处都是,哪还有啊?”苏娅娇羞的说道。
强者永远最受女人的青睐,曾清怀在展现出强大的力量之后,苏娅便义无反顾的主动投入曾清怀的怀抱,曾清怀也乐的开开荤(在某些大大眼中,肯定又是白痴加禽兽吧?)。两人一拍即合,犹如干柴烈火,一发而不可收拾。至于苏娅的未婚夫,则早就被忘得一干二净了。
伦德在走廊上看到头发凌乱,穿着曾清怀的衣服的苏娅,便如瞎子吃水饺,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世界毁灭者】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