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世界毁灭者 >世界毁灭者_第1节

世界毁灭者_第1节

作者:田子方 发表时间:2018-10-27 19:29:4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9


《世界毁灭者》
作者:田子方


正文
第一章 异心
“咱们来的这个地方,恐怕还从来没有人来过呢!”曾清怀站在一块巨石的尖头上,傲然俯视,在他脚下,满目青山。曾清怀是济南大学的学生,今年大四,还有半年就毕业了。这第四年主要是毕业设计,空闲得很,他便约好友孟植一块爬山。两人在深山之中尽找一些偏僻的地方走,虽然难走一些,但两人倒是觉得很快乐。孟植是他从初中就是同学,一直到上大学,两人住一个宿舍,孟植在曾清怀上铺。孟植与曾清怀的清高狂傲的性格不同,孟植为人乐观,亲切,不过在他的这些朋友当中,他与曾清怀相处最为融洽,曾清怀也视他为知己。
“你小心些,那地方有青苔,不要滑下去。”孟植似乎永远比曾清怀慎重。
孟植的身体比曾清怀强健,但是曾清怀到了深山之中,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健步如飞,倒显得孟植的体力没曾清怀好了。孟植坐在一块石头上,微微喘气。曾清怀从尖头回来,四下望了望,这是一个约二十多平方米的平台,边缘整齐,下面是个向内凹进的有两米高的石壁。曾清怀极为沮丧,道:“这太陡了,看来只好换个地方下去了。”
“那,你不是用望远镜看见这下面有个山洞吗?”
“我只看见一半,像是个山洞,有一半被石头挡住了。嗯,你帮我一下。”曾清怀说着趴了下去,道:“你扶着我的脚,我探出头去看看。”“别闹了,太危险了!”
“没事,我不会探出太多,我就看一眼!”
“你抓紧啊!”孟植紧紧抓住曾清怀的脚踝。曾清怀把头探出去,伸长脖子向下看去,他脖子上的镀银十字架从怀里荡出来,正好挡住的一部分视线,让他看不清楚。
“怎么样,看清楚没有?”
“再往下一点,哎呀。我的十字架掉下去了!挂在下面的树枝上了。”
孟植把曾清怀拉回来,道:“惨了吧,没看见山洞倒把项链丢了。”
“我得找回来,我二十四块钱买的呢!”
“这个地方下不去。”曾清怀站在石头边上,找下脚的地点。不一会,他叫了声:“fuck,还得你帮忙。我要从这里滑下去。”
“不行,下面的石面太窄了,再说不知道稳不稳。万一出了事,我怎么办?”
“我不会这么短命的。”
孟植见曾清怀连脸上露出‘谁也挡不住我的’的神情,叹了口气,将裤子上的皮带抽了出来,道:“把你的手指勾住这个扣。”
曾清怀冲他笑了笑,蹲在地上,慢慢把腿放了下去,然后是胳膊。这时他看了孟植一眼,孟植的裤子没了皮带,掉了下来,孟植两只手抓紧皮带,春光乍泄却又无可奈何,见曾清怀冲着他笑,喝道:“看什么看?我松手了!”曾清怀用两只手攀住石头边缘,但脚与下面石面还有一点距离,曾清怀伸直脚,脚尖蹭在石面上。曾清怀轻轻松手,还没反应过来,就落在石面上了,这时他肚子与石壁碰了一下,孟植觉得皮带一紧,赶快用力拉,曾清怀长出一口气,喊道:“老大,我欠你一条命!”
“我都快吓死了,你还是上来吧!”
“好不容易下来了,怎么能上去?”咔咔,两个挡路的小石子被曾清怀踢了下去,落入深谷。曾清怀紧贴石壁,往巨石尖部移动,上面孟植也拉着皮带,紧张得直冒汗。终于,曾清怀找到一块可以跳下去的地方,他喊了声:“我松手了!”放开皮带,落在一块窄小的平面上,在他身后,赫然便是那个仅容一人侧着身子挤入的入口!
曾清怀在这块小小平地的边缘找到了挂在枯枝上的十字架,他在十字架上亲了一下,笑道:“我的幸运十字架,这时你在指引我吗?”他脱下外衣,把十字架放在上面,深吸一口气,向山洞挤去。曾清怀裤口袋里有便携灯,有风带着土的腥味从里面吹出来,曾清怀紧贴着潮湿的石头,侧着身子向洞穴深处移动,大约前进了四五米,曾清怀被擦得全身是脏,但狭缝却渐渐宽敞起来。随着一步步的深入,曾清怀终于可以直着走了。地上的沙土变得软起来,前面似乎有个水坑,曾清怀听得见水滴入水坑的声音,就像家里的水龙头漏水一样。曾清怀趟过浅浅的水面,来到一个像六人宿舍那么大的地方,曾清怀正在四下打量,突然,似乎上方有了一线阳光,折线阳光虽然极弱,但曾清怀的手灯的光芒也比它强不了多少,曾清怀正想把灯光照向头顶的时候,手灯发出的光芒迅速减弱,然后在曾清怀大力摇晃之下,闪了一下,消失了。“该死的,竟然在这个时候没电!”曾清怀气得把手灯扔掉,反正这种便携灯是一次性的,扔了也不心疼。曾清怀伸出左手,慢慢向左边移动,终于他摸到了湿滑的石壁。随着他的眼睛越来越适应黑暗,又借着那渐有变强之势的一丝阳光,曾清怀惊叫一声,就在他的左手边的石壁上,长着一棵活的植物!阳光便是挣扎着透过缝隙,射在这棵植物上,更令人惊叹的是,这棵不知名的植物竟然结了一个桃子一样的果实,不过却是血红色的,一丝淡淡的香味混在土腥味中冲入曾清怀的鼻孔,曾清怀心中突然涌起一阵强烈的冲动——他想把这个“桃子”吃下去。
曾清怀轻轻抚摸果实的表皮,感觉很有弹性,而且十分光滑,但是又不像充水的气球那么凉,反而有种温暖的感觉。曾清怀五指稍微一用力,把果实从茎上摘了下来。这果实落在手里的感觉十分怪异,曾清怀的食指和拇指用力揉搓几下,一股暖流从小腹生起,让曾清怀不禁心神一荡。这时耳边传来孟植的呼喊:“曾清怀,你没事吧?快回来!”曾清怀正要出去,可是目光却落在右手的果实上,似乎有人在他耳边说话:“不能把它带出去,快吃掉它,不能让孟植看见,不然他肯定会笑话你的。”
“你呀,真是有点孩子气!”曾清怀忽然想起孟植常说的一句话。
曾清怀用舌尖舔了舔嘴唇,张口咬了下去,“轰”,仿佛在耳边响起一个炸雷,曾清怀叫了声:“好吃!”没想到这果实竟是世间少有的美味,曾清怀的口水很快涌了出来,几口下去,就把果实吃完了,只留下个瓜子大小的核。曾清怀把这核含在嘴里,回味这片刻的香甜。曾清怀心中一动,突然想到:“这果实这么香,不会有毒吧?管他呢,这种滋味要是能让我在品尝一次,有毒我也认了!”“曾清怀”,孟植又在叫。这时曾清怀的心情大好,往洞外走去,但他却没发现,其实在那植物的两片叶子下面,还有两片叶子,不过这两片叶子是属于另一棵较小植物的,而这一棵,也结了一棵核桃大小的果实。
“我在这!”
“天啊,你早答应一声啊,害我嗓子都哑了”曾清怀心中突然浮起一个念头:“你要是够朋友的话,早就该也跳下来了,可是你却光从上面喊!”不过曾清怀仍是笑道:“我发现山洞了,钻了进去,听不见你的声音。”
“真的?竟然让你蒙上了,里面有什么?”
“哦,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滩水。”不知怎的,曾清怀忽然不想对孟植说实话。
孟植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道:“要是让你发现什么宝藏,除非天上掉馅饼。”曾清怀的小腹突然腾起一股热气,慢慢传遍全身,传到头顶时,化为一阵清凉。曾清怀浑身一震,出了一身冷汗。“你怎么啦?怎么没声了?”
“没什么,刚才打了个寒颤。”曾清怀摇了摇头,刚才的感觉应该是真实的。他挂上项链,穿好衣服,蹬上石面,道:“把皮带放下来。”“十字架别忘喽。”“嗯”
曾清怀站在巨石的尖头上,回头看刚才下去的地方,不禁一阵后怕。“你呀,做事不经大脑,你的小命你自己一点都不在乎吗?”
“……,我天真,我孩子气,做事不经大脑,我傻。行了吧!”曾清怀冷冷回了一句。他本来心情不错,自己也没想到脱口而出的会是这句话。孟植一时没词了。两人沉默半响。曾清怀首先站起来,道:“走吧,我们该回去了。”孟植默然点头,他想说什么话,但是就是说不出来。
开头或许感觉不到什么,但是请往后看。情节曾被某位书友称为‘25岁以来所看到的最变态的小说。’,想知道有多么变态吗?

第二章 读心术
两人似乎各怀心事,返回的路上话少了许多。
两人回到学校的时候,正是吃晚饭的时间。曾清怀不想吃饭,他一路回来感觉越来越困,只想睡觉。孟植见他精神不好,道:“我替你打份汤吧。”曾清怀应了一声,迷迷糊糊的走回宿舍,爬上床,盖上被子就睡。可是他一盖上,就觉得全身发热,只得把手脚都露出来。同宿舍的人都在看电影,谁也没注意到他这么难受(就算看到了,谁又会在意?)不多时,孟植打完饭上来,把热汤倒在缸子里,端给曾清怀道:“喝完了再睡吧。”曾清怀感激得看着孟植,心说:“这才是我用永远的朋友!”两人会心的一笑,阴霾一扫而空。曾清怀喝完汤,下床洗干净缸子,顺便洗了把脸,觉得好点了,又继续睡。听的隔壁宿舍的马涛问:“孟植,你们走了多远啊?”孟植伸出食指摇了摇,道:“你绝对想不到——”
“哼,那帮家伙。”曾清怀转身面向墙,尽力静下心来。
早上,曾清怀被楼下椅子挪动的声音吵醒,一看表,才6点,他们一直都没课,通常睡到9点才醒。曾清怀咒骂一声,正要重新睡,忽然‘看’见对面床上高达正在回想他与女朋友范晓燕‘办事’的情景。曾清怀吃了一惊,向高达望去,果然高达呼吸急促(曾清怀的听觉忽然变得灵敏了),身子在轻微颤动。曾清怀咽了口口水,又闭上眼,高达忽然又想到球赛上去了。曾清怀‘听’了一会,忍不住轻声问了句:“高达?”“嗯?”高达一转身看见曾清怀也醒着,脸上大为惊讶,岂不知曾清怀更为惊讶!
“你几点醒的?”曾清怀问道。
“刚一会儿。”可是曾清怀读到另一个直达大脑的声音:“不到6点就醒了,睡不着就想我老婆。”
“噢”曾清怀的嘴张了张,试了几次才吐出这么一个字,听得高达一头雾水。曾清怀转身面向墙,心里喊了声:“yes!”兴奋得不住颤抖。过了一会,高达又睡着了。曾清怀将意识集中于头顶,倾入孟植的大脑。孟植睡得挺熟,曾清怀用意识对孟植喊了声:“起床了!”孟植腾的一下坐了起来,把床震得咚的一响。孟植揉揉眼,向曾清怀问道:“哎,曾清怀?”
“你醒了?”
“我怎么觉得刚才有人在我耳边叫我起床啊?”
“哪有,大家都没醒呢。”
“奇怪了,声音好大,我脑子现在还嗡嗡响。”
曾清怀笑道:“你睡得太多了,走啊,跑操去!”
“大四了,跑个屁啊!”
曾清怀嘿嘿一笑,没想到这个意念侵入这么好用。一定是昨天那个果实的原因!曾清怀就觉得像中了大奖一样,感觉要飞起来。等不到9点了,穿衣下床,洗刷完毕,乐颠颠的下楼去打饭。
进了食堂,看见一个漂亮女生,正坐在角落。曾清怀把意识探过去,发现够不着,走近几步,才侵入她的大脑。曾清怀估算了一下,自己的有效范围大约有十米,侵入之后,‘看见’一个长相一般的男生,看上去不像有才的样子,那就应该很有‘财’华了。这时那女生不经意间与曾清怀对视一眼,曾清怀的意识侵入她的意识深处,另一个男生的脸庞出现了,曾清怀一看,吓了一条,这不是孟植么!曾清怀正想弄清两人什么关系,那女生下意识的低下了头,曾清怀将意识收回来,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孟植的魅力还是强啊!
曾清怀吃完饭,什么也没拿就去上自习,学弟学妹们自然勤奋的多,最起码人家也拿了本星火背单词啊。曾清怀找了个人较多的自习室,坐了一会发现早上有课,但这时离上课还早,在几个人好奇的目光下,曾清怀坐在最后一排,仔细侵听这些人的心声。有两个家伙正在专心看报纸,有几个人正在背单词,其中一个实在受不了了,在桌上写下‘yourmetherfuck’。曾清怀在他脑海中提醒他道:“哎,mother应该是o。”那人低声骂了句“妈的”用手指把字迹抹去,突然,那家伙整个人呆住了。曾清怀暗暗笑了一声,换了个位置,去探听那靠近窗户的几个女生的秘密。就听一个女生想:“今天中午想到外面吃肯德基。找谁请客呢?”有一个在背单词,但前面一位的香水味道太重了,熏得它够呛,心想:“发春”。另外一个也想:“她这味道像骚狐狸。”不过嘴上说:“你这香水真好闻。”曾清怀在她脑子里大声说道:“虚伪!”那女生啊的一声叫,似乎极为痛苦。曾清怀觉得没意思,往外走去,走到那群女生附近时忽然听一个女生‘说’:“哎呀,早上吃得太急,要放屁。”曾清怀转头看了她一眼,那女生吃了一惊,没憋住,放了个响屁。曾清怀哈的一笑,飘然而去。
闲着没事干,曾清怀出了校园,到一家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世界毁灭者】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返回列表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