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世界毁灭者 >世界毁灭者_第2节

世界毁灭者_第2节

作者:田子方 发表时间:2018-10-27 19:29:5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9
卖游戏盗版盘的店看了看,找着有个游戏叫‘英雄无敌V’觉得还不错,一问价,5块。曾清怀问了声:“便宜点吧?”
“五块已经很便宜了。”
“你进货多少钱?”
“我进货就三块五,现在查得很紧,价钱自然高些。”
“那我进货时怎么两块呢?”屋里还有几个人,听我一说,都向他看去。
“呀,你别添乱啊!”那店主脸上有点挂不住,“大早上竟然有人捣乱?你小子是谁派来的?”
曾清怀不想惹事,道:“3块吧,我常来,你不认识我啦?”
店主立即恍然大悟道:“噢,对了,你换了发型,我没认出来,3块就3块,这可是老主顾才照顾你啊!”
望着店主硬挤出来的笑脸,曾清怀说了声“谢谢”付钱时曾清怀只给了他两块,那老板刚要说话,曾清怀瞪了他一眼,店主心里一惊,到口的话咽了下去。曾清怀微微一笑,走出店外。
兴冲冲的正要回去试玩一番,就看见迎面走来一个漂亮女生——班花方婷。她穿了身白色外套,头上戴了顶圆帽,朴素而大方。曾清怀正好看见她转身时的一个笑脸,心中赞叹道:“真是漂亮!不愧是我暗恋的女生。”
方婷看见曾清怀,心中一喜,像曾清怀身后看了看,喊了声:“嗨”
“嗨,真巧。”
“嗯,就你一个,孟植呢?”
“他没跟我在一起。”
“噢,没事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
曾清怀怅然若失的站在那里,看着方婷匆匆而去,脸色泛白。
“原来方婷也喜欢孟植,我竟然没有看出来。笨蛋!”曾清怀心中百感交集,几乎要流下泪来。曾清怀对着自己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大不了裸奔。”过了好一会儿,曾清怀才终于迈步向学校走去,只是他的神情是那么呆滞,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人偶。哀莫大于心死,现在对于曾清怀来说,又岂是悲哀那么简单?

第三章 情人
回来的时候,孟植刚好吃完饭。曾清怀拉了把椅子坐在他面前,道:“有个秘密,想不想听?”
“关于谁的?”
“方婷”
“方婷?”
“对了,我知道方婷喜欢谁了。”
“谁?孟植对方婷一直心存仰慕,听到这个当然紧张起来。
“bingo,正如你所愿,那个人就是你了。”
“你说什么呀?”
“哎呀,别装了,看把你乐得。”
孟植见曾清怀的表情不自然,道“你没事吧?”而且孟植觉得挺蹊跷,就像曾清怀能读懂他的心思似的。
“我昨天梦见周公,他传给我一个法术——读心术。现在我能读出你在想什么。”
“别闹了。”
“不信吧,你来做个试验,嗯,这有扑克,你抽一张牌,看一眼,我告诉你是什么牌。”
“变魔术就变魔术,扯这些没用的干什么玩意?”
“我要怎么做你才相信?”
“你就猜—”
“好,我背过身去,你数一数。”
“数什么?”
“你兜里有多少钱!””
靠,你怎么做到的?”
“哼哼”
孟植看着曾清怀一脸的得意,心中多了三分相信,道:“你怎么知道方婷,嗯,喜欢我的?”您阅读的电子书来至ωωω,ūdtxt,Còm
“今天早上我碰见她了,我读了她的脑子。”
“你这家伙,说话越来越没谱了,我不相信。”
“我有病啊,拿这种事开玩笑?”曾清怀的神情认真起来。
孟植沉思片刻,道:“那你说她早上要干什么?”
“sb,今天是情人节啊,她自己作了巧克力,送到糕点店去做装饰!”曾清怀猛地站起来,向阳台走去。
孟植想了一会儿,追上去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你还不信那?气死我了,妈的,该死的风,眼泪都出来了。”
这时孟植的手机响了,孟植打开一看,惊讶地向1望了一眼,匆匆走了出去。
曾清怀冷笑一声,狠狠地在栏杆上捶了一拳。
在孟植品尝着孟植送给她的巧克力的时候,曾清怀正在西湖——学校西部的一个人工湖,望着湖上飘动的树叶发呆。
“自作多情的白痴!”
曾清怀冲着迎面扑来的东北风,用尽全力喊了一个字:“操”,然后在几个偶尔走过的人惊讶的目光中,迅速逃窜了。
当天晚上,曾清怀和孟植两个人都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第二天,曾清怀醒来的时候,孟植早已经出去了,第一次见到孟植起得比他早,曾清怀冷笑一声。打开电脑玩游戏,觉得进程太慢,索性作弊,将几家敌人打得溃不成军,赢了才发觉肚子好饿,就下楼打饭。
这次他发现自己的感知范围变大了一倍,各种心声乱糟糟的,吵得曾清怀心烦,好不容易吃了几个包子,曾清怀就去了西湖。平常这个地方挺安静,不知怎的,今天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曾清怀倚在栏杆上,冷眼旁观。
要说在这太平日子里,人能有什么隐藏在心中的秘密?大多数人还是没有多少心机的,即使有,也是小小的抱怨。曾清怀听了半天,觉得没意思,去看那湖水。忽然听到一个戴眼镜的男生大声‘说’:“这个女生屁股好性感,真想摸一把。”
曾清怀冷笑一声,传过去一个意念:“摸一把有什么了不起,摸一把就逃,谁也不认识你。”
那人眼光一亮,急走几步,眼看就要伸出手去。这时曾清怀突然觉得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意念中断了,那男生浑身一震,脸色通红,赶紧把收缩了回去。
曾清怀扭头一看,是孟植,他和方婷正看着自己。
孟植笑道:“干什么呢,这么出神?是不是看上哪个女生了?”
曾清怀向方婷看了一眼,道:“没什么,闲得无聊。”一沉肩,摆脱孟植的手,孟植脸上露出一分尴尬。
方婷道:“你的成绩不低了,参加复试肯定没问题。不用担心。”她还以为曾清怀担心考研的事。
曾清怀又看了她一眼,道:“考研的事,我一点都不在乎。”
孟植笑道:“你这家伙,不是有超能力吗?猜猜我们要去哪?”
“你们?你们还没决定,我怎么知道,还是去吃火锅吧,现在没什么好电影看。”曾清怀挥挥手,意味索然地往宿舍走去。
方婷呆了好几秒,喃喃道:“神了,哎,你没给她暗示吧?”
“哪会!我们真去吃火锅?这大热天的……”
孟植望着曾清怀的背影,心说:“小子,耍什么酷?!”
孟植和方婷互相仰慕了三年,既然这层窗户纸已揭开,两个人当然有说不完的话,孟植几乎天天早出晚归,和曾清怀一天都说不上几句话。
曾清怀在这段日子里也没闲着,曾清怀的能力一天天变强,一个星期后,曾清怀已经能轻易让打菜的多打一倍的菜给他,虽然他吃不了,但是旁边学生惊讶的目光让曾清怀觉得很有成就感。也就是说,孟植能控制一个人的思想了。不过孟植的力量还不够强大,他能够让一个人像狗一样趴下,却不能让他像狗一样咬人,这种事对精神力的要求太高了。曾清怀没有把这些告诉任何人,即使是他唯一信任的人。
“你要请客,不然我就去告发你!”
“告去,告去,喝尿去,跟你老婆睡觉去。。”
曾清怀拿了‘百晓生’杯大学生知识竞赛冠军,大为得意。孟植是季军,比赛回来,孟植就缠着曾清怀要他请客。
“你觉得别人会相信你的话?”曾清怀冷笑道。
“恐怕他们更不相信你能赢!而且一个错都没有。”
“我知道你不服气,觉得不公平,那个亚军早就知道了那些问题,可是他在最后突然都不知道了,嘿嘿,那也是我干的。可是,后来那些问题,我是,凭着自-己的能力,答-出-来-的!”
孟植向着小小的奖杯扫了一眼,道:“可是——”
“你想要啊?悟空,你要是想要的话你就说话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虽然你很有诚意地看着我,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想要的。你真的想要吗?那你就拿去吧!你不是真的想要吧?难道你真的想要吗?”曾清怀拿着奖杯,仿佛那就是月光宝盒。
“我,我哪说我想要了?”
“在我面前就不要掩饰了。有意思嘛?拿去,我只要这个奖品。”
孟植把曾清怀塞给他的奖杯放到桌上,道:“我才不稀罕。”
“你不稀罕我稀罕!”
“你拿的奖杯奖状那么多,又怎么会在乎我的这个小小的破奖杯?可是,这是我的第一个奖杯——”曾清怀低声说着,声音轻得谁也听不见,仿佛这句话只是在他脑中闪过。

第四章 决心
“咦,孟植干什么去了?怎么是你来了?”
“他随后就来,给,这个宝莲灯,送给你了。”
“不要,这是你的奖品。”
“别客气啦,我的就是他的,他的就是我的,当然,女朋友除外。”
“那么——,谢谢,我很喜欢宝莲灯的故事。回头我们请你吃饭。”
“我才不当那个电灯炮呢!我有事先走了,再见!”曾清怀向方婷点点头,快步离开。
过了一会,孟植匆匆赶来,看见方婷手中的宝莲(台)灯,吃了一惊,道:“你从哪弄得?”
“曾清怀送给我的,你跟他说过吧?”
“这家伙,昨天我,算了。”
“哎,你干什么去了,这么晚才来?”
“我也不知道,突然之间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怎么的爬到3号楼楼顶去了。”
两个人如同疯了一般,不顾一切的挥动拳头,用脚踹,用牙咬,拽头发,吐吐沫,像七八岁的小孩子一样,不知道是谁的眼镜落在远处,镜片已经碎成数块。这个地方比较偏僻,又正值上课的时间,所以旁边观战的人只有一个。曾清怀躲在墙后,露出半个脸,得意地看着两个人打架。
“打吧,把你们的压力尽情发泄出来!让你们潜在的野性表露无遗!”
一个意念波过去,打架的人更疯狂了。直到两个人都没了力气,曾清怀才停止挑拨,其中一人看见自己的衣服被另一人扯着,吼了一声:“嗨,你干什么?松手!”
后者连忙松手,却发觉视线模糊,他的两眼都被打肿了。“这是他妈的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咱俩刚才打了一架?”
“日,我得膝盖磨破了,这裤子好贵嘞。”
曾清怀冷笑回头,悄无声息的走开。曾清怀忽然有一种罗马斗兽场上贵族看角斗士拼命的感觉,这种大权在握的感觉让曾清怀深深的陶醉:“我是世界的主宰!”曾清怀高高竖起中指,仿佛是在向世界挑战。
“我独自一人也一样很好!”
听着花十块钱买来的mp3,曾清怀就觉得好笑。爱国者的mp3,在那家黑店要五六百。曾清怀只给了店主十块钱,还让店主送了一副高档耳机,充电器外加两块电池。“没办法,谁叫他那么黑,这次算扯平了。这就是我的公平原则!”换上一身新衣服,再戴上mp3(真的,我刚买了一个mp3,不到一个星期济南的mp3就开始大降价了。唉……),曾清怀觉得自己平添了几分帅气。过去曾清怀是躲在孟植的阴影中,对自己的形象也是完全不在乎,看上去就是个又黑又瘦又倔又楞的愤青。现在曾清怀跳出了孟植的阴影,感觉像是换了一条命,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孟植再次看见曾清怀的时侯,猛然发觉曾清怀在一夜之间竟然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令他既熟悉又陌生的人。
在回校的公交车上,曾清怀坐在椅子上,耳机挂在耳朵上却没有听。由于一天内连续使用精神力,曾清怀觉得有点头痛,就闭上眼睛休息,但他的耳朵却没有休息,自从他获得特能力后,他变得很紧张,总是处处防范着。
在他似睡非睡的时候,一股淡淡的香味钻入鼻孔。曾清怀觉得很舒服,不禁睁开了眼,香味是从右边传来的,曾清怀没抬头,看见一件黄色过膝风衣,在腰部有一条白色飘带,脚下穿了双白色皮靴。曾清怀没看上身,但觉得这个人应该很年轻,而且身材很好。抬起头,扫了一眼,没看清,但感觉很漂亮,尤其是下巴的线条很好,披肩发的一缕青丝垂到胸前,轻微晃动,让曾清怀觉得仿佛在看一个漫画中的人物。曾清怀又抬起头,那女的同时也低下头,一霎那,目光交汇了,那双眼,黑白分明,虽然老套,曾清怀的脑子里还是在第一时间想出一个词——媚惑术。面对曾清怀像是发现了一个好猎物似的眼神,那女生皱了一下眉,将头扭向别处。
“这是一个打击孟植的一个绝佳的机会。”曾清怀心中忽然浮现出方婷的脸。
想笑,但又紧张的手心出汗。曾清怀牵着许云嫣的手,走进学校的大门。许云嫣是外国语学校的学生,主修德、英、日语,是出名的大美女,大才女,可惜这种稀有动物大多恃才傲物,瞧不起广大男性同胞,让无数男生心碎、心痛、心肌梗塞。这次她不幸落入曾清怀的魔爪,只能怪造化弄人了。(田子方可不想让主角配一个胸大无脑的女朋友)
终于,孟植出现了。曾清怀拉着许云嫣迎上去,下午的阳光照反射在曾清怀的脸上,让曾清怀几乎睁不开眼。“这该死的大理石地,滑得像镜子一样,反光这麽强,看不到孟植的脸了!”孟植看见曾清怀,脸上一喜,然后他看见曾清怀拉着一个女生的手,便是一愣,看到那个女生的相貌,更是惊得下巴几乎脱臼。方婷刚收下曾清怀的礼物,对曾清怀印象颇佳,挥手道:“嗨,曾清怀,这是你的女朋友吧?”曾清怀握住许云嫣的手紧了紧,道:“是啊,她叫许云嫣,外国语学校的。”
孟植盯着曾清怀,看他的眼神很复杂。
“这是我的好朋友孟植,这是方婷。”
“你们好,我是曾清怀的女朋友。”
孟植眉头一皱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世界毁灭者】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