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世界毁灭者 >世界毁灭者_第4节

世界毁灭者_第4节

作者:田子方 发表时间:2018-10-27 19:30:0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9
    


    “你说什么?”


    “没有,没有。”


    “回去吧,困死了。对了。我们数了多少星星啊?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


    “……”


    “自‘旅馆事件’后,孟植对曾清怀的纠缠的确少了许多。曾清怀也不想找麻烦,整天往校外跑,整个济南市快让他逛遍了。某一天,曾清怀到舜井街买游戏盘,出了街尾,不经意间又见到了许云嫣.许云嫣留着过肩长发,上身穿了件白色长袖衫,下面配了条淡青色裙子,腰间系了条同样颜色的腰带。她淡淡的上了一层妆,显得美丽而含蓄。曾清怀在第一眼看到她时,先是一惊:“这个女的好漂亮!”仔细一看,几乎真得跳了起来:“不会吧,没想到是同一个人。”
在公交车上,曾清怀见到的许云嫣打扮的是典型的学生装。

    当曾清怀看到她旁边的一个稍微发胖的气派中年人时,曾清怀顿时明白:“这就是传说中的傍大款啊!”
曾清怀一下来了兴致,觉得这次真是不虚此行,悄悄跟在两人身后。

    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大款接到一个电话,他想许云嫣说了几句,在许云嫣脸上吻了一下就坐出租车走了。

    许云嫣也看了看表,向附近的公共汽车站走去。因为到了下班时间,车上人很多,许云嫣一直没发现曾清怀就在她身后。

    曾清怀现在已经不需要接触就能探入到别人内心深处,看明白一切后,曾清怀不禁重新打量起这个女孩来。

    
许云嫣成长的家庭曾经挺富裕,他的父亲是个海归,可惜没到五十就死于意外。

    许云嫣之所以报考外国语大学(听说济南还没有,我希望济南早点建立这种专业的培养外语人才的地方),也是为了继承父亲。

    她的母亲是个普通小学教师,但是有轻度的股骨头坏死,全靠退休金和私人的抚恤金过活。

    在这种情况下,傍大款也成了许云嫣无可奈何的选择。许云嫣也不是省油的灯,向她‘伸手’的富翁有不少,许云嫣选择了既富有又有虎妻的王远明,市里有名的建材业大亨。

    
让曾清怀佩服的是,许云嫣一直没有被财富所诱惑,王远明只能在她身上沾些小便宜,她从来没有主动投怀送抱。

    王远明也是怕家中狮吼,一直没对许云嫣用强。许云嫣也认真地扮演情妇的角色,让王远明欲罢不能,许云嫣要什么就给它什么。

    许云嫣用得来的钱,不仅保证了在学校的生活,还有余力雇了个保姆照顾母亲。

    
第二天,曾清怀找上外国语大学,轻易地找到了许云嫣。她正在上自习,和她在一起的是她的一个姐妹。

    曾清怀让她的姐妹让厕所去了,然后坐在她的座位后面,嘴里轻轻念叨:“王远明,王远明。”
许云嫣心中有鬼,猛然转过头来,却发现是张似乎见过但又十分陌生的脸。

    


    “有件关于王远明的事,想和你谈谈。”
许云嫣脸色苍白,到道:“你想干什么?你怎么会”


    “在这里说不太好吧,张燕快回来了。”说完曾清怀向教室外面走去。
许云嫣犹豫一会,收拾好东西,跟了出去。

    

第七章阴谋
来到楼顶,曾清怀打量了一下四周,笑道:“这种地方,好像是情侣们偷偷约会时才来的呀。”(ωωω*ūmdtΧt*còm,∪Мd/txt小-说_下-載)


    “你到底是谁?”


    “你应该认识我,我叫曾清怀。”
许云嫣想了一会,道:“你想勒索我,威胁我?”


    “no,no,我只想帮助你,你不会想一辈子都当他的情妇吧?”
许云嫣低下头,过了半响,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告诉我的,你的心。”曾清怀看不见自己的脸,不过他知道自己的当时的样子一定很酷,很鸟。

    


    “你想让我干什么?”


    “别误会,我可不是借这种事威胁你,对你做出非分之举的人。你不要想歪了哦。”
许云嫣脸色一红。

    


    “我想帮你敲他一笔钱,然后让他把你彻底忘掉,这样你就可以出国留学啦!”


    “你想勒索他?!”


    “他家里养着一只母老虎,如果知道他在外面有情人的话,你猜会怎么样?”
许云嫣盯着曾清怀,眼珠直转,显然他已经动心了。

    


    “太帅了!没想到我能想出这么完美的计划。”曾清怀兴奋得走到围墙边上,探出身子俯视整个校园。

    “你们的校园真小。”


    “你勒索他就是了,为什么要告诉我?”问完许云嫣就暗骂自己愚蠢,当然是顺便勒索自己一笔了。

    


    “因为我想把勒索来的钱分90%给你。你需要这笔钱,过去三年里你攒下的钱太少了。你为了不让母亲起疑心,要的钱太少,王明远也太小气了。”


    “你,你怎么连这些都知道,你监视了我们多久?”


    “哪有,我之见过你三次面而已。加上这一次。”
许云嫣被曾清怀说迷糊了,她早就想摆脱王远明了,可是没有好办法。

    而这个神秘人,无缘无故向她伸出援助之手,她没法相信。


    “正义,你就把我当成伸张正义的侠客好了。”
看到许云嫣像看到精神病人一样的眼神,曾情怀无奈的说道:“我不是骗子,更不是疯子。我也是个大学生。好吧,也许你全忘掉了,有一次我伤害了你,这次我是向你赔礼的。”


    “可是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有一次,你无缘无故出现在济大。有印象吗?”


    “对了,我就是在济大见过你。”
许云嫣终于想起了一点,当然,这一点也是曾清怀控制着让她想起的。

    


    “真是的,钱没赚来,倒先花我一笔。”
曾清怀穿着西装,打上领带,站在北极建材有限公司门口。

    跟柜台的小姐使了个眼色,不一会便有人出来把曾清怀带到王总的办公室。

    王远明的办公室布置得更像一个书房,很有一些典雅的气味。此刻他正端着一杯红葡萄酒您阅读的电子书来至ωωω,ūdtxt,Còm,欣赏一套青铜器。

    王远明的秘书带上门离开后,王远明向曾清怀点点头,道:“你就是曾先生吧?请坐。”


    “谢谢,我在电话里说的你都清楚吗?”


    “我都听明白了,请问,你把底片带来了吗?”


    “王总,就算我长得年轻,你不会真的把我当小孩看吧?这是照片,底片在我家里。钱一到手,我就会给你一把钥匙。”
王远明接过十几张照片,仔细看了看,道:“二十万,没错吧?”


    “我可不是贪得无厌的人。不过,我要现金。”


    “曾先生真是谨慎啊。”王远明从橱子里拿出一个黑皮箱,打开一看,整整齐齐的放满了一叠叠百元大钞。

    


    “林总,或许我真的是个新手,但你也太瞧不起我了。”曾清怀拿起一叠钱,抽出第一张和最后一张,然后把剩下的98张扔到桌子上。

    
王远明眼中露出惊讶之色。

    “我一个星期之后会再找你,你不用调查我的背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算了,为防万一——”曾清怀最后的两句话是说个自己的,他在王远明脑中下了一个暗示,不许他调查自己的身份。

    
曾清怀离开后,直接去了跟许云嫣约好的咖啡厅见面。


    “这个数码相机送给你了。”


    “送给我,为什么?”


    “你父亲以前不是喜欢摄影吗?他也教过你啊。我的艺术眼光太差了,而且这个相机太专业了,我只会用傻瓜型的。”
许云嫣惊讶的接过相机,没法相信这是真的。

    


    “你或许把我当成一个疯子更好些。说实话,可能是你身上有某些东西深深的吸引了我,别误会,你是很漂亮,可是人光漂亮还不够,有句话不是说么:“心灵美才是真的美。你身上有一些让我羡慕的东西。”
许云嫣开始觉得这个人挺有趣的,它能看透你的心思,和他在一起,你甚至不用说一句话,却没想到这会有多么可怕。

    


    “我只想跟你交个朋友。”曾清怀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竟变得十分认真。

    许云嫣愣住了,然后她嫣然一笑,伸出手,道:“好啊!”
曾清怀赶紧伸出手,情急之下,手背在桌子边上碰了一下,发出好大一声响,两人相视,同时会心地笑起来。

    
孟植突然发现曾清怀变得开朗起来,整天都乐滋滋的,甚至对他的脸色都好了许多,心中泛起嘀咕。

    他现在练出一种能力,就是能看出别人是否在诉说谎,“曾清怀,这几天你都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玩呗!”


    “没用超能力干什么坏事吧?”


    “没有。”


    “他没说谎……”孟植心中一宽。这一阵子他要做实验,也没时间管曾清怀。

    这时响起寺庙才会有的钟声,曾清怀拿起手机,道:“你好,有什么事吗?嗯,我去,在历下大润发对面的音乐书店门口,好的。再见!”在孟植好奇的目光下,曾清怀翻出钱包,洗了把脸就走了。

    


    “明天你就要去找王远明了,今天还叫你赔我买衣服,真是不好意思。”


    “没有,我闲得天天没事做,你叫我出来,我可是求之不得。”
许云嫣笑了笑,道:“我们走吧。”
两人把山师东路逛了个遍,曾清怀和许云嫣在一起觉得很高兴,平时他是最烦逛商店了,而且更怕讲价。

    1这回跟这许云嫣来可长了见识,许云嫣往那一站,价钱不用讲就自动降了下来,她又会讲价,曾清怀本想‘帮忙’的,发现根本用不着。

    逛了半天,曾清怀发现一件黑色高领长风风衣,他早就想买一件了,可是一直没有机会,有机会也因为自己过去不会降价错过了。

    这次他决心露一手。

    “喂,老板,这件大衣卖多少?”


    “你要是真想买就349,不能再少了,你看着衣料的材质。”


    “120吧。”


    “行。”
许云嫣看得目瞪口呆。

    “这样也行?就这么简单?你们认识吧?”
曾清怀对她神秘一笑,付了钱,提着袋子拉着许云嫣就往外走,走到够远了才放慢脚步。

    许云嫣叹道:“450的降到120,还是一次成交,果然是高手。”


    “那当然,没有三两三,不敢上梁山!泰山不是垒的,黄,牛皮不是吹的!”


    “那好,你再露一手给我看看。”他拉着曾清怀走进一家鞋店,指着一双写着569的鞋,道:“150帮我买下来。”


    “这是男式的鞋,你真要买?”


    “送给你,想不想要?想要就讲价!”
曾清怀对明天的事绝对有信心,所以没有拒绝,换作以前,它是绝对不会接受的。

    “18万换双鞋,算盘打得挺响啊!”


    “18万算什么,一双极品靴子少不得七八百万。”旁边一哥们插口道。

    
许云嫣惊奇的问道:“什么鞋这么贵?这也太离谱了吧?”


    “网游,网络游戏啦!”曾清怀冲那哥们点点头,道:“好,成交。”


    “你那么有自信?”


    “ofcourse!”


    “老板,这双鞋多少钱?”


    “这双啊”,老板打量了一下曾清怀,道:“你给230吧。这可是上好犀牛皮!”眼神露出来一句话:“没钱就别问!”


    “120吧!”


    “行,你要多大号的?”(夸张了点,如果有人赏脸在读,请您多包含。

    说实话,在下对鞋还真没研究过。因为太懒很少去山师。)砰,哗啦,周围倒下一片。

    
王远明坐在植物园的一张石凳上,一看表,10点半。

    “那人该来了。”
果然,这时从鹅卵石路上潇洒的走来一个穿黑色大衣,戴墨镜的青年。

    曾清怀摘掉墨镜,向王远明笑了笑。王远明打量了曾清怀一番,觉得这人简直高深莫测。

    像他这种有钱人,和黑道总少不了关系,他却从来没从黑道听说过这样一号人物。

    王远明打开黑色手提箱,抽出一叠钱,道:“这回是真的了,请过目。”


    “不用了,这是底片。”
王远明接过记忆卡,道:“曾先生,希望您能讲信用。”


    “放心。”
看着曾清怀顶着风提着黑色手提箱走远,大衣衣摆被风扬起的样子,王远明忽然想到:“这个场景怎么这么熟?似乎在哪部电影里见过……哎?我到这里是干什么来的?刚才我把什么东西扔进水里去了?真是好奇怪!”

第八章绑架
曾清怀大摇大摆的提着箱子回到宿舍,除了被门卫当作黑社会盘问一番外,一切都很完美。

    宿舍里的人都做实验或者玩去了。曾清怀把两叠钱放进一件衣服的口袋里,然后把衣服放进衣橱,并在门上留下一道念力,这是他新近才悟出的新能力——意念附身。

    可以把意念当作符咒用。他让每个打开衣橱的门的人都会对衣橱产生深深的恐惧感。

    “现在就去外国语大学,正好吃午饭,让许云嫣请客。
拨了许云嫣的手机,却没人接。曾清怀又拨了一遍,只听一个男人道:“你是许云嫣的男朋友吧?你马子要倒霉了,嘻嘻。”


    “你们在哪?”


    “曾清怀,我被绑架了,我在——小子,你女朋友是个狐狸精,勾引我老公,你还不知道吧?等着替她收尸吧!”


    “你们在哪里?”


    “在我家。”电话被挂断了。
曾清怀收起手机,骂了一句:“tmd,该死!”
在北极公司问到了王远明的地址,曾清怀又打的赶去,一路上他不住埋怨自己,要是早把王远明的脑子也看过了就好了。

    
王远明的老婆点着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冷冷得向坐在旁边沙发上的王远明看着。

    王远明低垂着头,脑门上冒着冷汗。他面前的茶几上放着十几张照片。

    许云嫣的手脚都被绑着[ωωω*ūmdtΧt*còm%∪Мd~txt小说_下-載],他的嘴里杯塞了一个布团,两个打手就站在她旁边。

    一个嘴角嵌了一个小金环的秃头用沙哑的声音道:“大姐,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个妞?”


    “英子,刚才我说漏了嘴,要是他的男朋友报警怎么办?”


    “我会处理得干干净净的。大姐,你放心就是。”


    “交给你,我放心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世界毁灭者】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