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世界毁灭者 >世界毁灭者_第5节

世界毁灭者_第5节

作者:田子方 发表时间:2018-10-27 19:30:0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9
。再说,你的这几个兄弟还没干过大学生吧?”
“大姐——,嘿嘿。”
王远明的老婆转向王远明厉声问道:“老实说,你和他上过床没有?”
“应该没有吧?”
“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到底有没有?”
“我一点都不记得了。我觉得根本都不认识她,要不是这照片,咦,这照片该不会是伪造的吧?”
“放屁!我找的是最好的私家侦探。他会用假照片骗我?”王远明吓得脖子一缩,话也说不出了。
“把他嘴里的布团拿出来,我要好好审问她。”
“呼,呼”许云嫣终于能好好喘口气了。
“你是怎么勾引我丈夫的,快说!”许云嫣抬头打量一下王远明的老婆,若是年轻二十岁,她肯定是个美女,现在她身体胖了,脸上皱纹也多了起来,但是满脸的干练凶悍之色,让人一看就知道难对付。
“我不认识他,放我走吧?”
“看来不给你点苦头你是不肯说实话了。英子,脱掉她一件衣服!”英子咧嘴一笑,晃晃地正要走近,这时手机响了,英子拿起手机,刚要说话,忽然他神色呆滞的坐在地上。
“怎么了?又是那小子打来的?他报警了?”英子没有答应,像傻了一样。王远明的老婆看情况不对,拿起手机,问道:“喂?”
“说把她放了。放她走。”曾清怀关掉手机,心说:“希望能拖延一点时间。”
“把她放了。放她走。”“什么?”王远明吃了一惊。
“把她放了,让她走。”王远明的老婆还是重复着两句话。
“你相信我说得话了?”王远明站了起来。英子的两个手下向英子看去,英子还是像佛像一般一动不动。王远名叫道:“不过还是不能放她走!”
“你们肯定抓错人了,放我走吧。我不会报警。”她发现王远明看她的眼神似乎真的不认识她,就像他失忆了似的。
“对不起,就算抓错了人也不能放你走。你们两个,堵上她的嘴,把她拉到地下室去。”
“救命!唔……”王打开电视,把音量调到最大,道:“你喊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
“把她放了,让她走。”王远明的老婆仍在念叨着。
啪!“你们怎么了,被催眠了?”王远明扇了英子一巴掌,同时大声喊着。英子被打醒了,他咦了一声,问道:”她妈的,怎么回事?”看见王远明的老婆仍在念叨:“把她放了,让她走。”大吃一惊。
“大姐,你傻啦?”
“她被催眠了,你刚才也是。”
“真地么?那俺怎么醒的?”
“我扇了你一巴掌。”
“那你也煽俺大姐一巴掌不就是了?”
“你敢吗?”
“俺,不敢。”
“我敢!”曾清怀拉开门,悠闲地靠在门旁边的墙上。
“你是谁?”“我就是破喉咙,来救我的公主的。”曾清怀已经赶到了,所以一点也不着急。
“操你妈的,俺管你是谁!”英子抄起一把椅子就要向曾清怀扔去。曾清怀瞪他一眼,“砰”王远明哼了一声,被打得飞了出去。英子的两个手下大惊失色,曾清怀把手提箱交到左手上,右手食指向他们俩划了划,这两人就互相殴打起来。许云嫣“呜呜”的叫了几声。曾清怀快步走到她跟前,道:“sorry,I’mlate.”蹲下去为许云嫣拔除布团。
“哇!你会催眠术?”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曾清怀解不开绳子,站起来,找到一把水果刀,把许云嫣的绳子割断。
许云嫣猛地拥抱了曾清怀一下,叫道:“你真厉害!”
曾清怀呆呆地在许云嫣背后拍了几下,嘿嘿一笑。
“你报警了吗?”
“没有,不然就没有好戏看了。”
王远明被英子打断了几根肋骨,说不出话来,他伸出一只手,向曾清怀指了指,一张嘴,吐出一口红沫。“他的肺叶被肋骨刺穿了,引起大出血,不叫救护车会死的哦。”
“我来叫。”许云嫣赶紧去找电话。
“哎呀,终究还是闹大了,那就让它更热闹些吧!你,那椅子打那两人,只许打手脚。你们俩打他,只许打脸。”
许云嫣拨通了电话,向曾清怀问道:“这是哪里?”
“纬十路999号”
“这里是纬十路999号,最好派两辆救护车来,这里有,四人重伤!”
“好了,我们要尽快离开。永别了,黄味岛先生(来自暧昧关系,王远明的角色设定取自该漫画)!以后记得对你的妻子忠诚些,别忘了你当年对她的诺言。”
莫名其妙的王远明看着满地狼藉,又看了还在念叨“把她放了,放她走。”的老婆大人,实在不明白这是哪里来的杀星!
出租车停在外国语大学的门口,曾清怀递给司机四张百元大钞,道:“不用找钱了。”等车开走了,许云嫣真诚地向曾清怀说道:“谢谢你,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样。”
“好了,你说的谢谢已经太多了。其实该我说谢谢你。这手提箱里有18万,使你出国留学用的,不够的话我再弄。我的两万已经拿出来了。”
“这钱,我不敢要。”
“不用担心,现在这世上只有你我两个人知道这件事。王远明已经被我催眠了,他永远不会想起这件事。”
“可是这也太多了。”
“我害怕不够呢。你以为在国外生活像在国内这么便宜?拿着吧,不然,就算是替我销赃好了!”
“原来是你让我背黑锅啊!”
“十成你拿九成,背黑锅也值了。”
许云嫣终于被他逗笑了。曾清怀看着她的笑脸,道:“你这样我就放心了。你担惊受怕了一下午,回去好好休息。这黑锅可千万别让别人看到啊!我走了。”
“别,你陪我吃顿饭吧,我请客。”

第九章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
“你是怎么找到王远明家的?”
“我,我跟踪过你们嘛,当然知道他家。”
许云嫣低下头去。
“唉,你就把那家伙全都忘了吧。我对你过去做的那些事一点也不在乎。我相信你。”曾几何时,也有人对曾清怀说过:“我相信你。”曾清怀不禁想起孟植。
看到他一幅怀念的样子,许云嫣低声问道:“你想起了谁?”
“我曾经的一个朋友,他相信我是个好人。”
“我也相信你是个好人。”许云嫣看曾清怀的眼睛,像宝石那么晶莹剔透。
“世界上有了坏人才会有好人出现。我不想当坏人,也不想当好人,我只想当我自己。”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许云嫣脱口而出了一句《道德经》上的话。
“不错。”
“那你觉得我是好人还是坏人?”
“你是美人。”曾清怀不禁脱口而出,许云嫣的脸立即红了。
曾清怀咳嗽两声,觉得十分不好意思。
“嗯,你很有钱吗?今天我看见你给那司机四张一百的。”
“我是个穷光蛋,不过我的要求不高,找工作应该好找。”
“你可以用催眠术。”
“不要跟别人说啊。这是秘密,ki—mi—zi”
许云嫣当然知道日语秘密怎么说,笑道:“你自学过日语吧?不过发音不太准噢”
“我用的教材都是《HUNTER》、《钢炼》、《攻壳》、《罗德斯岛战记》、《圣斗士星矢》啊什么的,我可是努力地在学呢。”
“哈。”许云嫣禁不住笑了出来。
“至于我为什么这么大方,哼哼,恐怕那二百块钱都不够罚款的。我为了尽快赶到王家,那里,一路上闯了不止十个红灯,好几次差点撞车了呢。”(当晚,晚间新闻报道了半条街的汽车都为一辆车号为鲁AT5110的出租车让路的奇观。出组车司机看到该报道当即昏倒,声称完全记不起当时情况。)
“曾清怀,下个月15号你要补考化学2,地点到时再说。你要准备好了,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晤,好的。”曾清怀随口答应。
孟植本想提醒他不要作弊,但转念一想,到口的话又咽了回去。曾清怀向孟植瞥了一眼,装模作样地从橱子里找出厚厚的物理书,道:“好好复习,这次绝对不能输!靠,今天这不29号了嘛!”
15天过去了,物理书拿出来就没被翻过一页。曾清怀整天就是把书往教室里一扔,然后就去玩了。到了晚上才把书拿回来。不知道得还以为他多用功呢。可是他这样早晚会穿帮,孟植就在校外碰到他一次,那天他就告诫曾清怀:“我知道你原来物理学的不错,是老师故意不让你及格。可是你大二学的东西大四还能记得多少?大三那次不也是没过吗?”
“不必说了,忙你的复试吧。”
“不要胡来,被学校查出来你连毕业都麻烦。”
“啰嗦!”
四月十四号,教室里坐了七个学生,站着一个老师。监考老师挺年轻,问道:“怎么少了一个人?快要发卷了。”下面没人回答。年轻老师来回踱步,走了几圈,不耐烦地道:“不等了,发卷,每人一张试卷,两张答题纸。”
过了半个小时,曾清怀才听着mp3出现在教室门口。
“同学,我们在考试。”
“我就是来考试的。”
“什么!你知不知道考试规定?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你等下次吧!”
曾清怀不耐烦地打断她,道:“我可以进来了么?”
“好了,进来坐吧。”
曾清怀拿了试卷和答题纸,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虽然两年没碰了,曾清怀发现竟然还记得一点,拣会做得写了几笔,然后在试卷上留下意念让披卷的人给75分。反正补考考多高都算60分。
“真是吊人。”
坐在曾清怀旁边的人瞥了曾清怀一眼,忍不住说道。
曾清怀现在还在听着mp3,可是监考老师就像瞎了一样,什么也没说!等mp3里的歌都听完了,曾清怀才检查一遍(提醒各位朋友,考试千万别忘了写姓名学号!),交上卷子,扬长而去。
半年的时间一晃而过,其实过了五一,离别的气氛就很浓了。这时也到了交毕业论文的时候了,曾清怀原本有一番雄心壮志,要写一篇新颖独特的论文,但一开始做起来,曾清怀就觉得‘纺织工业印染废水处理’这个题目是个相当麻烦的东西。经过一番微弱的思想斗争,曾清怀决定在网上搜一篇相似的略加改动。这样一来他就省下了不少时间,这些日子他不是陪着许云嫣准备出国就是玩。
许云嫣对此很不理解,好男人志在四方,现在曾清怀的所作所为无论怎样都和好男人靠不上边,她在替曾清怀担心。曾清怀对此毫不在意,他总有一套自己的想法:在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努力想忘掉却无法忘掉的事情,比如说童年的不幸遭遇,被女友甩等。曾清怀就是要开一家诊所,帮人忘掉这些这些不愉快的往事。许云嫣听了哭笑不得,问道:“你有医生的资格证吗?没有这个你是不能开业的。”
“考就是了,我就不信比考四六级难,那是机械阅卷,我毫无办法。”
“你怎么老是想作弊呢?”
“正像有首歌里唱得一样,快乐是选择。人这一辈子不论是默默无闻还是轰轰烈烈,结果都是死。我对世人对我的看法是一点都不在乎,只要高您阅读的电子书来至ωωω,ūdtxt,Còm兴就行了。人活着就是为了自己和保护自己所珍惜的东西。”
“你珍惜什么?”
“我的东西,我的私有财产,最重要的还是友谊。我要我的朋友比任何人都幸福!”
“幸亏我是你的朋友。好了,我不管你了。相信你能照顾好自己。”
自从绑架事件过去后,许云嫣对曾清怀的催眠术深信不疑,他也知道,曾清怀这个人是不能管,也管不了的。

第十章 考验
曾清怀自从突发奇想想出开诊所的主意后,对自己越来越佩服,竟然开始准备起来。他家就在市中心,空出一间屋子当会客室,场地问题就解决了。曾清怀到市里几家大医院精神科都转了转,对需要什么装备道具都有了个数。然后他又在图书馆和网上找了些资料,整天开口闭口就是心理问题,让所有人都觉得真正有心理问题的就是他。
就在曾清怀的大业如火如荼的进行的时候,许云嫣请曾清怀充当一会她的男朋友。曾清怀的第一反应就是:“我也不是很差呀,为什么不让我当一回真货?”
许云嫣装出生气的样子道:“你呀,疯疯癫癫,神神道道得像五散人中的说不得大师,谁会当你女朋友?”
“唉,看来我没戏了。完了,这个打击太大了,我要自杀。”
许云嫣笑道:“去死吧。这样世上就少了一个疯子了。我跟你说正事,我已经考上了德国汉堡大学国际商务研究生,下个月就要走了。我妈担心我在国外不回来,非要我在国内找个男朋友。而我原来骗我妈说我有个正在谈的男朋友,所以只有请你帮忙了。”
“作假的事,我干不来的。”
“行了,说这种话你也不脸红。这个星期六我带你去我家,在我家吃顿饭。”
“容我考虑考虑。”
“还装,我早就看透了你的心肝脾肺肾,这种事你才不会错过,只是你怕穿帮罢了。放心,你只要看我的眼色行事就没问题,再说了,我妈做的饭可好吃了,保证你流连忘返。”
“你看我这么瘦,就该知道我这人对吃从来不计较,什么才在我嘴里都是一个味道。哎呀,这个星期六我还得还书,我借的书快到期了。”
“你找打是不是?我的耐心可不是很好哦!”许云嫣扬起拳头。
曾清怀连忙护住脸,道:“刚才是利诱,现在又威逼。当初竟然没看出你是这样一个人。”
“后悔也晚了,这两天好好打扮一下,理理发,洗洗澡,最好整整容,省的破坏市容。”
“yes,madam.不,我的野蛮女友大人。”
“我好,好紧张。”曾清怀在公交车上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世界毁灭者】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