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世界毁灭者 >世界毁灭者_第7节

世界毁灭者_第7节

作者:田子方 发表时间:2018-10-27 19:30:1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19
    


    “我没有超能力,我有的只是我的信仰。”


    “怎么可能?你明明对释放的力场控制自如。”


    “力场?就且这么说吧。我的力场就来源于我的信念。信念可以给人力量。”


    “信念可以给人力量?你是说意念足够坚定的人可以不受我的意念的影响?”

    “没错,但是坚定不移地信念并不多见;我的信仰是四大皆空,唯念是真。”


    “四大皆空,唯念是真?你是说世界上所有看似真实的东西都是假的,不存在的;只有人的意念是真的。”
那和尚两眼放光,道:“我佛慈悲,今日我竟得遇知音!”


    “我只是听你所说罢了,其实我倒是有点信道家,不过还没悟道。”


    “没有关系,其实佛道两家有很多相通之处。学佛学道都无所谓,只要达到那个最高境界就好了。”


    “对,我也觉得佛道两家肯定都通向一个共同的最高境界。就是不知道那个最高境界是什么样。”


    “我走遍大江南北,就是想找到能告诉我那个境界得人。可惜一直没找到。”老和尚笑了笑。

    


    “或许你该停下来,找个地方总结体会一下你在游历史所学到的东西。”


    “嗯,我真的是该停下来了。施主,真是多谢你。”


    “不敢,我只是个没入门的小子,说得话都浅显。如果能帮上点忙,我觉得很荣幸。”


    “施主太谦了,施主有极高的悟性,相信总有一天会悟道的。”


    “谢谢”曾清怀有个预感,他觉得这个和尚肯定会达到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最高境界,所以他对这个和尚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尊敬。

    曾清怀不敢和他平起平坐,赶紧站了起来。
和尚发现他神态的变化,也站了起来,道:“今日有缘与施主相见,实乃三生有幸。希望下次还能相遇。”


    “想必那时已经达到最高境界了,还望大师到时指点一二。”


    “若果真如此,贫僧定会尽我所能。”两人既已知心,就没有客套的必要。

    


    “离别之前,贫僧还想对施主多说几句话。贫僧毕生游历,所学虽然不多,但学得一门相术,名叫心眼相。刚才贫僧对施主用过心眼,还望施主能记住贫僧之言。”


    “请讲。”


    “施主性格极端,而且变化无常,希望施主能常持一片慈悲心,切勿犯下大错,以致后悔莫及。”


    “嗯……”曾清怀摸了摸鼻尖,他反省了一下自己的性格,的确是变幻无常,高兴时处处与人为善,不高兴时邪恶地自己都害怕,而且心态的变化只在一念之间,有时自己都控制不住。

    


    “大师说我会犯下让自己后悔的大错?”


    “还不一定,说白了,如果施主常常保持一颗平常心,不动邪念,或者记得克制自己,就会一生平安。”


    “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多谢大师指点。”


    “四大皆空,施主又对道家颇有心得,自然不会把世事放在心上。唯有‘情’这一字,最是难解。”


    “没错,情最害人,我会尽量避开的。”
和尚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向许云嫣望了一眼,对着在看着他的许云嫣作了个揖。

    
曾清怀也向许云嫣望了一眼,许云嫣把目光立即转向他。从她的眼神来看,她对曾清怀很关心,“我会对她动情吗?我和她会仅仅是朋友吗?不可以动情!绝对,不可以!”
忽然和尚的力场又包容了他,这回他听到的是仿佛无数人在他周围齐声说、:“以心作眼,你就能看透迷雾!以心作眼……”曾清怀仰头沉思,两眼似看非看,和尚悄然走开他也没发觉。

    


    “曾清怀,哎,曾清怀!”许云嫣的声音一点点变强。曾清怀终于回过神来。

    
许云嫣看到他的眼睛眨了一下,道:“你怎么啦?”


    “心眼,是心眼啊!”


    “什么是心眼?你缺心眼啊?!”


    “……,咦,那和尚走啦?”


    “你才发现啊?刚才我还以为你石化了呢!”


    “我不但石化了,还灰化了呢。”
许云嫣看着曾清怀竟然像沙子做的一样,被风一吹就散了。

    不由得大吃一惊,她不敢相信,用手摸去,却抓到一把粉末。


    “天啊!”许云嫣尖叫起来,可是一只手却堵住了她的嘴。
在许云嫣惊恐的眼中,沙子又重新组成曾清怀的样子。

    曾清怀放开手,笑道:“怎么样,吓倒了吧?”
许云嫣简直无法相信,用手一摸,才相信是真的。

    可是刚才的感觉也是真的。


    “四大皆空,唯念是真,这是那个和尚教给我的魔术。”


    “你吓死我了!”许云嫣在曾清怀身上重重捶了一拳。
曾清怀没有躲,只是笑着。

    在他眼睛深处露出一分异样的神色:“无所不能的心眼……”
尽管该笑的笑,该扯淡的扯淡,曾清怀总是心不在焉,心眼对他的诱惑太大了。

    曾清怀时时刻刻都在注意许云嫣的表情,生怕自己三心二意的样子被她看见。

    但是许云嫣毕竟不是粗心大意的人,两人登到山顶时许云嫣就问道:“那和尚对你说了些什么?我看你都变傻了。”


    “他说了了一些很深奥的东西,把我搞糊涂了。”


    “他是不是劝你出家啊?”


    “这倒没有。”


    “好吧,你就当他是疯和尚,暂时把他的话全忘掉。一心一意地陪我玩。”


    “……遵命。”


    “不许说遵命,要说‘是的,主人。’我罚你作我的奴隶。背我到山顶。”


    “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曾清怀装作听不清楚。
许云嫣突然出手向曾清怀头顶拍去,曾清怀急忙笑着抓住她的手。

    


    “你这家伙,想占我便宜。”


    “哈哈,原来你还不是太傻。”


    “还不放手?”
曾清怀这才注意到他一直抓住了许云嫣的手,一只柔软,温暖,滑嫩的小手。

    “这感觉真好。”曾清怀不禁走了神。许云嫣脸一红,用力把手抽了回来。

    曾清怀猛然发觉,脸红到了脖子跟,他低下头,暗骂自己笨得像头猪。

    
过了一会,许云嫣站起来,在他头顶一拍,道:“走吧,笨蛋。”


    “笨蛋说谁?”


    “笨蛋说,去!”


    “哈,刚说了你不傻,这种当也会上。”


    “你别跑,我非揍你一顿不可。”

第十三章永恒
说是当桌面,曾清怀可绝对不会这么做,这种彰显自己的事是他最讨厌的.他又往隐藏文件夹‘cloud’里放了些照片,像往常一样一张张地欣赏,然后边看边笑。

    
像他这种平常死板着脸(宿舍里的同学认为)的人一旦笑起来,还笑得那么暧昧,是足够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

    
吴良一推门就看见曾清怀对着电脑傻笑,而且那张图片似乎还是他和一个女孩照的。

    吴良嘿地一笑,他们宿舍的门转动性能极佳,开关门不用大力根本不会有声音,所以曾清怀才没有察觉,直到吴良笑出生来,曾清怀才猛然发现有人偷窥。

    
先是一种被揭穿的惊恐,然后是烈火般的狂怒,最后潜藏在心底因为参不透心眼的郁闷也猛然爆发了。

    曾清怀关掉图片,回头瞪视吴良。
吴良就像被雷劈中一样,浑身猛地一颤,然后眼前一片白光。

    扑通,他的四肢像面条一样软了下来,然后开始间歇性的抽搐,同时他开始流鼻血,口吐白沫。

    曾清怀冷冷的看着他,直到周德进来。
他和吴良关系不错,一看吴良成了这副样子,赶紧晃了晃吴良,问道:“吴良,吴良,你怎么啦?”
又向曾清怀叫道:“你怎么光看着,快拿杯水来!”


    “哼,你冲我叫唤什么,他八成是羊癫疯犯了,我哪知道该干什么?不过最好别动他。”


    “那你怎么不叫人?”


    “叫谁?哈?”


    “靠!”周德骂了一句。心说:“真他妈不是人。”
曾清怀嘿嘿直笑,笑得周德恨不得立即踹他两脚,可是吴良看样子快要死了,他没时间发泄愤怒。

    
吴良大叫:“我看不见了!我全身不能动,我喘不过气来。救我,谁来救我?!”可是他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感觉不到。

    
过了快一个小时,周德才看见吴良的嘴张了张。曾清怀的神经攻击造成他的全身麻痹,而且还影响了他的感觉系统。

    虽然漫长,但毕竟是暂时的,曾清怀造成的影响渐渐消去,鼻血已经让周德用纸团阻住了,白沫也吐干净了,但吴良还是感觉十分虚弱。

    
周德问道:“你怎么样?”


    “水。”声音微弱地像蚊子叫。


    “啥?”


    “他说要水!”曾清怀修复了吴良的神经,同时在他的脑子里留下一句话‘这次我饶了你,你要是说出去,就等着做一辈子植物人吧!”
吴良向曾清怀望了一眼,眼中充满了红丝和恐惧的神色。

    他接过周德送到他嘴边的杯子,道:“好了,我没事了,谢谢。”


    “啊?你怎么一下就好了?”


    “我,我只是羊癫疯犯了。”说着吴良向曾清怀看了一眼。曾清怀露出一个微笑。

    


    “没听说你有羊癫疯啊?”


    “我以前犯过一次,没事。我的病情比较轻,不常犯。”


    “吓死我了。不会传染吧?”


    “不会!”
吴良的表情十分不自然,周德以为是后遗症,也没在意。

    
吴良是在被曾清怀整怕了,下午就请了假,什么也没拿就直接做火车回家了。

    周德市送他走的,一路上他不停地骂曾清怀见死不救。吴良十分感激,但仍是劝周德不要生气,更不要招惹曾清怀。

    周德其实也十分惧怕,他是让曾清怀那毫无感情的脸和冰山一样冷酷的语气吓着了。

    他从没见过一个人能完全漠视别人的生死。吴良那时痛苦无助的样子,曾清怀竟然无动于衷,而且还那么镇静地在一旁旁观。

    
‘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啊!’
吴良坐在座位上,回想起来仍然打了个寒战。

    
就在曾清怀苦苦思索心眼的奥秘的时候,孟植也在努力着,平常他都会陪着方婷作实验,可是自从他发现曾清怀的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他后,他就再也没有去找方婷。

    和方婷仅有的联系也只是几条短信而已。曾清怀和孟植偶尔碰一次面,但都不说话。

    校园就这么一点,对方的能力如果不加掩饰的话直接就能感觉出来。曾清怀发觉孟植的能力在迅速变强,赞叹道:“不愧是孟植,认真起来果然是那么强啊!”
济大的教师生对此毫无察觉,日子像往常一样重复着。

    
但是,貌似平淡的生活总有起伏,到了该发生点变化的时候了。
曾清怀正在楼顶冥思,不断的使用精神意念是提高操控意念熟练度的好办法,而若想创出运用意念的新招式,却除了冥思别无他法。

    在脑中对灵机而动产生的各种招式作实验。所以冥思也有提高熟练度的效果,只是太耗费精神力了。

    一次一个小时的冥思就可以耗去曾清怀几乎一半的精神力,而且曾清怀的冥思强度比孟植的高。

    如果按曾清怀的强度去冥思,孟植最多只能维持半个小时。而现在曾清怀已经冥思了一个半小时了,没有任何效果。

    
曾清怀只好停下来,他睁开眼,突然地光亮让他觉得有点不适应。

    


    “或许我有点操之过急。”
曾清怀解开身旁的塑料袋,拿起一个包子就吃起来。

    他喜欢早上先练一会再吃饭。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曾清怀把手在裤子上擦了擦,打开手机,“喂?”


    “我都准备好了,明天早上十点的飞机。”


    “哦。”


    “吃过饭没有?”


    “正在吃。”


    “半个小时后,我在植物园西门等你。”


    “好的.”
曾清怀从公共汽车上下来,走到路口,许云嫣正站在信号灯下冲他挥手,曾清怀冲她点点头。

    他喜欢许云嫣的地方很多,其中之一就是许云嫣从来都很准时,曾清怀最讨厌那种娇柔造作拖拖拉拉的垃圾。

    


    “你穿这身热不热?”


    “我最怕冷了。再说,今天才28度。”
许云嫣今天穿了身紫色薄绒上衣,斜背着一个圆形皮包,下面穿了条白色裙子;而曾清怀穿的是他最喜欢的黑色大衣,脖领子都翻了起来。

    一个是在夏天,一个还停留在冬天。


    “怕冷,是在装酷吧?”许云嫣笑道。


    “我还不至于为了风度不要温度。我只是新陈代谢慢而已。”


    “这样好啊!你看那新陈代谢慢地乌龟寿命多长啊,估计你能活一千年。”


    “谢您吉言。到了你的忌日我一定会在你上面插上一朵鲜花的。”


    “你这家伙,总是不肯吃一点亏。”
许云嫣把包挂到曾清怀肩上,道:“可算有人替我背着了,累死了。”


    “喂,这样很难看的。”


    “没事,我不介意。”
走到植物园西门,曾清怀指着门前一排排像门似的红色钢架子道:“你看这玩意像什么?”


    “像日本寺庙前的鸟居。”曾清怀点点头。
听说日本人在植物园投资建了些东西,这几个像鸟居的东西恐怕就是证明吧。

    日本人潜藏着什么深意,曾清怀不想去猜,但是这些东西让他想起了《I’s》中的一排鸟居,牵着爱人的手一同走过的话,就会得到一生的祝福。

    曾清怀已经记不起原话了,但是意思总是不差。他想许云嫣看了一眼,许云嫣正望着那东西出神。

    


    “许云嫣大概不会看《I’S》吧。桂正和可是以画女式内裤出名的。”
曾清怀偷偷向许云嫣的手望去,“可能是因为女生皮肤上的汗孔比较少的缘故吧?为什么那么细腻呢?”


    “唉,最近冥想太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往脑子里跑。”
曾清怀正在检讨,许云嫣拉住他的手臂道:“走吧。”您阅读的电子书来至ωωω,ūdtxt,Còm
曾清怀偷偷向许云嫣看了一眼,许云嫣的神情很正常。

    
曾清怀不会向朋友用读心术,尽管他很想直到许云嫣此时此刻在想什么。

    他把左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然后很小心的趁许云嫣松手的时候抓住了许云嫣的手。

    许云嫣的手只是动了一下,就反过来握住了曾清怀的手。这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世界毁灭者】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